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八十六章 哥谭,全面陷落

    病毒在哥谭投放的第五日,托马斯·埃利奥特的家族墓地中,来自哥谭各界的名流人士都出席了这场关于哥谭四大家族之一,埃利奥特家族最后一位继承人的葬礼,坐在最前面的,则是布鲁斯·韦恩,另一个哥谭四大家族之一的唯一一位继承人(表面)。

    阴雨连绵的天气一直都是哥谭这座城市的主色调,无论你是开心也好,伤心也罢,哥谭上空一直都是这样的天气,长期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再加上周围的民生环境,足以将一个人逼疯,或者变得更阴暗。就像现在,作为自己好友葬礼的主事人,布鲁斯就这么站在一旁,看着这些认识的人带着一副假惺惺的面孔,在自己好友墓前默哀。

    同时,对于躺在棺材里的好友,也莫名升起了一阵悲哀。

    因为这一场属于自己好友的葬礼,除了自己这位从小一块长大的玩伴之外,并没有其他什么布鲁斯觉得陌生的人出席。这样说也许会很奇怪,但是他太了解这些出席自己好友葬礼的人了,他们就跟当初出席自己父母的那批人一样,一边在墓前说着,天呐,怎么会发生这种悲剧,一转身就会掏出手机,开始让自己的企业,管理团队对自己的家族企业进行收购。

    更有甚者,还打算将小时候的自己给除掉,让韦恩家族彻底成了哥谭市的一个传说。现在也一样,只不过不同的地方在于,自己长大了,能够做一些以前做不到的事,至少,他可以保证自己好友的医院不会成为这些人的敛财工具。

    只是他为自己好友感到悲哀,他有太多地方跟自己相像了,一样的失去父母,一样从小一个人长大。只是不同的地方在于,自己当初将父母的死归咎于自己,陷入了自我放逐,迷茫的困境,而托马斯·埃利奥特,则是保持着一个阳光的心,立志成为世界第一的医生,他也做到了,也当了一个善良的医生,如自己父亲一样,每个月都会给贫民窟的人义诊。

    这样一个善良的人死于非命,可到头来,出席他葬礼的只有自己这么一个朋友,那些被他救过的人呢,一个都没有见到,整个葬礼上,没有一个为之真正落泪的人。

    【难道哥谭就真的无法被拯救吗?】

    看着墓碑前的铭文,布鲁斯不由在心中这样想着,一个有着与自己差不多经历,并且比自己优秀,成为一个好人的托马斯·埃利奥特死去都没有被人在意,这样的一座城市,到底要怎么做才能拯救她,布鲁斯开始在心中自我怀疑起来,自己这些年做的努力,到底显现在哪。

    带着这样的疑问,结束了这一场对自己好友的葬礼,同时,也让布鲁斯再一次有了将自己封闭起来的想法。这一次失去的是自己好友,下一次呢,家人,还是其他更重要的人呢。

    “韦恩老爷,这种感觉真奇怪,明明死去的是托马斯·埃利奥特医生,可我却感觉自己在埋葬你一样。”

    在其身边,老管家阿尔弗雷德看着悲伤的布鲁斯,也在那说道。

    “为什么这么说,阿尔弗雷德。”

    当布鲁斯听到阿尔弗雷德说出的这番话时,原本准备离去的他顿住了脚步,转过头,看着这位将自己养大的老人。不知为何,他总感觉抓住了一些东西,但是又不知道是什么。

    “我说,托马斯·埃利奥特先生很像你,你们遭受过了同样的打击,失去了父母,然后长大,做自己想做的事。只是不同的地方在于,你的身边还有我,迪克他们,跟那些善良的人,而托马斯·埃利奥特先生身边,好像就只有你了。我说错什么了吗,先生?”

    阿尔弗雷德没有理解明白布鲁斯询问自己的意思,只是在那说着自己的见解,但是他却注意到布鲁斯脸色变化的异常。

    “不,通知韦恩集团的律师团队,尽快跟埃利奥特医院完成交接,至少我们必须在医院这个基金会里边成为大股东,我要去医院一趟,你回去,照顾好杰森还有提姆。”

    老管家的一番话,让布鲁斯交代了几句后就匆匆离开。虽说托马斯在自己面前被杀是一个无法改变的事实,但因为那晚一切都发生太突然的缘故,让布鲁斯差点失去了理智,那道将柯文救走的神秘蓝色闪电,还有刚才老管家的一番话,却让布鲁斯有着另一个骇人的猜测,但这个猜测,他只能憋在心里,自己去查证。

