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二十七章 复苏的达克赛德

    宇宙流放之地,生命行星U40。这是一颗诡异的行星,作为一颗生命行星,它具备了诞生生命的条件,但是这颗行星先天所处的地理环境,让诞生生命成了一种奢望。因为在U40这颗生命行星,笼罩着无数的时空乱流,无法用肉眼观测到的时空乱流就像大海中的暗流一样,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吞噬。

    这样也就衍生出了一个问题,生命的诞生,演化,包括文明,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需要一个适宜生存的环境。但U40这颗行星所面临的环境,时不时出现在地表上的时空乱流掠过,大地上就会消失一块,亦或者多出一块画风完全与这颗行星不一样的玩意,在这种情况下,诞生智慧生命也就成了一种奢望。

    可能人家刚从海里爬上岸呢,你一个时空乱流刮过,直接带着人家一整个种族去玩异界探险了。久而久之,U40也就成了宇宙流放之地,宇宙中一些文明的处罚方式就是如此,将文明中的政治犯,罪大恶极的犯人,甚至是一些游荡在宇宙中的巨大生物引到这里,借助U40的奇特环境将其放逐,至于放逐到哪,没有人知道。

    (以上皆是本作者瞎编的,DC官方宇宙中存不存在U40行星,我哪知道。)

    在U40行星的地表上探险,看着周围的植物,柯文也从Faiz的天启星母盒数据库里得到了这颗行星的相关信息。这也就说明了为啥明明有着得天独厚的生命诞生条件,却只有植物存在的原因,想来,也是这颗行星在趋利避害吧,这种情况下就算是诞生生命,也很难捱到进化到下一阶段这个过程。

    因为时空乱流的出现没有任何规律可言,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出现,如果本身生命层次不够强大,在碰到第一波时空乱流的时候,基本就可以跟自己现在所处的宇宙宣告再见了。明白了这一点,柯文此时也站在一处高坡上面,望着下方的平原,也是不由发出几分感慨。

    “没想到这颗U40行星还有这么多奇奇怪怪的设定,到头来,这颗行星也没有奥特曼吗,我还以为能看到乔尼亚斯呢。接下来,就剩下个M78星云和O50行星的战士之巅了,没理由啊,机甲赛文和机甲希卡利都出来了,宇宙意志你好歹也对得起我这个假面骑士起源的设定吧,三大特摄是一家,赶紧诞生出个M78星云的光之国出来嘛。”

    是的,当柯文查询自己所在这颗行星叫U40的时候,他就明白这颗行星也是一颗诞生奥特曼的行星了,至少在他所看的奥特曼作品中,正是诞生奥特曼几个行星中的一个。只是很遗憾,柯文也没有在这颗行星看到跟奥特曼相关的因素,明白了这颗行星的奇异后,没有诞生出奥特曼这点也就显而易见了。

    两次探索的无功而返,都让柯文有些丧,作为一个相信光和假面骑士存在的人。在获得了能够变身成假面骑士的力量后,自然也对于光的存在有那么几分向往,也更坚定光是存在的,但现在,两次探险之旅都告诉柯文,这个世界上是没有奥特曼的,这种打击让柯文这场宇宙探险之旅也没了几分激情。

    “唉,貌似数据库里也没有关于M78和O50的记录啊,探险之旅一下子就没激情了,而且距离幻影监狱所在的宇宙区域也就是两三天的路程了,烦,到头来,文明行星没看到,奥特曼也没见到,还不如呆在地球跟圆古合作呢,至少有钱圆古绝对能出精品,淦!”

