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与狂笑之蝠的第一次交锋

    地球,哥谭市,挑战者山。

    所谓的挑战者山就是狂笑之蝠他们通过蝙蝠侠肉体所开的门户,进入哥谭市后通过巴巴托斯这个自封为黑暗多元宇宙之主的蝙蝠之主制造出来的。也是狂笑之蝠给留在地球上的众多超级英雄一个集中火力点,让他们来找自己麻烦,挑战自己。

    当然,就目前的结果来看,所有来挑战者山找狂笑之蝠麻烦的家伙,全都被挂在山峰上那座建立起来的人柱发电巨塔,通过无尽的噩梦轮回,给狂笑之蝠他们将光明多元宇宙拉入黑暗多元宇宙充能呢。也单单只有这些过来挑战的超级英雄,哥谭市的市民,也成为了这座巨塔充能的一份子。

    在柯文他将次元壁一分为二,引导着正义联盟初代前往黑暗多元宇宙,试图营救蝙蝠侠肉身还有被困的柯南时,位于挑战者山的蝙蝠洞里,坐在那,看着电脑中突兀出现在地球上的光点,苍白的放射光照在狂笑之蝠脸上,露出满嘴的黄牙。

    “哈哈,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内,你说是吧?我亲爱的爸爸妈妈~”

    偏头,狂笑之蝠看向站在一旁的双生亡灵,在狂笑之蝠称呼自己为爸爸妈妈的时候,无数只黑色能量蝙蝠从他身上释放出来,围绕在狂笑之蝠身边,但同样被黑色能量给化解。

    “你说过的,会让他彻底对蝙蝠侠这个身份绝望,恐惧。为什么他现在还选择前往黑暗多元宇宙去找他的肉身,你可不是我们的孩子!”

    对于狂笑之蝠的称呼,双生亡灵也用了自己的方式回答。

    正如柯文所言,当这些堕落蝙蝠侠疯狂的那一刻,他们也就失去了作为蝙蝠侠最强大的武器,双生亡灵也是如此,他们的诞生是因为对主宇宙时间线上,自己的儿子代替他们成为蝙蝠侠,他们很清楚蝙蝠侠是一个诅咒,却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扭转这个诅咒,直到狂笑之蝠这个最特殊的存在到来,给了他们实现这个欲望的能力,这也变成了他们的执念。

    只是相比于其他堕落蝙蝠侠,双生亡灵的执念,疯狂更具体化,所以在狂笑之蝠说出那句名台词时,双生亡灵也对其发起了偷袭,因为狂笑之蝠违背了与他们的约定。

    “你这样说我真的很伤心,我亲爱的爸爸妈妈,难道我就不是你们最爱的孩子布鲁斯·韦恩?要知道你们是所有宇宙中唯一活下来的韦恩父母,你是我们所有布鲁斯的父母啊。另外,他之所以没有对蝙蝠侠这个身份感到绝望和恐惧,是因为还没有到他对这个身份最绝望和恐惧的时候,等到了那一刻,相信我,他会拒绝一切跟蝙蝠侠有关的东西。”

    在狂笑之蝠与双生亡灵的对话时,之前在起源之墙被狂笑之蝠以莫名手段偷袭,然后被挖去半边脑壳,变成一个中年倒霉蛋的监视者就这么囚禁于此,看着在那对峙的狂笑之蝠和双生亡灵,身子在那不停颤抖,而在他身上,也有着各种古怪的设备,连接着将他捆绑在一起的仪器上。

    从监视者望向狂笑之蝠的双眼中,监视者似乎知道狂笑之蝠要做什么,比将光明多元宇宙拉入黑暗多元宇宙还要可怕的事,只是现在的他,就是一个废人,根本没有阻止狂笑之蝠邪恶计划的能力。

    在狂笑之蝠和双生亡灵对峙期间,柯文他们这批新生代也来到了地球的外太空,刚从次元壁中出来,俯瞰着地球,柯文就爆了一句粗口。

    “艹!变化这么大的吗!”

