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四十七章 回归

    正义联盟和柯文一直担心的问题还是来了,在宇宙没有找到氪星人踪迹的柯文也没想到,他们在天启星的追捕下没有选择隐藏起来,而是不声不响朝着地球前进,甚至都摸进太阳系,距离到达地球只需要一周的时间。

    但很显然,如果此时柯文在这里,就会发觉眼前这个致力于要让氪星重生,不惜一切代价的佐德将军貌似没有影视作品,漫画作品中那么苦大仇深。相反,对于这颗已经确定有自己的挚友之子,氪星首席科学家乔·艾尔的儿子,卡尔·艾尔,也就是超人,克拉克·肯特所生活的地球,他双眼充斥着希望。

    设定好航线,同为氪星军人的菲奥拉看着自己长官这番模样,也是在心中一探,她太了解这段时间自己将军身上扛着的重担了,但这次去地球,菲奥拉还是不看好。作为氪星毁灭的幸存者,她也很清楚当年佐德为了让氪星存活下来做了什么,杀死了克拉克的父亲,乔·艾尔。

    菲奥拉也无法确定当时被当成婴儿送走的卡尔·艾尔在成年后是否知道这一方面的故事,对于氪星的科技而言,很多事情并不需要你在场才能了解到真相,会有专门的设备记录下来,且同步到氪星其他飞船上面,不存在信息时效这种说法。如果卡尔·艾尔清楚佐德将军是杀死他父亲的凶手,那这次去地球,基本上就是有去无回了。

    “将军,我们真的需要这么做吗。”想了好一会,菲奥拉还是对佐德询问道,对于佐德这位氪星最高领袖的崇敬,让她不得不询问这个问题。

    “你是指我去见乔·艾尔之子这件事吗,菲奥拉。”

    “是的,如果他真的知道你是杀害他父亲的凶手,我并不认为我们这一趟来的对。”

    “如果他要报仇,那就让他报仇,只要他能够帮到我,给你们找一个家,我无所谓了菲奥拉,氪星不能再死人了,如果我一条命能换来氪星的延续,我可以给,这是我的使命,为了守护氪星而生。”

    话语中带着疲惫,佐德将军没有再多说什么,而菲奥拉也没有在这方面继续说下去,两人只是站在那里,看着在屏幕上越来越近的地球。如果没有发生的一系列事,也许现在这里就不是一艘用陨石外壳伪装的飞船了,而是一支最后的氪星人幸存者舰队大张旗鼓朝着地球飞来。

    但这年头,随着很多事情的改变,原本在柯文,正义联盟预想中的氪星人大举入侵地球这一事件,估计是没有了。这也不得不说一句,世事难预料啊。

    O50行星,当柯文将那张拍摄于20年前,中美合作打造的天剑号月球探索飞船的全员家属合照展现给莱娜看时,莱娜也被照片自己母亲的笑容和这位名为汉克·亨肖的船长之间亲密关系给迷惑住了。她并不清楚自己关于童年的记忆,都是莱克斯为了保护她而创造出来的,所以她搞不懂为什么自己母亲会跟这个叫汉克·亨肖的这么要好。

    “我没有关于这张照片和这个男人的印象,但那个时候我父亲已经过世了,母亲即使去找一个新的伴侣,也是很正常的事啊。”

    关于童年的记忆,莱娜记得并不是很清楚,尤其是这张照片太久了,拍摄于20年前,而且中间还经历了这么多事,还有个模样就很不错了,具体年份什么的,上面也是模糊不清,无法还原。

    “你们在说汉克船长?”

    就在柯文和莱娜在那思考着地球上,莱蒂西亚·卢瑟会搞什么事时,早早就收拾好一切的天剑号幸存者宇航员石天一家也走过来。在听到话语中有汉克·亨肖的字样时,也凑了过来。

    “汉克船长?汉克·亨肖是你们天剑号的一把手?”

    作为当年天启星袭击天剑号飞船事故幸存者的石天也点了点头,开始说起关于过去的事。

    “是的,当年两国合作嘛,然后人家在这边上天经验丰富,汉克·亨肖都上来有九次了。所以他被选为船长,所有人都没意见,而且他这个人也算不错,大事上拎得清,但就是私德有些问题,经常玩什么一夜情这种事,但这种事情人家自己国家都不管,我们也不好说什么,他也没对内部人员搞这方面的事,也就那样了。”

    好吧,这番说辞也让柯文无话可说,人家也没吃窝边草,感情方面的问题,外人也不好介入去多说什么。但柯文怎么想也觉得不对劲,看着照片中这个名为汉克·亨肖的家伙,他隐约觉得自己在哪听过,但人绝对不是一个人,就是名字一样罢了。皱着眉头,柯文也在那思考着。