    骂了一句,柯文也直接躺在草地上,望着天空中的太阳发呆。可他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躺在那里对太阳发呆的时候,之前在地球上与莱娜的相见,被莱娜偷偷放入到自己衣服上的定位器也正在释放着讯息,本能上的疏忽让柯文完全不知道危险已经来临。

    天启星,暂代自己父亲管理天启星的新神奥利安也坐在那里,看着谋士迪萨德将柯文的坐标标了出来,的确在那颗宇宙流放之地的U40行星中,在确认无误后,也没有第一时间下达命令。因为他只是暂代管理者,他的父亲,黑暗君主达克赛德才是天启星的老大,他不下达命令,自己没有权力做出对柯文相关的行动,奥利安所负责的,只是保证天启星的正常运作罢了。

    “我父亲现在在哪,”沉思了一会儿,奥利安也问道。

    “伟大的达克赛德正在取回自己的力量,且正在变得更强大,更伟大,我们不应该去打扰他。”

    “我不需要你去打扰他,迪萨德,你要做的只是告诉他假面骑士历骑已经离开地球,对于他,伟大的达克赛德是否已经有了完整的计划。我会让他留在U40这颗行星上,不会让他离开。”

    想了许久,奥利安也做出了决定,他支持自己父亲的所有决定,但他也清楚,如果他们这边不动手,那么在U40行星上呆着的柯文很快就会离开。时空乱流这种东西对大多数文明来讲是个可怕的玩意,但对于自己,对于柯文来说,只要注意点,基本都可以规避风险。

    “你打算擅自出动吗,奥利安,别忘了你只是暂代伟大的达克赛德管理天启星,并不是我所侍奉的君主,也不是天启星的主人。”

    谋士迪萨德对于奥利安指使自己感到不爽,同时对达克赛德忠心耿耿的他也不认为奥利安这种逾矩的行动应该执行。

    “所以我才让你去找我的父亲,我不是天启星的主人,也不是你侍奉的君主,但我是我父亲的儿子,我自然要为我父亲的利益考虑,尤其是面前就有一个击败,甚至活捉假面骑士历骑,这个数次破坏我父亲计划的机会在这里摆着,你要我假装看不见?”

    迪萨德一时无言,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语来回答奥利安。见此,奥利安也不再继续跟迪萨德争辩,直接高喊道:“母盒,打开爆音通道,送迪萨德去见我父亲,另外,将我送到距离U40行星最近的区域。”

    回答奥利安的是两声爆鸣,两个跨区域的爆音通道就在天启星的宫殿中开启。奥利安扭过头看向迪萨德,没有多言,迪萨德也踏入了其中一个,离开了天启星,而奥利安,这位达克赛德之子,也换上了一身装备,这才踏入爆音通道,也消失在天启星属于达克赛德的宫殿中。

    从天启星离开的迪萨德,也随着爆音通道的开启,来到了这个四维宇宙的另一个区域。

    四维宇宙,这是属于天启星,新创世星等一干新神所居住的宇宙,因为诞生于四维宇宙,即使天启星,新创世星这一干新神在地球上被干掉了,亦或者在其他地方被杀了,都能在四维宇宙复活,要想彻底干掉新神,就得摧毁整个四维宇宙。但在四维宇宙中居住的,可不仅仅是达克赛德,天父等新神,在新神诞生之前,这里也生活着其他神明,存在于地球神话中的一干旧神。

    当然,有些体系的旧神已经离开了,彻底离开了整个DC宇宙,不会再回归了,例如存在中国神话里的一干神明,毕竟体系不同,中国的大部分神明,除了那些代表某种自然现象诞生的神明外,基本上都是由人升华上去的,更能理解作为一个神存在于地球上会对自己的种族带来怎样的限制。

    所以他们选择离开,而那些不离开的,嗯,请大家翻翻山海经这本老祖宗食谱,不离开的要么成国宝,要么就被吃绝种了。而此时,在四维宇宙,属于希腊神系的奥林匹斯山上,正在发生一场新神与旧神之间的战斗,战斗双方的领袖,一方是留守旧神领袖的宙斯,另一方,则是掀起战争的达克赛德。

    在过去达克赛德引发的达克赛德神格实验战争里,一番大闹后,反监视者这位存在以假死脱身,达克赛德则是被打回婴儿,被自己的女儿歌瑞尔带走,消失的无影无踪。随着达克赛德被歌瑞尔这个大孝女带走,忠于达克赛德一帮黑暗新神也跟着离开,这才让这场达克赛德神格实验战争结束,也在后续的大事件里没有出来搞事。

