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想之拳 杜停杯

第八十七章.博大精深

    因为那谁对于三角头十分不屑,所以梁德共享到的记忆中并没有多少关于这位海学部三年级级长的报,只是在毕业旅行中和他有过几面之缘。

    据白鹤空所说,三角头是海学部相信古法炼成而混成年级干部的唯一的人,不对,是唯一的硅基生物。

    而三角头之所以会掉进古法炼成的坑里,是因为他处在莫飞升老哥歧视链的底层位置。

    莫飞升大师年轻时浪迹诸天,行过许多地方的桥,看过许多次的云,喝过许多种类的酒,也歧视过许多种族的生物。

    作为一个始终不渝的种族大骑士,莫大师的歧视非常有层次感,顺序清晰,等级森严。

    简单来说,他的歧视链大致如下:

    蓝星人类>蓝星异种>异星人类>异星异种>蓝星硅基生物>异星硅基生物>别的什么狗卵子东西。

    注:莫飞升大师对蓝星人类的部分种族也颇有一些极富层次感的看法,此处不作赘述。

    原本硅基生物是被莫飞升归类在“别的什么狗卵子东西”里面,但他毕竟在战锤大系学习过很多年,在机械神教旗下干过一段时间战场工造士和锻炉之主,所以尽管他仍然对机魂体系嗤之以鼻,但还是把硅基生物从“狗卵子东西”里提取出来,单独列作一类。

    三年级的三角头,就是一个在莫飞升眼里只比狗卵子东西高一级的异星硅基生物。

    于是三角头学到了莫飞升最看不起的“连狗卵子都不如”的古法炼成。

    莫老哥原本以为三角头会死在一年级上学期,没想到这头三棱锥模样的硅基生物惊才绝艳,竟然在研究古法炼成之余顺便点了自动战偶、械能混合、人体机改三个专精,凭借一名为“童子”的古法战偶横压海学部同辈,不但在一年级就当上了级长,而且一直活到了三年级下学期。

    毕业后,三角头考虑到企业文化的因素没有选择加入莫氏重工,而是在百川海集开了独立工坊,专门炼制独一无二的古法奇物。

    想不独一无二也很难,古法炼成这东西基本上是黑箱系统,充满了玄学,虽然每个古法炼成传承者讲起来都是一又一,但是如果让他们再炼一次,重复以前的成功经验,他们多半只能顾左右而言他。

    “你收集到的这些数据几乎没有参考价值,三角头人在百川海集世界,离这里不知道多远,真的能行吗?”

    “……他的话,说不定连这些数据都不需要。”

    “真的假的,有这么玄学吗。”

    梁德将信将疑地在通虚上找到三角头,拨出了视频电话。

    连接成功后,只见视频画面中烟雾缭绕,那位长得和大号棱锥差不多的硅基生物穿着一特制的立领唐装,白衣飘飘,仙风道骨。他手里端着一个斗彩过枝竹石纹玲珑瓷盖碗茶杯,手边的紫檀茶几上摆着一个白铜鎏金镂空龙纹香篆炉,棱锥脸前面的圆形独眼半睁半闭,饮茶闻香,好不悠哉。

    “角哥,需求刚才都发给你了,能做吗?”

    三角头手托茶船,用茶盖拨了拨茶碗面上的浮沫,不急不缓道:

    “你问得太俗了,能不能是一回事,做不做又是一回事。

    你瞧这些香雾,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世间因缘,亦复如是。

    若是缘分未到,即便我有通天彻地之能,又能做些什么呢。”

    这一通话下来,梁德听得有点懵圈,从三角头高深莫测的表中也看不出什么来,他扭头看了眼躲在视频画面外的白鹤空,只见她双手一摊做出一个无声叹气的表,表示这位硅基学长就这副德行。

    梁德只好又对三角头道:

    “角哥,那缘分要怎么才能到呢?”

    “唉,你怎么越问越俗,这缘分若是能用人力勉强,那又怎么能叫作缘分呢?”

    冚家铲,我他妈怎么知道!你别老是用问句和人交流啊!

    梁德强压嘴臭之力,又问道:

    “若是我偏要勉强呢?

    角哥,大家都是同学,你就直说吧,是不是要加钱,要加多少钱,你报个价给我,别扯这些虚头巴脑的了。”

    三角头把盖碗茶杯在茶几上重重一放,不悦道:

    “俗,俗不可耐!什么加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不知道君子言义不言利吗?

    简直是污了我的耳朵!”

    “什么?加钱?!”

    一股夹杂着冰霜的狂风从三角头的复古茶室门外吹入,将三角头连人带椅一并掀翻吹飞,哐地一声砸在了墙上,棱锥脑袋陷进去三分之一。

    那道快得看不清的“狂风”抢走了三角头的手机,视频中出现了一个背后长着一对冰霜羽翼的金发女子。

    空学部三年级的许冰柠?

    只见许冰柠抬脚一踢把那张紫檀茶几踢飞,滚烫的茶水浇透了三角头的立领唐装。

    “知根知底、主动加钱的优质客户你都不接,你是不是傻?工坊早晚被你搞垮!

    滚一边儿去,以后客户接待一律我来。”

    三角头陷在墙里发出“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的声音,却也只敢小声哔哔,不敢对许冰柠这个占股40%的大股东怎么样。

    许冰柠换上一副温柔可亲的表,对梁德道:

    “学弟,你放心,你的需求我看了,不就是找个众之灵吗,我们工坊的订制地灵尺绝对好用,一试就灵。

    你那儿是新此岸世界暂时发不了快递?没事,我直接让他把设计图纸发给你们,手把手指导炼器,直到炼制成功为止,消耗的材料都算我们的,材料费七折,总价再给你打个九五折。

    选我们,绝对没错。”

    “学姐,我不是不信你啊,主要你也不是海学部出,你打的这个包票……”

    许冰柠拎起剩下的一张紫檀太师椅哐当一下砸在三角头棱锥体的底部。

    “说!你能行吗?能不能打包票!”

    “呵呵,如此小事,正所谓杀鸡焉用牛刀……”

    “给老娘说人话!”

    “……能。”

    “那你还不赶紧从墙上下来给客户服务!要等我踹你下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