    就算莱娜的母亲跟天启星合作,怎么样也该有个理由吧,没事把天启星往地球上引,到最后除了地球,人类被统治,奴役外,还能有什么结果。该不会莱蒂西亚·卢瑟以为这样她就能作为地球的管理者了吧,要真是为这种简单粗暴的理由,那柯文只会觉得恶心,因为这种理由太捞了。

    你都没资本跟人家天启星要这个地球的管理权,瞧瞧那个在天启星四维宇宙的氪星遗城坎多就是了,被一群宇宙海盗占据了有什么用,人家天启星想收回就收回,想要你命就要你命,你一点办法都没有,要是莱娜的母亲弱智到这一地步,那柯文无话可说。

    “算了,记不起来的事就先不想了,石天先生,你们这一家收拾好了吗,准备回地球了。”

    将照片还给这位天剑号最后的幸存者,柯文也在那问道。

    “早就收拾好了,不过最后再让我们看一眼天剑号吧,毕竟我们在这里生活了20年啊。也证实了汉克船长说的,这个宇宙的确存在着强大的异星文明,当然,我们地球也不差。希望他能看到吧,我记得他当时一直跟我们说地球上存在着超人类这样的故事,只是我们都不相信,直到你出现还有我这两个儿子的奇特。”

    说着几分感慨的话语,石天这才跟妻儿们回到天剑号残骸,将收拾好的东西拎出来。而柯文,却因为石天这一番话,终于想起来在DC宇宙里,汉克·亨肖这个名字所代表的另一重身份是谁了,机械超人!

    地球,太空瞭望塔,因为正联几位元老开始处在半退休的状态,作为抵御外星入侵的第一道防线的瞭望塔也已经很久没有进行正义联盟成员之间的聚会了。平时的维护,控制基本上都交给了钢骨,这位前期跟雷霆沙赞一块被编入正义联盟的成员。

    后面也是因为当时包庇沙赞的真实年龄,让正义联盟莫名背了一个雇佣童工的黑锅,跟着沙赞一块被踢出来,扔进了少年泰坦。但现在,正义联盟处在半退休状态,瞭望塔的控制也就移交到了钢骨手里,由他负责相关的事宜,这也算是正义联盟初代逐渐将自己淡出公众视野的动作之一。

    完成权利,责任的交接,好让主宇宙在去中心化的情况下运转起来。只是今天的瞭望塔格外热闹,随着爆音通道的报出编号和姓名,已经神隐许久的火星猎人也回到了瞭望塔。

    “有什么事需要我过来一趟吗,钢骨。”走出爆音通道,火星猎人也卸下了作为人类的伪装,朝着一旁正在那整理每日报告的钢骨询问道。

    “诶···这回并不是我联系你,我只是个传话的,具体的你问他吧。”

    循着钢骨手指指过去的方向,只见穿上战服的蝙蝠侠坐在那里,用自己独有的凝视望着过来的火星猎人。不过对于蝙蝠侠的凝视,火星猎人并没有感到啥不适,他只是径直走到蝙蝠侠面前坐下,看着他。

    “需要我帮什么忙。”

    “不,但我需要知道一些答案,荣恩。”

    “关于什么的?”

    “你,荣恩,关于你作为人类时的身份,汉克·亨肖的一切。”

    闻言,火星猎人也是眉头一皱,但也很知趣的变成人类模样,黑皮的汉克·亨肖坐在蝙蝠侠面前。

    “我这个身份有什么问题吗。”

    “不好说,所以才要确定,我想你在地球上生存的时间不短了,至少比克拉克长。在我们过去的宇宙记忆里,你来到地球上的时间前后都有变化,要么是二战期间,要么21世纪初,这一次,你来地球上是什么时候。”

    “差不多90年代那一会。”

    “那你选择汉克·亨肖这个身份,又是因为什么原因。你来到地球的时候,邂逅了汉克·亨肖,对吗。”

    从自己腰带中取出一张照片,同样也是当初天剑号飞船失事前的成员合照,只是蝙蝠侠手里的这张保存更好,这也是萨维奇在接替蝙蝠侠任务时给他留下的调查档案。看着这张照片上白种人的汉克·亨肖,火星猎人也是眉头一皱,像是想到了什么不美好的记忆。

    “看样子那场邂逅过程并不是很顺利。”

    “是的,当时我来到地球上出了意外,汉克·亨肖,我是被他引导过来的。他这么做就是为了证明宇宙中存在着地外生命,但他给我的感觉,他并不是第一次接触到地外生命,但我也没对做什么,我只是让他睡了一会,自己离开了,然后在地球上生活,以另一幅面孔,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找你确定下我整理的线索,汉克·亨肖,如果你还记得过去宇宙记忆的话,就应该知道他在无限地球宇宙时期,他的另一重身份。”

    “很清楚,机械超人。但你也应该清楚,我们其实都算是重生了一遍,人生轨迹已经不同了。很多在过去宇宙作为敌人出现的家伙,因为我们自身的改变,他们的人生轨迹也没有像之前那样重复,汉克·亨肖,在20年前的天剑号事故中牺牲了,不是吗?”