    告别了阿尔弗雷德,布鲁斯也开着自己那辆跑车,飞驰一样离开了埃利奥特家族的庄园。而他不知道的是,这场属于托马斯·埃利奥特的葬礼,关注的,不止他一个人。

    埃利奥特庄园远处,借助自己的超级视力,柯文站在树的阴影中,眺望着这场葬礼,那里埋着一个无辜的人。而利用神速力的分子振动,将自己面部肌肉做了一下变化的沃利,则是站在一旁,跟个狐狸一样在那警觉着,同时,对于柯文这种冲动的做法表示无奈。

    “我说,你也太善良了吧,这件事从头到尾你都没有锅,结果你跑来这种地方看人家葬礼,生怕蝙蝠侠注意不到你吗。拜托,这里可是哥谭诶,蝙蝠侠的地盘,有什么风吹草动他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的,闪电侠都不敢在哥谭撒欢乱跑。”

    “我只是求个心安罢了,至于蝙蝠侠,嗯,他现在似乎没那么多空找我,这些在哥谭这座城市里乱飘的病毒,才是他需要解决的问题。而且,他好像找到了些什么关键的东西了。”

    对于沃利的吐槽,柯文也是带着几分无奈的笑容在那说着,在确认埃利奥特的葬礼结束后,柯文这才转身离开。

    “等等,这就走了?那我们接下来干嘛。”

    看到柯文转身,沃利也带着几分好奇跟上去,虽然自己依旧没有记起柯文到底是谁,但不妨碍沃利这个天生就与所有人自来熟的性格还有热情的家伙与柯文熟络起来。闪电家族的极速者,都是小天使一样的存在。

    “什么都不需要做,只需要等就可以了,无论是异类疾风,还是小丑,亦或者缄默,他们布置了那么久的局,也差不多该收网了。我现在算是被踢出来了,那么他们要对付蝙蝠侠,也只会在这个时间段发威,等着吧,我很想看看他们会玩些什么花样。”

    对于沃利的询问,柯文也算是把自己能讲的都讲出来了。因为沃利本身是极速者,曼哈顿博士哪怕再怎么修改现实世界,对于极速者来说,他们都能第一时间察觉到不对劲,也能第一时间找到不对劲的地方,所以自己跟沃利的主动接触并不算违规,更何况,也是沃利先点出来自己在正确的时间线跟沃利是认识的。

    有了这个作为基础,之前因为自己的偏执,而踩入异类单体疾风布下的陷阱,害死托马斯·埃利奥特的抑郁,也就释放了些许。堵塞的心结一打开,柯文站在旁观者的角度,也看清了很多东西。

    “哇,你还真是心大啊,你能猜到他们准备在哥谭搞什么鬼?”

    “大概了解了,能够用的,无非就是那几种,最关键的是他们怎么对付蝙蝠侠。再说了,我也不是什么都没做啊,如果他们真想玩那套,那我这边准备的东西,可有他们受的了。”

    看着像是突然变了一个人的柯文,沃利不由后退了几步,隔了好一会儿才说道:“你知道你这是典型的蝙蝠侠行为吗,我很好奇在正确的时间线里,你是跟谁学的这些东西啊。”

    “这个嘛,就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了,等一切都恢复了,你肯定就一点都不惊讶,不过现在,赶紧跟上。”

    “诶。”

    被柯文这么一吩咐,沃利也应了一声,就跟个小厮一样跟在柯文身后。而同样的对话,也发生在埃利奥特私人庄园这边,庄园的地下密室内,本该死去的托马斯·埃利奥特就这么坐在那里,天启星的新神迪萨德也坐在那,还有小丑,就这么蹲在椅子上玩着小刀割手的游戏,浑身散发着一种让迪萨德这位新神感觉到不舒服的气息。

    至于埃利奥特身边,则是站着缄默,如同护卫一样,站在那里沉默不语。

    “自导自演一场自己的葬礼,你还真是有够闲的啊,埃利奥特医生。”看完葬礼,迪萨德也打破尴尬,在那对埃利奥特说道。

    “我不死的话,这场游戏就进行不下去了,再说了,你没法让一个死人再死一次不是。我死了,很多东西就断了线索,不过现在,他应该会找到我留下的一些东西了,要是这样他都找不到线索的话,那击溃蝙蝠侠的身心,就未免太没成就感了,可别让我失望啊,布鲁斯~”

