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为了蔚蓝澄净的世界 听日

第138章 将心比心,心灵交换

    11月13日,星期三,宠物之家。

    “米姐,茶修,那我回去啦~”

    “拜拜。”

    茶修坐在柜台后面抱着保温瓶,看着游竹笑离开宠物之家,沉默地挥挥手表示送别。

    “看来竹子对你还挺感兴趣的。”米汐饶有兴致地说道:“居然追到宠物之家了,你可以提早下班去陪她哦,我不会告诉店长的。”

    “不必。”茶修平静说道:“在没必要的情况下,我不会主动违反劳务契约。”

    “但你今晚不是要8点半就早退吗?”

    “那是有必要。”

    “啊咧咧,你这个人真的是……”米汐摇头叹气,“现在都六点多了,你去约人家吃个晚饭,也好过在这里吃外卖啊。”

    “这里吃外卖可以报销。”茶修说道。

    米汐伸了个懒腰,“不愧是你。”

    米汐并不认为茶修是随便找个借口,毕竟茶修的话听上去虽然是很奇怪,但逻辑是通顺的,他就是这样的人孤僻的现实主义者。

    她看向宠物之家门口,回忆起今天下午游竹笑的探访。

    游竹笑跟茶修下午一起到宠物之家,茶修是来上班,她是来找米汐玩。米汐也不介意,宠物之家也比较闲,两人便边撸猫边聊天,一个下午就这样消磨过去了。

    米汐一开始还以为游竹笑是随便找个理由接近茶修,但她发现游竹笑虽然有观察茶修,但眼里更多是好奇,并没有掺杂多余的欲望。就像是一个小女孩遇到一只小花猫,单纯想凑上去摸一摸抱一抱,仅此而已。

    茶修身上有什么东西在吸引竹子吗……米汐想了想,并不打算告诉茶修这一点。毕竟这只是她的猜测,就不要胡乱给别人建议了。

    更何况,好奇这种感情,是很容易转变成喜欢的。

    ……

    ……

    晚上9点,茶修已经回到宿舍。

    今晚的讨伐作战,是他和‘竹仙’共同行动。‘训练家’千夏已经进行了三次讨伐作战,获得三次抽奖机会达到抽奖门槛,如无意外她这周可以休息了。

    今晚是‘竹仙’的第三次讨伐任务,完成这次之后,‘竹仙’也有三次抽奖机会,她这周也可以休息了。

    接下来周四、周五的讨伐作战,就会变成茶修和‘幽鬼’连续两晚一起加班。这样一来,‘训练家’、‘竹仙’、‘幽鬼’就全部满足出战三次的基础要求,茶修可以名正言顺地给她们发放福利。

    “袁方……”

    “明白,你要小睡一会。”下面戴着耳机打游戏的袁方说道:“你每天都是这个时间,比闹钟还定时,我觉得我们宿舍迟早要变成9点钟熄灯。”

    茶修微微一笑,躺在床上,呼出「社交界面」的「团队」,召开队员会议。

    迷雾淹没视野,巨大时钟倒悬于上,茶修坐在石桌这一侧,‘竹仙’坐在对面一侧,两人黑雾遮掩,只有眼神对视。

    不知为何,明明是好几天没见,但茶修看见‘竹仙’的双眼时,却意外有种熟悉感。

    “队长晚上好。”

    “开始吧。”

    茶修并没有聊天的兴致,也就是在千夏面前,他不得不担任好朋友的人设必须得说两句‘我的朋友’的垃圾话,其他时候他都是维持自己奈瑟社走狗的高冷狗设。

    投影!

    铠甲,双剑,茶修先是检查自己的装备,然后环视一周观察身处何地。

    他站在温暖的房屋内,外面道路有白雪堆积,天色阴暗但仍处白天。壁炉烤着火,沙发上放着基本俄文杂志。

    俄国地区吗……茶修低头看了看搜索仪,发现红点距离自己很近,应该就在这座房子内。

    “这次看来也是轻轻松松~”游竹笑拿出手枪检查枪弹。

    茶修转头看了一眼‘竹仙’的装扮,微微一怔。游竹笑注意到茶修的眼神,挑眉说道:“这套衣服你觉得怎么样?好看吗?”