    容不得柯文不爆粗口,如果一切按照自己所了解的暗黑之夜:金属大事件来看,从他现在这个俯瞰角度,他会看到在哥谭市上屹立着的挑战者山,还有那座狂笑之蝠整出来的人柱发电巨塔。可因为自己的变故,多了一个双生亡灵,少了一个溺亡怨魂,事态变更严重了。

    挑战者山还在那里,但用来将整个光明多元宇宙拉入黑暗多元宇宙的人柱发电巨塔增加了四座!分别位于大都会,海滨城,中心城,还有华盛顿首府特区。难度直接成指数上升,不幸中的万幸就是这些巨塔都集中在自己所俯瞰的北美,没有出现在亚洲,真的是天佑地球。

    “怎么了?”对于柯文的突然爆粗,其他人也询问道。

    “那玩意看到了吗,按照之前过去宇宙沃利爆发记忆重生事件里,我看到了部分未来,本来,我们要搞定的只有哥谭市那座大山上的一座,现在,变成了五座,关键是我们搞不清在我们离开这段时间里,狂笑之蝠已经把计划经营到哪个地步了。这时候去找他们麻烦,真的是送死了。”

    指着另外四座城市出现的人柱发电巨塔,柯文也在那无语道。就多出一个双生亡灵的事,怎么变化差这么多!

    “所以,我们就干看着?”一旁,小乔纳森在那反问道。

    闻言,柯文也看了一旁被他们一块带回来的达米安尸身。原本还打算带着达米安回来,泡一泡拉萨路池复活,大家开个重生欢迎会庆祝一下的。现在看来,只能把达米安拉起来继续搬砖了,而且因为自己和双生亡灵的诞生,狂笑之蝠各种出人意料的登场和运作,也让柯文知道自己没办法按照漫画中的情况来相对应破局,只能靠自己。

    “我会带达米安去趟南达尔巴特,把他复活,对付这帮家伙,我们这边有生力量有一分就多一分胜算。至于现在嘛,你们去那四座发电巨塔的城市,尽可能避开跟那几个堕落蝙蝠侠接触,搜集一切情报,我相信我们的人,没理由这么快就被狂笑之蝠征服,但你们只有两个钟,时间一到,有没有找到人或者情报,都必须回来,我不想出现任何差池,泰坦大厦见,各位。”

    心中将狂笑之蝠的威胁程度拔到最高,在那说着各种注意事项后,柯文就带着达米安的尸身朝着地球飞去,前往南达尔巴特,刺客联盟的大本营,去复活达米安。其他人也按照柯文的吩咐,前往另外四座人柱发电巨塔的城市,搜集情报和找人。

    在柯文他们动身之际,狂笑之蝠也露出怪笑,在那说道:“好了,客人上门了,我们该好好招待一下了···”

    南达尔巴特,刺客联盟大本营,柯文带着达米安的尸身以最快速度赶往了这里,这个在世人眼中算是一个神秘之地的区域对于柯文他们而言,就是一个超级英雄网红打卡地,连刺客联盟的大门都进不来,还干什么超级英雄。

    轻松落地,看着刺客联盟大本营这个古色古香的建筑,没有一个人影活跃,再加上之前自己对于忍者大师的推测,柯文也是一声无奈叹气。

    “这才多久啊,狂笑之蝠的辐射范围这么广了吗,我记得记忆中也就着重折腾了哥谭市里的市民,以他们最顶级的噩梦牵连地球上的其他人,从而开始把主宇宙拉入黑暗多元宇宙,顺带波及到其他多元宇宙,怎么套路全变了呢,这不声不响的更新副本难度,攻略全白做了,还得自己来开荒,真的是···”

    一边在那骂骂咧咧,柯文也抱着达米安的尸身来到了大本营的地下,一个大池子就在自己面前浮现。这就是忍者打钱千年不死的原因,由地球孕育出来的神物之一,拉萨路池,其中也富含矿物质酒神因子金属,能够修复人体各种伤势,保持巅峰状态,杰森·托德泡了都说好。

    脑海中闪过关于拉萨路池的记载,柯文抱着达米安尸身来到水池中央,慢慢将达米安的沉入池中,任由拉萨路池深入到达米安体内,去寻找他所沉寂的灵魂。

    而在柯文将达米安放入拉萨路池的时候,在拉萨路池这个光明之处的黑暗中,一阵呜咽声伴随着铁链在地上拖拽的声音传来,它们并不在乎自己是否被发现,就这么朝着柯文背后靠近着。

