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绍宋 榴弹怕水

第六十五章 名使

    阳春三月,金军西路军主力纷纷顺着汾水南下,乃是向着河中府一带集结,而与此同时,东路军盘踞的重镇大名府周边,也开始有大股部队分别尝试向东、向西而去。

    后者根本无须在意,因为他们既不可能突破张荣及其部御营水军直接布防的黄河中段,也不敢在大水道密集的下游越过黄河,然后进入黄河与济水之间的狭窄死地……只要他们赶过去,一定会发现御营右军在济水南侧布防,然后张荣会不顾一切东进,堵住他们的后路,非只如此,赵官家也一定扔下关中直接飞驰到京东去!

    狗屁西夏,先吞掉这股金军再论其他。

    实际上,所有人都心知肚明,金军的应对之中,真正能给宋军造成压力的还是在河中府一带猬集野战大军。

    首先,正所谓八水长安,黄河渭口,关中平原的东面要害注定要在渭水入黄河的渭口周边,而这里也确实有传统的三渡一关……分别是龙门渡、蒲津渡、风陵渡,与潼关。

    但潼关又过于险要了,崤渑古道也太容易堵塞了,所以很少有人愿意从黄河南面那条道路进军拼命。或者说,相较于去闯百二秦关,任何觊觎关中平原的东面来者,都没有理由不走更妥当的水路。

    那么渭口周边的水路,自然也就是传统三大渡口了,其中龙门渡依然显得偏狭,而且水流偏急;风陵渡很好,可惜渡过去还要面对潼关,从这里走的人十个里有八个是为了给蒲津、龙门渡打掩护,还有两个是想吓一吓潼关,看看能否瞎猫抓到死耗子;唯独蒲津,实在是地理条件太好了,不仅水流平缓到可以铺设永久性浮桥,而且两侧俱是平原,方便后勤补给不说,一旦渡过对面,也方便大踏步进军。

    春秋战国时,秦国几乎每次出兵向三晋行进,都走蒲津集合大军。

    所以说没有人敢忽略此地。

    这一点从宋军在蒲津这一侧同州的驻军配置就可以看到一二,从宋军有了些战力,开始尝试守住关中以后,驻扎在同州的就一直是大宋第一名将韩世忠的部队,而且每有战事与危险韩世忠都会亲自抵达同州坐镇,并与陕州的李彦仙一起顶住对面。

    当然了,龙门那边也是要防着的,但即便是龙门渡也属于河中府与同州范畴,遑论上一次兀术在对岸有大量金军做遮护的龙门渡进军,也还是被韩世忠给发现了。

    回到眼前,随着金军再度往河中府猬集,包括魏王完颜兀术、都统完颜拔离速等人旗帜纷纷出现在蒲津对岸,宋军当然也不敢有所怠慢。

    但这一次,韩世忠本人帅旗出乎意料的没有从北面丹州过来,因为抵达同州这边蒲津渡的旗帜比韩世忠的天下无双还要高一个档次那面让所有金国将领,尤其是让完颜兀术与西路军将领们印象深刻的金吾纛旓,虽然远远看不清具体样子,但因为那个形状过于特殊,却还是隔着一条河让他们再次认了出来。

    与龙纛随行的,还有一个威严、华丽、齐整而又庞大到连续不断的队伍。从早到晚,不知道有多少人随着那面龙纛进驻到了河对岸,一直到半夜方休。

    隔日一早,完颜兀术率诸将一起等鹳雀楼遥望局势,众将等楼向西眺望,只见对岸原本韩世忠爱将黑龙王胜所处军营,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大工地,到处都是烟尘与旗帜,却也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士卒民夫。

    他们往来不断,在分不清是地方官还是随军进士的文官们指挥下,大面积修筑营寨、战壕。而且分不清是团结社弓箭手之流的士卒与甲士也同样往来不断,随军官不断出入,往周边进发行军。

    这个样子,说句实诚话,有点让这些金国大将牙酸。

    “俺只是不懂。”万户完颜突合速忽然开口。“这宋人关中如此民力,就西夏那点人口,是怎么撑过快一百年的?便是有瀚海,有横山,有骑兵,可只耗人力,也能耗死西夏人吧?”

