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十亿次拔刀 钢金

第三百四十九章 血怒

    “是不是很羡慕?”女人看着皱眉不已的青木说道。

    “何止羡慕……我已经嫉妒了。”青木坦言道。

    “如果我能得到这颗帝级核心,可能用不了一年,我就能回归帝级了。”

    “只可惜……我没有这小子这么好的命。”

    听到青木的话,女人突然眼轱辘一转,她又道。

    “帝核虽然厉害,但那是对我们妖族,魔族而言,对他根本没什么用,或许……我们可以给他点好东西来……”

    青木的一双眼眸立刻看向了女人,然后说道:“你的意思是‘交换’?”

    “对!”女人用着一副你真聪明的目光看着青木道。

    “不错的主意,可是我们能有什么东西可以和他交换的?或者说你知道他想要什么?”天狼一盆‘冷水’浇向女人道。

    听到天狼的话,女人因为没有想到,所以脸上笑容‘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愁眉不展。

    不过青木反而想到了可以和沈侯白交换的东西,他说道。

    “我知道有一样东西他肯定不会拒绝。”

    “嗯?”

    听到青木的话,女人和天狼不约而同的看向了青木。

    “什么?”女人问道。

    “极道帝兵。”青木没有藏着掖着,他直言道。

    “人族一共有十二件极道帝兵,除了六件在六位人族帝君的手上,还有六件一直下落不明,不过眼下……沈侯白手上有时空镜,所以真正下落不明的还有五件。”

    “而这五件极道帝兵中,有一件我是知道下落的。”

    “你想说的是魔天帝封印的那件极道帝兵?”

    “可是魔天帝比我们还惨,直接被玄灵给肢解了,然后又将他的肢体藏在人界各个角落,我们从哪打听魔天封印后,藏起来的极道帝兵?”

    天狼似猜出了青木此刻所想的极道帝兵的线索,便无语说道。

    看着天狼,青木笑了笑道。

    “依照现在各个妖魔界入口升级的态势来看,妖魔界大举进攻人界已经是早晚的事情了,所以魔天被解放也是早晚的事。”

    “不仅是魔天,帝星等等解封也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就算没有魔天,我也能知道他藏的极道帝兵在哪。”

    “你们难道忘记了,封印极道帝兵的时候,我也是出了力的。”

    随着青木这么一说,女人和天狼立刻便露出了一抹恍然大悟……

    “确实,我怎么把这茬子给忘记了。”天狼点头道。

    ……

    回看沈侯白。

    此时的沈侯白并不知道,因为帝核的缘故,他已经被青木等人‘盯’上了。

    此时的他已经早早就进入了营地中支起的一个个帐篷,其中的一个中休息了。

    不过没有多久,蓉蓉就来到了沈侯白所在的帐篷,接着熟门熟路的爬上‘床’,搂着沈侯白的一条手臂,然后脑袋挨着沈侯白的肩膀,一条腿在跨在沈侯白的身上,‘嘶呼,嘶呼,’的喘起了均匀的呼吸声。 : :

    不得不说,相比乐银凌,碧玉,蓉蓉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至少她比她们更接近沈侯白……

    第二天……

    随着沈侯白睁开双眼,首先映入眼帘的便是直接趴在自己身上睡觉蓉蓉。

    不过因为见怪不怪了,因为自打蓉蓉和自己混熟了以后,她就一直和他睡在一起……

    将蓉蓉抱到一旁,随即……沈侯白便离开了帐篷,然后用系统兑换的牙刷,牙膏开始洗漱了起来。

    看到沈侯白刷牙,早已起床在那修炼的乐银凌。

    虽然不是第一次看到沈侯白刷牙了,但她还是会感到非常的困惑……

    她也会刷牙,但都是用木炭碾碎后的木炭颗粒来清洁牙齿,所以漱口下吐出的都是黑色的木炭,而他却是吐出了白色的泡沫,若非知道沈侯白没事,她都以为沈侯白是中毒了,所以口吐白沫。

    更让她感到奇怪的是……当她走到沈侯白的面前,她竟然可以闻到一股淡淡的清香,着实是有些不可思议。

    “阿白!”

