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临渊行 宅猪

第六百八十二章 你的剑道是我教的

    师蔚然、芳逐志等人各自回味先前落入苏云神通之中的感觉,他们被苏云的剑道神通祭起时,有一种劫运如轮,众生皆在轮回之中的感觉。

    身在其神通中,便有一种我为众生的感觉。

    “嘿,帝廷苏圣皇,果然名不虚传。”一个年轻得剑人低笑一声,御剑破空而去。

    前方便是一片大山谷,道道霞光悬垂下来,天空中则形成奇特的洞天景象,极为雄丽壮阔。那年轻仙人在飞行途中,叱咤一声,剑光团团爆发,施展的赫然是帝剑剑道,本事非凡。

    “只是太多事!”那年轻仙人剑道施展完毕,猛地一收,向谷底飞去,显然是有所发现。

    其他得剑人纷纷飞起,向同一个方向飞去。

    空中剑光流彩,这些仙人竟然各具不凡剑道,剑道造诣很是不弱!

    芳逐志皱眉,道:“不管怎么说,苏圣皇是他们的救命恩人,救了他们,怎么连一句谢也不说?”

    师蔚然目送他们远去,道:“他们是邪帝和帝丰的弟子,有些说不定还是天后娘娘以及另外两位帝君的人。他们是何等骄傲?我刚才观察他们的神通,都是得到真传的,他们自视极高,自认为能够穿过这条峡谷,岂会因此感激苏圣皇?只会嫌弃他多事,嫌弃他行事霸道。”

    芳逐志摇头道:“我们是第一仙人,在苏圣皇面前尚且很是谦逊,他们还能比我们更强不成?”

    师蔚然等着楼船前来,感慨道:“这些人得到仙剑,又得到帝君、大帝的指点,岂会臣服?即便是我,对苏圣皇也不是那么心服口服,不过每一次他都能让我心服口服而已。”

    芳逐志也在等待自己的宝辇,闻言连连点头,笑道:“我得到这口仙剑时,领悟出剑道,信心满满的打算挑战他。不料他剑道一出,我便知道完了,在剑道上我这辈子没指望了。”

    苏云走来,莹莹坐在他的肩头,怀里抱着本书,书本上趴着一只天蚕。

    芳逐志和师蔚然连忙躬身称谢,苏云还礼,笑道:“东君和西君有这个本事穿过峡谷,我只是助力而已。”

    芳逐志笑道:“若非圣皇相助,恐怕我们可以穿过,麾下却不乏死伤。”

    宝辇和楼船上都有不少仙人,连忙躬身谢苏云救命之恩。

    莹莹不解道:“士子搭救的其他人呢?他们为何没有留下来说一声谢再走?”

    苏云摇头道:“挟恩图报,非我本意。我适才也有试探他们修为强弱的意思,看看自己用几招才能将他们干掉。我的动机本来便不纯。”

    芳逐志和师蔚然凛然,各自心道:“不知道在苏圣皇眼中,我的修为是强是弱?用几招才能干掉我?”

    他们心中愈发好奇,蠢蠢欲动,很想询问,却又不好意思开口。

    苏云向前看去,只见峡谷尽头便是一道山崖,崖下便是一片谷地,谷地中仙宫漂浮,仙殿散发金光,飞瀑倾泻,长河浮空,仙气袅袅,一派仙境景象!

    明明外面是各种魔物,魔气森森,诡异阴邪,而这里却偏偏如仙界一般圣洁美好,宁静祥和,对比强烈。

    这里应该便是天牢洞天最大的福地。

    狱天君辛苦栽培这里,壮大魔道福地,他们原本以为这里必然比冥都还要可怕,还要黑暗,却没想到居然景色宜人!

    更为奇特的便是空中旋转着的巨大洞天!

    那是七个大圆,由道则组成,极为壮阔,圆中的洞天有山有水,秀丽非凡,各有亿万人口定居在其中。

    这正是狱天君的道境七重天!

    他乃是人魔,吸收众生魔性魔念,每个魔性魔念皆化作七大洞天中的生灵!

    只不过,而今狱天君显然伤势并未痊愈,他的七大道境洞天此刻都破破烂烂,甚至有的洞天被侵蚀出一个个大洞,不断有魔念流失!