    “突合速,你是吃了吴玠一次亏便将以往事情给忘了吗?”西路军另一万户完颜折合直接冷笑相对。“靖康前的宋人,与眼下的宋人是一回事吗当年下马步战,在山野中将宋军一举尽歼的不是你?”

    突合速微微一怔,即刻醒悟,但复又摇头:“便是如此,咱们此时对上的,却也不是靖康前的宋人了,此时的宋人是敢立在阵地中引着女真甲士将神臂弓一轮轮射下来却不必当场要赏钱的。至于那面龙纛,俺虽没亲眼见过你们所言情形,却总也知道娄室大王的厉害……”

    “好了。”一直怔怔盯着那面旗帜看了许久的完颜兀术忽然回过神来,扭头打断了二人对话。“不要涨他人志气……说不得只是虚张声势,天知道昨日从白天到夜里,来的是不是都只是民夫?”

    “我以为虚张声势必然是有的,但却也不尽然。”看了半日的西路军都统完颜拔离速闻言终于也开了口。

    “怎么讲。”

    “这赵宋官家用兵还算是有些魄力,常常委任大将总揽一方不加干涉。”拔离速一边看着河对岸动静,一边认真相对。“按照咱们斥候辛苦渡河‘拿到的’讯息,参照之前西夏人给的说法,眼下宋人在关中的战兵可以大略分为五股。韩、李、吴、岳各自三万,然后这赵宋官家自己身侧应该有一两万之众。其中,岳飞、曲端合兵三万大约在几百里外的什么平夏城,吴玠部在北面,韩世忠大部就在对岸,沿着黄河一路铺开,南起潼关,北至丹州,这同州境内大约两万……换言之,赵宋官家既来,总该将坊州那一两万人一起带来的。”

    “七八万民夫虚张声势,两万战兵夹在其中?”兀术总结干净。“让俺们摸不着头脑,既不敢多信,也不敢少信?”

    “末将也以为如此。”耶律马五插嘴言道。“河中府周边本有李彦仙、韩世忠部,合计五六万之众的战兵,咱们此时六七个万户一起南下,宋人想要支援,而赵宋官家带着两万兵在坊州,本就有居中支援的以作后备的姿态,正该过来。”

    “不错。”拔离速立即表示赞同。

    “不能有些确切消息吗?”完颜兀术严肃追问。“到底有多少兵?咱们唯一要顾及的是编入御营的正经战兵,而宋人御营肯定是有数的……”

    拔离速直接摇头:“对岸民夫太多,兵力也布置严整,斥候们也极为辛苦,好不容易过河,却多只能捉些民夫、团结社之类的人拷问,反而讯息繁杂难辨,只能是尽力而为罢了,主要还是尽量拿这些口供再去验证……比如说潼关守将,斥候审问出是呼延通,然后便去了风陵渡冒险渡河一看,确系是呼延通旗帜,那说潼关有一个御营统制军,少则两千,多则三千,将领是呼延通,总是不会太错的。”

    “呼延通守潼关必然是真的。”兀术当即颔首,如数家珍。“此人在淮上时做过一阵子赵宋官家的亲卫统领,一度归属御营中军,后来听说是为了提醒韩世忠莫要吃空饷,便不改编制员额,直接将此人与其部又转回御营左军……那韩世忠为了让赵宋官家放心,以此人守潼关,当然是理所当然。”

    众将若有所思,纷纷颔首。

    “隔河侦查确实困难,用这种法子也算是尽力而为了。”兀术复又无奈一叹。“不过,眼前那龙纛咱们只是遥遥看到样子,却还没验证……也得想法子验证一下!”

