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想之拳 杜停杯

第二十七章.芳心纵火

    那个身穿黑色立领双排扣厨师服的女人尚在十米之外,孙寻桥和梁德便觉得场馆内的光线骤然一暗。

    鬼怪悲泣声中,脚下踏实的地板幻化为择人而噬的黑暗沼泽,看台上十余万观众扯去了画皮,一个个青面獠牙,浑身血污,恨不得冲下看台将两人撕成碎片。

    梁德当机立断将五感封闭,武道元神缩成一团,在紫府内潜身缩首,只探出一丝灵觉暗中观察。

    是香料的味道。

    十米之外的女厨师用多种香料合成了地狱幻景,随风而至的虚拟绘卷俘获了梁德这条池鱼,让他陷入了真假莫辨的想象空间。

    首当其冲的孙寻桥却依然保持着清明的双眼,死死地盯着十米之外的地狱源头。

    在彼岸北少林旗舰寺做食品安全监理,什么鬼东西我没吃过,三天两顿佛骨舍利子拌饭都没能度化老子,十几种黄泉调的混合地狱香料就想给我下马威?

    宁云哉,你的本钱下少了!

    孙寻桥为了牌面强行稳住元神,面不改色,目放奇光,他正要指天骂地,以大海潮音作嘴臭狮子吼,十米之外的女厨师却突然收起了怒气。

    神识中的地狱绘卷如退潮般消去,宁云哉身周的黄泉死气转为百花盛放之香,紧皱的双眉展作春山画景。

    “即使是这样你也愿意吗?”

    宁云哉幽幽地叹了一句,下一刻,她的声音突然变得轻快起来。

    “即使是这样,我也不会对你放水的~”

    上届彼岸黑暗料理大赛的季军收起一身香气,抿着嘴转身离开。

    梁德的元神从紫府中探出头来。

    “师兄,你和她有仇?”

    “基本不认识,上次比赛领完奖加过通虚号,我没和她聊过,朋友圈都屏蔽了,不对,一开始我就只开了聊天权限,我确认一下。”

    孙寻桥拿出手机翻了几下,忽然大惊失色。

    “草,怎么多了几百页聊天记录,这个月我没喝过忘忧酒啊!”

    看台上,透过单片眼镜围观了一切的白鹤空看向一旁的木艺规,元神传音道:

    “学长,你不是只给叶霜琉发了挑衅视频吗?”

    “未虑胜,先虑败,有几个男人最后能和真命天女在一起?

    反正要宣战,全宣开局算了,推不了叶霜琉线,也有宁云哉这个黄泉恨嫁女保底,孙狗怎么都不会亏。”

    “可我听说宁云哉的前男友和相亲对象都……”

    “孙狗练的是天生神力,还有梁德给他镇场子,花刀分尸都能拼回来,常指导这一系的武功专克病娇,你怕什么。”

    “噢……”

    白鹤空朝孙寻桥瞥去同情的目光,单片眼镜里忽然闪过几道稍纵即逝的凌寒锐意。

    “咦?”

    看台下,孙寻桥翻看着和宁云哉的聊天记录,脸色晴转多云,双眼逐渐失焦,梁德连拍了他好几下才把他拍醒。

    “师兄,先别管聊天记录了,你已经被人砍了二十几刀,还有一刀就要来了。”

    孙寻桥猛然抬头,一道锐气擦过侧脸,在他脸上留下一条狰狞的伤口。

    远处,那名身佩十五把形制各异菜刀的女子收起匕首,冲孙寻桥吐了吐舌头。

    “察觉到了吗,那也要赢了我才有资格。”

    上届彼岸黑暗料理大赛冠军,七星迅切,邬桃。

    其刀工鬼神莫测,就像是趁着细胞和粒子不注意的时候挥刀,无影无痕,被切过的人和食材不会有一丁点痛苦,也不会留下一丁点伤口,只有察觉到了她的刀意,才有受伤的可能。

    孙寻桥伸手抹过侧脸的伤口,捂了好一会儿才消去那道经久不散的隽永刀意,将脸上的惨烈伤口缓缓愈合。

    果然,在通虚app上,他和邬桃也多出了几百页的聊天记录。

    还有谁?我莫名其妙得罪的人还有哪个!

    孙寻桥虎目圆睁,煞气冲天,梁德也在他背后狐假虎威地四处张望。

    只见一个穿着赭黄色僧袍的俊秀小和尚扭扭捏捏地走了过来,孙寻桥和梁德连退三步,浑身杀气荡然无存。

    你妈的,怎么还有男的!

    白鹤空扁着嘴看向木艺规,这个黑皮油腻男连连摆手,表示不关他事,他不知情,他很无辜。

    俊秀小和尚停在孙寻桥的料理台前,低着头对手指。

    “孙护法,我是彼岸南少林的戒空,我,我明年就还俗了……你能不能教我怎么,怎么和女施主贴贴呀。”

    给老子爬!

    孙寻桥正要履行北少林山门护法的职责,一掌轰爆面前这个春心荡漾的小贼秃,厨仙赛场馆内突然陷入一片沉默。

    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一切音声画面全数隐去,所有观众和参赛选手眼中耳中只剩下主席台上的三位评委和拿着话筒的司仪。

    三角头的独眼中红光闪烁,在一片寂静中扭头看到了幕后那个满头银发的年老女士。

    华山希夷法禁?

    孙寻桥和梁德也很快挣脱了法禁的束缚,但他们都没出声,只是沉默地看向主席台上。

    三位评委已经就位,穿着燕尾服的光头司仪热情洋溢地说完了开场白,然后像报菜名似的往外吐三位评委的兼职和荣誉。

    主评委,彼岸美食评议会主任委员,最年轻的百味试炼通过者,天上天下斋入世传人,新生代里当之无愧的美食女王丁秋秋。

    副评委,南少林药师院首座,于弱冠之年悟得色空不二之理,却又能做出一碗至情至性的黯然**饭,彼岸少林素斋执牛耳者十莲大师。

    副评委,拔舌地狱厨师长,让彻底失去味觉的鬼物亦能品尝到绝世美味的强人,黄泉美食界泰山北斗宁风也。

    三位评委起身亮相,场馆中的希夷法禁随之解开,本次彼岸厨仙明星赛的题目在大屏幕上闪亮登场。

    “无题。”

    这次比赛的题目,是无题。

    梁德看向孙寻桥,怪不得赛前二师兄就认定了相思刻骨,完全不管比赛会怎么安排,原来是无题。

    主要赞助商支持的选手优势这么大的吗?

    “师弟,我说我原来不知道这个题目,你会相信吗?”

    梁德没有答复,主席台上,丁秋秋盯死了料理台后的孙寻桥。

    “无题是吗……我倒要看看你这个关系户能玩出什么花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