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临渊行 宅猪

第三百二十七章 马嘟嘟,图他他

    罗余烬等人走出地宫,仰头只看到远去的小天船。

    他尽管是人魔,但不以速度见长,无法追上这艘远去的天船,罗余烬丝毫不生气,反倒赞叹道:“我的女儿,并不甘心于只做个小圣皇,她是想成为真正的圣皇啊。”

    梧桐问道:“那么老师,小圣皇知道针对月流溪的局吗?”

    “她是知道的,但她并未阻止,也未插手。她只是乐享其成。”

    罗余烬目光中充满了对罗绾衣的欣赏,笑道:“我子女众多,最出色的便是她了。她刚刚继位没几年,便在各大势力之间游刃有余。这几年来,我感受到她尝试建立自己的势力,她的势力日渐壮大,甚至试图扳倒我们。”

    他微笑道:“对于她来说,我只是一个年迈的老太上圣皇罢了。她以为她握紧权力,握紧仙箓,便可以得到大秦上下的支持。真是太天真了。”

    梧桐心中凛然。

    天底下知道罗余烬真实身份的人,除了罗余烬麾下的神魔之外,便只有她、焦叔傲、苏云和神帝等人。

    哪怕是罗绾衣也不知道自己的父亲,大秦的太上圣皇,便是为祸天下的人魔!

    罗绾衣做的这一切,为的是让罗余烬麾下的神魔改弦易辙支持自己。

    她本身已经得到了通天阁元老会中的一些元老的支持,势力很大,若是得到太上圣皇的余部支持,那么大秦一统海外各国,不在话下。

    “如果小圣皇的父亲不是老师的话,她会是一代明君。”

    梧桐目光闪动道:“可惜她所做的一切,都是为老师做嫁衣。”

    罗余烬瞥她一眼,笑道:“梧桐,我能看透你,你却看不透我。你以为我的志向是让天下持续的乱下去,以便让我提升修为实力吗?我并非初等的人魔,初等人魔只知道满足可怜的本能欲望。我的目标,是仙界,是成为仙人!”

    他仰头看向天空,目光深邃:“我要飞升,要超脱。上一世我做不到的事情,这一世我一定要做到!”

    梧桐道:“哪怕付出任何代价?”

    白发少年点头:“哪怕付出任何代价!哪怕用天下众生做祭品!”

    地下,光门之后的世界,长桥连接着光门,劫灰风呼啸,将这个世界掩埋。

    苏云一手抓起应龙之角,飞廉的大脑顿时恢复,见到神荼的荆棘箭飞来,不由发出尖叫。

    这一箭正中飞廉的头颅,从眉心射入,将这颗头颅射穿。

    苏云原本利用尘幕天空将飞廉的大脑切开,又以应龙之角镇压,免得他复原,此刻飞廉没有脑壳,被这一箭刺穿之后,便见荆棘箭在其大脑中飞速生长开来。

    那荆棘箭不长枝叶,只长锋利的尖刺,尖刺刺破飞廉的大脑,虽然无法像应龙之角那样镇压他,但也非同小可!

    就在眨眼之间,飞廉的脑袋里已经长满了尖刺,还在不断往外疯长!

    飞廉怒叫:“神荼,你为何射我?”

    神荼吓了一跳,随即哈哈大笑:“飞廉,你好歹也是神魔,怎么这般下场?”

    那荆棘箭长得飞快,飞廉脑中长出一株荆棘,笔直生长。

    飞廉脑袋极大,左右丈宽,上下有一丈六七,否则也不会被苏云拿来挡箭。从他脑壳里长出的荆棘,居然也有丈余粗细,笔直的荆棘上长满了黑铁尖刺,四面八方生长,锋利至极,稍不留神触碰到便会被刺得血肉模糊。

    飞廉惨叫连连,他的大脑是各种奇异的天地烙印,并非是真实的脑浆脑髓,但痛感却是真实的。

    众人见状,不由毛骨悚然。

    飞廉是魔神,尚且如此,倘若换做他们中了神荼的箭,恐怕整个人都会变成一株长满刺的大荆棘!