    拔离速瞬间明白了兀术的意思,却还是有些皱眉:“魏王的意思是,赵宋官家可能是假的?依我看,不至于此……耶律万户说的极为妥当,此时此地,这赵宋官家本人最先过来支援,反而才是合情合理的。”

    “多试探下总是没错。”兀术未及开口,完颜撒离喝便在旁插嘴。“这赵宋天子素来狡猾……”

    见是此人开口,拔离速与几名西路军万户,诸如完颜折合、耶律马五、完颜突合速几人,几乎是一起腻歪了起来,却又无可奈何……众人情知,撒离喝自幼被太祖养在中军,与几名太子关系极佳,这既是之前粘罕当政时他与活女一起留在延安不归的一个缘由,也是如今愿意配合兀术过来的根本。

    而且可以想见,接下来如果活女始终纠结与杀父之仇,那么此番尘埃落定之后,很可能会是此人升任副都统,和西京留守完颜讹鲁观一起,以作为对拔离速的钳制。

    但坦诚说,这种安排也注定会让一直留在河东的几位万户有些同仇敌忾之意。

    这是因为活女自是活女,早在宋金开战不久便做到都统职务了,兼有娄室遗泽,虽然分野,众人也都服气,哪里是此人可比的?

    不过兀术似乎没有察觉西路军诸将的态度,反而直接颔首:“这沧州赵玖素来狡猾,确系该认真试探一二……”

    话音未落,忽然间对岸便是一阵耸动,而且动静越来越大,继而整个河对岸庞大绵延的军营、工地都有些震动起来。

    与此同时,大河东岸的鹳雀楼上,面色原本就有些发白的完颜兀术也好,一直保持冷静的拔离速也罢,还有撒离喝以及折合、马五、突合速、吾里补、胡盏等金国大将,一时俱皆沉默了下来。

    无他,众人目视所及,那面被他们观察了一个早上的金吾纛旓主动从对岸军营将台上拔起,朝着河畔而来。不光是这样,随行旗帜,大小不一、形制不一,也都密密麻麻,蜂拥而来,在阳光下耀眼的甲士、甲骑分列两翼,也丝毫不缺。

    龙纛所到之处,山呼海啸,及至河畔,更是能够清晰隔河闻得万岁之声。

    到了最后,兀术等人肉眼可见,那面龙纛,正是他们当日亲眼见过的半旧龙纛,而当此之时,一骑披金盔金甲,在龙纛下跃马而出,反向在无数文武的簇拥来到河边,看向了这边楼上。

    春日风和日丽,完颜兀术等人甚至能明显看到那人在当众挥斥方遒,指着自家说什么虚妄言语。

    “这倒省的咱们试探了!”一声嗤笑,首先打破沉默的乃是西路军都统完颜拔离速。

    此言既出,周围金国军将,多有哄笑之态,唯独魏王兀术与寥寥几人肃立,死死盯着对面场景不动声色……而这些人笑完之后,却又果然又和兀术一般显得有些面色发白。

    因为正如拔离速所言,省的试探了!不用有任何怀疑,对面的赵宋官家再次来到了前线。

    而当此之时,回过头去,二太子斡离不病死,娄室战死,粘罕被锤杀,国主吴乞买瘫在榻上……这群人试图找到一个能绝对压得过对面赵宋天子、并给自家以信心的定海神针时,却惊愕的发现,此时他们能倚仗的两位军事统帅,一位魏王兀术、一个都统拔离速,却似乎都没有足够的说服力了。

    甚至魏王殿下,从淮上到对岸,一直只是对面那面破龙纛的旗下败将。

    “不管如何,这赵宋官家总是有几分果断的……咱们刚到,兵力都未齐全,船只都未聚拢,他就也到了。”拔离速反过来叹了口气。“魏王,赵宋官家先至,韩世忠却不来,说不得反而有趁机攻略延安的意味,咱们不能犹豫了。”

    “俺知道。”完颜兀术当即回头,却是点了一人。“突合速……你率本部万户为先锋,先压住安陆。”

    完颜突合速即刻肃然叉手听令,复又一瘸一拐匆匆而去。

    “温敦思忠。”兀术再点一人,却是自家从燕京带来的枢密院都承旨了。“你着人去写一份文书,俺待会来画押,着阿大阿二去送到隆德府,乃是要以完颜奔睹为行军都统,暂领彼处三个万户,速速往此处来援的意思!”

