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九十九章 极英盟(9000)

    中国,魔都华夏自强部,作为境内唯一一个公开的超级英雄据点,此时的华夏自强部也进入的高级戒备的状态。而江水两岸的景区,步行街也是十步一岗,五步一哨,一些商家也配合政府进行三天的停业休息。无他,因为这次华夏自强部来了一位客人,一位他们必须以最高规格接待的客人,超人。

    准确来说,应该是即将成为下任总统的克拉克·肯特。抛开如今克拉克·肯特的政治背景这点,在他作为超人期间,拯救过多次世界,数次解决了地球危机的功绩,华夏自强部都得这样做,不然的话就是落人口实。

    而此时在华夏自强部的秘密会议室里,由天眼会一把手阿曼达·沃勒在旁,克拉克也在会见华夏自强部的话事人,一手创建华夏自强部的陈博士,中国超人孔克难的母亲。

    “没想到这回来的不凑巧,他竟然去了我们那边,早知道就先跟你打个招呼了。”

    “我记得你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克拉克先生,以你身边这位阿曼达特工的情报能力,他们入境你应该会第一时间收到消息,所以,我们能不能直接进入正题。”

    “抱歉,跟政客打交道太多次了,一时没反应过来。那么,说说正题吧,关于近十个月内,发生在贵国,我国,甚至全世界的人类异常化事件。”

    ······

    这场交谈持续了两个小时,结束完谈话后,克拉克也带着一脸疲态从会议室内走了出来。而跟在克拉克身后的阿曼达,表情也没有多好看,很显然,在这场长达两个小时的对话里,她听到的内容已经超出了她的想象。

    “现在立刻通知史蒂夫,让他派出自杀小队跟进,记住我之前跟你说过的,承诺可以给到位。”

    “你不出手吗,现在这个情况已经开始变得越来越严重了,很快,这会变成一个席卷全世界,全人类的大事。到那个时候,即使能够遏制,我们得到的也是一个千疮百孔的世界。”

    “还没到我出手的时候,还没到正义联盟出手的时候。我们是保护伞,是作为最后一道防线,而不是全知全能的指引者,不然的话我干嘛要竞选总统,无非就是想试着走一条不一样的路。至于现在,交给年轻人去解决吧,要是这个世界,这个宇宙一直以我们为中心转动,未免太没有意思,也太无趣了点。”

    双手插兜,望着外面的江景,克拉克此时也颇有一番哲人的态度。只是这种态度,让阿曼达适应不来,尤其是后面说的话,记忆重生风波对于阿曼达这个并非大事件中心,只是作为常驻配角的存在影响不大。那个来自旧52宇宙的记忆,对阿曼达来说,就是一个做过就忘的差不多内容的梦。

    “记得去做,另外,我下一个行程是什么?”

    “晚上在国宾馆会见这个国家的最高领导人,商谈未来十年的合作事宜。”

    “未来十年?总统最多连任两届,你还真看得起我啊。”

    “也有连任三届的,虽然是因为特殊原因,但如果是你,我想三任也是正常的。”

    “行吧,那就让我先去逛逛步行街那边,看下有什么可以带回去给我老婆儿子的。”

    整理下衣袖,克拉克这才缓步离去。而在华夏自强部内,陈博士也望着克拉克远去的背影,眉头皱起。

    “傻儿子,这回老妈也不知道该怎么教你了,你们搞不定,一切又得回到原点了,看你了,也许这就是你能够获得超人力量的原因吧。”

    揉了揉太阳穴,这位从无到有组建华夏自强部的女强人也叹息一声,不再去思考关于这一切,将工作重心转移。

    纳新诺市,在宿敌对柯文等人所保护的目标之一,乔治进行怪人化后,已经过去了半个月。半个月的时间,城市内没有再发生一起跟怪人有关的案件,之前被保护的目标也没有出现什么情绪异常,一切就好像回到了从前,什么都没有发生,半个月前发生的怪人袭击事件,也逐渐从人们脑海中淡忘。