    “我就说嘛,都走到这里了,要是主人不来接客,多少是对客人的一种不尊重啊。不过看这样子,你们也不是这里的主人啊~”

    转身,从拉萨路池中走出,柯文看着黑暗的甬道中一双双亮起的眼睛,拳头硬了。

    黑暗,无尽的黑暗,达米安不知道自己在黑暗中徘徊,沉睡了多久,这里的黑暗让他崩溃,恐惧,却从没有让达米安后悔。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死,他的父亲,世界上最伟大的侦探,整个宇宙意志最强大的人一定能够扛住这份悲伤,继续前进,然后会在自己朋友,家人的帮助下摆脱蝙蝠侠这个诅咒。

    他是这么坚信着,所以他在这无尽的黑暗中静静等待着虚无到来,可没来由的,达米安感受到一股窒息感在自己口鼻处涌动。这很奇怪,因为他不应该有这种感觉,可当这股窒息感传来时,达米安只感觉到无比难受,也顾不得黑暗中到底有什么了,就这么一路往前跑,随着他的奔跑,这股窒息感正在散去,而在他面前,光明传来。

    “哈!!”新鲜的空气,通畅的呼吸还有熟悉的灯光,皮肤上传来的湿润感,达米安明白,自己复活了。看着周围的池水,甬道,还有灯光,他也反应过来自己在哪,怎么复活的,“这里是南达尔巴特?拉萨路池?我又跟曾经一样被父亲带回来复活了?”

    “额···你要这么说也差不多,但我不是你爸爸。”

    在一旁,柯文吐槽的声音传来,扭头,就看到柯文双手张开,一面光幕在自己面前十几米处,挡着甬道中的黑暗,还有时不时传来的呜咽和咀嚼声。不时的,还有爪子在光幕上划过的刺挠声,让达米安从心里就感觉到一阵恶心。

    “柯文?为什么是你在这里?你们去了天启星把我带回来了?父亲没事吧?”

    因为有过旧52宇宙沃利引发的记忆重生事件,达米安自然也知道在过去宇宙里,自己也有过帮蝙蝠侠挡欧米茄射线,然后被达克赛德带走的戏码。虽说现在不是同一个时间,同一个人,但在同一个地点,他复活了。

    “这部分翻拍不知道多少遍的戏我们就不要对台词了,现在我们要演的是新修的戏份和台词,你准备好了吗?”

    “什么,准备什么?你在阻挡什么东西?”达米安一复活看着眼前这情况也是来个疑惑三连。

    “额,这点你还是别知道比较好,现在,跑!”

    抬手挡着来犯之敌,在确认达米安满血复活,状态什么都拉到最佳后,一个推手,释放的光幕顶着来犯之敌往前推去了数十米,同时也在不断崩碎。而柯文转身,直接以凌空踩水的速度将懵逼的达米安从拉萨路池中捞起,带着他就往甬道的尽头跑去。

    完全没搞懂到底发生什么事的达米安就这样被柯文扛在肩上,连话都没说明白,就感觉自己眼前视野一片黑暗,肚子一阵翻腾,直到柯文暴力撞碎了甬道的山壁,在山崖上奔跑时,放缓的速度才让达米安缓了过来。但因为自己没法像柯文一样在山崖上奔跑的能力,也只能强忍着被顶胃的恶心,在那询问道。

    “我才刚复活,怎么就出事了,你刚才在对付什么东西。”

    “哟,不错嘛,泡了拉萨路池身体都变好了,这都能讲话,详细情况我们待会再说,现在,别回头看。”

    柯文刚说完,达米安就忍不住好奇心回头,而这一回头,也让达米安瞬间汗毛竖起。

    因为在他们身后柯文所撞出的山洞里,有着数不清,画着鬼脸的小孩,四肢并用,像犬类一样在山崖上奔跑,追着此时的柯文和达米安。而这些小孩都有一个特点,他们都穿着罗宾制服,换句话说,他们都是罗宾,可能是达米安,也可能是孩童时代的迪克,杰森,提姆。当然,更多的也都是在狂笑之蝠毁灭的黑暗多元宇宙地球中的孩子。

