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十亿次拔刀 钢金

第六百四十九章 就这点实力?

    就在耀日不知道该怎么办,拿沈侯白无可奈何的时候……

    “轰隆隆。”

    天际响起了一阵轰鸣声……

    伴着轰鸣声的是向映月阁上空聚集起来的云彩,当周围大片的云彩凝聚成一团后,一个巨大的面孔出现了。

    而随着这个面孔的出现,耀日脸上的畏惧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欣喜,因为从这由云彩凝聚起来的面孔正是仙路世界的一名主宰。

    “沈侯白……”

    “你还不跑?”

    随着主宰的出现,耀日底气十足的看向沈侯白喝道。

    “跑?”

    “给我个理由!”沈侯白言语间,余光朝着天际瞥了一眼,这一眼也就一秒钟的样子,他便收了回来。

    曾经,沈侯白第一次看到主宰级的时候,他还会吃惊,但是现在……这出场在沈侯白的眼里,反而有些low,因为这种出场方式除了装b外,毫无卵用……

    “沈侯白……孽畜,你竟然还敢回来。”

    一声响彻整个仙城的声音,由仙城上空出现了。

    听到主宰的声音,沈侯白连眼皮都不抬一下的说道:“是的,我回来了。”

    “你有什么意见吗?”

    “孽畜,受死。”

    主宰也不废话,伴着他的一声怒吼,一只大手由天空凭空而现,然后一掌拍向了映月阁……

    “大人,不要……”

    见状,耀日不由得惊呼道。

    因为主宰的一掌下来,他的映月阁还会在吗?

    惊呼下,耀日脚下一沉,人已经飞出了数百米,他怕自己会被殃及……

    不止是耀日,耀日的那些个手下无一例外,全部快速的逃离了映月阁。

    而此时的沈侯白,却是站在原地一动未动,不过他的余光却是朝着天际看了去,然后伴着主宰的大手出现在他的眼帘,沈侯白哼的发出了一声冷哼。

    冷哼中,沈侯白的一只手啪啪,紧攥下发出了一声骨响,与此同时,他的拳头拳背上也凸起了几根青筋……

    “啪”,又是一声清脆之响。

    不过这次是沈侯白脚下的地砖碎裂的声音,而随着地砖碎裂,沈侯白的双腿已经曲起,然后随着沈侯白的双腿曲起,腿部肌肉的臌胀,将裤腿撑起,沈侯白扬起了脑袋,接着双眼瞳孔一阵收缩下,沈侯白已如迅雷般,冲上了天际……

    他那紧攥起拳头的手,此刻已经收拢到了腰际,形成一个蓄力的过程。

    当他即将要与主宰的大手碰触的时候,似蓄力完毕,沈侯白双目怒睁中,腰际的拳头挥了出去,同时吼道:“老贼,时代变了。”

    说完,沈侯白的拳头上便涌现出了一股压倒性的仙气。

    “什么!”

    感受到沈侯白身上所涌现出的仙气,天际的主宰,他那云彩凝聚出的大脸上,不禁在这个时候显露出了一抹惊骇。

    因为这股仙气的强度已经超越了他的仙气。

    “这……这不可能……”

    话音未落……

    “啊”,云彩所凝聚的大脸,呈现出了一抹扭曲。

    只因就在这时,沈侯白的拳头已经与主宰的大掌接触了。

    然后主宰的大掌,连一点抵抗都没有,直接便被沈侯白的这一拳给打了回去,与此同时,大掌的中心出现了一个直径一百多米的巨大窟窿。

    “这……”

    不远处,已经逃到安全地带的耀日,看着此刻主宰的大手,手心中出现的窟窿,他的一双眼眸已然瞪圆了起来。

    因为这意味着什么已经不用多说了,便是沈侯白已经有了与主宰一战的实力……

    “这怎么可能……”

    “距离仙路结束也才两三年而已,为什么他会变的如此的可怕?”

    “竟然已经可以与主宰一较高下。”

    “不……不可能……我……我一定是在做梦!”

    因为难以置信,所以耀日摇了摇头,似觉得自己在做梦。

    但当他停止摇头后,看着并没有从眼帘中消失的画面,他露出了一抹苦笑,苦笑中喃喃说道:“他到底是人是鬼?”