    毕竟这个世界超能力者层出不穷,以超能力作恶的组织,犯人这么多,无非就是一起司空见惯的超能犯罪事件罢了。只有柯文他们,一次又一次的筛查,寻找,试图找到宿敌留下的踪迹,只是一无所获。随着时间的流逝,一切似乎都定格了下来,宿敌找不到,关于怪人化这个问题也得不到解决。

    面对这停滞下来的追查行动,无论是孔克难三人组也好,卡拉莱娜也罢,都带着一种紧张感,生怕再一次发生之前的怪人化事件。反而是柯文,该吃吃,该喝喝,该睡睡,还一直让其他人放松下神经,这不,现在又带着自己的后辈,两个人在事务所里自弹自唱着《挪威的森林》,就感觉跟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

    ‘让我将你心儿摘下’

    ‘试着将它慢慢融化’

    ‘看我在你心中是否仍完美无瑕~’

    不得不说,老歌的经典之处就在于此,无论你听了多少遍,无论在什么样的环境下听,它都能够让你感到放松,愉快,无论此时的心境如何。而对于过来找柯文开会的孔克难三人组,卡拉和莱娜,就难受了,事情都这么严重了,你还有心思在这弹吉他唱歌?赶明儿是不是准备跳舞了?

    就在柯文带着李杰在那自弹自唱的时候,一旁耐性不足的孔克难上前,直接将插口给拔了,连着音箱的电吉他一下就哑火了。而孔克难则是看着柯文,一脸不爽。

    “不是,你现在什么个情况,之前被人摆了一道,你现在还有心思在这弹吉他唱歌?换做在我们那边,早就找上门直接把人给灭了,你这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

    “怎么了,脾气这么暴躁,都把自己比喻成太监了。你应该清楚这事急不来的,我倒是想找上门,问题是他也没给我家庭住址啊,我们现在需要的是更多的情报,如果他把目标从这里转移了,那么我们就只能等,等其他城市的超级英雄,或者爆出离奇事件,我们才能知道他准备干什么,被动也是没办法的事,坐下来,喝杯茶,听听歌,放松一下自己,缓解下神经啦。”

    对于孔克难的急躁,柯文也理解,好脾气的他也没有发火,而是在那老实的解释着。理是这么一个理,只是孔克难就是静不下来。

    “我就是不明白你这心咋这么大,还假面骑士呢,你俩收拾收拾去夜店唱歌算了。”

    “怎么了怎么了,干那么久假面骑士还不给我好好享受享受了?那个卡拉,把插头插上,接着弹,接着唱。”

    完全没搞明白柯文葫芦里卖什么药的几人只能在那看着卡拉老老实实将插头插上,又在那自弹自唱起来,气氛一时间也尬在了那里,因为他们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对,说柯文不对,可人家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就现在这个情况,没有什么有用的情报,大家都是两眼一摸黑,能干什么。

    可呆在这里什么事都不做,怎么看都不是他们应该做的。直到事务所的大门打开,在哥谭吃瘪了的迪克在打开大门时,挂在门框上的门铃响起,铃声响起的时候,也将众人的注意力吸引了过去,纷纷回头,看着迪克这个突然到来的不速之客。

    “啊,看来我来的不是时候。”

    “不,你来得正是时候,他们还在跟我讨论到底要继续这样多久呢,你就来了,这样也好,哥谭那边的事忙完了?”

    迪克的到来并没有让柯文感到意外,反而是其他人在听到柯文和迪克的对话时,眼神在柯文和迪克两人瞟来瞟去,有些没搞懂柯文的操作。

    “算是忙完也算是没忙完,过来找你,是有些问题想问问你,这些人,方便说吗?”