    “不,荣恩,我们的人生轨迹的确改变了。但不代表一切都会改变,哪怕我们现在在剥离我们对于整个多元宇宙的中心影响,可那只是我们,汉克·亨肖在过去作为机械超人而存在,现在克拉克不再是超人了,不代表汉克·亨肖就不会是机械超人,而关于20年前的天剑号事故,我想你应该看看这个,钢骨。”

    在一旁老实听讲的钢骨点头,额头感应器一个闪烁,大屏幕上也将他找到的影像资料显示出来。那是20年前的天剑号失事的影像资料,只是在影像资料中,火星猎人,钢骨和蝙蝠侠也看到了失事的原因,太空中的爆音通道打开,一支类魔小分队袭击了天剑号,带着天剑号一头扎进了爆音通道。

    “所以?”看着这段来自20年前的影像资料,火星猎人不明所以。

    “在过去,汉克·亨肖成为机械超人是因为他执念来自于克拉克。而我们所有人都重生了,人生轨迹也各不相同,克拉克也放弃了自己作为超人的身份,随着他的放弃,很多以他作为超人时活跃的事件,敌人也发生了改变,我之前也想过汉克·亨肖的人生轨迹发生了变化,因为你的伪装身份就是汉克·亨肖。

    但你刚才说了,你见过他,邂逅过他,在更早,在我们还没有正式活跃在国际上的时候。而你也说了,他给你的感觉并不是第一次见到地外生命,那么问题来了,那个时候,除了你,还有谁会被他邂逅到呢?”

    闻言,火星猎人也明白蝙蝠侠话语中的意思,说出了答案。“克拉克,在他还没有正式成为超人的时期,他和汉克·亨肖就见过面了。所以你认为当年那场天剑号事故很有可能不是意外,而是汉克·亨肖用某种方式联系了天启星,而他也在这场意外中接受天启星的改造,将作为机械超人而诞生,在现在克拉克不再是超人的时期出现?”

    “我知道这样的推断很离谱,但我们都经历过了太多次宇宙重启了,都明白这个狗屁宇宙重启的套路。如果没有过去宇宙的记忆,我不会往这方面想,但事实就是如此。如果汉克·亨肖真的作为机械超人从天启星诞生,那么这次克拉克就职总统的仪式上,他一定会出现,还有这位莱蒂西亚·卢瑟女士,这样的话,很多东西就连接起来了。”

    看着这张照片中拥抱在一起的莱蒂西亚和汉克·亨肖,蝙蝠侠脑海中一条条线索联系在一起,也大概推理出了这次莱克斯失踪,莱蒂西亚·卢瑟回归的前因后果。没有多想,直接起身对钢骨说道:“钢骨,联系所有成员,联盟,泰坦,全都要联系!荣恩,我需要你跟我走一趟。”

    “去哪?”

    “去救莱克斯·卢瑟,趁一切都还来得及!”

    什么?火星猎人露出疑惑的表情,完全没搞懂自己突然被叫过来问话,然后就好像又有大事件来临了,前后转折未免也太生硬了点。可他和钢骨也能听出来蝙蝠侠话语中事情的严重性,没有多想,跟在蝙蝠侠身后就通过爆音通道传送离开了。

    泰坦大厦这边,这段时间,因为莱娜的意外,卡拉暂时也没有了跟柯文在一块时的喜悦,一直在跟泰坦的其他成员一块,满世界追踪莱娜的行踪。但种种迹象表明,莱娜极有可能因为那场空间门事故,直接被传送出地球了,无法确定好莱娜被传送走的具体方位,卡拉他们也是无计可施,只能在那祈祷着一切都还好。

    就在泰坦大厦这边无计可施时,钢骨这边也从瞭望塔传来信息,让泰坦成员全体行动起来。

    “钢骨,是有莱娜的消息了?”在看到钢骨的影像出现在屏幕上时,卡拉也下意识询问道。

    “不好确定,刚才蝙蝠侠和火星猎人来了瞭望塔一趟,他们之间的谈话好像扯到了一个到现在都没有出现的敌人,汉克·亨肖的机械超人。而莱娜的母亲莱蒂西亚·卢瑟似乎跟机械超人,天启星有联系。所以,大概率莱娜的失踪也会关联到,如果是这样的话,我想你应该动身,也许能找到些线索。”

