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想之拳 杜停杯

第一百一十六章.男人不坏

    “让规哥直接认输?师姐,袁指导那边估计说不通啊。”

    梁德快步跟上雷动岚道:

    “刚才老头子也说了,袁指导这次动了真格的,就是规哥自己愿意认输,他也不会同意吧。”

    “动真格是为了让木艺规赢,我已经来了,木艺规怎么赢?

    “不过你说得对,这件事是要和袁师伯说一声。”

    雷动岚停在楼梯入口门前,昂头向高处道:

    “袁师伯,我师傅打定了主意,绝对不会把真本事教给木艺规,现在不过是想拖着你们捞点好处。

    “该清楚的你们都清楚,师伯,你是觉得自己别具慧眼,想赌一赌常断玄这个人到底有没有良心吗?”

    “老匹夫!”

    高踞空中的雄浑灵觉一阵翻腾,袁胜天闷雷似的声音从中传出,震得整个地下炼成所都在嗡嗡作响。

    “你前半生无情无义,杀人如麻,你说你身不由己,我也敬你是个尊师重道的守信之人!”

    “可今时不同往日,现在有得选,让你做个好人!你为什么不选!”

    窗外闷雷滚滚,常断玄端坐茶室,风轻云淡。

    他用碗盖拨了拨杯中浮起的大叶奇兰,对送茶点过来的孙寻桥道:

    “陈年旧账也拿出来翻,他急了。”

    孙寻桥放下点心盒子,脱了鞋盘腿坐到常断玄旁边。

    “师傅,袁师伯急不急我不知道,反正我急了。”

    “怎么,寻桥你也想让为师做个好人?”

    常断玄斟了杯茶给他,孙寻桥接了却没有喝,黯淡的茶水映出他沉默的面容,那张黄脸的边缘,隐约有星火闪烁。

    义气……还有意气?难得你身上还有这样的光。

    常断玄心中赞许,嘴上却不留情:

    “一个两个三个,胳膊肘往外拐,也不知道我是造了什么业……

    “寻桥,做好人哪有那么容易,把你放在我这个位置,你愿意做这个好人么?”

    孙寻桥摇头道:“好人难做,我也做不来,做个坏人简单多了。”

    他恭恭敬敬地捧起点心盒子送到常断玄面前:

    “师傅,木艺规的事情我想过了。

    “或者我代师收徒,或者您代徒收徒,多一层关系,少沾点因果,您随便教他两招,让他多点念想。

    “是我引他入的门,将来他有什么差错,我亲手杀了他就是了。”

    常断玄抖了抖衣袖,笼起双手,没去看孙寻桥,只是低头盯着盒子里的点心。

    “呵,为了清理门户,为了些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亲手格杀自己的挚爱亲朋,说着简单……

    “寻桥,我前些日子把执法长老的位置传给了你师弟,你知不知道因为什么?

    “因为我怕动岚杀得太多,你杀得太少,思来想去,为师这一身清理门户的绝学,只有传给阿德合适。

    “管教几个记名弟子就让你缩手缩脚,他日木艺规行差踏错,你真的下得了手清理门户吗?”

    “师弟不会杀木艺规的,他不想和我反目成仇,也不想和袁师伯反目成仇,他的立场,其实和师傅你差不多。”

    孙寻桥望着桌面,目光一动不动,像两根凿入冻土的钢钎。

    “我不怕和我反目成仇,我可以做这个坏人。”

    “年纪轻轻,一门心思想着做坏人,你女朋友知道吗?”

    常断玄没问他怕不怕和袁胜天反目成仇,因为没必要,杀完木艺规,这个徒弟也不太可能还活着了。

    轻生重义,快意恩仇,倒是比我当初轻松多了。

    “我和秋秋说过了,她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孙寻桥说完便感觉手上一轻,却是常断玄从他捧着的点心盒子里拿了一块叶儿粑。

    “让木艺规准备好钱,马上交钱,马上拜师。”

    茶室窗外的滚滚闷雷凝滞了一瞬,而后一声炸响,将盘亘于空中的郁气尽数驱散。

    ……

    梁德捂着耳朵,把被雷声震碎的脑组织重建了一遍,正所谓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梁先生始终秉持一个艰苦朴素的精神,如果不是实在穿不下去,他是不会轻易更换重铸的。

    “老头子认输了。”

    雷动岚转身望向常断玄和孙寻桥所在的茶室,对梁德道:

    “他刚才传讯给我,说木艺规有个好朋友,我有个好师弟,他有个好徒儿,这件事他接下了。”

    梁德奇道:“师兄他是怎么做到的,让老头子心甘情愿负责,这比把渣男掰弯还难啊。”

    孙狗的沟通能力这么厉害的吗,下次买东西一定找他帮忙砍价!

    “老头子没说,我不感兴趣,你想知道就自己去问。”

    此事一了,雷动岚没有了去见木艺规的理由,她向梁德比了个跟上的手势,大踏步朝另一间训练室走去。

    “带我去见那几个记名弟子,把你知道的情况和我说一遍,我教你救,三天后上擂台。”

    梁德紧随其后,“还要比?老头子不是都认了吗。”

    雷动岚道:“一码归一码,木艺规他教了,他和袁指导的事还不算完,老头子这次气得厉害,他要和袁指导赌身家,赢了和我们七三分。”

    梁德感同身受地点点头,道:

    “哎,生气也正常,被老朋友逼着做选择,一点虚与委蛇的形式主义都不搞,讲话又难听,换我我也生气……”

    “是啊,阿德你说得对,这种我行我素的朋友,特别讨厌。”

    木艺规从二楼跃下,伸手勾住了梁德的肩膀。

    “陪我去见一见常师叔,我打算做一件对不起师长对不起朋友的混账事,先去找他老人家赔个罪。”

    梁德赶忙劝道:“规哥,本门首重武德,执法无情,你这个样子很容易被清理门户的。

    “我现在就负责这方面的工作,你有什么混账事情等我离任了再做行不行?”

    木艺规拍拍他的肩膀道:“别担心,这事和你没关系。”

    “怎么没关系,你学了我们东国古拳法的功夫,就要尊德守礼,我跟你说……”

    木艺规一笑:“我不学了。”

    梁德:“……你不学了?”

    “对,不学了,我已经拿到了青埂峰的offer,打完擂台我就去上班,以后我们就是同事了。”

    木艺规拿出手机点开邮箱,那封来自雷霆纯宗的录用通知上,职位一栏赫然写着“空海反杜义士抚恤基金管理委员会主任秘书”。

    “对了阿德,这件事,别告诉孙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