    那是仙相碧落给他造成的伤害。

    仙相碧落乃是道境八重天的帝君,极为古老,身体和性灵已经半劫灰化,不复当年之勇。但是即便如此,正值壮年的狱天君也未能占到便宜,反而遭到重创,不得不躲在这里疗伤。

    桑天君心头一跳,低声道:“苏圣皇,狱天君的伤势已经好了七七八八了,这一战对我来说并不容易。”

    苏云向下看去,那口金棺,此刻就躺在谷底。

    金棺上方,便是漂浮的仙宫仙殿,从那些仙宫仙殿中坠下道道霞光,悬挂在金棺的四周,如同一道道光带。

    那些霞光中,有着粗大的道则,自上到下,不断流动,流动之时便迸发出阵阵低沉的道音。

    苏云惊讶道:“狱天君真是胆大包天,居然在试图炼化金棺!连我也只是想把金棺用大金链子捆好吊起来而已,从未有过炼化的念头。他居然敢炼化!”

    芳逐志凑到他跟前,打量苏云身上的大金链子,伸出手打算摸一摸,笑道:“圣皇,你身上的大金链子可以捆绑金棺?”

    莹莹连忙制止他:“别摸,脾气大,会咬人!”

    芳逐志连忙收手,笑道:“我想问一下,不知道刚才苏圣皇是否试探出,我在圣皇手中能走出几招?”

    师蔚然也凑上前来,点头道:“我也一样!”

    苏云催动符节,道:“两位的本事都相差不多,论法力,我未能胜过你们多少,所以你们能在我手中走过十五招左右。”

    师蔚然和芳逐志又惊又喜,芳逐志心满意足,笑道:“从前我只能与苏圣皇对抗一招,就是那口大黄钟,钟声一响,我便败了。不曾想现在修为实力居然能提升到与圣皇对抗十五招的程度,看来这段时间的苦修和参悟,没有白费!”

    师蔚然欣喜道:“我与苏圣皇的差距越来越小了!”

    苏云已经驾驭青铜符节飞出,闻言便知道他们误会了,心想回去纠正他们的错误观点,又想到金棺要紧,心道:“我说的不是黄钟神通,而是剑道神通印法神通之类的,倘若是黄钟,钟声一响,爹娘白养,当天便要出殡……”

    青铜符节在前方,宝辇和楼船跟在后方,芳逐志和师蔚然踌躇满志,信心勃勃。

    “十五招!”

    “我们的道路走对了!”

    “越走越宽了!”

    “打倒苏瞎子,指日可待!”

    青铜符节来到那一道道霞光前,苏云仰望,只见流动的霞光中那些道则中的符文多数是魔神形态的符文,属于魔道符文,令他心中一动。

    “狱天君也是大宗师,这些魔道符文的构造之精美,堪称艺术。”

    他细细查看,那霞光其实是魔气,并非是来自上方的仙宫仙殿,而是来自地下的一口口青铜井,井口已经锈迹斑斑。

    霞光往上流动,霞光中的道则锁链却是往下流动,流入井中。

    先前那些得剑人来到这里,各自的仙剑突然失控般向这些霞光斩去,试图将这些霞光和道则斩断。

    金棺召集得剑人,目的便是为了摆脱狱天君的镇压炼化!

    它先是被紫府所伤,又被四极鼎重创,几乎被砸扁,紫府又攻入其棺材内部,伤到它的本源,以至于它的伤势之重与紫府差不多!

    若非如此,它也不会召集仙剑前来救援。

    那一口口仙剑斩向霞光道链,将其中一条道链斩断,一个仙人欢呼一声,立刻御剑而行,向金棺闯去。

    就在这时,四周宏大的道音突然停顿下来,流动的道则锁链也静止不动。

    其他仙人纷纷仰头看去,只见天空一个个洞天中无数苍生,渐渐化作同一张面孔,狱天君的面孔。

    渐渐地,狱天君的面孔越来越大,将洞天塞满,化作七张面孔,向下方看去。

    众人心中一沉,道则锁链被斩断,惊醒了这个正在闭关养伤的天君!

    “你们想要我的宝物?”

    那七张巨大的面孔开口,其声音让众人心底心魔滋生,乱舞,仅仅是狱天君的声音,这些仙人便难以抗衡,道心竟似要消融化解一般!

    众多得剑人纷纷东张西望,搜寻狱天君的真身,然而没有一人能够看破狱天君的道法,找到他的真身何在。

    苏云心中微动,向其中一座仙宫看去,那里正是狱天君的真身所在。

    与此同时,师蔚然也在看向那座仙宫,师家的神眼举世无双,能够看破虚妄,寻找真实。

    有人高声叫道:“狱天君,我奉陛下之命……”

    他还未说完,突然道心失控,整个人顷刻间魔化,筋躯隆起,血肉飞长,一身修为悉数化作魔气,顷刻间便化作狱天君的模样,抓住仙剑,将另一人的脑袋斩下!