    指了指孔克难三人组,迪克也问道。

    “没事,都是自己人,问就是了。”

    点了点头,迪克也走到柯文面前,坐了下来。而柯文也将电吉他放到一边,等着迪克的下文。

    “那我问你,这个世界,我们现在所在的这个主宇宙中,是不是只有你是作为真正的假面骑士存在?”

    “你这问题问的有点奇怪啊,什么叫我作为真正的假面骑士存在,你自己不是也有一条,莱娜也有一个啊,还有他,我的老乡,也是假面骑士啊。”

    “别把我跟莱娜算进去,我们充其量只是使用者,使用你所提供的装备。没有了你提供的装备,我们一样能够解决敌人,罪犯。但是你和你的老乡不同,这是属于你们的力量来源,所以现在而言,就你们是作为真正的假面骑士存在于这个主宇宙,对吧?”

    柯文点头,对于迪克的说法没有否认。

    “那么我是不是可以这样认为,你和他的力量都是特别的,是无法被复制的,那么,会不会存在一种可能,第三个以你和他这种力量诞生的骑士,或者说,怪物?”

    话语一出,众人心里也咯噔一声,看向了迪克,刚经历过怪人事件的他们,现在对于这方面的信息都敏感至极,在听到迪克这样讲,也明白了迪克为什么来这里的原因。

    “你碰见了?”

    “嗯,如果你承认的话,那我算是碰见了吧。”

    叹了一口气,迪克也将自己在哥谭发生那档子破事说了出来,包括遇到蝙蝠怪人,还有为什么回哥谭的原因。只是对于蝙蝠侠的事他没有多说太多,反而是着重说起那场与蝙蝠怪人匆匆对决的感觉。

    “之所以会这么问你,是因为在我用你给我的腰带变身后,我就有种莫名的熟悉感,对于那个站在我面前的蝙蝠怪人。就有一种强烈的,想要击杀他的冲动。我不明白这种冲动从何而来,在我解除变身后,这种冲动就消失了,所以我才会回来,一方面是因为蝙蝠侠,一方面,也是想知道到底怎么回事。”

    蝙蝠怪人?!在迪克将过程交代清楚后,柯文也明白为什么之前自己会对哥谭的方向有种没来由的心悸了那个隐藏在幕后的宿敌,使用了自己熟悉的力量,也对,假面骑士的特点就是敌我同源,同样的力量,不一样的用途。加上之前自己猜测的,这个宿敌身上已经有了三种力量,一种是自己后辈骑士垃骑的,通过诱发人们内心的负面垃圾情绪,将其怪人化。

    另一个,就是能够用某种方式混淆存在之灵的感知,让他也能够进入到行星图书馆中,跨境指挥,遥控。再加上迪克所说的,能够与人的内心欲望共鸣,制造出所谓的欲望使,不过蝙蝠怪人?该说不愧是回应假面骑士这个概念诞生出来的宿敌吗,连骑士登场,开局必首杀,必祭天祭地的蜘蛛和蝙蝠怪人都整出了一个。

    “你好像并不惊讶我说的这些事?”看着柯文一副我就知道和感慨的表情,迪克也不解道。

    “你跑去哥谭那么久,注意力全放在你老父亲身上了,都没有注意外界,也没注意我这边发生了什么事吗?你让我很伤心,我们可是二人一体的搭档啊,铁子。”

    对于迪克的不解,柯文也gay里gay气的回答道。倒是让迪克不知道该怎么接口了。换做以前,大不了就是一块gay起来,只要我不觉得尴尬,那么就不会有尴尬。可现在,光是看屋里的两个女生,求生欲极强的他就不敢跟柯文玩以前的路子,再说了,自己就要结婚了,一个不好,这里的事被捅到自己未婚妻那里,婚礼变丧礼,那可真是太秀了。

    幸好,柯文的耍宝也就持续那么一会,见迪克不接自己的梗,柯文也没说什么,表情也变得一本正经起来。

    “行了,不开你玩笑了,准备一下,通知泰坦全员吧,该我们出动的时候了。”

    “出动?”

