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DC家的骑士 英雄骑士

第一百四十一章 起源之墙的崩溃和出乎意料的来客

    吐了啊朋友们,7号踌躇满志准备更新,结果一觉醒来直接罗湖区开始进行全民核酸检测,啥事都没干就被拉去加班,这几天吃住睡都在单位,回来躺下还没到一会,电话又来了,无奈了,这几天只能抽空更新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各位

    瞭望塔关押巴巴托斯的监牢内,世界铸造者依靠着对自己兄弟脑海中的信息,也知晓了自己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只是相比于监视者的脆弱,世界铸造者反而坦然面对。在将巴巴托斯制住之后,带着监视者,给柯文来一句灵性的Ciao,就从柯文他们面前离开。孔克难和火星猎人看着这一切,都有些不知所措了,因为通过刚才世界铸造者的话语,貌似又有一个大事件在酝酿。

    而对这个未知大事件有所了解的,也就只有眼前站着的柯文了。

    “我知道你们在想什么,火星猎人,不要用心灵感应来探知我的想法,监视者就是一个例子。那些信息连监视者都无法承受,我不想变成祂。至于发生在我们眼前的事,我想你可以全部告知给克拉克,他会知道怎么处理的,如果真的到时候需要我说明白,我会说清楚,好了,没事的话我先走了。”

    在世界铸造者以这种方式与自己见面,离开之后,柯文也不多说什么,只是对身后的火星猎人叮嘱了一句,转身,就准备通过爆音通道离开。而看着柯文离开的背影,火星猎人欲言又止。在柯文没说之前,有那么一瞬间,他是想感知柯文的大脑,了解所谓的真相,即使这个真相对于他还有初代正联成员而言都有了一定猜测,他还是想去了解。

    但一想到刚才还在监控摄像头里淡然的监视者那一脸被玩坏的模样,火星猎人还是忍住了。

    “喂喂,你们两个在说什么谜语?为什么我一句都没听懂啊。”一旁的孔克难倒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他的确是属于新DC宇宙下的生灵,跟柯文不同,根本不清楚旧52宇宙,还有所谓的重启,循环这些破事。看着孔克难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火星猎人不禁叹了口气,眼神中也有着几分羡慕。

    有时候,什么都不知道未必不是一件坏事,至少现在,什么都知道的柯文就没看出来有多开心。

    “这事的关系跟我们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看柯文自己吧,他真想说给你听,你会知道的,现在,我先去跟克拉克联系了,你看着这里。”

    叮嘱了一句,火星猎人也跟着离开,反而是孔克难,站在原地一脸茫然。

    夜,柯文在自己的侦探事务所内,看着面前的电脑在那发着呆。

    世界铸造者的出现,是柯文所不了解的。按照正联他们的描述还有梦神丹尼尔的解释,这位大佬是监视者和反监视者的兄长,大哥级别的存在。但就是这样一个大哥级别的存在,在知晓自己要做什么后也没有第一时间对自己动手,反而是说了一堆自己并不能完全理解的话,这就让他很难受了。

    从狂笑之蝠引起的这场暗黑之夜大事件前后,自己那两个来自未来但又不确定是同一个未来的儿子,卡拉和莱娜的离开,扎塔娜到如今依旧没有任何消息,回应,而对于正义联盟这帮人而言,他们甚至没有去过多好奇,作为联盟成员之一的命运博士amp;amp;扎塔拉的行踪,一切的一切都让柯文开始思考这跟自己是否有着必然的联系。

    坐在那里,手指在桌上有节奏地翘着,很快,柯文似乎想到了什么,直视着眼前的沙发,说道:“命运,出来谈谈吧。”

    在柯文的话语面前的沙发缓缓显现,身披着亚麻色长袍,朦胧的脸部让人无法看清其真容,手的呼唤而出现的命运也对柯文说道:“怎么突然想到找我了。”

    中性的声音分不清男女,但对于命运而言,祂就是命运这个概念的拟人化,性别从来就不是重点。祂好奇的是,柯文为什么会叫自己,柯文凭什么认为自己会因为他的呼唤而出现。

    “我做了这么多事,这么大的动静对于你这样的存在而言,要是一点关注都没有,你就太对不起你的身份了。”

    “所以,你叫我出来的目的?”命运不置可否,在那继续问道。

    柯文指了指命运手中的书,“不介意给我看一看吧。”

    “我要说介意,你会怎么做?”