    “不……就算他是鬼,也不能不过两三年就强大到能与主宰对抗吧!”更新最快 电脑端::/

    就在耀日不可置信的时候……

    仙路世界中,一个荒漠,荒漠中有着一片绿洲,而在这绿洲中此刻传来了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声。

    这惨叫声的主人不是别人,正是被沈侯白一拳打穿手掌的主宰。

    此刻,主宰未受伤的手正握着受伤的手,然后不可置信的看着正在微微颤抖的受伤之手,看着受伤之手中的窟窿……

    “这怎么可能……”

    “这个沈侯白怎么会变的这么厉害?”

    “竟然可以打穿我的仙气护盾,连带的将我的手也给打穿!”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但是……不管他如何的不相信,手上的伤不会骗人,如果这是假的,那么他的手又是这么回事?

    因为动静非常大,又就在仙城之内,所以此时的仙城,几乎所有的人都看向了映月阁的上空,然后他们便看到此刻凌空而立,仿佛一尊天神的沈侯白……

    仙城的一栋楼阁……

    此刻,五楼围栏前,帝天手持一盏酒杯面露一抹吃惊的愣在了原地,直到三四息后,他才无语的摇了摇头,然后一个字一个字的说道:“沈……侯……白!”

    “他又出现了吗?”

    帝天脸上的吃惊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惊喜。

    “消失了两年,我还以为他已经死了呢!”

    言语间,位于仙神世界,一元宗的一间密室内,另一个帝天睁开了双眼,睁开的双眼之际,他的双眼绽放出了一丝金光。

    而随着帝天睁开双眼,他的面前……一元宗宗主以及数十名长老砰砰砰一一跪倒在了地上,然后显得极为尊敬,虔诚……

    与此同时,一元宗主抬起了头,然后看着帝天道:“副宗主,我等刚才感受到你的气息,以为您出了什么事,所以不请自来,还请副宗主责罚。”

    此刻,有人一定会感觉奇怪,作为一元宗的宗主,为何会对帝天这个副宗主如此的尊敬,虔诚,他

    可是宗主,没理由宗主给副宗主下跪的道理,而且还称呼您。

    原因很简答,帝天这个副宗主并不是一元宗的副宗主,而是仙神世界,百大宗门第二位,帝玄宗的副宗主……

    所以……一元宗的真实身份乃是帝玄宗下辖的数千个宗门中的一个。

    如此,一元宗宗主的身份对上帝玄宗的副宗主身份,孰高孰低便不用在多说了,因为别说对比了,就是放在一起都没有资格。

    “责罚?”

    “要责罚的话,本座也不会等到现在了。”

    “在你们把沈侯白拱手送给赤阳宗的时候,你们就该死了。”

    听到帝天的话……一元宗宗主的额前瞬间淌下了一颗颗豆大的汗珠,然后汗珠顺着鼻梁,鼻沟,嘴唇,然后由下巴滴落地面,使得没有一会儿,一元宗宗主的身下已经被他的汗水都浸湿了。

    不止是一元宗宗主,一同前来的数十名长老也是一样,特别是元烈,仿佛灵魂都颤粟了,身躯摇摇晃晃,就像虚脱似的。

    不等一元宗主说什么,帝天又道:“我没事了,你们都出去吧。”

    一元宗主本还想说些什么,不过既然帝天赶人了,他也不好继续留在这里,便支起了身子,然后对着帝天颌了颌首后带着一元宗的长老们后退着离开了帝天的密室。

    而当一元宗主离去后,帝天便又闭合起了眼眸……

    回到仙路世界,帝天的分身上,此刻……帝天举起手中的酒杯,待啧的微抿一口杯中的美酒后,他倚着围栏坐了下来……

    与此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上掏出了一块玉牌,然后单手一抛,玉牌便飞了起来,同时……帝天缓缓说道:“你看看吧。”

    就在帝天说出你看看吧四个字的时候……

    仙神世界,百大宗门排名第二的帝玄宗……

    高大,巍峨,富丽堂皇的一座宫殿,宫殿中的一个宝座之上,一名男子单手撑着脸庞看着他面前的一块玉牌……

    玉牌仿佛投影仪一样,投射出了一块巨大的光幕,而光幕中所呈现出的画面,便是此刻凌空而立的沈侯白……

    起初,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但随着他看清楚光幕的人是沈侯白的后,他那慵懒的双眼,突然间爆射出了一股金光……

    “是那小子!”