    当柯文说到通知少年泰坦全员的时候,除了孔克难三人组还有李杰这个后辈骑士外,包括迪克在内,都惊讶于柯文的这番话。在他们看来,这件事有必要严重到让少年泰坦全体出动的程度吗,虽然说从设立以来,除了作为初代的柯文他们五个有过集体行动外,基本上后面加入的泰坦成员都是散养的。

    除了大事件,但大事件这种事,谁都绕不开,也不存在集体行动这一说了,都是直接并肩子上,干翻了事。柯文突然来这么一出,反而让迪克感觉哪不对劲,这还是自己认识的那个家伙吗?

    “你去哥谭的原因我也明白,无非就是想让蝙蝠侠退休,但这件事呢,不是你这样做就可以的。首先你得清楚一点,无论哥谭怎么新生,这个世界都是一个超能力者与普通人并存的世界,你不能让普通人去解决不普通的事啊,当然我指的是一般大众,不是像你或者蝙蝠侠那种,你们这些开外挂的不能算。所以你要让蝙蝠侠明白的是,即使不用靠他这个联盟最强大脑,我们这一辈也能解决问题,这样他才能够放下心,退居二线,当个泉水指挥官什么的,慢慢来,你步子迈大了,咔,容易扯着蛋。”

    一通晓之以情,动之以理的话语下来,迪克倒也没说什么反对意见,毕竟泰坦这边虽说成员都是散养的,但彼此也都熟悉,也有合作过的经历,基本上小队也有,只是这话从柯文嘴里说出来,他就感觉哪不对劲,味道不对。

    “不是,你这话···”

    “我这话没什么不对吧,既然没什么不对的话就赶紧去通知,后面还有一大堆事等着我们忙呢,赶紧的。”还没等迪克话说完,柯文就推着他把他推出了事务所,之后才转过头看向孔克难三人组还有李杰。“所以,你们不介意在这边套个马甲干活吧?”

    左右看了一眼,也对着柯文点头,老实说,他们也没有搞明白柯文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前面还在那接着弹接着唱,怎么一下子就快进到战前总动员了。

    “谢谢。”

    道了一声谢后,柯文这才转过身,看着门外的景色,刚才淡然的表情也变得严肃起来。

    “怪人可以被假面骑士之外的力量所击杀,所以你才选择在哥谭搞事的吗,倒是挺会来事,不过,这回你狐狸尾巴露出来了,就该轮到我揪你的了。”

    不知名处,就在柯文准备召集泰坦全员以哥谭的蝙蝠怪人作为线索,来揪出这个隐藏在幕后的宿敌之时,有所感应的他也在黑暗中回应了柯文的话语。

    “怪人可以被假面骑士之外的力量击杀,理解错意思了啊,一号,哥谭那件事只是个番外,你的理解失误可是会让你犯大错的哦,我这边,可是快完成了。”

    身后,涌动的黑暗如同潮水般退去,而之前,因为自己儿子的问题,被迫为宿敌办事的丧钟也从黑暗中显露了出来。只是此时的丧钟不再复以往的模样,原本以黄黑相间警戒色的圣像盔甲此刻也变成皮肤一样,附着在丧钟身上,一股莫名的威势也从丧钟身上释放出来,怪人!此时的丧钟也因为宿敌的引导,变成了怪人!