    数量数之不尽,在达米安回头的时候,他能看到,位于山峰上,作为刺客联盟大本营的建筑正在移动。可建筑怎么会移动呢,达米安那被拉萨路池强化过的视力也在逆光下看到了这座移动建筑的真面目,还是他妈的罗宾,如猎犬一样的罗宾堆积成山,如雨点一样朝他们所在方位落了下来。

    “我艹!”

    这一幕让达米安直接爆了粗口,但还没等他跟柯文说什么的时候,次元壁一开,两人都没入了次元壁中消失不见。而受到狂笑之蝠指使,来这里埋伏柯文和达米安的罗宾猎犬也因为失去目标而停止了追逐,闻了闻柯文他们消失的地面,然后就在那互相撕打了起来。

    位于山峰之上的刺客联盟大本营建筑,在那些未打开的房间中,没有出来追逐的罗宾猎犬则是在那啃噬着残肢断臂,这些部件的主人就是原本守卫刺客联盟大本营的杀手。只是这些训练有素的杀手在悍不畏死的罗宾猎犬面前,没有任何作用。

    已经被黑暗笼罩,作为狂笑之蝠将光明多元宇宙拉入黑暗多元宇宙一个锚点的哥谭市内,一道灰色的次元壁升起,刚才还在南达尔巴特山壁上跑路的柯文和达米安也闪到了这里。拍了拍身上的灰尘,将达米安从自己肩上放下,看向四周。

    “这里是哥谭?那玩意是什么?还有刚才那些跟罗宾一样的怪物又是什么?”

    达米安脑子很乱,自己怎么刚从泉水复活就撞上一堆烂事,而且上来直接让自己看了点做噩梦的玩意,能不能尊重他这个未成年加死者本人!

    “嗯,这里是哥谭,那玩意叫挑战者山,名字是好名字,但成分坏了。至于刚才追我们的那些怪物,就是罗宾,被变成了猎犬。”

    确认附近没有什么突发因素后,柯文也在那回答着达米安的问题,就连来哥谭市,也是柯文一开始计划好的。

    “罗宾猎犬?挑战者山?我死了多久?”

    “一个月多一天。”

    “我就死了一个月多一天,哥谭直接成这样了?你们就一点都没察觉到?等等,你不会是因为这个才把我复活的吧?”

    突然反应过来的达米安也在那看着柯文,表情的震惊不亚于刚才看到罗宾猎犬的时候,那个在自己印象中一向是守序善良的柯文怎么会做出让死掉的自己复活做事这种没人道的举动。

    “这个不是没办法吗,谁叫我们现在人手不足呢,再说了,这事跟你老爸,跟你爷爷奶奶都扯上关系,作为韦恩家族的第三代当家,你不复活过来干点事,说不过去啊~”

    对于达米安的惊讶,柯文也是一副淡然的面孔,根本不在意达米安此时对他的印象扭转。相比于这点,柯文扭头,注意到远处传来的动静,也在那拍了拍达米安的肩膀。

    “好了,惊讶到此为止,收拾一下情绪,我们还有事情要做呢。”

    惊讶如达米安在看到柯文脸上表情变化后,也是扇了自己一巴掌,强行让自己接受刚才柯文话语中的故事,看着柯文离去的背影,也急忙跟了上去。两人一同走出巷子,看着如今哥谭市空荡荡的大街,还有远处屹立的挑战者山,依旧缓不过来。

    “情绪我收拾好了,但你好歹得告诉我在我死掉的这一个月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吧,为什么会一座山,那些罗宾猎犬又是怎么来的,还有我父亲他又去哪了,跟我爷爷奶奶又有什么联系。”

    “问题有点多,我将,你听,别问为什么,听完自己消化,时间紧急。”达米安点头,柯文也在那说着自己之前对正义联盟复述过关于黑暗多元宇宙,狂笑之蝠这些堕落蝙蝠侠,还有他们的计划,也说了蝙蝠侠的情况和他们的行动。