    “喏!”

    一名年约四旬,之前一直没有开口的女真文官昂然应声,看其站立序列,居然与完颜撒离喝并列,几乎只是稍微在拔离速之后而已,却远在其余万户之前……而偏偏所有人都无言语。

    这是当然的。

    须知道,女真早年时期,完颜希尹发明文字之前,并无文书军令,素来是让人口述下令、传旨,号称闸刺,而温敦思忠正是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军帐内的首席闸刺。

    或者说,闸刺这个名词根本就是针对此人发明的。

    在乌林答贊谟靠着出色外交才能崛起之前,金国内部机密交通,外加对外的外交交涉什么的,根本就是此人独揽……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与乌林答贊谟却是生死仇人一般,乃是公认的对头。

    当然了,不管那些乌七八糟的事,此人资历、身份确实足够在此处立足。而且据说,此人很可能在此事之后出任河中府留守,以帮助燕京方向进一步控制西路军。

    “且慢。”兀术下令之后,忽然又改了主意。“此事你吩咐人去做便可……且从俺平日用的高丽参里收拾两根最好的来,过河去替俺看一看那宋国皇帝,问候一番。”

    温敦思忠当即应声,其余诸将也都无言。

    倒是拔离速,不禁有些皱眉……他总觉得这位魏王殿下,骨子里还是对赵宋官家本身关心的过了头。唯独人家魏王完全没有耽搁事情,突合速已经出击,完颜奔睹也要率隆德府的部队过来支援了,所以不好说什么。

    但是,所以说但是,阳春三月的上午,风和日丽,蒲津两岸地形开阔,大略上一览无余,陪同魏王殿下看了半日龙纛的西路军都统拔离速刚刚闪过一丝不满的念头,下一刻便瞬间无语了。

    因为就在魏王兀术刚刚决定遣使去对岸之后不久,对岸便又一次抢到了魏王之前一叶扁舟直接从对面启程,而舟上一人衣着华丽,被人搀扶在船头,明显是个高级文官。

    很显然,那位赵宋官家先行送来了使者……蒲津天然良渡,片刻之后,来人便在女真骑士的护送下上岸换马,往此处而来,却是被赵官家亲口认证、蜚声天下的著名国际友人,也是著名诗人,高丽大臣郑知常。

    “对岸是赵官家当面?”兀术问了一下,知道是个高丽人,虽然出乎意料,却并没有追责之态,显然是懒得计较。

    “是。”

    作为高丽国中最大的‘抗金派’、‘主战派’,郑知常此时亲眼见到远超国中想象的密集骑军大队,却是早没了刚刚在西岸赵官家面前指点江山的气魄,倒是老实了下来。

    “赵官家遣你过来所谓何事?”

    “官家以两军交战,外臣身份妥当,所以过来问候魏王殿下,看看是不是魏王当面?”

    “还有呢?”

    “还有便是……”郑知常稍微一顿,方才在诸位金国大将身前勉力对道。“官家有言,说是听说魏王骑木蛟渡河,伤了身子,正好行在中有吐蕃人进贡的雪莲,据说是大补的,所以让外臣捎来两件最好的,给魏王补补身子,省的再次在河中受了凉……礼物被大国铁骑给收走了。”

    鹳雀楼上,完颜兀术张口欲言,反而一时失声。

    至于其余金国诸将,只是面面相觑……却是不知道是该吐槽对面那位与自家魏王这般贴心,还是该站出来呵斥对方用心险恶,恶意嘲讽。

    魏王殿下自是被你家撵的跳了黄河,九死一生逃过来的,却哪里需要你见面便遣人专门提醒?

