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四十八章 机械超人

    泰坦大厦内部,看着跟柯文一块回到地球的莱娜,卡拉也是将信将疑听完柯文对于整件事的全程描述。

    “所以你是说莱娜中了她母亲,或者说她母亲手上掌握的天启星科技迷惑,制造了一个定点的爆音通道,并且在你身上放了追踪器,刻意制造出一场意外,然后就这么出现在你那边,配合天启星给你设了陷阱,夺走了你身上的欧米茄之力和新神之力?”

    “对,中间过程是挺复杂的,我当时也没搞懂为什么莱娜会出现在四维宇宙中。但你知道的,她在那我不可能不带着她,所以,中招了。”

    “那,莱娜你又是因为什么情况中了天启星的蛊惑?”

    如同侦探一样的目光看向在柯文身后的莱娜,虽然柯文用了春秋笔法,简单概括了这期间发生的事。可卡拉也找到了其中的关键点,就是莱娜被蛊惑的因由是什么。只是还没等卡拉把目光投向莱娜时,柯文也是一个闪身,站在了卡拉和莱娜中间。

    “这个时候就不要在乎这种可以私底下谈的事情了,她没跟我说,也许等这件事完你跟她好好谈谈。现在的话,我们还是着重于眼前吧,机械超人是汉克·亨肖这件事你也知道了,现在要搞清楚的是,莱娜的母亲,机械超人还有天启星打算在克拉克就职仪式上搞出什么事情来。”

    好吧,机械超人的事情成功转移了卡拉的注意力,尤其是卡拉探出头看到莱娜在柯文身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卡拉也是对柯文挑了挑眉,让其也是感觉压力山大。

    “行吧,那到时候就是我跟莱娜之间的事了,你可别插手。”

    “呼,怎么会呢。”

    松了一口气,算是逃过一劫的柯文也在那打着哈哈。这段事情暂时告一段落后,卡拉也走到主控电脑前,再次开启连接太空瞭望塔的频道,只是当屏幕打开时,就看到之前下线的钢骨,还有从会议室离开的几位少年泰坦成员都聚集在一块吃着披萨喝饮料,一副吃瓜等好戏上演的模样。

    只是没想到好戏没看到,频道就已经开通了,看着屏幕另一端的柯文三人,正在那吃瓜等散场的几人也都呆住了。

    “诶···那什么,聊完了?”暂时还未满18岁的野兽小子也在那好奇道,在场也就只有他可以这样肆无忌惮的发问了,毕竟未成年。

    “那不然呢,我刚从宇宙回来,中间发生了什么事我不清楚,但刚才你们的谈话我也听到了,结合你们的谈话还有我在宇宙中不经意的发现来看,机械超人,也就是汉克·亨肖极有可能是天启星用来对付地球,对付我们的一步棋。再加上莱娜这边的家庭问题,我们现在需要从头开始还原一场发生在20年前的事故前因后果。

    刚才被你们带走的那一家子人,是20年前天剑号事件的幸存者,两位宇航员流落到异星,那两个孩子是他们在异星生下的,具备了一些特殊才能,让谁有空去带一下,钢骨,你来处理,早上我就需要有一个完整的报告,没问题吧。卡拉,你陪莱娜回一趟她的家族庄园,如果她母亲,也就是莱蒂西亚·卢瑟女士还在那里的话,带她过来,注意安全。”

    转身,柯文也在那对卡拉和莱娜下指示,种种迹象都表明那张照片上的莱蒂西亚和汉克·亨肖之间的关系不寻常。而莱娜的记忆却没有关于这方面的回忆,前后不一致的表现也让柯文想去查证一下,万一莱蒂西亚在很早之前就因为某场意外接触了天启星然后被其洗脑了呢。

    “我们两个去?”

    “那总不能我也跟着去吧,我现在还没搞清楚剥离了欧米茄之力和新神之力对我造成的影响有多大呢。”

    “但你大概有个具体认知吧?”