    摇晃着杯中的红酒,埃利奥特看着画面中从自己庄园离开的布鲁斯,也在那说道。这一场由他精心策划的布局,也从自己‘死后’的第三天开始,进入了高潮。

    哥谭市区,布鲁斯·韦恩的座驾跑车就这么停在了路边,不得存进,因为此时在自己前方的路口,正在进行一场游行示威。密集的人群,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咳嗽声,举着【要真相,要活着】的招牌不断冲击着哥谭防暴警察构建的防线,就在市政府大楼前。

    成群结队的市民一手举着招牌,一手拿着棍棒,亦或者是臭气弹,在那示威。汹涌的人群直接将交通变得堵塞,在这样的道路环境下,别说他开着跑车了,就是两条腿走路,穿过人山人海也是一个不小的难题。这是未知病毒在哥谭肆虐的第六天,如同之前托马斯·埃利奥特给这款病毒所设定的潜伏周期为一周一样。

    在这第六天,基本上哥谭内所有的市民都感染了这种病毒,而只有少数一部分即使感染了,也没有出现什么明显的症状,如同无事人一样。而这一部分人,却偏偏都是在哥谭这座城市,属于上流阶层的人,大多数爆发出咳嗽,虚弱,高烧不断的,则是那些贫民窟的,为生活奔波,处在温饱解决,但也仅仅只是解决阶段的人群。

    如果只有这么一部分人也就算了,但这种过于明显的两极分化,也让哥谭这座城市如同滚沸的热水一样,一下子就爆发了出来。你们高高在上,站在了我们一直努力想要达到的终点上,这是命,我认,但凭什么,凭什么就连病毒也对你们这些人偏爱,合着我们在那受苦受难,每晚辗转反侧,无法入眠的时候。

    你们则是在觥筹交错,宾客尽欢,抱着不知是哪个名模还是歌星入睡。这种愤恨,随着时间的积累,只需要一点点小小的火星,就可以将其引爆,变成点燃整座城市的火焰,更别说,在这种游行示威的情况下,本来作为这座城市的明面代表,市长到现在连个面都不露,只是派出了一个脑满肠肥的家伙在那不断打圆场。

    看着发生在自己面前的游行,布鲁斯不露声色的倒车,在寻找另一条赶往埃利奥特私人医院的同时,也拨通了韦恩集团CEO,卢修斯·福克斯的电话。

    “早上好,韦恩先生,”车载电话内,卢修斯那忧心的声音传来。

    “卢修斯,情况如何了。”

    “嗯,除了那些不上班堵在路上,要么砸车,要么抢店,要么跟警察进行友好交流的良好市民外,一切都挺好的。不过韦恩先生,这一切看起来都乱套了,不是吗。”

    “是的,这恐怕只是开始。还记得我之前交给你的那个矿泉水瓶吗,我想你没丢吧。”

    “嗯哼,总觉的你可能要用上,所以我放了起来。”

    “我现在给你发一份血样,你给我比对下这份血样与矿泉水瓶上残留的DNA有什么不同。”

    “额,韦恩先生,我虽然很喜欢开发些小玩具,也不介意你拿这些小玩具去做一些你想做的事,但也我没法保证一定能找出来不同啊,时间太长了。”

    “我知道,所以你有三天的时间,另外,还记得那台云雾喷洒装置吗。”

    “你是说那台被稻草人带走,配合刺客联盟差点造成哥谭全城恐惧毒气覆盖,间接制造出奈何岛,给阿卡姆提供大量病友的那台东西吗?我记得好像是被你拆了吧。”

    说道一半,电话另一头的卢修斯也陷入了沉默,因为当他这个记得说出来的时候,他就知道事情的不对劲了。

    “你把它又修好了,对吧。”

    “嗯,放在了某个只有我知道的地方,我现在把它位置发给你,这一次,也许我们要靠它来拯救哥谭了。另外,记得我刚才说的话。”

    这边刚结束通话,正在那冲撞市政府大厅的游行人群,也有人注意到了正在默默倒车的布鲁斯。没办法,这么酷炫的一辆跑车停在路上,怎么样都会吸引到人们的注意力,尤其是当他们看到车中的人,是那位永远占据在各个版报封面的花花公子兼亿万富翁的布鲁斯·韦恩后,就更不一样了。

    “快看,那是布鲁斯·韦恩!”

    “草!布鲁斯·韦恩!打!”

    “草!万恶的资本主义!打!”

    一群被愤怒,无助,恐惧冲昏头脑的市民,甚至都不需要有人挑唆,当看到这位曾经自己憧憬的上流人士出现在自己近前。原本埋藏在心里不敢付诸行动的想法也在这一刻爆发了出来,放弃了冲击市政府大楼,就朝着布鲁斯所在的位置冲了过去。

    “shit!”

