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一百二十二章 这也行?!

    正义大厅,内部会议室,完全封闭。作为正联开会,同时也是作为地球场面的大本营内部,被正联成员寄予厚望,能够接过自己担子的少年泰坦成员,一个,两个的躺在地上,两眼无光,四肢无力,面色苍白。没有一个是能够站着的,以会议室的出口开始,一路延伸到尽头,只有一个人背对着这些倒下的泰坦成员,看着面前完全看不清的视频。

    而在地上,一滩滩红色的液体流淌着,地上有,躺着的少年泰坦成员身上也有,配合这个冷色调的滤镜,外加这个一看就是大Boss的背影,活生生的XX屠杀DC宇宙系列的现场啊。

    镜中人,梦境人生最新一集。

    诞生于镜世界的丽莎·贝尔再一次将现实世界中的自己吞噬,完美融合。现在的她,又一次能够在现实世界和镜世界来回穿梭,不会再被现实世界所限制。同时,也拥有着现实世界另一个自己的记忆,可以让她完美的融入到原来的社交圈子中,而为了避免自己与现实的另一个自己说话习惯,生活习惯上的差异被人察觉到异样。

    在进入现实世界适应一个月后,她也选择了辞职,跑去另一个城市生活,打拼。开始全新生活的她,贪婪的享受着现实世界的一切,这里的一切都与现实世界不同,没有那些互相厮杀的镜世界生物,她不需要担心自己随时都会成为镜世界生物的食料。同样的,现实世界也比镜世界更复杂。

    镜世界简单,弱肉强食,你弱你就死,不会有第二个选项。但是在现实世界,一切都变得复杂多样且戏剧化了。弱肉强食依旧是没有变化,但更多时候,合理的运用社会规则,完成逆风翻牌的也是数不胜数,而且也变得荒诞不羁。

    强者,智者不一定有话语权,甚至碍于规则只能任由弱者,小人在那搅动风雨,用句经典话来形容自己在现实世界所经历的一切就是:这个世界太疯狂,耗子都给猫当伴娘。就连她自己,也在逐渐被这个现实世界同化。她无法按照镜世界的规则去做事,只能遵循着现实世界的社会规则。

    既不能杀人,也不能去做些违法犯罪的事情,亦或者做了也得小心翼翼,生怕留下的破绽让自己锒铛入狱。

    慢慢的,她也有了自己爱的人和爱她的人,那些所谓的家人时不时都会打电话关心自己,尽管从话语中她能听出这些家人已经察觉到自己不一样的地方,但他们依旧关心着自己,他们还是认为自己是他们的女儿。而喜欢自己的男生也没有因为自己那天然的上位者气息而退却。

    总是无微不至的关心自己,在自己生病的时候,累的时候。是啊,她会累,在镜世界不会生病,也不会疲惫,只有生和死两种方式的她,在吞噬了现实世界的自己,融入现实世界后,也多了一些从未有的弱点。这些弱点,还有关心自己的人让镜世界的丽莎·贝尔也有了一个问题。

    自己真的自由了吗?

    梦境人生的最新一集播放结束,而坚持看完的迪克也在这时蹭的一下站起来。

    “没错,就是这里,她改变了自己的认知,她开始怀疑自己诞生出来的意义了,起来!都起来!”

    蹭地一下站起,伴随着迪克的声音,在他身后躺成一团无力再战的泰坦成员也被惊醒,只是在惊醒的同时也发出了尖叫。

    “啊啊啊!!摘下来摘下来,不要把这个刻在我眼上,我要疯了啊!!”