    “还可以。”

    “那是当然,这可是玄国巡林队的制服!”游竹笑嘻嘻一笑。

    她昨天花了一下午时间,找妈妈找舅舅终于了解到一点关于巡林队的内部情报,家人还以为她是想加入巡林队,哪想到她只是想COSPLAY。

    知道巡林队制服后,游竹笑马上就运用到实践中,昨晚跟‘幽鬼’共同行动时,她就以巡林队的身份破门而入,等英国警察来到,还故意让他们看见自己的背影,然后才心满意足地结束任务回归。

    一旁的‘幽鬼’都看得惊呆了!

    这种假扮成其他组织的人到处搞事的活动,游竹笑越玩越上瘾,就等什么时候跟‘训练家’互相交换情报,下次她就能假扮成繁樱御庭众来进行全球执法了不过在此之前她得学两句日语来加强演出效果。

    巡林队……茶修微微皱眉,你一个奈瑟社社员,为什么要穿巡林队的制服?

    话虽如此,但茶修也没有阻止的理由毕竟奈瑟社也没有制服,‘竹仙’穿什么是她的自由,她就算穿美团外卖制服也是可以的。

    茶修一时间拿不准‘竹仙’这种行为会引起什么后果,也只好暂时放下,说道:“准备作战。”

    游竹笑在任务里也不敢乱搞,乖乖给自己和队长施放「静谧之风」,跟在队长后面逐渐靠近目标,但视线一直盯着队长的背影

    ‘天灾信使’比茶修高大很多,怪不得我之前一直没将他们两个联系起来。为什么茶修要投影得这么高大都快两米了,难道他对自己的身高肌肉自卑吗?他现实身高其实挺好啊……游竹笑忍不住说道:“我觉得投影时不需要调整太多,真实的自己就挺好的。”

    茶修微微一顿,转过头看了一下游竹笑那张明星脸你刚才在说什么?

    茶修竖起手指示意噤声,他们已经来到卧室外,距离天魔目标只剩下一墙之隔。

    游竹笑轻轻推开,从门缝里看进去,比出一个OK的手势,用念力在茶修耳边轻声低语:“没问题,这个天魔也在睡觉。”

    茶修嗯了一声,握住剑柄的手忽然一滞。

    他按住游竹笑的肩膀,在后者不明所以的眼神里,拉着她迅速后退。

    等退到距离卧室十米外的客厅,茶修才低声迅速问道:“天魔在睡觉?你之前也见过睡觉的天魔?”

    游竹笑点点头:“是啊,我前两次跟‘训练家’、跟‘幽鬼’的讨伐里,都恰好遇到天魔在睡觉,我们冲进去几秒种就将天魔给崩了。怎么了?”

    茶修心里一沉。

    其他人可能不懂,但拥有碧绿符文‘馈赠’等等的茶修,可是清晰无比地推断出天魔一个特性:无需睡眠。

    无论是天魔还是人类转变而来的天魔刺客,都拥有‘超速再生’等能力,而睡眠是为了缓解身体各器官的过载运作,加速记忆细胞新陈代谢的生理过程。睡眠这个生理过程,理论上完全可以用符文能力进行取代茶修就曾经使用‘馈赠’,让熬夜通宵昏昏欲睡的袁方瞬间精神十足。

    也就是说,只要茶修愿意,他也可以做到无需睡眠,只是大晚上他也没什么事干,进行符文修炼或者学习也打扰舍友,所以他才没这么做。

    天魔可没这个顾虑,茶修完全找不到他们睡眠的理由,也没见过需要睡觉的天魔。但‘竹仙’却是连续三次遇到处于睡觉状态,宛如砧板鱼肉的天魔,这只有两个可能:天魔水土不服需要睡觉,天魔被控制住变成睡眠诱饵。

    比起水土不服,茶修更相信睡眠的天魔是一个诱饵。但问题是,这些出差单干的天魔本身就是指挥官派出来的诱饵,又何必多此一举,躺在床上等着被人砍呢?