    而且还是干部级的怪人,在外形上没有太多改变的丧钟,却有了超出原本许多的实力。他的儿子依旧在昏迷,可此时的丧钟也没有去管自己的儿子,走到宿敌面前,半跪下来。

    “第一个干部诞生了,去吧,去寻找那些与我们志同道合的人吧。”

    沉默的点头,怪人化的丧钟也慢慢没入黑暗,消失于此。

    薇拉·林恩·布雷克。这是一个女性的名字,也是一个新兴超级英雄,卓越者的真实名字。她是一个既没有加入正义联盟,也没有加入少年泰坦,活跃于数个城市中,只是做着自己想做的事,一个独来独往的超级英雄。既没有跟什么人合作过,也没有什么与普通人,救助过自己的人互动的想法,记录。

    她就是在做这样的事,此时的薇拉站在芝加哥的夜空,眺望着这座城市,望着LED上时不时播放的超级英雄救援的片段,薇拉也忍不住笑出了声。

    “装模作样。”

    这是她对于片段中,曾经作为超人的克拉克给出的评价,在她看来,曾经的超人就是在装模作样,既然都选择用假身份掩饰自己了,又为什么要自我曝光身份呢。既然失去了力量,那就老老实实当一个普通人,选择自我曝光,无非就是想要通过自己以往的成绩,再加上一些噱头,给自己创造更大的利益。

    现在看来,不就是如此,成为了最热门的总统竞选者,而且当上总统基本上是板上钉钉的事。这就让她觉得很搞笑。早知道要当总统,那还给自己做这么多伪装,套上那么多借口作甚,像她这样真实的活着不好吗。所以为了区分自己与这些装模作样的超级英雄不同。

    薇拉·林恩·布雷克作为超级英雄出道时,是不一样的,没有什么酷炫的服装,一件黑色皮夹克,干练的短发加上一副小墨镜,这就是她作为超级英雄的模样。至于她的力量,她的能力,更是丰富,隐身,如同变色龙一样与环境同化,幻想铸造,全像投影,武器精通,道具精通,爆炸的力量,既可以用来援助,也可以用来制造灾难。

    可以说,是一个极其强大的新生代,也是一个特立独行的新生代,看不上正义联盟,也看不上那些普通人。觉得就凭自己,也能够干出一番大事业。事实上也是如此,尽管她有这些毛病,但她强大的力量,还有她在对付超级罪犯上的表现,让那些受益于此的普通人给出了掌声。

    在普通人看来,你作为超级英雄不与我们谈话不要紧,独来独往也没关系,只要你能够在我们最需要你的时候帮助我们,那你就是好样的。

    所以她出名了,而人们也给她起了一个不错的称号:卓越者。对于这个称号,薇拉倒也没觉得名过其实,她本身就是卓越的,与这些普通人是不一样的,注定高高在上,当然,对于她这样高高在上,独来独往的作风,有人看惯,自然也有看不惯的,觉得她只是在用自己的力量肆意妄为,只不过还没有用在作恶这方面。

    可也差不多了,每次打击犯罪,薇拉与超级罪犯的战斗,所造成的损失甚至超过罪犯本身所带来的破坏,但她乐在其中。而那些因为战斗而遭受无妄之灾的人,他们抗议的声音,也淹没在大多数人的支持声中。只需要一个合适的时间点,对于她的抗议就会爆发,也许是明天,也许是现在。

    薇拉想不到这些,她这次来芝加哥是有任务的。她要追捕一个老对手,一个名叫原子骷髅的罪犯,顾名思义,这是一个具有放射性能力,例如辐射,同时外貌如同骷髅的超级罪犯。

    他从大都会开始流窜,几度被超人,康纳击败后,这次越狱后,就逃到了芝加哥,打算继续作恶。而薇拉,则是过来抓捕他的一员,原子骷髅犯下的罪行已经让很多人受到了无法挽回的伤害,这一次抓他,薇拉在收获名声的同时,也能7收到一笔不菲的赏金,前提是,她得带回原子骷髅身上的一个物件。

    可以是一根手指,也可以是一个耳朵或者一只眼睛,当然,得保证原子骷髅脸上还有眼睛和耳朵这种器官。至于他会不会抗议,呵,超级英雄与罪犯的战斗,打狠起来,缺胳膊少腿不是正常现象吗?