    类似的声音此起彼伏,望着身后的同伴,迪克的激动劲也没了。之前为了保证剩下这批掉坑的泰坦成员能够老老实实看完这剩下几万个小时的梦境记录,他准备了一大堆同步播放的VR眼镜配合着头盔戴在了他们头上,顺带把VR眼镜跟头盔焊死,让他们无时无刻不在接收着梦境人生的播放入侵。

    好不容易捱过去,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地上跟死人一样睡着了,而刚才迪克一个激动,按了下按钮,戴在他们头上的头盔也释放出电流,让他们再一次接受这种鬼畜播放模式,已经有视频PTSD的众人自然顶不住,在那惨嚎起来,至于那些红色的液体,则是他们不顾自身形象倒下时打翻的番茄酱。

    一阵鸡飞狗跳的忙乱之后,泰坦全员也顶着一双修仙过度的眼镜,瘫成一团在那听着迪克分配任务。

    “阿尔法组负责这个代号为镜中人的目标,按照梦境的记录,她已经从潜意识里对自己敌视现实世界一切的本能产生了怀疑,接下来的目的很明确,将她放回城市中,让她与社会接触。你们要做的就是盯紧她,除了保护她的安全外,不要去做过多的事,不用刻意去引导她做什么,明白吗?”

    “明白···”下方,被分配到阿尔法组的泰坦成员也响起有气无力的回应。

    “贝塔组,你们负责这个名为乡秀树的目标,目前掌握的情报就是,他已经与代号为蓝的异虫合为一体了。对于他,你们可以去接触,但同样的,不需要引导,只需要做出你们最真实的一面,就跟我们平常与朋友相处那样,当然,不要暴露你们的身份。”

    “是~”

    “最后,以我为首的德尔塔组,则是负责盯梢这个代号为红的异虫和这个名为诸星团的年轻人,安排一个机会让他们碰面,清楚了吗?”

    “没问题!”

    下方一群泰坦成员,第一次对出外勤这件事没有任何排斥,表现出自己的活跃,虽然此时的精神状态根本看不出活跃这两个字。但对于他们来说,只要不用继续留在这里接受这种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就是去天启星拆达克赛德的家,他们也无所畏惧。

    齐齐欢呼了一声,分好组的众人也商量好时间,准备回去洗漱,放松,休整下自己后,就到约定的地方集合,然后开始任务。而负责总指挥的迪克这时也望向了几乎没有人样的工具人一号和二号,沃利和维克多。

    “沃利,维克多,你们留下。”

    这句话一响起,刚才还懒散的泰坦成员瞬间跟炸了毛的猫一样,消失在会议室中,只剩下无力反抗的沃利和维克多看着徐徐走来的迪克,两眼饱含热泪。

    “不要啊,不要啊,不要再继续了,我们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疲惫的身躯,哀求的语气,让人看了都不禁潸然泪下,思考着这样两个年轻小伙子是遭遇了怎样的压榨,才能说出这样的词语。而迪克也在沃利和维克多面前蹲下来,笑眯眯的看着他们两个,说道。

    “放心,这回不会再让你们当工具人,共享神速力和播放了,毕竟我也不是什么恶魔嘛~”

    呼,沃利和维克多不禁松了口气,刚才分组没分到他们,他们还以为自己还要继续工具人的命运,现在看来,估计迪克是让自己留守大本营啊。留守大本营啊,他们真的一滴都没有了。

    “我需要你们两个复盘这些梦境记录,当然,这回可以跳集复盘。”

    话语一出,迪克好像看到了沃利和维克多的灵魂离体而出,朝着天上有着圣光的地方飞去。然后迪克无情的铁手一挥,又将这两个凄惨的灵魂拉了回来,重新塞回沃利和维克多的身躯内,笑眯眯的问道。

    “怎么,你们是有什么要反馈的吗?”

    沃利和维克多彼此望了一眼,已经回魂的他们再齐齐转头看向迪克,彼此扶持着,找了个比较舒服的姿势坐下,生无可恋道。

    “那什么,要不迪克,算了吧,咱们不折腾了行吗?”

    “是啊,不折腾了,宇宙重启吧,累了。”

    无视了两人的反馈,在他们肩上拍了一下,这才笑眯眯的说道:“那就这样愉快的决定啦~”

    说罢,就潇洒的离开会议室,顺便将会议室的门反锁,让他们两个来得去不得~会议室内,相捱而坐的两人望着一片狼藉的会议室,看着屏幕上那个让他们备受煎熬的文件夹,相视了一下,也用最后的力量发出最无奈的怒吼。

    “可恶的假面骑士啊!!”

