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想之拳 杜停杯

第一百零九章.第一堂课(小章小章)

    梁德半晌没能说出话来。

    他以为这段教程只是一个游戏……等下,这只是一个游戏?

    “您说的是游戏死亡?”

    “对啊,要不然呢。”

    常断玄答道:

    “你刚才自说自话猜测课程内容不人道,然后就大呼小叫说什么无法呼吸,要是东国古拳法记名弟子第一次正式课程就减员50%,你是不是要去百川海集组织示威游行了?

    “说起来阿德你的功体正适合一人成军,又这么在意这些事,有没有兴趣自己成立一个非营利人权组织啊,非营利组织很赚钱的,你要是兼职做这个,我可以做你的天使投资人。”

    “不至于不至于,师傅,我错了,我不该用最坏的恶意来揣测您,搞成这样,是我过犹不及了。”

    梁德脸上诚恳无限,双手合十摇了两下,道:

    “我还以为您会分三条线,让他们三个都体会一下那种,呃……既得利益者的不快乐。”

    常断玄笑道:“心魔精进法的确是无上绝学,是一柄吹毛断发的神刀,可有些人纵有神刀在手,依旧无法成为刀中之神。

    “学了心魔精进法就一定能赢吗,你要知道,有些功法的效用对你来说是外挂,但是对有些人来说,那不过是生下来就有的东西罢了。

    “心魔精进法若真是所向无敌,元直先生就不会只是在雷霆崖青埂峰坐第三把交椅了。

    “你的天降外挂即使胜过了人家的天生本钱,也未必能胜过天机命数,生死输赢这种事,难说得很。

    “为师设置的这个课程,是让厉害的、运气好的体会体会山巅的寂寞,让那些不怎么厉害的、运气坏一点的体会体会山谷的孤寒。”

    “师傅您当年也输过吗?”

    常断玄脸上有些怀念,道:

    “差那么一点点,有好几次所谓的险胜。

    “在那种情形下,我能赢,他们未必能赢。

    “所以风烈烈失了一手一脚,吴苍和简玄失了性命,既有所失,必有所得,这一课,他们会学到不同的东西。”

    梁德抱着胳膊思索了一会儿,道:

    “风烈烈在游戏里杀了吴苍和简玄一次,会不会埋下同门相残的隐患啊。”

    “你打游戏杀过朋友吗?”

    “当然杀过。”

    梁德脱口而出:“特别是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输赢无所谓,论劈友,我永不言败。”

    “你们后来闹到不死不休了?”

    “也是……”

    梁德看着游戏里一身海盗时装的风烈烈,忽然叹了口气。

    “师傅,一个人活在世上,真是变成什么样子都有可能啊,行差踏错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常断玄:“你是一个人吗?”

    “好像也不是。”

    梁德一笑,道:

    “师傅你把我卷进游戏,说是让我照顾好孩子,可他们也不用我照顾。

    “这一堂课,也在教我?”

    常断玄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起身走出梁德的识海,背对着他的灵觉道:

    “我只活过一次,只有这么有一辈子,反正是一堂课,能多教几个就多教几个吧。

    “这就是项目统筹和成本控制的学问,你以后要是想做掌门,得多学学。”

    “我还是算了吧,给大师姐打九折打打下手就好。”

    “同门师姐弟,帮宗门做事,只打九折?!“常断玄气得回过头吹胡子瞪眼睛。

    “您老在百川海集挂的进阶课程还不是只给我打九八折?”

    “为师不是让你和我一起录课吗。”

    “那已经录完的课程呢?”

    “咳,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常断玄渐行渐远,梁德的肉身和灵明向内坍缩,化作一个虚实难明的影子跟在常断玄背后,一前一后走出了游戏画轴。

    三寸长的梁德从卷轴画面中挣出,一个曲体前空翻转体720度落地。

    咦,地面怎么这么有弹性。

    梁德蹦蹦跳跳地转了一圈,对上了孙寻桥的眼睛。

    “我去,师兄你屁股上怎么长了三只手!”

    “是第三只手,不是三只手!”

    孙寻桥咬着牙纠正道:

    “你没读过书啊!”

    “有什么区别,你少长两只手少出优越感来了?”