    天魔可没有这么乖,他们要是这么乖,狂四郎奈克丝这些指挥官的坟头草也该开始长出来了。

    所以,这些睡觉的天魔是诱饵,但不是指挥官的诱饵。

    而是……

    “能不能隔着墙将天魔给射杀了?”茶修低头看着搜索仪,迅速说道。

    “可以!”

    游竹笑舞起双枪,枪口火舌喷吐,被强化的子弹如雨幕突破墙壁,扫入房间!

    躺在床上的天魔如同暴风雨中的洋娃娃般被蹂躏,而此时茶修也从搜索仪里发现有两个银点在迅速靠近!

    或许用迅速来描述已经不太恰当当茶修从搜索仪边缘看见银点时,不过是眨眼功夫,他们就在搜索仪上拉出两道银色轨迹冲向茶修!

    他们几乎是飞过来!

    茶修拉住游竹笑迅速旁边闪躲,就在此时,一团隐形的宛如大鸟的物体撞破了房屋墙壁,冲进客厅里!

    下一秒,隐形物体显露出水银色的外观,迅速变形成一辆装载机枪的水银坦克,里面传来悦耳的女声:“这次果然是你,天灾信使!没想到是我们两个等到你的出现!”

    茶修毫无慌张之意,反问道:“你们两个是谁?”

    “我们并非初次见面,你对我上一次留给你的毒气和氨气还满意吗?”那女声嘿嘿笑道:“我是性转侧银灯师,希巫虚。”

    “我是器械侧银灯师,乐艾莱。”坦克里响起一个平静的女音:“希望我和克维奎可以稍微改善你对器械侧银灯师的看法歌文衮运气不好,如果他能再学习几天,未必就会死在你手里。”

    “我很庆幸能在歌文衮没成长起来之前就将他斩成两截。”茶修护在游竹笑身前,冷声说道:“我也很庆幸,能在你们两个没成长成心腹大患之前,有机会将你们提前扼杀在萌芽之中!”

    “愿我们归于沉默。”希巫虚和乐艾莱同时吟唱一声,然后水银坦克上的几架机枪开始喷吐火舌!

    游竹笑马上开启「风行乱流」回避射击,茶修就没什么办法了「无光之盾」仍在五天冷却中,他只能展现真正的技术。

    步履轻迅身法绝!

    如履薄冰冰径开!

    茶修踩出一条冰霜之径接近坦克,避开所有子弹风暴,双手脱臼横扫,交错相向,同时斩向坦克的薄弱节点!

    双流剑·烂胶剪刀斩!

    然而此时水银坦克忽然变形,浩瀚水流涌向茶修,茶修反应快迅速避开,但仍然几滴水银溅到茶修身上,瞬间将他铠甲腐蚀熔穿!

    茶修心里一寒,便看见这道水银洪流所经之处,万物如冰淇淋般融化,触之必蚀,陷之化零!

    与此同时,茶修感觉到鼻子里闻到一阵强烈刺激性气味,不远处正在攻击的‘竹仙’都因此悲鸣一声。不过投影之躯存在自动调节机制,当嗅觉反馈弊大于利,就会直接屏蔽嗅觉,就像投影会自动屏蔽痛觉一样。

    茶修平静呼吸,一边避开水银乱流,一边斩击水银坦克。但没有「无光之盾」加持,他的攻击连破甲都做不到。

    他无法破甲,但‘竹仙’可以!

    游竹笑发现自己的嗅觉已经失灵后,便继续跑到房子外面游走射击。她的念力子弹根本不是几厘米厚的钢板所有阻挡,每一枪都在水银坦克打出一个个空洞!

    水银坦克直接撞出房屋,往游竹笑碾去,机枪风暴如暴雨雷鸣,水银乱流也包围涌向游竹笑。游竹笑一点都不慌,发动「风行乱流」直接迎着水银乱流撞上去。

    但就在此时,水银乱流忽然凝结,变成一个巨大的圆形球笼。游竹笑撞上去虽然不会受伤,但她也无法撞出去她只是可以‘闪避’一切攻击,但不是‘抵消’一切攻击!