    十分钟的时间,柯文将前后能连起来的地方都说给了达米安听,也让达米安不得不接受这些都是黑化蝙蝠侠所整出来的破事。

    “所以你把我复活,又带着我来哥谭是为了什么,别跟我说你现在打算带着我直接对付一个跟小丑结合的恶堕蝙蝠侠,还有我爷···双生亡灵。”对韦恩夫妇的称呼到嘴边,想到之前韦恩夫妇在哥谭,对自己对自己父亲所做的这些事,达米安也改口成双生亡灵。

    “放心,我找死也不可能拉你一块,而且现在狂笑之蝠可是很乐意耍耍我的,暂时没事。比起这个,我需要找到一些问题的答案,解不开,不好搞。所以你的任务也简单,找到哥谭市还活着的人,最好是迪克他们,别跟我说他们出事了,我对他的了解不比蝙蝠侠差,没那么容易出问题的,赶紧走。”

    “不一起?”

    “一起容易出事,尤其是对于你这个小屁孩而言,赶紧走,我想你应该能找到迪克他们留下的信号。”

    柯文转身在那不耐烦的驱赶着达米安,达米安也没有过多在这个问题上纠结,在看了柯文两眼后,等柯文一个扭头回来,达米安的身影已消失不见,柯文也不禁莞尔。

    “还行,家族传统没有丢,就是不知道能不能那么顺利。”

    摇了摇头,柯文也独自一人在街道上走着,而在挑战者山的蝙蝠洞里,柯文和达米安的出现就逃不过狂笑之蝠和双生亡灵的感知。柯文也没打算隐瞒自己的行踪,连罗宾猎犬都能在南达尔巴特埋伏自己了,估计现在整个地球都处在狂笑之蝠的耳目下,那还不如直接点,明牌动手。

    “嗯,客人来了啊,那么我亲爱的爸爸妈妈,不去看下自己的孙子吗?”指了指屏幕上已经找到迪克他们留下的信号,正在逐步与迪克他们接近的达米安,狂笑之蝠也在那说道。

    双生亡灵沉默,看了狂笑之蝠一眼后,也化作无数只能量蝙蝠消失在蝙蝠洞中,而看着此时正望向挑战者山方向的柯文,或者说看着自己的柯文,狂笑之蝠也露出了怪诞笑容,在那说道:“这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哈哈哈哈哈···”

    带着笑声,狂笑之蝠也消失了,只留下变成颓废中年工具人的监视者,在那瑟瑟发抖,不断被狂笑之蝠植入自己脑海中的噩梦所折磨。

    “我去,这玩意这样看还真是离谱,话说,这招怎么破来着?”柯文远眺着挑战者山,以他的目力,自然能看到挑战者山那座由狂笑之蝠整成的人柱发电巨塔,也能清楚看到的在巨塔内部的钢铁支柱上,从上面延伸出来的一根根分杈,这些分杈构成巨塔的外部。

    而哥谭市的市民,之前过来试图解决危机的一众好手,就这么挂在这些分杈上。远远望去,此时这座人柱发电巨塔,就像一颗巨大的圣诞树,那些市民和一众好手,就是挂在圣诞树上的灯,在那一闪一闪亮晶晶。

    支撑人柱巨塔的钢铁支柱也有名字,名为宇宙调音叉,也算是DC多元宇宙的神器之一,功能就是同调多元宇宙之间的频率。按照记忆中大事件里狂笑之蝠的计划,只要能量足够,宇宙调音叉发力,就可以将光明多元宇宙拉入黑暗多元宇宙。

    只是按照记忆中的事件片段来看,狂笑之蝠是将自己所在主宇宙作为锚点,先拉主宇宙,再以点带面把光明多元宇宙一块拉下来。可时间都过去24小时了,到现在还没有跟黑暗多元宇宙同频,想来,狂笑之蝠打算一步到位,直接把包括主宇宙在内的光明多元宇宙全部拉进黑暗多元宇宙,省点力气。

    “怎么破,你从一开始不就知道嘛,是不是啊,墙外之人?”

