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十亿次拔刀 钢金

第二百八十三章 错觉?

    “他为什么会在那里?”

    还在居民区中的女性九重妖王,此时亦是瞪大双眼的露出了一抹震惊之色。

    “这个……就是鬼面?”

    苍白的面具,两条黑色的泪腺由双眼处淌下,虽然没有表情,但却透着一抹诡异。

    看着眼帘中的‘魔罗面具’,三贤王察觉到了偷袭自己的妖王,但却没有察觉到什么时候已经来到妖王身后的沈侯白。

    这也是他会瞪大眼睛,露出震惊模样的原因。

    倘若沈侯白攻击的不是妖王,而是他……那他现在该如何应对?

    零点零一秒三贤王就有了答案,这个答案就是他不知道……

    一道寒光从自己的眼帘中一闪即逝。

    虽然没有看到是什么,但三贤王相信应该是一把刀……

    “重水!”

    “重水!”

    两声叫喊……

    被唤作重水的九重妖王,很神奇……此时此刻他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安静了下来,并且他感到了一阵无法言语的困倦。

    眼皮不受控制的想要闭合。

    但这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他发现自己的视线出现了移动,可是他并没有移动。

    不过很快他就明白这是怎么了,他确实没动,动的只是他的脑袋而已,他被斩首了。

    而就在几头妖魔震惊的时候,沈侯白来的悄无声息,消失的也不知不觉。

    当三贤王从震惊中恢复过来,也就一秒钟的样子,沈侯白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有因为被斩首后由空中摔向地面的九重妖王重水的尸首与头颅。

    “人……人呢”

    还在天空的两头九重封王,这会儿也恢复了过来。

    “走。”

    “他在阴我们。”

    此刻,一直在居民区的女性九重妖王这个时候御空飞上了天际,接着对着两头剩下的九重妖王喊道。

    听到女性妖王的话,虽然心中无比的不甘,但是两头九重妖王还是快速的跟上了女性妖王,离开了大夏的都城。

    三贤王没有追击,他现在的心里只有一件事,就是找到‘鬼面’。

    虽然他很强,可以独战十头九重的妖王,但是像鬼面这么轻而易举的击杀一头,他还真是做不到。

    “刚才那人就是鬼面?”

    永和宫,大乾九重的封王拧着眉头已经从吃惊中恢复。

    “好厉害的刀,若换成是我,怕也会被一刀斩首吧。”

    九重封王的身旁,一名七重的封王插话道。

    “不!”

    闻言,九重封王朝着七重的封王看了一眼,然后摇头道。

    “最可怕的不是他的刀,而是他的速度。”

    “以他的这种速度,若是做行走在阴影中的影者,怕是没有一个人能够挨上他一刀。”

    “大人,有这么可怕吗?”七重封王看向九重封王道。

    “可怕?”

    “不,是非常可怕。”九重封王说道。

    皇宫中。

    “父皇。”

    夏云烟看着自己的父皇道。

    “封王三重斩杀九重妖王……”

    “父皇终于明白天海阁的太上尊者为什么会成为他的后台了,肉眼可见的未来帝级。”

    “加上他的父亲沈戈,也是一个几乎板上钉钉的帝级。”

    “这千百年后怕又是一个姬家父子……”

    “不……可能比姬家父子还要厉害。”

    ……

    回到沈侯白,此时沈侯白已经回到了群芳楼。

    看着沈侯白无喜无悲的在门口要求一名群芳楼的小厮给自己打洗澡水,接着进屋,喝水,褪下外衣,就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的模样,夏若烟欲言又止的张了张小嘴,然而话到嘴边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你好厉害?你为什么这么厉害?还是问问他怎么做到的可以一刀就把一头九重的妖王斩杀?

    然而……直到沈侯白泡进澡盆她都没有说出一句话,始终张着小嘴思忖着语言。

    虽然她知道沈侯白很强,甚至一招就可以灭掉几万的妖魔。

    但那些妖魔可不比九重的妖王,如果能够杀掉九重的妖王,那是否意味着他已经是九重的封王了?

    大夏都城外,还是那竹林小筑。

    单手撑着脸颊,女人看着面前的水瓮,看着水瓮中水面浮现出的沈侯白泡在澡盆里的模样,她红唇轻启道:“终于找到你了,啧啧啧,真是让姐姐好一阵找啊。”

    “嗯,身材不错嘛。”

    言语间,一条粉嫩的红舌探出了口腔,轻舔了一下鲜血欲滴的红唇。

    亦就在这时,天狼出现在了女人的身后,然后说道:“那群家伙失败了,不仅失败了,还被鬼面杀了一个……”

    “意料之中的事。”女人扭过了脑袋,然后看着天狼道。

    “如果鬼面那么容易杀,他又怎么可能活的到现在,要知道他可是牛魔大王的悬赏之人,谁不想取他首级去牛魔大王那里请赏。”

    “这么说我们杀不了他了?”天狼微微皱眉道。

    “啧。”

    女人微微撇了撇嘴道:“不是杀不了,而是需要用脑,无脑的结果就像那群家伙那样,不仅失败了,还赔上了一颗脑袋,你觉得合适吗?”

    “那我们要怎么做?”

    说话的是和女人,天狼一起的冰冷男子。

    “我暂时还没想到,等想到了在告诉你们。”

    言语间,女人又将目光打到了面前的水瓮中,看着浮现在眼帘中的沈侯白,她喃喃又道:“不管是谁,不可能永远保持警惕,你也一样吧。”

    说完,女人的双眼闪过了一道狡黠。

    突然就在这时,女人的那双媚眼一瞬间露出了一抹惊讶,因为此时此刻,她竟看到水面中浮现的沈侯白,他的目光竟然在看着自己。

    是的,就是在看她……

    惊讶中女人的一只小手已经探向了水瓮,将水瓮中平静的水面给搅动了起来,使得下一刻……浮现在水面,沈侯白的身影便消失了。

    “为什么会这样?”

    “是我的错觉吗?”

    “为什么我感觉他在看着我?”

    反观此时的沈侯白,刀锋般锐利的双眼凝视着前方,然后喃喃说道:“奇怪……为什么我会感觉有人在盯着我?”

    “难道是这几天休息不够,所以出现了错觉?”——

    PS:感谢老铁‘四火’的打赏支持,非常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