    因为天启星是围着达克赛德这个黑暗君主转的,但现在看来,被歌瑞尔带走的婴儿达克赛德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直接将自己的女儿收服,同时也带领着一干手下直接攻上了希腊神系的奥林匹斯山,在柯文他们不知道的情况下开启了神战。此时的奥林匹斯山可以说得上尸横遍野。

    那些低级的星座神倒在觐见神王宙斯的阶梯上,失去了气息,而在奥林匹斯山的最高处,战斗依然在继续着。忠诚于达克赛德的一干黑暗新神抵挡住了奥林匹斯上除了宙斯之外的十一位主神,但他们也都清楚,决定这场战争最后走向的不是他们,而是神王宙斯与黑暗君主达克赛德的战斗。

    在最高处,雷霆在涌动,赤红的欧米茄射线飞舞,代表旧神和新神的两位王者在生死厮杀。

    虽然说在达克赛德神格实验战争中,下界的宙斯三兄弟拉了胯,被背刺了一波后,还被柯文各种羞辱。但宙斯那是在客场作战,当时的宙斯三兄弟跟达克赛德第一次入侵地球一样,其实下来的都是分身,可现在在奥林匹斯山,属于宙斯的地盘,达克赛德本体前来,宙斯自然也是本体迎战。

    这场神战似乎看起来没有什么悬念,达克赛德虽然是本体作战,但他在神格实验战争中被自己的女儿来了一波背刺,死而复生后直接被打成了婴儿,还被柯文取走了一部分欧米茄之力和新神之力,婴儿期加上不是完全体的欧米茄之力,面对一位旧神领袖,怎么看达克赛德都没有什么胜算,事实上也是如此。

    欧米茄之力作为DC宇宙最强大的因果律武器,能够抹除一切存在,包括达克赛德本身。这样的力量本该对宙斯产生压制的,但很明显,在宙斯召唤的无尽雷霆下,达克赛德欧米茄射线显得有些乏力,至少没有展现出自己应有的效果。

    而此时的宙斯也双手扣着婴儿达克赛德的头,直接摁着他的头撞向了奥利匹斯山,两位神之君主的战斗,直接让这座栖息着奥林匹斯众神的高山在撞击中出现了龟裂,占据了上风,宙斯也在那肆意发泄自己的怒火,被达克赛德打上门且杀了众多小弟的怒火。

    “你不该来这里的,达克赛德,变成婴儿的你就该带着你那帮豺狼老老实实缩在天启星,想着怎么去攻占地球。可你竟敢来这里,屠杀我的神民,你怎么敢!我可是众神之神宙斯!”

    婴儿达克赛德的双眼试图释放欧米茄射线,可却被宙斯用大拇指摁住了,剧痛让婴儿达克赛德发出几声怒吼。听到婴儿达克赛德发出的怒吼,位于神殿中交战的双方,尤其是神后赫拉这边也露出了胜利的笑容。

    “看样子,你们的黑暗君主撑不住了,你们该投降了,天启星。”

    而作为达克赛德旗下的二把手,将军荒原狼却露出笑容,“一切,都是为了伟大的达克赛德!”

    荒原狼自信的笑容让赫拉等主神感到不秒,还未等他们明白个大概,在山巅上,婴儿达克赛德和宙斯的较量也发生了变化。被宙斯摁在地上电疗的婴儿达克赛德发出笑声,而宙斯也能感觉到自己身上不对劲了,他那用来镇压婴儿达克赛德的神力,雷电,正在被婴儿达克赛德的欧米茄之力所吞噬。

    达克赛德的欧米茄之力很强大不假,即使是宙斯也不得不承认,在他的见识中,除了达克赛德外,也就只有地球上那个羞辱过自己的假面骑士通过取巧的方式获得了。但也只是部分,大头还在达克赛德这里,即便是这样,有了缺陷的欧米茄之力,宙斯也能用自己的无边神力进行压制。