    对于这个被超人,被超级小子屡次打败的罪犯,薇拉并不觉得他能给自己带来什么样的伤害,只有自己伤害他的份,因为她是最卓越的。

    “这就忍不住了吗?真好,又是轻松的一夜啊。”

    在观察到自己的目标又在进行犯罪后,薇拉这才收回心神,望着脚下的大地,双手伸开,连助跑都不需要,就这样朝地面落下,一个简单至极的信仰之跃。

    夜风在她耳边呼啸而过,一对漆黑的翅膀在她背后从无到有的生成,载着她乘风上天,在空中无声无息的进入到原子骷髅,这个超级罪犯所实施犯罪行为的大楼。

    良久,灯光熄灭的大楼里有强烈的光释放出来,一波接着一波,伴随着强光的,是爆炸,接二连三的爆炸在这座大楼中释放出来。一栋数十米高的大楼,就这样在连环的爆炸中倒塌,瓦砾,石块,烟尘弥漫了大楼所在的街区,让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的民众四散逃离。

    所幸的是,这栋大楼晚上并没有什么人,值班的保安也在一楼,在发生爆炸的第一时间就从大楼内撤离。而周围作为CBD办公区,并没有什么行人往来,所造成的意外伤亡并没有太多。倒塌的大楼废墟处,烟尘弥漫着,逃过一劫的路人,在确认自己和家人,友人的安全后,也朝着大楼中心走去,试图做点什么,看下能不能找到幸存者。

    而在接到报警电话赶来的芝加哥警察也加入到其中,疏散群众,寻找生还者。而在弥漫烟尘的大楼废墟中,他们也看到了生还者,一团绿色的火焰在烟尘中燃烧,同时在旁边,还有着一个在地上打滚,挣扎,哀嚎的人影。

    “啊!我的眼睛!我的眼睛!”

    人们看到了,一个短发的女性捂着双眼在那哀嚎,鲜血从她眼球处流了下来。是薇拉·林恩·布雷克,那个将自己放在高高在上位置的新生代,人们认出来她的模样。

    “是卓越者?”

    “她为什么在这里?”

    “那个是原子骷髅,我记得他关押在大都会监狱,哦对,他逃狱了。”

    “可卓越者为什么会和原子骷髅在这里,难道这场意外是因为他们之间的战斗造成的?”

    双目失明的薇拉,在恐惧黑暗和疼痛的同时,也听到了这些行人的声音,可她此时根本没有心思去理会他们,她只想修复自己的眼睛。只可惜,她所拥有的幻想铸造能力并不能作用于自身,给自己重新铸造出一双眼睛,这场针对原子骷髅,让自己扬名立万的抓捕行动,她成功了,同时也失败了。

    原子骷髅被她打的失去意识,但她自己也失去了双眼,没有了光明,成了一个瞎子。而一个双目失明的人,又怎么能当一个超级英雄,一个高高在上的卓越者。更何况,这次事件闹得这么大,人们七嘴八舌,根据现场的情况,还有薇拉的惨状,大概率也拼出了事情的过程。

    无非就是一场自以为是的抓捕行动,在将原子骷髅制服的同时,战斗的破坏力摧毁了整座大楼,自己眼睛也瞎了,害人害己。

    当人们将事情的过程拼凑起来后,看向薇拉,这个最近声名鹊起的超级英雄眼神就变了。他们崇拜超级英雄不假,但他们所崇拜的超级英雄是完美的,他们很清楚自己的力量对于城市,街区,普通人的伤害有多大,很多时候,他们就尽量选择用最安全,最麻烦的方式来对付那些恶人,因为他们清楚一旦开启战斗,遭殃的只会是普通人。

    他们理解,也尊重这样的超级英雄。而之前的薇拉,对付的都是些小打小闹的家伙,虽然造成破坏,但也在可承受范围内。可这次不同,如此大的事故,巨额的经济损失都需要有人来赔偿,负责。而之前,一直都是我行我素,将自己放在高高在上这个位置上的薇拉,也在这一刻,在这里尝到了墙倒众人推的滋味。

    “原来是这样,她是导致这一切的元凶!”