    “打穿它!”

    茶修的声音响起时,游竹笑已经将枪口瞄准水银球笼。砰砰几枪,便将球笼打出一个孔洞。

    与此同时,外面的茶修脱臼发动烂胶斩,配合‘竹仙’的射击,重点破坏球笼的结构点,令其碎出一个大洞。

    茶修甩掉一把剑,冲过去将手伸向游竹笑,游竹笑马上将手递过去,让茶修将自己拉出球笼!

    当「风行乱流」只剩下零点几秒,茶修将游竹笑拉出球笼的瞬间,水银球笼忽然化为洪流向下塌陷,将雪地道路融化成冰淇淋,然而此时茶修已经踩出一条冰霜之径,抱着游竹笑迅速远离。

    “就差一点。”水银坦克里,希巫虚的声音似乎有些恼怒。

    茶修已经明白那个希巫虚的性转侧银灯师的能力是什么了

    性质转换!

    她可以将水银转换成其他物质,诸如硫酸、液氨、水泥等等,甚至是催化剂、助燃剂,水银内部就是一个化工厂,所以她才能瞬间释放大量氨气,也能让水银洪流从腐蚀酸流与固态水泥柱不停转换。

    她懂的化学反应越多,见识过的化学材料越多,她能玩的花样也越多。如果她能完全理解链式反应,亲眼见过铀核裂变,说不定她一个人就是一个人形核弹。

    但对于茶修而言,性转侧银灯师虽然强大,但也就这样只要他有「无光之盾」,这样的银灯师他能打十个!

    管你酸流还是毒气,水泥柱还是火焰,通通都破不了我的防!

    只要我有「无光之盾」!

    可惜茶修的无光之盾仍在冷却,而‘竹仙’的风行乱流也被对方看穿持续时间与冷却时间刚才希巫虚是等风行乱流失效才将水银变为酸流,就可见他们充分解析了茶修等人在东京防空洞里所展现出来的能力。

    计算完敌我双方的战力差距,茶修已经有所决断。

    战略撤退!

    下次等我「无光之盾」冷却完,你们就完蛋了!

    “想跑?”

    水银坦克忽然变形消散,露出里面的两个女孩。一个穿着繁樱高中女生制服,发色酒红,身材高挑;一个穿着羽绒大衣,发色金黄,看上去跟七八岁的小女孩一样。

    茶修撤退的动作也为之停滞,如果能在离开之前多了解一点敌人的底细,那就再好不过了。

    酒红发女高中生正在调动水银洪流,估计她就是希巫虚;而另外一位小女孩,自然就是乐艾莱了。

    此时金发小女孩乐艾莱正一只手按在地面上,睁大圆圆的眼睛,远远盯着茶修。

    地面……

    茶修顿时瞳孔骤缩,身体护在游竹笑前面。地面忽然崩出数十根水银尖刺,将茶修以及他身后的游竹笑刺成了刺猬!

    尖刺穿过脏器心脏,哪怕茶修不停对自己和‘竹仙’进行治疗,生命也迅速接近凋零之时。

    “嗯。”游竹笑闷哼一声,她风行乱流还没冷却完,躲都躲不开。她倒没多少担忧,反正有队长在这里,而且受伤再重也与本体无关。

    忽然,她感觉自己的视野有些奇怪,身体也有些奇怪。

    甚至她发出的声音也变得怪怪的。

    远程高速尖刺攻击……茶修将希巫虚和乐艾莱的模样深深记在心里,选择结束任务回归。

    天魔早就死在游竹笑的枪下,他们两个随时都可以回归,茶修只是想多侦查一点银灯师的底牌罢了。

    只是回归的时候,茶修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

    看着天灾信使两人原地消失,两名银灯师脸上并没有露出失望或者惊讶。

    他们早有预料。

    “下次没这么容易抓住他了。”希巫虚摊摊手:“他回去之后就会想明白,我们为什么能蹲到他。”

    他们埋伏天灾信使的方法很简单找独自行动的天魔炮灰。

    希巫虚的真理银灯可以让他准确知道所有天魔炮灰的位置,也让他知道神秘组织每一天都会派人讨伐这些炮灰,他们自然而然有了一个计划

    银灯师分开蹲守炮灰附近,等天灾信使冒泡!