    转身,柯文没有一点惊讶狂笑之蝠的出现,甚至对于狂笑之蝠叫出自己真实身份也无所谓。一个已经跟小丑完全同化的蝙蝠侠,所带来的变化可不仅仅是打破不杀原则那么简单,那种极致疯狂下隐藏的清醒,对整个DC多元宇宙的认知,都超规格了。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超出常人半步是天才,超出一步是疯子。在狂笑之蝠看来,他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情合理合法的,而柯文,这个打乱自己初步计划之人,在他看来就是他所认知的宇宙之外的存在。

    “墙外之人?这话从你嘴里说出真奇怪,因为我很想知道。就算我是从高维进入这里的墙外之人,你也能够毁灭多元宇宙,成功进入到墙外,进入到高维,你凭什么认为你所进入的高维不是我的高维呢?”

    所以当狂笑之蝠以墙外之人称呼柯文的时候,早就明白如何跟疯子谈话的柯文也略作思考了下,同样对狂笑之蝠发出疯子的质问,随着柯文这一个问题提出,狂笑之蝠那一直绽放在脸上,露出自己血色牙床和大黄牙的怪诞笑容凝固了,略微深思,嘶!有道理啊!

    在柯文与狂笑之蝠对峙期间,之前在柯文安排下,前往其他四座被狂笑之蝠立起来的人柱发电巨塔城市的少年泰坦,也碰到了驻守在那里的堕落蝙蝠侠。

    大都会,在柯文复活达米安的时候,作为其中战力最高的新生代,小乔纳森以最快的速度赶往大都会,尽管他知道他心念念的海伦娜在哥谭市生死未卜,但比起这个,眼前的事更需要他去完成,而且他也相信作为韦恩家族的一员,海伦娜没那么容易出事。

    他的速度很快,大都会近在眼前,但在即将进入到大都会的时候,小乔纳森停住了。因为在他眼前的大都会已经被一层灰雾所覆盖,在灰雾中,楼宇隐约可见。可小乔纳森清楚,眼前这层灰雾不是真正的雾气,而是由毁灭日孢子,只是因为过于密集才形成了眼前的雾气。

    在看到毁灭日孢子所形成的雾气在大都会中弥漫的时候,小乔纳森明白,这座城市基本上没有什么活人了,有的只是满地走的毁灭日子体,再联系之前狂笑之蝠偷袭自己等人时,从天启星上带走的毁灭日母体,眼前的大都会,完全成了他的葬身之地。

    但小乔纳森并没有因此选择离开,他不相信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毁灭日孢子阻隔了他的超级视力,混淆的心跳声屏蔽了他对幸存者的感知。可即便如此,他相信大都会中还有人在抵抗着,这里是他父亲的城市,也将是他未来要守护的城市,他可是超人之子!

    深吸一口气,从自己腰带中一个物件,在手中延伸变形,等到小乔纳森将其套在脸上的时候,已经形成一个全覆盖的面罩了。

    “怎么说都是后十万年唯一一个自由诞生的氪星人与地球人类结合诞生的第一个混血氪星人,还要接老爸的班,这道关卡都跨不过,那还是去当学者算了。”

    自己在那吐槽,小乔纳森将自己身体调整到全方面戒备的状态,就这么朝着被毁灭日孢子充斥的大都会飞了进去。

    而在大都会的星球日报大厦内,作为堕落蝙蝠侠成员中战力最强的一个,地球-1宇宙的蹂躏者此时正将自己身躯一半融入到毁灭日母体中,试图依靠自己那变态的意志,配合同样作为毁灭日的自己,将主宇宙的毁灭日母体吸收,融合。

    他是因为自己所在宇宙超人无故发疯杀人,而认为自己错信了超人才注射毁灭日孢子病毒而堕落的。在他杀死超人的瞬间,狂笑之蝠来了,告诉他,在更多的宇宙里,还有超人存在,他们就跟你杀死的这个一样,都不可信,你的使命还未结束。

    所以他来了,在狂笑之蝠注意到主宇宙因为柯文所发生的变化时,他们也相对应的做出改变,跟在柯文他们后面,将本该作为一个定时炸弹爆出来的毁灭日母体变成蹂躏者的二度变身道具。在小乔纳森进入大都会的那一刻,通过这些由自己释放出去的毁灭日孢子,蹂躏者也注意到了一切。

    “超人的儿子,你想成为超人?成为超人的都该死!”