    卡了半晌,兀术居然没有生气,反而喟然应声:“多谢赵官家好意,就说俺此番再要渡河,必然是堂而皇之率二十万大军渡河的,断不会沾湿了身子。”

    郑知常赶紧点头。

    而言语至此,完颜兀术便失了兴致。

    倒还是拔离速,眼看着对方战战兢兢,怕是之前在船上被人扶着也不是不谙水性的缘故,而是纯粹心存畏惧,便冷脸上前,忽然趁势逼问:

    “高丽槌子,我问你,赵宋官家从何处来?”

    “坊州!”郑知常吓了一跳,却是连对方的人身羞辱都直接忽略了。

    “你自家陪他从坊州过来的?”

    “正是。”

    “他此番带了多少兵马?”拔离速几乎黑着脸追问。

    “十万大军委实是有的。”郑知常恳切相对。“大王在这边楼上看的这般清楚,哪里需要问外臣一个书生?”

    拔离速一时蹙眉,继续再问:“十万人中有多少披甲的?”

    “外臣一直随驾大宋天子,入目所及,皆是甲士。”郑知常几乎要哭了……他简直不敢想象,此番回去若是被赵官家知道他这般透露军情,却还当不当他是国际友人。

    另一边,拔离速问了一番,也觉得有些无语,因为他也看出来了,对方一个擅长作诗的高丽文臣,所谓国际友人之类的玩意,如何真晓得那些具体情状?

    于是,便要挥手斥退。

    但也就是此时,那一直昂然的温敦思忠忽然若有所思,向前一步,含笑相对:“郑雄,对岸士气如何?”

    “当然是群情振奋。”郑知常看到是个没披甲的,当即松了口气。“不瞒大国贵人,刚刚赵官家亲自来河畔,诸将中甚至有请战的。”

    温敦思忠微微一笑,忽然色变:“你在这赵宋官家身侧,可曾知道他有调度其余别处兵马至此?”

    此言既出,拔离速与兀术齐齐醒悟,一起负手看了过来。

    郑知常面色惨白,一时犹豫。

    “挡住西面,再扒了他的袍子!”温敦思忠冷冷下令。

    郑知常目瞪口呆不提,周围女真虽然奇怪,却还是在魏王等人的沉默之下循令而为……一队甲士排成一排挡在了西面,又有其余几名甲士上前拿出此人手脚,直接将堂堂高丽大臣,一带诗词大家给当众扒了袍子,只留一个裤子在身。

    且说,春日天气和煦,如梦初醒的郑知常此时却觉得浑身冰凉……他刚刚想起来,女真人可是会因为一言不合便随意虐杀别国大臣的,李若水便是明证。

    至于眼下,只是扒衣服又算什么?

    “老老实实与我说来。”温敦思忠对着对方冷笑相对。“你若再不应,我也不杀你,便直接将你裤子也扒了,然后抬到楼边上,给对岸宋人文武看个清楚……”

    郑知常目瞪口呆,继而血涌上头,心中羞耻产生的另类恐惧居然一时压过了对死亡的畏惧。

    “脱了!”温敦思忠见状,直接下令。

    而两面女真甲士也毫不犹豫,二人扯住四肢,一人持刀上前,直接将对方裤子从上到下划了个通透。

    “岳飞!”觉得裆下凉风袭入的郑知常微微一哆嗦,直接在两侧女真甲士的拉扯中脱口应声。

    “什么?”温敦思忠一时大喜。

    “求稍与颜面,放外臣下来。”郑知常双腿僵硬架起,面色通红,一时苦苦哀求。

    “你先说来!”温敦思忠当即厉声呵斥。

    “赵官家虽然亲率大军至此,似乎犹然不足。”郑知常脱口而出,以一种极快速度仓促以对。“今日一早,专门又传旨让已经取了平夏城的岳飞、曲端诸将留下少许守城兵马,然后率三万众不顾掉队,极速来援,却是要这些人赶紧回到京兆腹地、同州身后,以作必要后手,却是不准备让韩世忠来援。