    “嗯···如果按照表面数据来看的话,之前我能打过你,现在我打不过了。”想了想,柯文也给出了回答。

    而卡拉在得到柯文这个回复后,也是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这让柯文感觉很不好。

    但再不好他也只能先把它压在心里,优先处理由天启星,机械超人引来的麻烦。之所以放心让卡拉带着莱娜一块去,也是因为之前钢骨也说了,蝙蝠侠正带着火星猎人去营救莱克斯·卢瑟,这家伙估计现在也在莱蒂西亚手里,卡拉她们过去有蝙蝠侠罩着,问题不大。

    另一边,在收到来自孤独堡垒关于佐德将军这位原氪星最高指挥官传来的讯息后,克拉克也暂时从天眼会总部离开,这时候的他并没有收到关于柯文回来的消息,他只知道柯文去了宇宙一方面也是在寻找作为定时炸弹随时可能降临地球的氪星移动监狱幻影监狱。

    只是没想到柯文没回来,幻影监狱里关押着的最高政治犯佐德将军就已经找到了自己,还给他发了讯息。通过特殊通道来到北极的孤独堡垒,人工智能也在第一时间给克拉克定位了此时佐德将军飞船所在位置。按照正常的飞行速度,还需要一个星期到这里,并不是佐德将军不想开启空间传送这种便利的飞行方式。

    可正如之前所言,这一次他来地球,并不是为了征服,而是为了延续氪星的希望。错过的时间,经历的波折早已让这位佐德将军明白,这已经不再是那个氪星的时代了,一支鼎盛文明留下的最后遗族,只要宇宙里的文明还知道他们的存在,就一定会对其赶尽杀绝。

    在宇宙中,对一个文明最大的尊重就是赶尽杀绝,何况还是氪星这种强大的文明,绝不能让它有复苏的机会。所以为了表达出自己的善意,佐德将军宁愿用这种耗时的方式飞行也不想直接就这么降临到地球上。

    而克拉克也通过孤独堡垒,接通了此时正在飞船上的佐德将军信号,克拉克一旁,一位跟克拉克有着几分相像的长者也站在那里。他就是克拉克的生父,氪星首席科学家乔·艾尔,虽然死在了佐德将军手里,但氪星的科技,也为他提供了另一种生存方式,一个名为乔·艾尔的全息投影程序。

    影像接通,一身西装革履的克拉克也看到了这个杀死自己生父的凶手,只是在看到佐德将军那满脸疲态,头发也是斑白的面容后,原本以为自己会很愤怒的克拉克却发觉自己没有想象中那么愤怒,他只是很平静的看着眼前这个杀父仇人,等着他开口。

    “卡尔·艾尔,这应该是我和你的第二次见面,这是你的···”在看到克拉克的面孔后,佐德将军也第一时间明白他就是故友之子,刚说到一半,克拉克就接过话头。

    “我知道这是我的氪星名字,我也知道你是谁,你曾经做过什么,你杀了我的父亲,佐德将军。”

    一通抢白,佐德将军也尬了一下,但是看着克拉克没有太多感情波动的面孔,佐德将军也反应过来了。

    “你不愤怒?”

    “我是该愤怒,但不代表着我会失去理智,比起你杀死我父亲这件事,我更好奇你联系我的目的。”

    “目的?”

    “是的,从我和我的朋友知道你们从氪星毁灭中幸存下来开始,我们就一直在备战。你也许还不了解我和我的朋友,但我们很了解你,你是一个为了氪星可以付出一切的人,当年那场叛乱以及我父亲的死,都可以说是为了氪星能够存在下来的牺牲品,只是氪星注定要毁灭,你救不了,我父亲也救不了。

    只是你比我父亲运气好,你存活了下来,还有你的亲卫军,幻影监狱里的其他氪星犯人。但我知道你不会放弃延续氪星,所以在我们了解到宇宙中漂泊着一个堡垒的氪星人时,我们就在备战,我的一个朋友现在还在宇宙中寻找你们的踪迹,只是没想到,你倒是先找上门来了,就你和这位女士吗,其他人呢,佐德。”