    支起身子,男子离开了宝座,走到了光芒前,然后负手而立的仔细看起了光幕中的沈侯白,以便再次确认,自己没有看错。

    “没错,就是那小子。”

    “没想到他居然回到了仙路。”

    “不过更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他似乎已经突破了主宰级。”

    仙路世界,楼阁中……帝天无视距离,无视位面,与男子跨服聊起了天。

    “主宰级!”

    听到帝天的话,男子不由得微微皱了皱眉头,接着说道:“这么说……宗门大比时他之所以会消失,就是去突破了?”

    “很有这个可能。”帝天一边点头,一边将手中的酒杯往身旁一抬,随即……一名长相貌美的女子手持酒壶为帝天斟起了美酒。

    “哒哒哒”。

    富丽堂皇的宫殿之中,男子负手与身后下,原地来回走动了起来,走动中他眉头亦是微微锁了起来。

    大概数十息的样子,男子哒停下了脚步,然后说道:“你应该和他有点交情吧。”

    “能不能把他招揽到我们帝玄宗?”

    听到男子的话,帝天的脑海里回想起了自己与沈侯白在仙路最后阶段,平台上并肩作战的一幕,然后便道:“交情吗,好像有一点,但是……仅凭这点交情,你觉得他会同意吗?”

    “你试试,成功最好,失败也无妨。”

    “毕竟……只有试了才能知道!”

    闻言,帝天咕咚饮下一口美酒后说道:“好,我试试。”

    似还有话要说,男子又道:“你还打算在外面呆多久?”

    “事情都已经过去那么久了,你还放不下吗?准备在外面呆一辈子?”

    “怎么……要我回去?”

    “不怕我抢了你的宗主之位?”帝天调侃道。

    “宗主之位?”男子立刻便露出了一抹不屑之色。

    “你想坐的话,让给你也无妨。”

    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帝玄宗的宗主。

    “算了吧。”

    “我对宗主一点兴趣都没有,要不然……你觉得你争的过我?”帝天显得有些嚣张的说道。

    显而易见,帝天也是一名神格强者,当然……不是神格强者貌似也坐不了帝玄宗副宗主的位置……

    回到沈侯白……

    看着天际因为自己的一拳而面孔扭曲的主宰,沈侯白语气冰冷中不屑道:“主宰?”

    “就这点实力?”

    “孽畜,聒噪。”

    听到沈侯白的话,主宰一下子就被激怒了,激怒中……他的大掌已经攥起,看样子是准备给沈侯白强而有力的一击,只因他刚才的那一掌其实并没有用上全力。

    因为他没有想到沈侯白会突然间变的这么厉害。

    不过现在知道了……所以他便准备用上全力,将沈侯白就地斩杀……

    看着掌心被自己打出一个窟窿的大手攥起成拳,然后拳头上涌现出一股强大的仙气,沈侯白“哼的发出了一声冷哼,然后尽显不屑道:“来的好。”

    说完,沈侯白的拳头又捏了起来,伴着拳头上再次爆发出来的仙气,沈侯白双目瞪圆中,拳头收至腰间,又开始了蓄力……

    待主宰的拳头轰向他的时候,沈侯白便将蓄力完毕的拳头,再一次的挥向了这名主宰……

    沈侯白并没有打算动用无影,就如之前沈侯白在仙神世界的宗门大比时所说的话,主宰级还没有资格让他拔刀……

    所以这名主宰也同样,不配沈侯白为他拔刀……

    “轰!”

    “轰!”

    “轰!”

    就在这时,一声声震耳欲聋,响彻天际的轰鸣声响了起来,伴着的是一道璀璨,耀眼的光芒,以及一股仿佛已经将整个仙城都夷平的气浪。

    而这声音,气浪的源头……便是此刻沈侯白与主宰的拳头相撞所产生的力量宣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