    柯文在啥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又背了一个锅。

    次日,东京,以迪克为首的德尔塔小组也分开行动,各自将目标人物代号为红的异虫,和诸星团锁定在视野内。

    先说代号为红的异虫这边,顶着沃利的面孔,在跟自己同伴分开后,异虫红也依旧在街头流浪着,他没有蓝那样的运气,刚好遇见了乡秀树,从他那里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也以一个全新的身份生活着。没有身份证,只能当一个流浪汉的他一路漂泊,人类外表下蕴藏着的超强体力让他无视疲惫。

    靠着干零工,只要一顿饱饭这样的报酬,一路漂泊到了东京街头,依旧为寻找自己存在的意义而努力活着。

    顶着沃利的面孔,除了身上的衣服破旧点,异虫红倒也没有受到太多委屈,本身就长的高大,又有一把子力气,外加上自身的遭遇,让他有了一股忧郁的气质,一看就是那种有着故事的男人。这么一路在东京街头上晃荡,倒也没把自己饿到,同样的,因为自身的问题,他也经历了很多异虫蓝没有经历过的事。

    夜宿街头的时候,冷眼看着占据街道的两个帮派火并,看着人类之间的互相残杀。逛到小巷子里的时候,也看到自己的同族正在吞噬另一个人类。他没有去救人,只是在那看着,什么都不做,等到自己同族吞噬完人类,变化成这个人类的模样后,异虫红才将自己的真身显现出来,互相交流的一下后,就各自离开了。

    他就像一个无主孤魂在街上飘荡着,漫无目的。而当迪克他们确认好面前这个顶着沃利的面孔就是自己等人要找的目标异虫红之后,藏在暗处的他们也通过近距离的观察,再一次对异虫这个种族的模仿能力感到害怕。

    “说真的,如果不是确认沃利现在跟维克多在正义大厅那边复盘资料,我真的会以为面前这个家伙就是沃利。无论是表情,还是说话,动作,完全没差,除了眼神。不过这家伙倒是让我们看到了沃利竟然还能扮忧郁系帅哥,还挺有杀伤力的,算上刚才那波,已经有42位女士对他敞开胸怀了吧。”

    迪克看着坐在椅子上发呆的异虫红,对于他顶着沃利的面孔这件事已经没有了什么抵触心理,相反,他还将异虫红顶着沃利的面孔与女士们接触的画面给拍下来。说不定啥时候就能派上用场,也许是等这次事件结束,沃利要找自己秋后算账的时候,他只需要把照片这么一亮,即使沃利口才再好,神速力运用的再精妙,也没时间来找自己麻烦了。

    “这个时候就不要想着以后怎么整沃利的事行吗,先想想怎么安排他跟另一个目标接触吧!”跟迪克一队的是莱娜和卡拉两人,对于迪克那腹黑的想法,卡拉和莱娜也是无语加无奈,也赶紧让迪克把话题扯回来。

    “不是,你们没搞定那个叫诸星团的?”

    “不是我们没搞定,是柯文给的情报出现了误差,情报中说他叫诸星团,可我们这边的调查显示,他的名字叫萨摩次郎,日本根本没有叫诸星团的家伙,都不知道柯文怎么会把他名字搞错。”莱娜在那吐槽道。

    而迪克看着平板上显示的资料,眉头一皱,也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问题的原因。

    “也许柯文并没有搞错,的确有一个叫诸星团的人,只不过不在我们这个宇宙而已···”

    “你说什么?”

    “没什么,除了名字有误差之外,其他方面呢?”