    对于此时的莫名躺枪,布鲁斯也不由爆了一句粗口,也急忙展现出自己那作为花花公子才有的技能,在这条拥挤的马路上进行倒车,来躲避这些市民的追击。此时这些因为感染了未知病毒而惶惶不可终日的市民早已没有了对所谓上流阶层的敬畏,只剩下一抹疯狂。

    人群在街道上狂奔,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眼前这辆橘红色的兰博基尼。这辆从头到尾都散发着令人羡慕气息的跑车,也成了此时他们用来泄愤的目标。而在倒车躲避的过程中,布鲁斯也看到了充斥在哥谭的各种乱象,原本只在晚上才活跃的犯罪开始在白天的哥谭里出现。

    到处都是追捕的警察和逃跑的犯人,也有那些已经厮打在一块的人,街边的乞丐也高举着瓦楞纸板,上面写着:末日来了!

    这一幕幕,都冲击着布鲁斯的眼球,也让他回想起之前柯文作为阿卡姆骑士在救援迪克时,从贝恩嘴里拷问来的情报。

    【你们要摧毁蝙蝠侠的身心?摧毁哥谭?来自过去的试炼?】

    这几句话也在布鲁斯脑海中不断回响着,他貌似抓到了所谓过去的试炼是什么意思了。想到这,布鲁斯也到了自己要的撤离位置,避开了街道摄像头,给自己这辆跑车设定了自动驾驶后,就在一个漂移的视角盲区跳下了车,在地上一阵翻滚,就将自己身上这件造价不菲的西装变成了乞丐装,等到自己起身时,则变成了一个蓬头垢面的流浪汉。

    追击自己跑车的人群直接无视了他,朝着那辆设定了自动驾驶的跑车追去。躲过了这些民风淳朴的市民追击后,布鲁斯这才用上自己的11路车,前往托马斯·埃利奥特的私人医院。

    同样,从埃利奥特私人庄园看完葬礼离开的柯文还有沃利,两人也走在哥谭的街头。此时的哥谭街头,仿佛又回到了那个蝙蝠侠还没有出现的年代,警匪合流,每个人看向别人的眼神都充满着危险,警觉,时不时就有一场抢劫在自己面前发生,而他们也可以将其当作视而不见。

    “这,还是哥谭吗?”看着这样的一幕,沃利人都傻了,他也听说过哥谭之前的名声,但真正体会到还是第一次,之前几次来哥谭也没感觉,这情况恶劣程度,自己女朋友在的星城完全没得比啊,就是个弟弟。

    “所以说,蝙蝠侠对于哥谭这座城市有多重要了吧。这还只是开始,你现在看到只是哥谭的白天,”说着,柯文一脚将一个准备对一位女士下手的家伙踹飞,还没等沃利过去将这位女士扶起来,就被柯文拎着衣领越了过去,而这时沃利才发现,这位弱女子的皮包里也藏着一把手枪,正看着沃利还有背对着自己的柯文。

    “这···我···她···”

    看着这一幕,沃利一时间都傻了,完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习惯就好,你当民风淳朴哥谭市这句话白说的啊,想想当初的天启星入侵战争,那些天启星类魔不也一样被热情好客的哥谭市民招待了,最后盛情难却,留在了哥谭添砖加瓦。”

    “那你现在要带我去哪,去见我的王牌啊,到时候还需要你帮忙在一旁照看呢。”

    说着神秘兮兮的话语,柯文也带着沃利来到了一处公寓楼前,径直的走了进去。

    时间就这样从白天进入到了夜晚,正如柯文所说,此时的哥谭只是恢复了当初蝙蝠侠还没在哥谭出道时的老面孔而已。夜晚的哥谭更加疯狂,此起彼伏的枪声,汽车在公路上疾驰的引擎声,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声声入耳,而民风淳朴的哥谭市民,就是在这样的声音下安然入睡,时不时还会转个身,避开窗口亮起的光亮。

    而在托马斯·埃利奥特的私人医院,经过几番波折进来的布鲁斯·韦恩也在自己好友的办公室内翻找着一些东西。在白天交通几乎大罢工,到处游行示威的情况下,能够不被发现潜入进来已经是不错了,布鲁斯也懒得去顾及形象问题,而通过对自己这位好友办公室的搜索,布鲁斯也发现了一些自己之前忽视的线索。

    “这就是所谓过去的试炼吗,缄默。”

    将手中的病例记录摊在桌上,看着病历表上的名字,布鲁斯也有些脱离现实的魔幻感。因为这张病历表上只有一个名字:爱德华·尼格玛,病因:脑瘤,而这个人也有着另一个名字,他叫谜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