    哑巴师兄石镇北立刻一抖书篓,书篓中的图纸飞出,顿时空中一片片亭台楼榭拔地而起,宫闱深沉,将所有人遮挡住。

    石镇北面色凝重,举起一木牌:“你们走!我来断后!”

    他轻轻挥手,只见有如迷宫般的建筑中一条小路出现,燕轻舟、伊朝华等人不假思索,捡起仙箓,收走火德神君的真身,拥着苏云沿着小路飞速而去。

    那口银针大小的长矛,因为无人能够拔出,所以他们弃之不理。

    石镇北则留在四大仙宫中央的祭坛上,调动迷宫建筑,尝试困住神荼。

    神荼骑虎杀入其中,只见这里如同迷宫一般,寻找不到出路。

    神荼一路横冲直撞,将一栋栋建筑撞得粉碎,还是没有冲到尽头,不由惊咦一声:“这小小地方,还能比云都还大不成?这段时间,十个云都我都可以飞过去了!”

    他冲天而起,撞开头顶的大殿穹顶,然而冲破这座大殿,他骇然的发现自己落在另一座大殿中。

    神荼哈哈笑道:“这便是楼班那小鬼的建筑新学?有点意思!”

    他猛地下坠,将大地破开,穿过这层大殿,竟然还是一层大殿。

    这迷宫,竟是立体的!

    向左右平面而行,无法走出去,上下穿梭,竟然也无法走出去!

    神荼不理会这些,一路嘭嘭嘭撞去,心道:“倘若是楼班出手来困住我,我还惧他三分,但你不过是楼班的弟子,也想困住魔神?”

    而在迷宫外,哑巴石镇北调动法力,催发各种建筑的威力威能,这些房屋坚固无比,是按照灵兵的规格来打造,加以组合,甚至可以发挥出灵兵的威能!

    但是神荼是何等存在?别说灵兵,就算是大圣灵兵也很难困住他!

    更何况石镇北只是征圣境界,不是原道境界。

    石镇北身躯大震,他每催动一座大殿,那座大殿便被神荼撞得粉碎,很快震得他五脏六腑连同性灵一起遭受重创,眼耳口鼻中不断有鲜血流出。

    他心中猛地一凉:“我还打算护送阁主他们先走,现在看来我做不到……”

    苏云等人来到迷宫之外,外面便是长桥,长桥尽头便是光门,只需要冲入光门之中,便可以离开此地。

    突然,苏云飞身而起,折返回来,冲入迷宫,叫道:“你们先走,在门外等我,我来救出哑巴师兄!”

    燕轻舟等人迟疑,鱼青罗向前冲去,道:“我们快走!苏阁主自有办法!”

    燕轻舟等人呆了呆,急忙跟上她,心道:“这个火云洞主对阁主的信心,似乎比我们还大。”

    另一边,石镇北察觉到苏云又闯入迷宫之中,心中大急,顾不得去阻挡神荼,急忙抓起飞廉的脑袋冲入迷宫,准备营救苏云。

    就在他心神紊乱的那一刻,神荼在一堵墙外传来砌墙修宅子的声音,不由露出笑容:“楼班手下的小鬼,你露出马脚了!”

    他冲破墙面,只见许多只有三五寸的小人儿正在搬砖的搬砖,和泥的和泥,还有的扛柱子、砌墙,建楼阁庙宇,铺路修桥。

    神荼气极而笑,刚才就是这些小人儿不断的拆掉迷宫重建,让他被困在这里!

    “吗嘟嘟,图他他!”

    众小人儿见到他,不由骇然,纷纷轰散逃命,叫道:“吗嘟嘟,图他他!图他他!”

    神荼冷笑道:“小鬼,你催动性灵神通,被我察觉到了!疾”

    他肩头挂着的苇索突然咻的一声飞出,穿墙过道,呼啸而去,下一刻,苇索便捆住一人。

    神荼心中一喜,沿着苇索一路杀去,只见沿途小人儿哭喊连天,举着双手逃命:“马嘟嘟”

    神荼一箭又一箭射去,很快黑虎载着他冲过去,突然前方拐角处便是一个被六根巨大的荆棘插成的球体,又被他的苇索捆得结结实实。

    神荼哈哈大笑:“小辈,知道我的厉害了吧?”

