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临渊行 宅猪

第六百一十四章 好人苏云(大章求票)

    芳婷树等人连忙来到芳逐志身边,上下打量,不禁骇然:“逐志师哥,你伤的不轻呢!”

    芳逐志还待再说,突然一口气提不上来,被喉头涌出的血堵住,不由得哇的一声喷出一道血箭!

    他吐出这口堵住喉头的血,便舒畅了许多,急忙从灵界中取出一个紫金葫芦,道:“不用担心,我当年游历时进入一座古仙洞府,得到这个葫芦,葫芦是那古仙炼制的灵丹妙药。这仙丹药效惊人,只要未死,都可以治愈!”

    芳逐志服下仙丹,催动仙丹药力,镇住伤势,突然只听咔嚓咔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连绵不绝,急忙回头看去,不由骇然,脑中空白一片!

    只见那天皇悟仙台的崖壁裂开一道巨大的裂缝,裂缝越来越大,竟有将整座仙山劈开的趋势!

    这裂缝是苏云用混沌诛仙指三指把他打入山体中所致,第一指只是让他靠在崖壁上,第二指便将他打入山体之中,对天皇悟仙台造成最大破坏的是第三指,这一指的威能最强,将他像根楔子一样钉入山体,将这座仙山劈开!

    芳婷树失声道:“逐志师哥,你这次反震好强,把天皇悟仙台也给劈开了!”

    芳逐志心中冤枉无比,又气又急,又是一口血喷出来,一粒仙丹根本压不住伤势,连忙又从紫金葫芦中倒出两粒仙丹,颤抖着服下。

    另一边,苏云和莹莹施展法力,将正在裂开的仙山定住,缓缓合拢。

    芳婷树等人连忙上前帮忙,焦急道:“这是族中圣地,倘若裂开了,该如何收场?”

    苏云催动神通,熔化岩石,用岩浆注入仙山裂缝,道:“目前只好先用岩浆把两半山崖连起来,勉强可以维持原状,只是不能撞击。倘若有人在这里打斗,轻易便可以让仙山裂成两半。”

    众人看着崖壁上那道岩浆凝固留下的刺眼痕迹,心中诚惶诚恐。

    天皇悟仙台乃是仙后的成道之地,仙后年少时在这里倾注了无数心血,这里也是芳家的圣地,倘若族老知道芳逐志反震,把这座仙山震裂的话……

    而族老发现这件事也是迟早的事,毕竟苏云用岩浆修补山体,留下这么显眼的痕迹。

    “我的运道,怎么突然变差了?”

    芳逐志有些惶恐:“难道我的好运到头了?”

    他一向运气好得惊人,别人喝凉水塞牙,他喝凉水都能喝出琼浆玉露,捡块石头都是罕见的炼制仙兵的金属,就算遇到危险,也能逢凶化吉。

    然而今天不知为何,运道突然变得奇差。

    另一边芳雪园和鱼青罗交锋也分出胜负,二女归来,却没有提谁胜谁败,不过言语间芳雪园对鱼青罗尊敬了许多,处处礼让。

    鱼青罗与她一战,也收获良多,从天皇曜魄万神图中参悟出不少奥妙,弥补自己的不足,心中很是欢喜。

    众人不敢在天皇悟仙台多做逗留,连忙登上画舫,匆匆离去。

    远处,桑天君与温峤也在芳家族老的陪同下游历天皇福地,观览胜景,正逢他们的画舫。

    温峤乃是纯阳神祇,又掌控雷池,远远看到画舫上的众人,不由微微一怔。

    他能够看人气运,远远便见那画舫上方飘着一个巨大的华盖,华盖下飘浮着一个较小的华盖,大小华盖霉运滔天,把芳逐志的四十九重天气运都冲散了!

    这一幕,令温峤旧神瞠目结舌,心道:“新仙界的第一仙人,也顶不住苏、莹二人的霉运,恐怕芳逐志要走霉运了!”

    苏云、芳逐志等人与他们远远照面,停船寒暄两句,便径自离开。

    桑天君回头,露出疑惑之色,向芳老太君道:“逐志小友像是受了伤。伤势不轻,不知道是否会影响到四御天大会。”

    勾陈、后土、南极、北极四大洞天,简称四御天,因此这次大会桑天君称之为四御天大会。

    芳老太君笑道:“逐志一定是在先前的比试中受了伤,他有灵丹妙药,休养几天便好。两位,这里便是仙后娘娘的成道之地,唤做天皇悟仙台!”