    没错,他们只想杀天灾信使,银灯师一致认为,神秘组织之所以跟她们过不去,直接原因是天灾信使的‘暴力倾向’。其他人可杀可不杀,但天灾信使非死不可!

    因此前两次用天魔炮灰钓到了神秘组织成员,附近的银灯师都没有反应。直到这次,希巫虚和乐艾莱通过房屋内的水银探子,发现天灾信使出现,才悍然发动突袭!

    “不过,我也给他造成了一点麻烦。”乐艾莱语气平静:“希望他们两个会喜欢我这份礼物。”

    “你成功发动真理银灯了?”希巫虚眼睛一亮。

    乐艾莱的真理银灯非常奇特,虽然实战意义不大,发动条件苛刻,但也意味着一旦发动,就很难解决。

    乐艾莱点点头。

    “我有一根尖刺,同时刺穿了他们两个心脏。”

    ……

    迷雾时钟之间里,茶修睁开眼睛,跟游竹笑对视一眼。

    依旧是黑雾遮掩,依旧是声音失真。

    这时候游竹笑也反应过来:“那个天魔,是陷阱?”

    “是的。”茶修点点头:“可惜这只是一次普通的讨伐作战,如果其他人也在,说不定可以解决这两个银灯师。但光凭你我,力量不足。”

    游竹笑问道:“我们这周的剿灭作战会是讨伐银灯师吗?”

    “这得看奈瑟的态度。”

    茶修想尽快找希路达讨论银灯师新表现的能力,便下逐客令:“今晚的任务你已经顺利完成,辛苦了。”

    游竹笑犹豫了一下,不知为何,她从刚才就感觉怪怪的。

    但她也没发现什么不对,便点点头,退出迷雾,返回现实。

    睁开眼睛,看见洁白的天花板,游竹笑大大地伸了个懒腰,掩住嘴巴打了哈欠,喊道:“希路达~希路达~”

    下面传来一个男声回应:“希路达下午就回去了啊。”

    回去?

    等等,女生宿舍为什么会有男人?

    游竹笑疑惑地看向下面,发现袁方正在蹭吃怪的座位上玩电脑。

    “袁方,你怎么在这?”游竹笑一脸疑惑。

    袁方一脸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我不在这里还能在哪里?你为什么在这里,我就为什么在这里。”

    游竹笑刚想说什么,但她忽然发现,自己好像有些奇怪。

    我腿毛怎么这么长?

    我声音怎么这么奇怪?

    我穿着的这条裤子怎么我没见过?

    我欧派呢?

    我两腿之间好像多了点什么?

    她转头,发现自己睡的床十分朴素,没有玩偶,没有ipad,但有一本《古典概论》。

    她眨眨眼睛,拿起《古典概论》,看见封面写了一行字:

    「电子信息工程,17,茶修」

    游竹笑脑子瞬间宕机了。

    而另外一边,茶修从满是玩偶的床铺上坐起来,看了一眼宿舍里的其他三个女生,陷入了沉思——

    本年最后一次请假通知:

    狗年的计划拖到猪年,猪年的计划拖到鼠年,这次不拖了,我决定在今年最后一天做一件重要的事,希望能成

    听说很多全息网游文设定的时间是2020,希望明年游戏公司能发生奇迹

    日后如果出现意识打字的软件就好,我总觉得我脑海里的高贵整洁的文字反馈到键盘上就产生巨大的反差

    想了一下,其实语音输入法也近似于意识打字,只是需要校对

    太长的单身日子,以至于我都想随便找个人脱团了,要不……

    监于今年这么摸鱼,还是算了,毕竟谈恋爱太麻烦,明年要继续努力,加油奋起!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