    梁德轻轻一跃跳下孙寻桥翘得高高的“蝎尾”,见风便长,恢复了标准体型。

    他抓起孙寻桥下半身的第三肢,用武者灵觉细细地扫了一遍。

    “这强度,这结构,这再生速度,还有这个因粮于敌的思路……妙啊,师兄,这是老头子动手给你装的手?送给我行不行?”

    “你想要赶紧拿走!”

    “我想想……师兄,你这只手弄不掉是因为老头子设置了一个月缺则盈的循环结构,我给你加注500个单位的天生神力,用水满则溢之法来破它,我拔了啊。”

    不等孙寻桥回答,梁德悍然出手,一转一拉,将孙狗的“尾巴”一把扯了下来。

    “疼疼疼疼疼疼疼!”

    梁德一动手,孙寻桥身后喷出一道血焰,火烧屁股似的跳了起来。

    “你他妈的好歹数个一二三啊!”

    “一,二,三。”

    梁德看着自己怀里抱着的手,又看了看孙寻桥屁股上新长出来的两只手,道:

    “师兄,你数学真好。”

    “我……操!这就是你说的水满则溢?!”

    孙寻桥保持着回头看屎的姿势,表情从扭曲到狰狞,挂满了那种早上起来发现自己内痔爆裂血流成河的愤怒和绝望。

    “你给我站住,举起手来!还给我!”

    得手后悄然远离的梁德只好走了回来,期期艾艾道:

    “我……我寻思你不要了呢……师兄,不是说好让我拿走的吗。”

    孙寻桥怒道:“那是我以为你能解决问题,问题没解决你抢什么手!老头子呢?”

    “我刚才跟着他的虚像出的游戏,一转眼就不见了,也没告诉我去了哪,估计还没出来吧。”

    梁德取下手里的手里的卷轴,将手还给孙寻桥,道:

    “我看了后台的新剧情,老头子打算让吴苍和简玄附在风烈烈身上,让他们看看自己到了别人的位置会怎么做,操作起来挺复杂的,估计还得一会儿吧。”

    “师兄,其实你这个一头四臂的造型也挺难得的,不如趁此机会练一练四妖拳?”

    “你给老子爬,有用屁股练拳的吗!”

    梁德道:“大家都是非凡生物了,何必拘泥于形体呢,普通人类的身体构造局限太多了,想要适应多地形全天候的战斗环境,合理改装势在必行。

    “师兄,我给你做个全面检修摸摸底,你要是找我做改装,设计方案免费,其余九折。”

    孙寻桥一把拍开梁德的咸猪手,道:

    “你是肉身多不怕改,我这具肉身还要留着和秋秋约会呢,改歪了怎么办!”

    梁德好心劝道:“师嫂她也不是莫指导那种狭隘的蓝星人类中心主义者,改歪了无非是外形更具想象力一点,你怎么知道她不喜欢?”

    “滚!”

    梁德失望地摇了摇头,撸起袖子道:

    “师兄,你要是实在接受不了的话,我再试一试。

    “刚才之所以拔掉一只手长出两只手,应该是老头子借鉴了九头蛇的血脉特性,我换一个思路,加注50000个单位的天生神力,用盛极必衰之法试试。”

    “……你不要过来。”孙寻桥四手防御严阵以待。

    梁德两眼发光,步步紧逼,跃跃欲试的样子像极了袁胜天:

    “师兄,男子汉大丈夫,勇敢一点,顶多就是长一屁股手咯,有什么大不了的,来嘛。”

    “你不要过来呀!”

    孙寻桥凄厉的声音响彻地下炼成所,惊醒了二楼休息室里和连夜一起困觉的木艺规。

    “孙狗你嚎上瘾了是吧,有完没完!”

    木艺规提着连夜冲出休息室,见到孙寻桥和梁德的样子又火速冲了回去。

    “对不起,打扰了,我什么也没看见,你们继续。”

    “规哥,你误会了,多出来的手是孙狗自己的!”