    老太君在前引路,笑道:“这里是我族圣地,族中但凡修炼天皇曜魄的,都会来此参悟,收获极大。两位请。”

    桑天君、温峤降落在悟仙台上,刚刚落脚,突然只听咔嚓咔嚓的爆响,那悟仙台竟然承受不住他们的身体重量,被生生压成两半!

    芳老太君骇然,急忙向两人看去,桑天君是正常人大小,但温峤却是体型庞大,肩头还长着两座火山,体重惊人!

    显然,是这尊旧神压垮了芳家的圣地!

    温峤见这老太太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便暗暗叫苦:“糟糕!我乃纯阳之神,操控劫运,向来劫运不加身的,怎么今日也走了霉运?难道苏阁主的华盖也罩在我的头上了?”

    画舫把苏云、鱼青罗送到居所,芳逐志深深看了苏云一眼,道:“苏君可否移步说话?”

    苏云欣然前往。

    两人来到锁链长桥之上,芳逐志看着深邃的云海,过了片刻,方才道:“我输给你,口服但是心不服,我还会向你挑战。逐志一生,不弱于人,只会战斗不止,绝不会服输!”

    苏云露出赞许之色,笑道:“难怪你叫逐志,追逐志向,永不服输。你有此志向,我自然成全。”

    芳逐志言语中流露出强大的自信:“我一定可以超越你!”

    苏云也被他感染,生出一股豪气,笑道:“你挑战我一次,我就把你打垮一次!再挑战我,再把你打垮!”

    寒风从仙山深处吹来,芳逐志站在萧瑟的寒风中,只觉今日的风有些刺骨,吹凉了少年的心,透心冰凉。

    苏云见此情形,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想了想又不知该说什么,于是拍了拍他的肩头,语重心长道:“你放空心神,不要把我当成笼罩你心灵的阴影。你真的已经很不错了。我认识的同龄人中,能够与你并驾齐驱的人不多,只有三两个而已。”

    芳逐志眼角抖了抖,声音沙哑道:“能与我并驾齐驱的有两三人?”

    苏云知道他心眼小,装不下心事,连忙道:“他们也都很厉害,我从未小觑过他们。只是最近一两年我开始渡劫,这修为突飞猛进,根本不受我控制……”

    他言语中多少有些悲愤,黯然道:“我修为进境实在太快,以至于将他们抛开。”

    芳逐志面色苍白:“苏君修为进境太快……”

    苏云更加悲愤,解释道:“我根本不想这样!但我反抗不得,只好默默接受。”

    “不想这样……”芳逐志只觉这风越发冰寒,涩然道,“苏君,你先回去吧,我想独自静一静。”

    苏云叹了口气,道:“你若是还有想不通的地方,尽管来找我,我开解人很有一套。”

    芳逐志默默点头,背过身去,流下了眼泪,泪水随着寒风滑落,坠入山谷。

    他不知道,苏云的确不想这样。自从雷池洞天复苏以来,劫运出现,劫数降临,苏云便开始了无奈的渡劫之旅。

    他的体内,原本先天一炁占据的比例不高,哪怕是巅峰时期,也只有五成,但劫运开始,他的体内便容不得其他元气,只有先天一炁才能留存!

    倘若有异种元气,便会先天雷劫伺候,直到劈得他体内没有其他元气为止!

    无论苏云如何改动功法,功法运行,还是无法做到百分百先天一炁,因此总是挨批。

    别人只看到他的修为突飞猛进,却没有看到他多少次被劈得昏死过去。

    因此,他言语中的悲愤,并无半点伪装,反而很是真诚,是真情吐露。只是他劝慰人的方式有些让人难以接受,有待改进。

    又过了两日,仙后娘娘归来,召集族老与苏云、桑天君等人,苏云又见到芳逐志,只见这年轻人气色好了许多,气息也沉稳了不少。

    莹莹道:“士子,你打他一顿,他果然就成熟了许多。”

    苏云点头,很是欣慰:“我答应过他,许他挑战我,我顺带着敲打敲打他,让他早日成长起来。”

    莹莹由衷赞道:“士子真是好人!”

    苏云也很是开心,笑道:“不管怎么说,我的一条腿始终在仙后这条船上,仙后这条船越稳,我站得也越稳。”

    众人到齐,仙后娘娘环视一周,开口笑道:“本宫前几日拜会三大帝君,相商此次四御天大会,长生福地,皇地祇福地,还有紫薇福地,也都选出高手。本宫与三大帝君,便将此次大会地点定在帝廷。”

    苏云脸色微变,轻轻皱眉。

    “四御天的强者若是来到帝廷,恐怕会惹出不少事端!这些人随便出手,恐怕对于元朔的民生便是不小的灾难!更何况,帝廷福地极多……”

    他定了定神,这些人又来头极大,就算三大帝君选出的传人是谦谦君子,他们带来的随从神魔却难保会仗势欺人。

    倘若这些人看到帝廷如此富饶,难保会忍耐不住,劫掠帝廷的福地,伤害苏云的朋友和族人!