    带着要杀死所有平行宇宙超人以及超人相关的一切,蹂躏者也开始了行动,一个接一个被毁灭日孢子感染的毁灭日从星球日报大楼内爬出,借助毁灭日孢子的掩护,正朝着小乔纳森接近。与此同时,在莱克斯企业大楼深处,由铅和氪石混搭而成的避难所里,莱克斯躲在这里。

    正如小乔纳森所想,大都会还有幸存者存在,在狂笑之蝠于哥谭市升起挑战者山的第一时间,莱克斯就联系了当时留守在大都会的康纳,自己和超人一人一半DNA诞生出来的孩子。康纳虽然搞不懂自己父亲这么紧张的原因,但也将露易丝从家中带出,在这个避难所里躲了起来。

    借助铅和氪石两种物质,暂时骗过了那些被毁灭日孢子感染的毁灭日子体,大都会的市民。

    “小乔纳森来了,这家伙是傻子吗,就这样一个人进来这种地方!”借助设备的便利,莱克斯也看到了小乔纳森全副武装进入大都会的一幕。

    “我去帮他!”一旁的康纳看到小乔纳森进来,已经见识过毁灭日孢子厉害的康纳也明白自己弟弟此时的处境,毕竟在蹂躏者感染大都会的时候,康纳不是没出去救人,但能救的人太少,毁灭日孢子的可怕之处,差点把他自己都搭进去。

    “回来!你去是想给他增加战斗难度还是怎么着,普通人的毁灭日都那么厉害了,你一个不好也中招了,他直接等死就是了。再说了,这里还有个小的需要你保护呢!”

    莱克斯斥责道,康纳沉默,扭头看着被自己救出来的露易丝,目光也聚焦在她微微隆起的小腹。很显然,克拉克在放弃超人之力后,成功跟露易丝整出了二胎。而在露易丝这边,还有一群救下的幸存者。

    “可让他这样进来,他被感染了不一样出大问题?”康纳也担心道。

    “想想办法,莱克斯!”一旁,露易丝也看着眼前这位从敌人转变成好友的世界第一聪明人,求助道。

    莱克斯脑门青筋一爆,很快就做出了决定。

    “我去帮他,你们趁着我跟他对付那个怪物的时候,找机会离开大都会,这里不可能一直躲下去的。”

    “父亲!你这是做什么!”康纳一听莱克斯打算自己出手,更是惊讶,外面的毁灭日孢子对付莱克斯可比对付自己轻松多了。

    “这是最好的解决方案,虽然搞不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24小时而已,全世界,甚至全宇宙都乱成一团。但既然他们回来了,就肯定在着手解决这些事情,你出去能帮到他们的事比我多多了,再说了,就算我被感染了,一个莱克斯变成的毁灭日威胁程度总比超级小子变成的毁灭日要小得多,最优解不是吗?”

    “没必要这么做的,莱克斯。”露易丝同样惊讶莱克斯的决断,赶紧阻止着莱克斯。

    “啧!所以说这就是我到现在还单身的原因,你说你一个当妈的人了,怎么说话还是这么自相矛盾,一边要我想想办法,现在办法想出来了你又不让我去了,有意思吗。与其纠结这个,倒不如多注意我到时候的信号,还有同步传输出去的情报,这才是重点。”

    说着,莱克斯也起身,开始去做准备,一边做着准备,也在那自己说着,“嗨,有时候我也是奇怪了,我堂堂智商破二百的人,怎么会选择做这种牺牲,看来,有些事,智商三位数跟智商两位数做起来,都一样。”

    他的自嘲在避难所中响起,可没有人会去嘲笑此时的莱克斯。

    同样的事情也在华盛顿首府特区,海滨城,中心城发生,分别离开的少年泰坦都与等待他们的堕落蝙蝠侠碰上,而在哥谭,柯文跟狂笑之蝠的交锋才刚刚开始。

    在柯文用这个问题反问狂笑之蝠的瞬间,自以为看清多元宇宙本质的狂笑之蝠笑容戛然而止,因为在狂笑看来,他所生活的宇宙也好,柯文他们所在的光明多元宇宙也好,都不过是虚拟的角色,存在于一堆可笑的漫画书中。

