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空想之拳 杜停杯

第二十七章.你先别走

    要不要来一套?

    这送上门的幸福怎么听着跟煎饼果子似的……

    老王没有马上回答梁德的问题,他两手向后抱住后脑勺,仰着脸看了会儿面前的人。

    “哥们儿,你幸福吗?”老王问道。

    “我有一些幸福的瞬间……”

    梁德下意识地抬手正了正领带结,道:

    “总的来说,我过得比较喜感。”

    老王笑了声,道:

    “‘喜感’和‘幸福’是近义词?”

    “不是,不算,算不上。”

    梁德摇头道:“王哥,我也不算很幸福,只是还过得去。”

    “那这个送幸福的产品你考虑给自己来一套吗?”

    老王道:

    “我记得刚见面的时候你说自己是异界勇者,拯救世界的那种……我动画片儿看得少,对你们这行也不是很了解,但既然你要拯救世界的话,是不是正能量一点儿比较好?”

    梁德:“呃,其实救世勇者只是我的兼职,我本职工作在艺术文化领域,平时工作内容主要和婚恋相关,职业名称听着比较摸不着头脑就没和你说,四个字,叫……”

    “婚礼司仪!”

    老王猛一拍手后指着他,“是不是!”

    “也行吧……”

    “这就对了。”

    老王满脸的恍然大悟:

    “怪不得你穿个西装还说自己过得比较喜感,原来是干这行的。

    “那咱俩有共同语言了,异界勇者的事情我不懂,婚礼司仪我能还不懂吗,我二表哥就是干这个的,老司仪了,我跟他学过几天,就是没什么天赋,不会玩尬的,干不了这行……”

    提到二表哥,他又想起很多以前的事情,絮絮叨叨了好一会儿才把话转回来:

    “哥们儿,我直说了,你也就是个兼职勇者的婚礼司仪,不是什么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幸福对你来说也很重要,谁愿意找个丧逼做司仪啊,对不对?你也想要幸福的嘛。

    銆愯瘽璇达紝鐩鍓嶆湕璇诲惉涔︽渶濂界敤鐨刟pp锛屽挭鍜闃呰伙紝 瀹夎呮渶鏂扮増銆傘

    “那现在有这么好的产品,你为什么不给自己来一套?”

    梁德看着老王,眼睛想要说话,嘴巴却沉默不语。

    他能说什么?

    说自己是神仙?说自己想要的东西要高得多?

    他是神仙吗?

    他所求的东西和王浦发不同吗?

    “可能是因为我见过幸福真正的样子,所以在觉得苦的时候,我更愿意去咀嚼那些属于我的瞬间,而不是灌一大碗工业糖精。”梁德答道。

    “你说得挺好的。”

    老王昂首挺胸,拍了拍崭新的胸口:

    “俺也一样。”

    “那我们回头见。”

    ……

    梁德把王浦发留在海纳幻藏里打电动,准备忙完手头的事情之后给这位决定不做人的老哥量身定做一套新方案。

    做邪尸也不一定就要破破烂烂神志不清的是不是,到时候他托尼梁亲自操刀,不整出一个艳压群尸的酷炫新造型绝不罢手。

    给蓝星末日搭把手的工作已经进入收尾阶段,该去跟米总聊聊了。

    推销失败的梁德乙消失不见,站在外面抽烟的梁德甲眼里多了几分亮光。

    “你突然看我干什么!”

    数十米外的米象不快道:

    “我不是说了让你别把武者灵觉跟大鼻涕似的甩来甩去吗,恶心死了,幸好有小单的灵觉帮我拦着……小单,谢谢你哈。”

    “米总,没必要吧。”

    梁德快步走近,道:

    “不可否认刚才我武者灵觉的强度是提升了一点,但我是为了深入监测地脉动态,并没有特意去看你。

    “你拉踩得这么明显,舔得这么僵硬,难道我们小单同志会吃这套吗?”

    米象叉腰道:“我们还在工作时间,你怎么这么多废话,看看人家小单,不该说的话一句没说,懂不懂沉默是金的含金量啊!”

    人单伏天是压根儿不想理你好吗……

    “那我简单汇报一下工作进度。”

    梁德看了眼单伏天,继续对米象道:

    “此界蓝星的引劫者都在米总你的掌控之中,相关情况就不用我多说了,一个字,稳。”

    “然后呢?”

    “然后我已经想办法打通了公司关节,上面不会再派出新的空想之拳了,末日取材任务彻底宣告失败,这次是你们复眼的胜利。”

    梁德展示了一下办公系统里刚编的上级通知:

    “米总,恭喜你,你赢了。”

    “意料之中,区区秃头崖,怎么可能是我的对手。”

    米象得意洋洋,眯起眼睛想了想,道:

    “既然这样,这里就交给你了,地脉上浮现象结束后,三尸虫傀儡会自动返回出发点,你替我收拾一下发到百川海集的公共收件区,这也是工作的一部分,邮费从你的报酬里出。”

    “地脉上浮也没多久了,米总你不在这儿等一等吗?你有急事?”

    米象道:“在这儿有什么意思,就一颗破蓝星,什么都没有,要等你一个人等吧,我要和小单一起去休带薪假!”

    旁边始终一言不发的单伏天这才抬起眼皮:

    “我从来没听说过我有这个计划。”

    米象勾住单伏天的手臂,笑着摇晃道:

    “大家都有没听说过的事情,你被策反做二五仔的事,你上司和你上司的上司肯定也没听说过,要我去告诉他们吗?”

    米象说着打开她那扇钢青色的穿界门,“还是说,要和我一起去休一个快快乐乐的带薪假呢。”

    她一副吃定了单伏天的样子,道:

    “做二五仔这种事在雷霆崖也许不算什么,但我猜,你肯定不想让别人手里多一个把柄,小单,你不会不给我面子吧?”

    梁德突然插话道:

    “不好意思米总,我和单伏天已经有安排了。”

    他伸手攀住面前复眼制式穿界门的边框,一丛丛黑琥珀色的光焰渐次燃起,连成数百条乌沉锁链,将那个钢青色的六边形缠得密不透风。

    前路已绝。

    “虽然有点唐突……其实我和他早就约好了要和你一起团建,米总,你不会不给我们面子吧?”

    危险的共鸣节奏宛如阴云中沉闷的雷声,转瞬间包围了以穿界门为中心的虚空,封死了所有的退路。

    米象对上他的眼睛,伸出舌头舔了舔唇角。

    “食物在说话。”

    第二十七章.你先别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