    更何况,帝君传人身边甚至可能会有仙人!

    对于仙人来说,帝廷福地产出的仙气,更是让他们垂涎三尺!

    仙后娘娘继续笑道:“三御天即将与大陆合并,变成大陆的一部分,不过须得等半年时间,才能真正合并。我们等不了这么久,因此三大帝君已经让他们的传人先行一步,打通与帝廷的仙路,先一步赶往帝廷。只消十天,他们便可以在帝廷相聚。至于三位帝君和本宫,也会降临到帝廷观战。”

    她心情舒畅,笑道:“到那时,便是一场龙争虎斗!逐志,你有信心吗?”

    芳逐志迟疑一下,偷偷瞥了苏云一眼,硬着头皮道:“弟子有信心!”

    只是这话出口,底气却不怎么足。

    仙后也听出来他的底气有些不足,心中纳闷:“几日不见,这孩子怎么了?”

    这时,苏云站起身来,笑道:“娘娘,小生是帝廷人,四御天的道友前来,小生忝为地主,不得不先回去一趟,好生准备招待事宜。”

    仙后娘娘笑道:“苏君不与本宫一起乘车,欣赏沿途景致吗?倒让本宫失落得很。”

    桑天君闻言,心中惴惴不安:“仙后这话有些失了本分,有些调戏姓苏的意味在其中,置陛下于何地?”

    苏云躬身,毕恭毕敬道:“倘若是寻常时期,小生自然喜不自胜,推辞不得,只是此次还有三位帝君将要降临,小生又是仙廷委任的天府圣皇,若不准备一番,恐怠慢了三位帝君,被三位帝君责备。”

    仙后笑道:“这倒也是。你先去吧。”

    苏云松了口气,带上莹莹,正要唤鱼青罗一起离开,仙后笑道:“青罗妹子留下陪本宫解闷。”

    鱼青罗知道她留下自己是做人质,柔声道:“苏阁主先回去便是,我正好有些道法上的疑难,打算请教娘娘。”

    苏云点头,向外走去,温峤连忙道:“娘娘,我也有事要回去一趟。阁主等等我!”

    他正要起身,仙后娘娘似笑非笑道:“温道兄,你可不能走。你须得陪本宫一起前往帝廷呢!”

    桑天君原本也打算向仙后请辞,闻言便知道仙后不会放自己离开,心道:“姓苏的小子这么着急回去,到底要做什么?”

    苏云带着莹莹飞身离开天皇福地,立刻催动青铜符节,符节上混沌符文瀑布般流转,突然一顿,刹那间消失无踪!

    万千星辰一晃而过,不久之后,雷池上空突然空间剧烈晃动,青铜符节猛然出现,随即倾泻的符文渐渐放缓下来,径自向雷池海底驶去。

    不久之后,青铜符节来到历阳府,驶入府中。

    历阳府中,燕轻舟、伊朝华等人还在苦苦研究旧神符文,试图解开旧神符文的奥妙。这里聚集了元朔最聪明的大脑,每个人都学识渊博,但是旧神符文与混沌符文有着极大的关系,饶是他们个个才高八斗学富五车,短时间内也无法将这些符文解开。

    “伊师姐!”

    苏云从符节中走下,符节缩小,回到他的左臂上。

    “伊师姐,停下手里的活儿,你召集天文术数最厉害的通天阁灵士,给我尽快计算出北极冬天、南极洞天和后土洞天的方位和运行轨迹!”

    苏云吩咐道:“还有,计算出从这三大洞天出发,到达帝廷,仙路的轨迹!立刻去办!今天我就要看结果!”

    伊朝华连忙提点十几个精通天文术数的灵士,跟随苏云乘坐符节回到天市垣,观察天象,对照星图,飞速演算。

    伊朝华匆匆送来南极洞天的轨迹图和仙路图,道:“阁主,已经算出南极洞天的线路图了。不过,为何要计算仙路轨迹?”

    苏云接过图纸,目光闪动,打量图纸上的数据,轻声道:“我打算去告诉三位好朋友,什么事可以做,什么事不可以做……莹莹,我们走!”

    莹莹应了一声,连忙跳到他的肩头,青铜符节上符文流转,整个符节霎时间消失不见!

    四千三百字大章求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