    这是合情合理的安排……君不见刚刚兀术都让完颜奔睹至此了吗?宋人此举,理所当然。而完颜兀术与拔离速对视一眼,也都以一种微小到不可察觉的动静相对颔首。

    “这是好事。”

    片刻之后,目送着带着两根高丽参的温敦思忠与换了衣服的高丽人一起乘船折返,拔离速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咱们合军至此,到底是起了作用,虽然横山那边宋人一时半会还是不愿松手,但平夏城那里撤了军,已经足以让西夏人喘一口气了,等隆德府三个万户至此,怕是韩世忠与吴玠也要稍作退让了,延安活女那里也就解围了……就这般拖下去,万事便可消解。”

    兀术颔首不及:“但要做足姿态,不能让对岸心存侥幸,让隆德府那边加快速度,不必计较什么掉队减员,来的越快越好,让突合速也加快速度,不指望他即刻破了平陆城,但一定要尽快与邵云交战……然后即刻快马传讯,让活女与西夏人知道此处讯息。”

    身后自有他人一一答应。

    就这样,且不提兀术与拔离速如何作态,另一边,经历了一场难堪之旅的郑知常回到西岸却是费了好大力气,方才直起了腰杆子,甚至渐渐有了一点趾高气扬之态……这让跟随过来的温敦思忠一时啧啧称奇。

    且说,刚刚温敦思忠用下作法子取了情报,犹然不足,乃是说高丽人在宋人身前只是客人,全靠脸面过活,必然不敢哭诉请求宋人做主,所以一定要再跟着高丽人一起过来……毕竟嘛,此人自从被乌林答贊谟抢了外交上的工作后,一直就落后于对方一个身位,哪怕是粘罕身死,乌林答氏却也没有衰退,乌林答泰欲在东路军依然妥当,乌林答贊谟更是与完颜希尹一起成了都省中坚,相对而言,温敦思忠虽然因为算是完颜氏嫡系的缘故渐渐得用,却始终越不过对方去。

    故此,其人刚刚不顾兀术与拔离速的蹙额,直接拍了胸膛,乃是一定要当一回使者,做足场面,以示才能。

    双方见面,赵官家就在河对岸细细问了来使姓名、来历、出身,便坦然受了礼物。而明明换了衣服的郑知常也果然是一言不发。

    随即,温敦思忠便昂然四顾,专等对方出言询问金军军情,然后当面以靖康旧事来做羞辱……

    然而,一身金盔金甲的赵玖看着此人,想了一想,却是忽然对着其实早已经立下大功的国际友人和颜露笑:“今日春和日丽,两国合大军三十万会猎蒲津,不可无诗,咱们就临河开一场诗会吧,以春为题,不限韵脚……郑学士先来,以作前引!”

    温敦思忠目瞪口呆,郑知常则喜出望外。

    当日温敦思忠羞愤而走不提,翌日一早,赵官家忽然又来传召郑知常,却是让对方在中军处等了许久,方才再度朝此人展颜露笑:“郑学士来的好……昨日诗会已经整理完毕,还要劳烦学士走一趟对岸,将诗集送与魏王。”

    郑知常微微一怔,心中滴血,却又面上含笑,然后昂然拱手以对,观其风采,端是一时风流人物:“官家此番举止,真有古圣君雅乐之风……知常乐意效劳。”

    赵玖含笑以对:“如郑学士,以高丽名臣,处两大万里大国之中,跨黄河以传文明,也是古名臣的风范。”

    郑知常一时赔笑,面上却又有了些奇怪的绯红之色……似乎是面皮太薄,一时被夸奖的有些不好意思了。

    ps:继续献祭新书……《胜诉才是正义》、《在群里拉家常的皇帝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