    “我还能对你这种存在怎么样?你要是不给,我就只能自己继续顺藤摸瓜了,然后让你赶紧从我面前消失。”

    柯文两手一摊,对于命运的调侃也是直接说道。没有办法,人家只是命运这个概念的拟人格化,你对祂动手没意思,人家对你动手也没意思,没有理由跟这样一个大佬搞的这么难看,尽管这个大佬可能对你一点帮助都没有。

    对于柯文的直接,命运笑了,然后将手丢了过去。

    “看吧,你想看的东西上面有,当然,也没有。”

    “歪日!你们这些当神仙的是不是全都是谜语人啊,话都不能说明白。”

    一听命运讲这种话,柯文血压也上来了。从见到世界铸造者开始,就没个讲人话的,都不知道这帮神都什么毛病,对于柯文的吐槽,命运也跟柯文刚才一样,来了一个小熊摊手。毕竟现在的柯文不是跟祂一样的存在,根本不明白对于祂们这样的存在而言,不是祂不想说明白,是这种东西吧,懂得都懂,不懂也没办法。

    一边在那骂骂咧咧,柯文也翻开了这本命运之书。上面的内容也在柯文脑海中一一呈现,作为命运这个概念的拟人格化,命运之书记载着这个DC多元宇宙经历过的一切,过去的一切,现在的一切,而未来,一片空白,看到这里,柯文愣住了,抬头看向命运。

    “现在你明白了?你想通过过去,现在所发生的一切来推断未来。但未来是变化的,我是命运,可以看透一切生命的命运,但命运本身就是无法看透的,你想要从上面找线索,嗯,本身就是一个死循环。”

    对于命运的坦白,柯文再看向这本命运之书,没有失落,将书本合上还给命运,脸上也带着笑容。

    “不,我想我已经找到了答案,谢啦。”

    “不必客气,那我想我该走了,作为一个神祇,我想我们之间的接触是不是有点多了。”

    “有什么关系呢,反正对于你这样的存在而言,像我这样的人,无非就是你那漫长生涯中一个刚好引起兴趣的小故事,看完我这个故事,还有下一个有趣小故事在等着你呢。”

    “也是。”

    点了点头,命运的身形也在柯文面前缓缓消失,只是在命运离开之际,柯文也突然问道。

    “对你,问你个事,像你们这种存在,会不会有更高存在把你们抹去?就是抹掉命运这个概念。”

    “啊?这是很有意思的问题,更高存在有,但当祂选择抹去命运的时候,本身不就是一种命运吗?”

    “哦~那我懂了,下次见。”

    命运给了一个不是回答的回答,但这样的回答已经足够了,至少柯文知道接下来该做些什么。

    看着命运消失的位置,柯文也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等待着世界铸造者口中所谓的考验到来。

    而在柯文与世界铸造者还有命运见面的时候,在无法确定的第三个分支未来。因为柯文的行动,而让DC多元宇宙最高的存在至高上帝亲自下台,与三个分支未来柯文进行了互相交换意见后。此刻的至高上帝也化作了一头巨大的雄鹰追击着那被突如其来的黑手和神秘存在所救走的三个分支未来柯文和曼哈顿博士。

    感受着身边所包围的黑色物质,救世主柯文也看向贤者柯文,这场营救是出自贤者柯文的手笔,而这个包裹着他们的黑手,也让救世主柯文感到不舒服。

    “怎么感觉就你最奇葩啊,我和他都没那个跟这位大爷掰手腕的能力,你去哪找来的大神?”

    “别这么看着我,我也没那个能力,只是我所在的那个分支未来跟这位大爷牵涉的比较多,这位大爷的仇家也不少。虽说打是肯定打不过,但动动手还是没问题。好了,别问了,我们在逃命呢。”卖了个关子,贤者柯文没有细说,只是任由这股力量包裹着他们前进,而救世主柯文和王者柯文也看向在贤者柯文前方站着的那道身影。

    那个熟悉的背影让两人对视了一眼,眼神中都有着相同的惊恐。只有什么都不清楚的曼哈顿博士看着这三人,脸上都是疑惑。

    就在三个分支未来的柯文与至高上帝玩大逃杀的时候,在那个未确定的正确时间线上,在柯文与自己儿子一同把达克赛德所封印的起源之墙上,那个微不可查的龟裂痕迹已经扩大到一个大陆架的规模,随着第一块碎石从起源之墙上剥落,这面环绕着整个DC多元宇宙的起源之墙也出现了大规模的崩塌。