    一阵鸡飞狗跳之后,梁德和孙寻桥跳到破门而入,好不容易才和木艺规解释清楚,两个人心平气和地坐了下来孙寻桥倒是也想坐,可惜屁股不允许。

    这时梁德才注意到,被木艺规随手放在门后墙角的连夜正在翻白眼,他那把从不离身的双手重剑不见踪影,嘴里露出来一根又粗又大的剑柄,胸腹间隐约能看出重剑剑身的凸起轮廓,一些根须似的皮下线缆缠在上面,发出点点微光。

    “规哥,你这是……他……”

    梁德指了指连夜,又指了指自己的嘴巴。

    木艺规云淡风轻道:

    “三天速成版人剑合一,我师父研发的。

    “放心,塞进去的时候做了全麻,和无痛胃镜差不多,一点也不疼。”

    孙寻桥道:“三天速成?有必要这么急吗,老头子和袁指导又不是要马上分出胜负,循序渐进练个几百年也没什么吧。”

    梁德若有所思,道:“袁指导是想一枝独秀,让连夜一个人压着其他三个人打,到时候风烈烈他们自然会觉得老头子教的东西不如袁指导。”

    木艺规点头道:“差不多吧,我师父铆着劲儿呢,说是晚上就把七天速成版通明剑心发过来,和人剑合一组一套必杀技能。”

    孙寻桥用手背拍了下梁德,道:

    “你和老头子在游戏里给风烈烈他们三个教了些什么武功,能打得过袁指导的创新武学吗?”

    “没教武功,只教了一些人生经验。”

    “没教武功?!”

    梁德理直气壮道:

    “是啊,谁家孩子玩游戏学武功,只玩游戏不行吗,玩游戏就是图一乐,乐就完事了,谁规定的一定要寓教于乐?”

    孙寻桥:“师弟你说得也没错,输了就输了吧,反正是老头子自己下的注,和我俩没关系。”

    木艺规狐疑地看了这对师兄弟两眼,道:

    “你们两个是在跟我玩心理战?”

    梁德一脸真诚:“怎么会呢,规哥,以你的智慧,哪里有人骗得了你。”

    木艺规的目光在孙寻桥的屁股后面停了一会儿,灵光一闪。

    “呵呵,我明白了,你们俩这是示敌以弱,想让我掉以轻心,疏忽训练,假装不教武功,到了比试的时候突然搬出三台千手观音型的全域作战人体兵器,打我一个措手不及。

    “可以啊孙狗,为了赢连屁股都不要了,你的脸呢!”

    梁德义愤填膺,“规哥你不要血口喷人,我师兄什么时候要过脸了!”

    孙寻桥气得黄脸转红,“你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屁!师弟,我们走!”

    他转身就走,用多出来的两只手抓住梁德的衣服,一记神龙摆尾一起拖了出去。

    ……

    足球场杂货店,梁德和孙寻桥嗑了半天瓜子,终于等到了带着三个记名弟子回来的常断玄。

    常掌门威严满满,三个记名弟子恭敬有加,推门进来的时候走路都带风,吹起了满地的瓜子壳。

    “你们都坐吧。”

    常断玄看了眼用蝙蝠侠斗篷遮住全身的孙寻桥,笑了笑道:

    “寻桥你也别傻站着了,坐吧。”

    他话音刚落,孙寻桥便从双尾蝎形态变回原样,小心翼翼地摸着屁股坐了下来。

    常断玄掀起大褂后摆,施施然坐下,道:

    “看你们两个的样子,是有话要和我说?”

    梁德上前把袁胜天和木艺规那边的情况一说,常断玄听了不以为意,道:

    “老袁痴迷武学却不懂武德,人剑合一加上通明剑心又如何?我岂会怕他。”

    孙寻桥:“师傅,怕就怕连夜已经练了心魔精进法,一加一大于二……”

    “那又如何。”

    常断玄微微侧首,对身后的三个记名弟子道:

    “若是连夜已经入魔,你们有信心胜过他么?”

    风烈烈、简玄和吴苍脸上不约而同地露出一抹极为相似的笑容,齐声道:

    “有!”

    吴苍正了正头上的风蛟护额,道:

    “掌门放心,我们不但有信心,而且有法子。

    “要怎么对付惊才绝艳的心魔精进法传人,我们可见得太多、学得太多、用得太多了。”

    常断玄满意颔首,对梁德和孙寻桥道:

    “第一堂课上完了,下午起,你们负责教他们第二堂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