    但现在的情况是,他的神力被吸收了。而在被他双手摁住的婴儿达克赛德,身型也在慢慢增长,开始变成孩童的模样。自己的双手也正在被达克赛德缓缓掰开。

    “到了现在,你还在想如果赢了我们就得退到天启星,并且不再侵犯你们奥林匹斯山。宙斯啊宙斯,你是真的老了啊,难怪在地球,假面骑士敢说出那样的话,对于你这位曾经君临地球的神王没有一点尊敬,也是,换做我,我也不会尊敬你,如果有机会,我还会杀了你。”

    “你做不到!”

    听到达克赛德提到那个羞辱自己的假面骑士,宙斯也是怒火中烧,施加在达克赛德身上的力道更是加大了几分,但已经没有了之前那股压倒性的力量了,达克赛德正在慢慢扳回均势。

    “我做不到?那么问题来了,从我们向你们奥利匹斯山开战到现在,为什么没有其他神系的旧神来支援你们,哪怕旧神离开了一部分,阿萨神族的奥丁,湿婆,梵天这些神明可都在呢,旧神同气连枝,你被我们这样攻打,他们为什么没有一点反应呢?”

    在听到达克赛德说出这样的话语时,宙斯心里也是咯噔一声,是啊,为什么其他神系的旧神没来帮忙呢,旧神与新神之间的矛盾大过神系与神系之间的矛盾,唇亡齿寒这个道理这些旧神不可能不知道。到现在都没有来支援自己,只有一个可能,但这个可能宙斯不相信。

    “没错,正如你此时心中所想的那样,他们已经被我杀了,奥丁,梵天甚至还有拉,这些神系的旧神领袖已经成为我身体的一部分了。你们旧神跟我们新神一样,都是无法被杀死的存在,可不杀死不代表没有办法吸收,你的雷霆之力很强,但在这之前,我已经吸收了奥丁的毁灭之雷,现在,就差你了!”

    随着达克赛德的话语,原本还能压制的宙斯只感觉到一股自己无法抵抗的力量袭来,紧接着,自己就被暴起的达克赛德一记头槌撞在胸口,在感觉胸口一闷的同时,也能感受到刺痛。给自己来上一记头槌的达克赛德,直接咬在了自己胸膛上,吃痛之下,宙斯只感觉到自己的力量正在不断流失,同时,也被达克赛德带着,推向了远方。

    当神殿中交战的双方看到两位领袖飞离奥林匹斯山的时候,荒原狼就知道战斗结束了。而赫拉等主神在宙斯发出痛叫的时候,也舍了眼前的对手,直追过去,对于赫拉等人的举动,荒原狼连追击的想法都没有,直接留在原地。

    “行了,新神与旧神的战争结束了,这些旧神已经不重要了,现在,我们该去迎接伟大的达克赛德重临了,至于他们,只剩下一条路可走,那就是逃亡,无止尽的逃亡。”

    奥林匹斯山上,赫拉等主神如同流星,朝着达克赛德与宙斯飞离的方向赶去,可等他们到了现场时,能看到的,只是硝烟中站立着的达克赛德。此时的达克赛德已经不是之前婴儿或者孩童的模样了,他站立在那里,仿佛是一切的中心,强大无比的威压从他身上释放出来,擦了擦嘴角上的鲜血,扭头看向赶来的赫拉等主神。

    而在地上,也没有宙斯的踪迹,赫拉等主神最后看到的,只是达克赛德胸口的欧米茄符号上,一闪而过,属于宙斯的面孔。

    “不···这是诸神的黄昏吗?”在看到这一幕时,赫拉也不由出声说道。

    “诸神的黄昏?不,这只不过是天启星重新回归的序幕罢了。”

    看着赶过来送菜的赫拉等希腊诸神,达克赛德也露出了残忍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