    一番对话下来,佐德也没有意外。换做当时刚从幻影监狱出来,见到氪星毁灭的景象,还收到了来自地球来自氪星同族的信息时,他自然是有着征服一切的想法。一个年轻的行星,被黄太阳照射的星系,他可以带领族人在那里建立起一个新生的氪星。

    可时间改变了一切,从氪星的幻影地带到地球中间,耗费了太多时间了,而在地球发生的事太多了。如果说一开始的天启星入侵大事件因为时间长,距离远,道路偏,佐德他们没收到,一股脑往地球冲准备当个星际殖民者,这没话说。

    但瞧瞧后面都发生了什么,一场席卷整个宇宙的至黑之夜大事件,又一场由达克赛德搞起的神格战争,然后就是第三个小丑与宇宙意志一块合伙玩的骑士原生大事件,一桩接着一桩。佐德他们也不是白痴,至黑之夜大事件他们也有影响,真当幻影监狱里面关的都是善男信女啊,肯定有被杀死的星际犯人。

    一场袭击,两场大事件,都波及到了全宇宙,又在他们没搞清楚的情况下结束了。作为被波及的一方,他们肯定也想知道事件的来龙去脉。而以他们的科技,人员配比,在宇宙中这么一打听,好嘛,全都是地球干的,两次打退达克赛德,搞定了数场宇宙大事件,他们所知道的卡尔·艾尔,这位氪星之子,也只是其中一员。

    明白一切皆来源于地球后,一帮在幻影监狱里的氪星人也傻了。

    这就好比当年哥伦布登上美洲大陆,一看印第安人全是长枪短剑,麻布当衣的部落时,那是带着一股子优越踏进人家的土地,准备将这里变成自己的领地,因为他们是文明人,有着洋枪大炮!结果人家印第安人八百里外一发弓箭,直接把自己的船给炸了,那这就不一样了。

    一个原本在他们看来手到擒来的地球,一转眼直接变成了一块禁地,再怎么自大也得改方针了。然后又跟柯文在宇宙之旅了解到的一样,改变方针的道路还没走到一半呢,又吃了一波天启星的毒打,给本就人口不多的氪星人又来了一记狠的。佐德将军不是白痴,他所做的一切就是为了延续氪星的生存,可现在他连保护最后的族人都做不到了,谈何延续。

    明白这一切的佐德不可能还按照以往的想法来,他为了族人,为了现实低头。

    “我知道你这么想没有错,如果这个时间提早个五年,我在五年前就带着幻影监狱的同胞来到了地球,那我会杀了你,从你身上提取生命法典,以地球为基本盘重塑氪星。但现在的话,我不会了,我明白自己有多弱小,也明白当年乔·艾尔所说的那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所以我来找你,是寻求你的帮助,而如果你帮助的代价是要我的生命,请拿走,我没有任何怨言。”

    “帮助?佐德,发生了什么!”在佐德将军说出需要自己帮助的字样时,克拉克也是一愣,但同时也明白能够让氪星军事最高指挥官向自己妥协,低头,也意味着这件事很大!

    “我们的族人危在旦夕,卡尔·艾尔。帮帮我,把我们最后的族人救下来,让他们有个家吧,就当是我求你了!”

    屏幕的另一端,早已被现实逼得无路可退的佐德将军也在克拉克询问的时候崩溃了,直接在那乞求道。

    与此同时,在卢瑟的家族庄园内,与天启星合作的莱蒂西亚·卢瑟看着面前打开的爆音通道,被制服的莱克斯也是一样,与自己母亲一同看向通道中走出来的人影。深蓝色的战服,胸口那个显眼的S标志,飘荡的红披风也让处在半迷糊状态的莱克斯第一时间错认成自己最熟悉的那个家伙。

    “超人?”

    “是的,我是超人!”

    对于莱克斯的疑问,从爆音通道走出的人影回答了。但当他从爆音通道的背光中走出来后,莱克斯也明白了眼前这个自称为超人的家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怪物了。的确,他身上披着披风,穿着深蓝色的战服,但在这战服之下,是被机械所取代的躯干和三分之一的面部。

    一个半血肉之躯,半机械的超人,机械超人,汉克·亨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