    正当沈侯白刷牙的时候,蓉蓉揉着惺忪的睡眼来到了沈侯白的身侧,然后拽了拽沈侯白的衣角道。

    余光一瞥,沈侯白便拿出一支牙刷,待挤上一点牙膏后便递给了蓉蓉。

    而此时的蓉蓉,接过牙刷后便自己刷起了牙……

    此刻,一大一小并排着刷牙的模样,莫名的会让人有种这是一对父女的感觉。

    突然间,不知道为什么……一直看着蓉蓉和沈侯白的乐银凌,竟然会有种羡慕的感觉。

    羡慕沈侯白,但更羡慕蓉蓉,因为她像蓉蓉那么大的时候,从来都是一个人……

    乐银凌并非皎月村落的原住民,她和沈侯白一样,是被古风从外面捡回来的,因为她所在村落被妖魔所灭,所以已没有地方可以去的乐银凌便留在了皎月村落,使得现在的她,在时间的推移下,俨然已经是皎月的一份子。

    其实蓉蓉也是古风从外面捡回来的,只是蓉蓉并不知道,因为古风将蓉蓉捡回来的时候,蓉蓉还是襁褓中的婴儿。

    言归正传,当沈侯白洗漱完毕后,他便开始做起了早餐。

    同样,早餐是两人份的,一份是沈侯白自己,另一份便是蓉蓉……

    而在沈侯白做早餐的时候,蓉蓉见没那快,便又回到了帐篷中,睡起了回笼觉。

    睡着睡着就到‘日上三竿’了。

    当蓉蓉从帐篷里精神饱满的走出时,沈侯白早就已经不见了。

    找了一会儿找不到沈侯白后,蓉蓉便回到了帐篷,吃起了沈侯白给她备下的早餐。

    至于沈侯白去了哪……

    他又来到了妖魔城,对于比武招亲他还是兴致缺缺,所以还不如逛妖魔城呢。

    不过,就在沈侯白用时空镜来到妖魔城,走在街面上,听到来来往往妖魔口中的所言所语,沈侯白得到了一个消息。

    距离白拂雪的妖魔城,约莫上千公里外的另一座妖魔城,血怒魔君不久前迈过了帝级九劫中的第三劫,所以血怒魔君恩泽天下群妖,群魔,使得很多妖魔都在前往血怒城,欲得到血怒魔君的恩泽。

    似准备凑凑这个热闹,所以沈侯白便跟随着一些妖魔飞向了血怒城……

    此刻,黑暗地带……

    盖九幽有些好奇的看着沈侯白道:“咦,这小子这次怎么不模拟我的气息了?”

    确实,这次来到白拂雪的妖魔城,沈侯白并没有继续模拟盖九幽的气息。

    虽然效果不错,但他毕竟不是盖九幽,而透过之前那些妖魔的话语,沈侯白明白了盖九幽在妖魔界应该是一个举足轻重的人物,所以难保不会被人识破,给自己招来麻烦,所以这次的沈侯白便模拟了一个普通妖魔的气息……

    突然,就在这时……

    一顶轿子从沈侯白的身旁飞了过去。

    轿子长宽有三四米的样子,周遭点缀着一颗颗至少五重以上的妖魔核心,不过最让人吃惊的还是……抬轿的竟然是四头九重的王级妖魔。

    此刻,沈侯白还在想是谁的排场这么大,竟然让四头九重的王级妖魔抬轿,但随着轿子的一侧帘子被拉起,一张谈不上熟悉,但可以算认识的脸庞便进入了沈侯白的眼帘之中。

    这张脸庞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白拂雪……

    看样子她也是要去血怒魔君的血怒城,一沾血怒魔君的恩泽。

    而随着白拂雪掀起轿子的帘子。

    巧了么不是……

    沈侯白因为好奇谁这么大排场,竟然让四头九重妖魔抬轿,所以一直看着轿子,使得当白拂雪掀开帘子的瞬间,两人便四目相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