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临渊行 宅猪

第五百五十三章 老师,珍重

    那两尊冥都魔神是循着少年白泽流放“好朋友”留下的痕迹,一路追踪而来。他们之所以能够追踪到白泽的神通痕迹,是因为冥都并不处在现实世界。

    寻遍现实世界的任何角落,也不可能找到冥都,真正的冥都是处在三千虚空的深处,是古老宇宙的残留,现实宇宙的投影,世界的阴暗面。

    白泽一族的小白羊们,打开冥都往里面丢东西时,会在三千虚空中留下神通的光痕,虽然很快就会消失,但冥都魔神有能力寻找到这些光痕,只是较为吃力。

    这两尊冥都魔神之所以来晚了三天,是因为他们循着痕迹,一路寻到了天府洞天,没有在天府寻到少年白泽,又一路寻到天市垣。

    这两尊冥都魔神一边聊着帝倏之脑逃脱的事情,一边寻找到苏云和白泽。其中一尊魔神率先找到苏云,有说有笑的便向苏云下手,而另一尊冥都魔神才发现白泽就在苏云旁边,于是便笑骂一句,也向白泽动手。

    他们对于这种事情习以为常,冥都魔神来去无踪,取人性命如探囊取物,别说苏云和白泽,就算是仙人也轻易被他们斩杀,毫无反抗之力。

    然而向苏云出手的那尊古老魔神却立刻感觉到苏云的反抗!

    那个小小的身体里突然迸发出恐怖的灵力,摆脱他的压制,随即调动修为,准备反击!

    那魔神惊讶,黑铁叉刺来,却遇到了苏云的黄钟。

    这五天以来,苏云跟随莹莹学习三千仙道符文,黄钟的威力大涨,别的不说,单纯的防御力提升了许多。

    他甚至坚信,这次倘若与水萦回争锋,他站在钟下让水萦回打,毫不反抗,水萦回都无法破开他的黄钟!

    然而那尊魔神却一击之下,将黄钟刺穿,黑铁叉的尖端刺在他的眉心处!

    苏云额头冷汗津津,再度被那尊魔神压制住,一身的修为都无法调动!

    另一边白泽也面对同样的境遇,不过他的实力要逊色一些,没有抵抗,便被另一尊魔神以锁链捆住,飞起,落入那尊魔神手中,被攥得结结实实!

    就在此时,狂暴无比的灵力侵蚀而来,刹那间,三千虚空化作实体!

    物质涌现,宛如无上禁锢,让两尊旧日魔神只觉行动涩滞。

    两尊旧神露出惊恐之色,一个抓起苏云,一个带着白泽,转身向外逃去!

    他们的肉身伟岸,筋躯强大无比,劲力爆发,刚刚形成的物质世界顿时层层爆炸,回归能量虚空!

    两尊魔神飞速向前穿梭,所过之处,一切炸开,只剩下纯粹的能量奔流!

    然而下一刻,第二股灵力涌来,刚刚回归的能量虚空顿时层层凝固,化作三千物质世界!

    两尊旧日魔神怒吼,筋躯中的所有洪荒力量爆发,挥动武器劈向前方,然而身躯却越来越慢,甚至连最后一招也没有攻出,身躯便化作两尊石像,被定在原地,一动不动。

    苏云和白泽瞪大眼睛,看着这一幕,脑中一片空白。

    他们二人即便是当今世上最聪明的人和最聪明的神,也无法理解眼前所见!

    “道法神通,永无止境,帝倏之脑臻至神通的源头,掌握了灵力的力量,对我们来说不可思议,对他来说则是普通神通罢了。”苏云心中禁不住惊叹不已。

    仙云居中,大头少年倏道:“你们散开。我将虚空实体化,不过虚空与现实世界重叠,倘若突然间将虚空显现出来,便会出现不同物质融合的现象。你们留在这里,恐怕肉身会有损伤。”

    红罗、武仙人等人惊疑不定,急忙散开,莹莹和帝心也连忙远去。

    少年倏催动灵力,众人远远看去,仙云居所在的空间突然剧烈震荡一下,两尊伟岸无比的魔神出现,比山岳还要庞大,挤压得空间动荡不休!

    那两尊魔神一半与帝廷的大地相连,一半在外,与大地相连的地方,赫然是其血肉与帝廷生长在一起!

    这正是少年倏口中所说的物质融合现象!

    两个空间重叠的地方倘若都有物质,平日分处不同空间之中,便不会相互干扰,倘若空间融合,那么融合的一瞬物质也会融合!

    这时,物质便会长在一起!

    若是没有生命倒还罢了,若是有生命,便会出现许多匪夷所思的怪物来!

    这两尊冥都魔神便是如此,腰身以下的物质与帝廷重叠,与仙云居重叠,很是凄惨。

    苏云和白泽从他们的掌控中下来,惊疑不定。

    只见那两尊魔神不再被禁锢,自身血肉却与帝廷生长在一起,痛苦不堪,却忍着剧痛,一言不发。

    少年倏抬手,便要将他们斩杀,突然,苏云道:“且慢!”

    少年倏停手。

    苏云心有余悸,压下心头的悸动,道:“他们若是死了,冥都便知道我和白泽未死,还会再派出魔神前来追杀。须得让他们觉得我与白泽已经死了,冥都高枕无忧,便不会派人继续来杀我们。”

    少年倏想了想,屈指连弹两下。

    那两尊魔神身躯大震,向后退去,身体在泥土中穿梭,如入无物之地!

    突然,他们隐匿在虚空之中,从苏云、白泽的视野中消失。

    而在虚空中,那两尊魔神正在飞速坠落,向冥都而去。

    两尊魔神稍稍回忆,便想起先前自己击杀苏云和白泽的情形,清晰无比。但关于帝倏之脑的记忆,却没有任何印象。

    两尊魔神不疑有他,飞入一层层冥都,前往第十七层,飞跃一个个死寂的星球,来见冥都大帝。

    两尊魔神单膝跪地,躬身道:“启禀陛下,那两个贼子已经伏诛!”