    而且为了那所谓的人气,这些漫画书的编辑,总会要求画师按照他们的想法整出一个又一个的大事件,他们所有人都被当成提线木偶玩弄着,在自以为又一次拯救宇宙的同时,啪的一下,杀闪祭天,宇宙重启,新一轮期刊发售,他们又一次诞生,周而复始的被玩弄,让那些管理层可劲的捞钱。

    所以他要毁灭全部多元宇宙,让一切归于虚无,然后自己跳脱出去,来到那些将自己等人当成提线木偶操弄的编辑部里,把他们全部杀死!给所有人一个解脱,这是他自认为正确的做法,但这个时候,柯文提出这个问题,把狂笑之蝠整不会了。

    是啊,凭什么觉得自己毁灭多元宇宙,跳脱出去来到柯文所在的高维世界,杀死那些编辑就是一切的结束,有没有可能自己毁灭多元宇宙,跳脱到高维编辑部大屠杀,也是高维之上的高维存在们在操控了。如果是这样,那自己屠杀了那个所谓的高维后,再跳脱到高维的高维,是不是又在高维的高维的高维存在们掌控之中呢?

    这是一个无限套娃的循环,但就是这个无限套娃的循环,让狂笑之蝠笑不出来了。

    而这时的柯文在干嘛呢,他一个拍掌,将狂笑之蝠从这种无限套娃的思维中惊醒,抬头看向柯文时,柯文用一种志同道合的眼光看着他,在那说道:“是吧是吧,我就知道你跟我一样是这种想法,我跟你说啊,我在穿越之前,我一直觉得我是不是某本三流里的倒霉蛋。

    不然没法解释在我身上发生的这些事啊,凭什么我看的穿越里,穿越前平平无奇,穿越后要么系统起飞,要么天赋异禀,你看我,靠系统系统不行,靠剧本剧本拉胯,靠天赋,我到现在还在这里跟你交流而不是直接无情碾压,就连他妈的感情戏,我穿越前穿越后,两辈子加起来,至今还是个处男!你说,这公平吗!”

    一脸的愤慨,委屈,还有柯文那跟自己当时对超越多元宇宙认知一样的话语,直接把狂笑给整的一愣一愣的,那原本以为只有自己一人超脱多元宇宙认知的认识和孤独,在这一刻化为乌有,甚至还有些同情。

    毕竟自己还是蝙蝠侠的时候,虽说一样是提线木偶,但怎么说,也是哥谭市第一花花公子,什么模特,演员,记者,女侠,都睡过,相比于眼前这个两辈子都是雏的倒霉蛋,好像过的还不错。

    鲁迅曾经说过:当你的快乐建立在别人悲伤上面时,你就可以收获到两份快乐。

    而彼时彼刻,恰如此时此刻,狂笑那超脱多元宇宙认知的宏伟计划跟柯文这个三流里的倒霉穿越者经历这么一对比,一时间,好像也不是那么伟大了,相反,他有点想笑。

    “嘶···照你这么说,是有那么一点不公平啊,那既然这样,为什么不跟我一样,一起毁掉这个多元宇宙,一起超脱,然后去把那个把你当成倒霉蛋的三流作者给弄死呢?”

    带着柯文对自己的身份认同,狂笑之蝠走上前,对柯文发出了邀请。

    “所以我这不就来哥谭找你了嘛,我们一起找那些把我们命运当成提线木偶的垃圾作者报仇吧~”

    柯文脸上同样露出怪诞笑容,张开双臂,要跟狂笑之蝠拥抱。而狂笑之蝠也是如此,两人拥抱在一起,互相说道:“嘻嘻,骗你的~”

    异口同声的话语,同时,两人原本要拍在对方后背的手也化作尖刀,给彼此来了个对穿!

    双目相对,同样的怪诞笑容下,是彼此的默契“哇!早料到你会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