    “陛下的命令?”

    那个狱天君笑道:“陛下的命令有至宝重要?真是笑话!”

    下一刻,另一人也突然面孔扭曲,身躯大变,化作另一个狱天君,不由分说向其他人杀去!

    其他人毛骨悚然,各自后退。

    芳逐志高声道:“祭剑入灵界!”

    众人醒悟过来,急忙将仙剑祭入灵界之中,剑光穿梭来去,剑斩心魔,保护性灵安全!

    过了片刻,他们终于稳住道心,没有再滋生心魔。

    然而他们没有仙剑可用,而那两个狱天君却仗着仙剑之利,向他们杀来!

    师蔚然目光锁定其中一个狱天君,趁那人正在追杀其他人,猛然间调动此地的福地魔气,悍然化作一尊后土神人,将从背后出手,将那狱天君格杀!

    另一边,芳逐志也抓住机会催动万神图,将另一个狱天君炼死!

    莹莹叹了口气,低声道:“这是狱天君一句话带来的影响,倘若狱天君出手的话,这些人怎么能挡得住?”

    这时,狱天君的身影出现在那座仙宫的门前,居高临下俯视他们,缓缓扬起手掌,向下拍来。

    这手掌一动,便是遮天蔽日!

    众人各自叱咤,顾不得道心,疯狂催动仙剑,迎上那盖落的手掌!

    剑气横贯长空,迎上遮天大手,随即众人一个个吐血,跪地,仙剑被打得倒飞而回!

    而那手掌,已经来到众人头顶。

    苏云撤步,做挽弓状,右手重重一握,身上大金链子呼啸旋转,飞速缠满他的右拳,迎着狱天君的遮天大手一拳轰去!

    “轰!”

    无比恐怖的震荡传来,狱天君的四根手指向后折去,折出一个惊人的弧度,痛呼声传来,狱天君收手,看着自己的手掌,猛然俯身向下看去,立刻看清苏云的面目:“是你!”

    苏云收拳,气息激荡,身形踉跄后退,心中暗赞大金链子的威能,笑道:“是我。玉太子!”

    “主公吩咐!”黑影一闪,玉太子出现。

    苏云笑道:“除掉他。”

    玉太子腾空振翅,悍然杀向狱天君!

    狱天君冷笑,正欲格杀玉太子,突然心头一跳,急忙腾空躲避,但见蚕翼如刀,顷刻间震荡三千次,从三千虚空斩来,将他所在得那座宫殿斩成齑粉!

    “桑天君!”狱天君心中一惊。

    桑天君一击不中,旋即从蚕蛾化作蚕虫,张口喷出天罗地网,朗声道:“苏圣皇,别忘记了,我打不过就跑!”

    苏云立刻转身,向金棺呼啸而去,长声道:“要不了这么久!”

    他猛然五指叉开,手臂上缠绕的大金链子飞出,越来越粗长,向金棺卷去!

    下一刻,金棺被大金链子吊起,根本来不及反抗,苏云伸手一指,青铜符节飞出,大金链子拴在符节上,向福地外冲去。

    苏云撤步,带着莹莹飞身而起,朗声道:“诸君,金棺落在我手,你们还不走?”

    那些得剑人见状,自知无力争夺金棺,纷纷飞起,原路返回。

    芳逐志驱车赶来,和苏云一起跟在后面。

    众人眼看要来到峡谷之中,突然恐怖的剑道威能爆发,顷刻间前方幸存的九位得剑人悉数送命,死在剑下!

    每个人的死状皆是一样,咽喉被斩!

    苏云见状不假思索,拔剑刺入那向他们袭来的剑道神通之中!

    这一招他无比熟悉,正是他所开创的劫运剑道的第十六招,劫破迷津!

    劫破迷津被破,烟尘散去,武仙人和一位仙官迎面走来,面带笑容看向苏云和吊在青铜符节下的金棺。

    “苏圣皇,你的剑道是我教的。”

    武仙人微笑道:“放下仙剑,留下金棺,给你全尸。”

    放下推荐票,留下月票,给你们跪了今天更新了八千多字,够可以了,明天赶飞机,尽量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