    在起源之墙崩塌的瞬间,位于宇宙中心,绿灯军团的大本营欧阿星上,在至黑之夜大事件后,唯二存活下来的守护者甘瑟也在第一时间感应到了起源之墙的塌陷。

    “不!”如亲眼目睹起源之墙的崩塌,甘瑟在震惊过后,也第一时间联系了此时在欧阿星值守和在所负责的宇宙扇区的灯侠,其中就包括地球上的绿灯侠哈尔·乔丹等人。

    同一时间,在地球上。

    当起源之墙崩塌之际,位于地球的南极洲,在这片冻土之上,也发生了规模不小的地动。

    随着冻土的开裂,一颗参天巨树就这么突兀的从冻土中生长出来,一颗从未在地球上出现过的巨树就这么伫立在南极洲这片大地,当巨树出现的那一刻,位于纳辛诺市的柯文脑海中也出现了画面,而他也明白,这就是世界铸造者所说的考验。

    南极洲突如其来的巨变并没有影响到普通人的生活,只有在五常的领导人办公桌上出现档案。同一时间,位于南极洲的各国科考站也开始赶往现场,建立起临时根据地。

    第二天一早,在克拉克的总统办公室里,柯文突兀的出现,而克拉克也没有过多的惊讶,将早已准备好的咖啡递了过去,指了指一旁的沙发。

    接过咖啡,柯文看着克拉克一副淡定的模样也是好奇。

    “你知道我要来找你?”

    “荣恩已经跟我说过那个所谓世界铸造者的事了,我虽然不了解世界铸造者为什么将监视者带走,不过我还是得感谢祂,至少帮我们处理了巴巴托斯,而且我了解你。”

    “果然,当了总统就是不一样,脑子是比以前好使了哈。不过我怎么没有看到佐德跟菲奥拉。”环顾了四周,之前作为克拉克保镖的氪星大将军佐德不在,委实让柯文有点不适应。

    “他们要处理的事情很多,天启星那场战斗虽然没有把所有氪星族人都救下来,但那些孩子···在这点上我得谢谢你。”克拉克没有过多提及那些牺牲在天启星上的族人,停顿了一下才继续说道:“那些孩子虽然救下来了,但如何融入到地球还是个问题,至少对于现在的地球而言,他们身上的天赋是不应该存在的。我的父亲还有佐德正在尝试将他们这方面的基因封锁,让他们变得普通一些。”

    柯文点了点头,也认可克拉克的做法。

    虽然这些氪星婴儿上限被锁死,可氪星人的基因优势在那摆着,要是不在这方面下功夫,都不用别人动手,地球就得先毁于这帮熊孩子手里,可不是每个氪星婴儿都能成为克拉克这样的人。

    “打算封锁多久?”

    “一千年吧,等到工程完成后,我们会把他们安排到世界各地,然后就让他们各自去成长,也许一千年后,地球会变得超乎我们想象也说不定,当然,也可能会自我毁灭,但我们已经把该做的都做了,要还这样我们也没办法了。另外,这是阿曼达刚传递过来的文件,关于那颗巨树的,我记得之前你好像也整过一颗吧···”

    说着,克拉克也将手上的平板丢给了柯文,同时也在说着当初那场宿敌大事件中,出现在东京的世界树。

    “那个啊···跟这完全不是一回事,就连存在之灵,都不清楚这颗突然出现在南极洲的玩意是怎么长出来的。”敲了敲自己脑门,柯文也不再多言,拿起平板就准备离开。只是在离开之际,克拉克叫住了他。

    “所以你真的打算一个人处理这件事?”

    “是啊,只有这样我才能找到世界铸造者,找到答案。”

    “既然是这样的话,我建议你先去一趟哥谭,布鲁斯有东西要给你。另外,去一趟欧阿星,哈尔已经离开地球了。按照他的说法,是起源之墙塌了,就在南极洲出现这个大家伙的时候,我想这两者之间有着一定的联系吧。”

    “明白,谢谢。”

    看着从自己眼前消失的柯文,克拉克望着手中的咖啡,没来由的叹了口气。

    而柯文刚从克拉克的总统办公室离开,还没来得及去趟哥谭呢,刚把手中的平板放下,就看到在自己的位置上,一个熟悉的家伙坐在那里。

    “你是···布莱尼亚克?!”

    “好久不见,假面骑士···历骑,我们需要谈谈。”

    声音传来,曾经在黑暗多元宇宙与光明多元宇宙夹层之间与柯文展开过战斗的十级人工智能布莱尼亚克就这么坐在那里,看着柯文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