    冥都大帝的身躯更为伟岸,向一个体态小小的仙人道:“桑天君现在可以放心了吧?这两个贼人已死,便无人能够再打开冥都第十八层,更无人能够欧解救帝倏之躯。”

    那小小的仙人相比冥都大帝而言,真可谓是微尘一粒,然而声音却是宏大无比,不逊于冥都大帝,不紧不慢道:“不可掉以轻心。上次即便是陛下亲自前来,也被那帝倏之脑逃脱。帝倏之脑肯定不会放任自己的肉身完全化作劫灰,他必然会冒险来取。”

    冥都大帝笑道:“这两人已死,便无人能够进出冥都。”

    桑天君面色古井无波,淡淡道:“然而,这一切都有一个幕后黑手。这个黑手一手操控了邪帝尸妖,邪帝性灵以及帝倏的逃脱,他甚至还打算调虎离山,引走混沌四极鼎!”

    桑天君顿了顿,继续道:“在引走不成的情况下,此人竟然斩断了四极鼎的一个鼎足!”

    冥都大帝脸色微变,失声道:“四极鼎被斩断鼎足?”

    桑天君点头,道:“那幕后黑手斩断鼎足之时,恰恰是帝倏逃脱之时!陛下被引到冥都,他则杀上仙廷,试图放出混沌!”

    冥都大帝连打几个冷战,喃喃道:“那黑手到底是谁……”

    桑天君叹道:“吊诡的是,他没有露出半点马脚,仙廷至今为止竟未查出此人是谁!这次,他的爪牙虽死,但依旧不能有半点放松!我们继续守在此地,帝倏之脑,一定会与黑手一起前来!这次,一定可以揪出他的真面目!”

    天市垣,仙云居。

    通天阁的燕轻舟从元朔东都归来,求见苏云,道:“阁主,已经寻到韩君了。”

    苏云因为红罗把他的誓言破了,让他踏足元朔的土地,所以才让通天阁的人去寻找韩君。

    当初他为了让韩君和丹青出手对付人魔余烬,因此向两人发誓不再踏足元朔半步,没想到却因为红罗被破。

    苏云在度过冥都之劫后,总是会莫名想起这个誓言,想起誓言的另一方,因此道心难平,不得不命人寻找韩君。

    当初韩君道心被破之后,疯疯癫癫,不知所踪,他也不知道韩君下落,此时听到燕轻舟的话,不由精神大振,道:“韩君在做什么?”

    燕轻舟迟疑一下,道:“要饭。”

    苏云怔了怔,失声道:“要饭?”

    燕轻舟点头,又犹豫了一下,道:“韩君很是落魄,身上多处伤残,疯疯癫癫,我找到他时,他正在东都最底层,住在桥洞下。他身边,还有一个人,是半支笔……”

    苏云心神大震,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燕轻舟继续道:“那支笔自称秦武陵,经常和韩君相互殴打,却被韩君控制住。我自作主张,把他们都带来了……”

    苏云清醒过来,颔首道:“你做得很好,做得很好……”

    他站起身来,向外走去:“我去见他们。不见他们,我道心中的缺憾,始终无法弥补。”

    燕轻舟跟上他,道:“我将他们安排在仙云居的偏殿中。”

    苏云来到偏殿,四下巡视,却见一个褴褛破败的老人穿着厚厚的黑棉袄,畏畏缩缩,蜷在角落里,怀里抱着一个只有上半身的笔怪小童。

    那笔怪小童也是残破不堪,面相凶恶,正对着那老者疯狂锤击,恶狠狠道:“你放过我吧!你放过我吧!不要再纠缠我了!”

    苏云默立在那里,看着两人扭打在一起,过了良久,这才上前。

    那笔怪小童见到苏云,脸上露出恐惧之色,尖声叫道:“你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我已经足够惨了,不要再来折磨我了……对了,你不是来折磨我的,你是来杀我的!”

    他奋力挣扎,从那老人怀里挣脱,两只手撑地向苏云爬去,嘿嘿笑道:“你是来杀我的,对不对?你一定是来杀我的!快点动手,求你了,快点动手杀了我!我不想再与这疯子有半点瓜葛……”

    那疯老人突然一只手抓住他,将他拖了回去,嘿嘿笑道:“秦武陵,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我不会让那个鬼伤到你的,不会的……”

    那笔怪小童看向苏云,满脸祈求,低声道:“杀我,求你……”

    苏云摊开手掌,法力舒张,那疯老人控制不住笔怪小童,小童在他法力下飞起。

    疯老人怒吼,向苏云扑去,厉声道:“秦武陵!我与你拼了!”

    苏云灵力爆发,更改那疯老人的大脑神经丛,调整其性灵细节构造,待到那疯老人扑到苏云面前时,他眼中的疯狂已经完全消失。

    而另一边,苏云催动造化之神通,笔怪小童的下半身渐渐生长,不过要完全长出来,还需要一段时间。

    疯老人落地,神智恢复清明,回想这段时间的经历,恍如一梦。

    苏云道心突然一片空明,眼前的迷障似乎又少了几分,轻笑一声,转身向殿外走去。

    “苏阁主。”

    那疯老人抬起头来,有一种不凡的气魄:“苏阁主救下我们,难道便不怕我们再度祸乱天下吗?”

    苏云停步,侧过脸来:“两位老师,你们这一觉醒来,天下已经不是你们当年的天下了。”

    他迈开脚步,轻快前行,声音传来:“两位老师,珍重。”

    兄弟,求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