    突然,他有些狐疑:“我刚才射出五箭,而这里却有六支荆棘箭,难道……”

    他急忙收回苇索,细细打量,只见那六根荆棘中赫然便是飞廉魔神的大脑袋!

    飞廉大口被撑开,粗大的荆棘从他的口中刺出,而他的双眼也被两根粗大荆棘顶出来,那两根荆棘扎根在他的眼眶深处。

    还有飞廉的耳朵,也长出两根荆棘,再加上他大脑中长出的荆棘,恰恰六支荆棘箭!

    神荼急忙收回荆棘,只见那六根粗大的荆棘柱子化作六支箭羽飞回,神荼将箭上挂着的眼球摘下,丢在一旁。

    那两只眼球幽怨的看他一眼,蹦蹦跳跳的跳入飞廉的眼眶。

    飞廉叫道:“好你神荼,亏我把你当成兄弟……”

    神荼面红耳赤,充耳不闻,纵黑虎从飞廉的脑袋上一跃而过,心道:“我们三大神魔来杀剑阁圣人一人,反倒被他伤到了三个,已经是丢了脸面。而今对付几个小辈,飞廉还被人擒下,百般折辱,还用他来挡我,而且我居然还被挡住了。这脸面算是丢尽了……”

    他也有羞耻之心,此刻只想着夺走仙箓,杀光苏云等人,一雪前耻。

    “若是能把飞廉这厮也杀了,那么丢脸的事情便再无人知晓了,但偏偏杀不死这厮。好在他比我还丢脸,不会说出去。”他心中暗道。

    哑巴石镇北用飞廉的脑袋吸引神荼,自己则急匆匆追上苏云,却见苏云此刻来到仙宫前的一座祭坛上。

    石镇北诧异,走上前去,怒冲冲向他比划来去。

    苏云道:“哑巴师兄,咱们肯定打不过神荼,那是一尊神魔,但是我总觉得,这几座祭坛,似乎可以利用……”

    他看着祭坛上的烙印,那是二十四神魔的烙印!

    祭坛上的二十四种神魔,恰恰在朝天阙记载的九十六神魔之中!

    “这四座祭坛,与九十六神魔有关。而这些神魔,我都格过。”

    苏云目光闪动,调动真元,观想祭坛上的二十四神魔烙印,他的身后,一座座洞天开启,七十二洞天牵引二十四种天地元气,让那二十四神魔烙印越来越真实。

    远处,神荼将一栋栋楼阁宫殿打得粉碎,气势如虹,向这边滚滚而来。

    “马嘟嘟……”

    一群小人儿哭喊连天,从犄角旮旯里钻出来,扑到石镇北脚边,石镇北心疼万分,急忙将这些小人儿收起,看了看神荼杀来的方向,又看了看苏云。

    他咬紧牙关,正要向神荼杀去,拖延时间,突然二十四神魔烙印嗡的一声,与祭坛上的烙印融合在一起。

    祭坛下轰隆震动,而旁边的仙宫传来摄人心魄的悸动。

    “哑巴师兄,我们去下一个祭坛!”苏云大声道。

    石镇北醒悟过来,身躯一摇,更多的小人儿从他的书篓里的图画中爬出,四处拆楼盖房。

    “马嘟嘟!”一个带着帽子的小人儿面色严肃,在一栋楼房上画了一个圆,圆中写了一个拆字。

    住在那栋房子里的小人儿则喜极而泣,欢天喜地的跑开了。

    石镇北急忙带着苏云在迷宫中穿行,避开神荼,来到第二座仙宫。

    苏云如法炮制,将仙宫前的第二座祭坛点亮。

    过了不久,终于四座祭坛悉数被苏云点亮,四大仙宫中传来的悸动也越来越强,即便是神荼和脑袋后长翅膀飞来的飞廉,也不由得心惊肉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

    “不管要出什么事!”

    飞廉叫道:“打死那个姓苏的小鬼总没错!快杀了他!”

    两尊魔神慌忙向苏云的方向冲去。

    而在此时,苏云和哑巴石镇北已经站在中央祭坛上。

    马嘟嘟,图他他(求票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