    “逮捕她!警官!她不配作为超级英雄!她越界了!”

    “对!没错,因为她,我的朋友死了!”

    缓过神来的行人也将薇拉围住,从大难不死的恍惚到明白一切原因的愤怒,表情,眼神都带着凶光,怒视着此时从疼痛中缓过来的薇拉。而此时双目失明的薇拉慌了,她都忘记了自己即使失去了双眼,也能够轻松离开现场,她能够给自己铸造出一对翅膀,机甲。但她从来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场景,但众人愤怒的声音在自己四周响起时,她只是站在那里,想要解释。

    “不,不是这样的,我可是超级英雄,我在抓捕罪犯!”

    她无力的解释能起到的作用就是激起众怒,原本只是用话语怒骂她的民众暴走了。

    “杀人凶手!”

    不知是谁喊出了第一句,也不知是谁扔出了第一块石头,当这块石头在薇拉额头上砸出血时。这些愤怒的行人也意识到了,原来这个所谓的超级英雄也会害怕,也会受伤,然后,人群动了。他们冲到薇拉面前,拳打脚踢,当薇拉被打倒在地的时候,一切都无法停止了。

    人们肆意发泄着自己的怒火,自己因为一场自以为是的抓捕行动,而失去东西的愤怒,不甘,甚至还有兴奋,都倾泻在薇拉身上。本身力量,体质足够强悍的薇拉并没有在拳打脚踢中失去意识,可是那种疼痛感,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她那苍白的解释并不能平息这些人的怒火,他们用所能想到的恶毒话语咒骂着导致这一切的始作俑者,用尽所有力气将自己的拳头,脚,甚至是石头,砸在薇拉身上。即使有着强悍的体质,薇拉终究不是超人,遍体鳞伤,头破血流足以形容她现在凄惨的模样。

    “不该是这样的,我应该享受的是追捧,是赞美,他们难道不知道我是超级英雄吗!我也是无辜的受害者啊!他们就不怕死吗!伤害超级英雄,他们也是一群暴民,一群罪犯!不对,是我做错了,他们发怒是应该的,可是好痛啊,如果这一切能够重来该多好!”

    内心中,薇拉在疼痛中不断自说自话,她在说服自己。同时,她内心仅存的一点良知也在阻止着她做出无法挽回的行动。可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在自己内心中响起。

    “可以啊,一切都可以重来~只要你加入我们,我们就会告诉你一切重来的方法。”

    “谁!谁在说话!”

    在这个另类的声音从自己内心,自己脑海中响起的时候,原本在那被动挨打的薇拉站了起来。围在她身边,对她拳打脚踢的行人也被她暴力的推开。没有理会这些被自己推开的人,薇拉抬头。循着声音望向某处,她看到了,在高楼上有着一群人站在那里。

    居中的,是一个黄黑色相间,背负着大剑的怪人。而在他身边,有男有女,居高临下的望着她,表情中带着戏谑。

    “你们是谁!只要加入你们,一切就都可以重来吗?”

    像是抓住最后一根救命稻草,薇拉对着自己所看到的方向高声喊道。

    “是的,一切都可以重来,作为交换,你得加入我们,交换吗?”

    “交换!我交换!”

    没有过多思考,薇拉一口答应了下来。尽管这些在她视野中出现的家伙怪模怪样,但她别无选择,她不想自己努力了这么久的成绩付诸流水。也不想变成一个罪犯,终身被关在暗无天日的监牢中,与那些自己抓捕进去的罪犯为伍。她是卓越者,是高高在上的超级英雄,怎么可以成为这样的渣滓!

    “那么,卓越者,欢迎你加入极英盟~”

    高楼上,以怪人化丧钟为首,自称为极英盟的组织看向薇拉,最后一位极英盟的成员,到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