    “行,我现在就去找你会合。”

    就在卡拉准备跟其他泰坦成员出发之际,在泰坦大厦内,一道彩虹墙出现,同时,柯文的声音也从里面传来。

    “不用想了,机械超人的确跟莱娜母亲有联系,天启星也的确是打算在克拉克就职仪式上搞事,如果没猜错的话,现在机械超人应该在地球了。”

    话语间,柯文,莱娜还有天剑号幸存的宇航员一家也出现在泰坦大厦内,让原本打算离开的卡拉脚步一停,同样的,其他泰坦成员也停下了脚步。因为他们也都看到了在柯文身边的莱娜,在他们忙活了好些天,在地球上乱找时,失踪的莱娜却出现在柯文身边,外加一家子陌生人,原本紧张的氛围一下子尴尬起来。

    作为人类吃瓜的本性让泰坦成员意识到接下来又有瓜要吃了,也就留在原地,期待着后续的发展。反而是远在瞭望塔的钢骨,看着场上的情况,想了想,也只是说了一句。

    “哦,看样子我可以联系下蝙蝠侠了,野兽小子,我记得你好像还有任务是吧。”意识到场上还有其他吃瓜群众存在,钢骨也果断打了助攻,在那话里有话。

    “我?我哪来的什么···”只想吃瓜看戏的野兽小子还没有反应过来情况,话刚说到一半,一旁察言观色的火星少女和土石女也很自觉踩了野兽小子一脚,一个则是拉着野兽小子衣领,就往门外走去。

    走的时候,也不忘把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的天剑号宇航员一家拉上,一同离开,然后大门关闭,只留下柯文,卡拉和莱娜。至于钢骨,则是嘱咐了一句,也自动断线了,这种吃瓜现场,少吃为妙。

    一时间,泰坦大厦内也就剩下柯文三人了。

    “嗨,卡拉,我回来了。”明白气氛的尴尬,柯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来了干巴巴的一句问候。

    而卡拉也没从这个突然转变的气氛缓过来,之前还在满世界找莱娜,怎么一眨眼的功夫,莱娜就出现在柯文身边了?

    “欢迎回来,不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强打着笑脸,在这种尴尬的气氛下,卡拉也询问道。

    “那故事就比较复杂了,我慢慢说吧···”

    同样的夜晚,在天眼会这边,作为天眼会的最高长官,克拉克也在蝙蝠侠推理出机械超人会搞事的情况下,也开始让阿曼达·沃勒所负责的天眼会开始对就职仪式周围的情况进行部署。而阿曼达也指引着其他特工开始调查关于汉克·亨肖这位机械超人的一切。

    办公室内,克拉克翻着汉克·亨肖的情报,脑海中也涌现出关于他与这位汉克·亨肖在过去的宇宙时期还有在这个心声宇宙时的记忆。过去宇宙时期的无所谓了,但在这个新生宇宙里,克拉克也记起了自己跟汉克·亨肖第一次邂逅的过程了。那是在他还没有正式作为超人出道的时期。

    一次太空意外事故,自己救了汉克·亨肖,而也是在那个时候,汉克·亨肖称赞自己简直就是一个超人,意思就是超越人类一切认知的人类。也正是因为汉克·亨肖的称赞,他在出道后才选择了超人这个名号,这让克拉克不由怀疑这是不是大宇宙意志在搞鬼,他的存在,他的一切行动,都会让那些与他有关联的人人生轨迹发生变化。

    如果是在那一次自己救下汉克·亨肖之后,让他对自己所谓的超人之力有了渴望,然后不惜搞出一堆事故,就为了将自己变成机械超人,那他还真是万恶之源啊。可越是如此,克拉克对于自己取回超人之力来应对一切的念头也就越加的淡化,超人这个身份已经跟蝙蝠侠的身份一样,已经成了一个诅咒。

    只不过蝙蝠侠这个身份诅咒的是蝙蝠侠自身,而他的超人身份,则是诅咒着所有与他接触的人。

    “卡尔·艾尔,你需要来一趟孤独堡垒。”就在克拉克思考着过去种种时,戴在他手上的氪星科技手表也传来自己的人工智能管家吉迪安的声音。

    “发生什么事了,吉迪安。”

    “我们收到一则信息,以氪星语言和通讯方式编译的信息,不是来自于久远过去,是位于现在的。”

    正在思考的克拉克思绪一下断开了,直接问道:“这条信息有署名吗?”

    “有,来自于氪星的最高军事指挥官,佐德将军!”

    在听到佐德将军这个名字时,克拉克心里咯噔一声,他感觉自己脑海中有根弦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