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想之拳 杜停杯

第二十四章.我是渣男(感谢tshen的盟主支持!)

    “天仔,阿天,我弟天,真宗是能给你多高的提成啊,现在还是工作时间吧,你心里唯一的太阳太老板呢?”

    梁德痛心疾首道:

    “我是得有多想不开,才会以邪宗职员的身份,在一颗彼岸蓝星代表当地人请普常务投资,这是我们空海打工人能背的锅吗,命再硬也经不起这么玩儿啊。

    “我不借钱!”

    “不借钱啊,那也有助人为乐的。”

    单伏天想了想又道:

    “苏仲颖苏董事怎么样,她和太老板关系不坏,又是雷霆崖娱乐事业群总裁,特别擅长帮人找乐子……”

    请苏仲颖?

    那只怕蓝星人类要活活乐死一半,还不如直接用三昧真火烧人呢……

    梁德打断他道:

    “不是,我天,你怎么总想着从青埂峰摇人,那些位邪神一下场,不可控性噌噌噌往上涨,谁也不知道会怎么样,万一留下什么严重后果咋整。

    “你知道我连血肉压缩计划的后遗症都不太能接受,怎么还跟我建议这些。”

    单伏天淡淡道:

    “我是知道你不喜欢,但我也说过我无所谓。

    “我本来以为,凭你我的能力要把这件事做得好看点并不难,作为朋友,我当然可以优先照顾你的情绪,但现在情况不同了,光靠我们自己,已经没办法把这件事做得漂漂亮亮了。

    “如果你想要一个更好的救世方案,想搏一个完美的结果,就只能去借助上层的力量。

    “空想之拳是背靠雷霆崖的高级邪神雇员,设祭召神本就是我们常用的手段,我只是抛开人情关系的影响重新规划,让这次工作回到正轨而已,奇怪的人是你,梁德。

    “你坚持的东西非常奇怪,说实话我不明白。

    “我们是和雷霆邪宗订立了契约的人,对我们来说,会有什么事情比完不成工作被太老板惩罚更可怕吗。

    “要说邪神的不可控性,对此界蓝星的凡人而言,你也是神,一样充满了不可控性。

    “他们控制不了你,是你在控制自己,假使你突然失控,一样有可能造成他们承受不起的严重后果。

    “难道你会因为考虑到这一点而放弃入界吗?”

    “当然不会了,我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很重要的事。”梁德答道。

    “呵呵,所以说……”

    “但我是渣男啊。”

    “啊?”

    单伏天刚想嘲讽梁德几句,就听到了他莫名其妙的发言。

    “我是渣男。”

    梁德坦坦荡荡地说道:

    “我们渣男就是这个样子的,自己渣可以,别人渣不行,更不要说请别人一起来渣了,我又没病,绝对不可能做那种事。”

    “你……”

    “嗨呀~”

    梁德的部分意识在单伏天心里扭来扭去道:

    “天仔你也不要批评我了,其实我知道,我做得不一定对,不对,是一定有地方不对,但我就是喜欢这么做。

    “你也说了,我们空想之拳是高级邪神雇员,反派角色来的,以后反正会有历史来审判我,想那么多干嘛,又不能立地成圣,先就这样吧。

    “再稍微透露一点内幕消息,你不用担心完不成工作受罚的事,这次任务最关键的步骤我已经搞定了,改善救世技术只是附加题,不做也能拿满分。

    “没事的天哥,你就安安心心给我打辅助吧。”

    “不做也能拿满分……那你为什么还要做?”单伏天颇为不解。

    “我们好学生就是这样的,你这个陆学部一年级学委怎么当的,懂不懂上进心的重要性啊?”梁德振振有词。

    单伏天略一思索,道:“那复眼派来的那个娘们儿是不是用不上了,我能不能杀了她。”

    “……你的想法是怎么突然跳到这儿的。”

    单伏天:“你的下一步是要提升引劫者的幸福感,群体传送然后进行血肉压缩的计划基本可以放弃。

    “幸不幸福是心里的事,和血肉、空间、晶簇都没关系,除了叛变的尾款,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区区一个破虏台虫奴,还是一个没有眼光质疑我能力的破虏台虫奴,和这种虫豸在一起,怎么能做好提升蓝星人幸福感的工作呢!”

    紧挨着下水道的虚实缝隙里,米象正围着盘膝而坐的单伏天晃来晃去,时不时地凑近他的脸庞发出嘿嘿嘿的痴汉笑,浑然不知那个眉心隐有血焰的清秀少年心里有些什么,又是在想些什么。

    单伏天心里的梁德琢磨了一会儿,道:

    “拿不到尾款倒没什么,反正是捎带手薅来的羊毛,少两根就少两根,只是……”

    单伏天知道他在想什么,马上道:

    “不用怕伤及无辜,你之前说过以后我就在做准备了。

    “锻打腐尸的时候我顺便把周围的空间也打了一顿,已经问清了她的神魂所在。

    “等会儿你就回来假装汇报工作进度,找机会将意识灵明合一,然后用界原展开定住她的驻世之躯,把她阻上一阻,只要一个刹那,我便能化身炼狱铁索将她本尊捆上莲台,包管她走不出这个虚实缝隙!”

    “既然你都计划得这么详细了……那这把我辅助你。”

    没过多久,梁德便用界内传送门回到了他们所在的虚实缝隙,单伏天也从地上站了起来。

    米象舔舔嘴唇凑了过去,道:

    “怎么样小单,出结果了吗?”

    梁德的意识灵明还没传走,暂时用不了界原展开,单伏天只好耐着性子回答她:

    “出结果了,引劫者就是程度不一的无望者,要救世,就得提升他们幸福感。”

    “哦”

    米象点点头,“这个简单,我来负责就行了,小单你辛苦了,过来给我揉揉肩就当休息放松吧。”

    “……你来负责?”

    什么鬼,架设一个群体传送阵你都嫌麻烦,提升40亿人的幸福感反而觉得简单?

    你是假复眼成员吧!

    梁德连忙走上前去,“米总,您这专业不对口吧,引劫者可足足有几十亿,这工作量……”

    米象不屑道:“几十亿算什么,我实习期去其它部门轮岗的时候,几百亿人口的星球也不是没管过,你不知道我们复眼最善于牧民吗。”

    你们那是用残酷手段奴役诸界土著好吗!

    “米总,不是把人管起来就行,得让他们觉得幸福,觉得有希望,你们复眼那一套可能……”

    “这你又外行了不是。”

    米象老神在在地摇摇头,道:

    “塑造正确的集体氛围是提高奴隶工作效率的关键之一,小梁你在这等会儿,我找找我用过的牧民官自律工具包。

    “咦,我放哪儿了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