    “那倒没有什么问题,的确像资料上显示的那样,是个善良的家伙,就是没有工作,或者说他对于工作方面不太热情,只有吃不上饭的时候才会去找工作。由于这个家伙长得不赖,经验多,又热情有礼貌,大多数时候都能找到一份不错的工作,还真是没谁了。”

    耸了耸肩,对于目标人物萨摩次郎的履历,卡拉也不得不说一声服气。

    然而现在的问题就是,他们的确锁定了目标人物诸星团(萨摩次郎)和顶着沃利面孔的异虫红,但因为两人的社交圈,活动范围完全不挂钩,他们也没有一个很好的办法去引导两个人碰面,接触,从而摩擦出点什么火花。

    “啧,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啊,迪克,要不你主动过去,找他聊聊?”指了指坐在椅子上发呆的异虫红,莱娜也提议道,毕竟这里就迪克一个男同胞,同样也是脸好的那种,帅哥与帅哥之间应该会有共同语言才对。

    “可别闹了,没看资料,异虫能够复制接触到的人所有记忆,我过去一个不好,咱们这边全都得暴露。”

    “那你倒是给个办法出来啊,蝙蝠侠首席大弟子就这水平吗,就知道在这挑我们的问题。喂,你的最佳搭档在等着你去救呢!”

    “嘿,你这还讲不讲道理了!我···算了,我想!”

    望着卡拉投射过来的红目,迪克果断从心,开动着自己的小脑袋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这时,迪克才发现他们现在所在的位置在银座,消费水平最高的地方,形形色色的人在这里开始他们的夜生活,一掷千金对这些人来说根本不是事儿。而平板上那个名字有问题的萨摩次郎,也在不远处的一家酒吧里当侍应。

    就在迪克思考该怎么创造一个好机会让这两个目标人物接触的时候,一辆写着高天原汉字的宣传车从他面前路过,看着车上那几位穿搭潮流,发色艳丽的小哥,鬼使神差的,一个绝妙的好主意在迪克脑子里蹦了出来:不一定要我们引导,也可以让他们两个自己接触到对方啊!

    “嗯?你这是想到什么好主意了吗?”卡拉和莱娜看着突然发呆的迪克,也察觉到他的不对劲,挑了挑眉毛,也问道。

    “有倒是有,不过我得先问莱娜你一个问题。”

    “什么?”

    “你家在这边有产业吗,话语权怎么样。”

    “产业肯定有啊,至于话语权,嗯,勉勉强强说得上话,只要不是利益纠葛太深的事,这边的龙头都会给我们个面子,干嘛问这个?”

    对于莱娜的好奇,迪克只是神秘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来到东京第三天,异虫红用帮工的钱吃了一顿晚饭后,就回到自己睡觉的公园这边,拿了几张报纸,盖在脸上就准备闭目休息。只是在他把报纸盖在脸上不到一会儿,彩色的灯光就透过报纸照在他眼帘,让他觉得刺眼的同时,也掀开了报纸,想看清是谁在打扰自己睡觉。

    只是当他睁开眼睛,只看到一个身形跟自己不相上下,戴着眼镜,穿着西装,冷漠的表情配合锐利的眼,妥妥一禁欲系男神站在自己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自己。

    嗯?望着面前这个站在自己面前的男人,顶着沃利面孔的异虫红脑袋里冒出一个问号,同时也对这个男人做出了评价:这家伙长得还真不赖。

    站在异虫红面前这个禁欲系男神名为萨摩次郎,而在柯文给出的情报中,他的名字叫诸星团。之所以站在异虫红面前,是因为在昨天他又找到了一份新工作,作为牛郎店高天原的一员,为高天原寻找有着花道的男人。而顶着沃利面孔,一直在街上流浪的异虫红,则是他所找到的目标。

    “你是路上游走的魂,而我是嗅到你的人,你的内心充满迷茫啊,朋友。”

    暗处,默默观察这一切的莱娜和卡拉也睁大了双眼,看着主动与异虫红接触的萨摩次郎(诸星团),一脸得难以置信。只需要给这个家伙换份工作,连刻意制造机会都不用,两人就这样接触到了一起,而且还坐在椅子上攀谈了起来,揉了揉眼睛,看着旁边主导这一切的迪克,两女默默跟他拉开了点距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