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绍宋 榴弹怕水

第三章 柳下

    距离赵官家驻马汾水矫情感慨又过了数日,随着天气明显开始转暖,汾水上的河冰越来越薄,再不能倚仗,民夫们也开始大面积搭建临时浮桥,或者干脆搭建一些半永久性浮桥了。

    与此同时,数日内,太原城下的大营规模却是不减反增的。

    派出去一万军队,后方却又因为扫除某个城池而汇合过来几千部队。更重要的一点是,随着太原城破,沿着汾水构建的那种强大兵站式后勤线也终于在雀鼠谷的北面,也就是太原盆地里继续构建了起来,更多的民夫与后勤物资,开始从雀鼠谷南面的河中、临汾盆地顺着汾水远远不断输送过来。

    非只如此,随着岳飞部阵斩王伯龙、攻破元城,金军主力汇合一致、大举北走的消息传来,可以想见,之前冬日内大举戒严的河南地、河中地重新敞开,更多的物资将会在短暂的黄河凌汛后源源不断顺着这条补给线继续送达。

    短期内,太原依然是个巨大的兵营、指挥所与后勤基地,同时也是进行下一步会战前的大本营。

    然而,正如赵玖和许多帅臣都已经意识到的一样,巨大的胜利刺激下,以及可以想见的前方后方近乎于疯狂的振奋中,开始有一些不和谐的战报从各处汇总过来。

    前几天,只是什么井陉攻击受挫,太原府、隆德府某地招降不成之类的讯息,夹在在各方各面的贺表之中,夹在更广泛的据点扫荡胜利军报之中,根本不足为虑。

    不过,待到正月初八,汾水中心第一次开冻的日子,终于有人闹出年后第一个大新闻来了。

    距离太原最近的一个金军大型据点文水县那里,不知道是担心援军越来越多而产生争功心态,又或者是单纯的轻敌,也有可能是觉得此地距离太原太近,想争个活给赵官家看,最有可能的是看到其余各处据点进展顺利,而此处明明是距离太原最近的县城之一,却一直难下,有些难捱……

    总之,当地负责指挥各路部队围城的御营左军统制官陈彦章,在攻城阵地即将完成的情况下放弃了起砲砸城的步骤,转而听信了城内汉军的情报,直接夜间亲自带队攀城偷袭,结果就是堂堂一部统制官,在中了一个老套到不能再老套的诈降计策后,被金军乱箭射死在了瓮城之中。

    且说,开战以来,宋军已经有多名统制官级别的高级将领消失不见了。

    如御营后军被斩首示众的郭震,如御营中军因为军纪不严、战败、受伤而被撤职降职的吕和尚、赵成,再如御营前军那个首开宋军北伐败仗,然后死掉的王刚……但是,所有这些统制官,即便是王刚那也是先降职再战死的。

    换言之,陈彦章根本就是开战以来第一个在职战死的宋军统制官,而且还死的那般窝囊,却是直接引发了太原大本营这边全军震动。

    不过,好在陈彦章死的虽然轻易了些,可文水城外却早早有了御营后军统制官杨从仪和他带来的援军,不至于失了主心骨。

    接下来,在意识到即便是杀伤了敌军大将也没有解开包围后,城内那名猛安也失了耐性,立即动员精锐部队尝试突围,而这一次却没有什么意外和奇迹了,在重兵围堵,尤其是李世辅的党项轻骑就在周边的情况下,这支金军直接在城外全军尽墨。

    消息传来,负责大本营日常运作的吴玠如释重负,下令将金军将领传首示众,却也没有多提对陈彦章的说法……俨然是顾虑军中第一人、延安郡王韩世忠腰带的光鲜了。

    对此,赵官家也是一声不吭……这让很多帅臣将官释然之余,也都有了一丝紧张……只能说,所幸此事来的突然,结束的也快。

    可是,消息还没完。

    正月十二这天,距离上元节不过三日,汾水已经彻底化开,一份满是对太原、大名府胜利溢美之词的邸报加刊被加急送达太原,而使者同时带来了黄河上游部分河段凌汛,部分河段直接开冻通行的好消息。

    这当然是好消息,于是赵官家难得带着邸报,拎着小马扎前往汾水岸边,寻得一株枝条开始柔嫩的柳树,于柳下读报……随行者,不过杨沂中与七八十名的御前班直罢了。

    然而,正当赵官家看到某太学生写的贺词时,却有一骑自身后太原城中驰出,专门来寻他。

    “官家!”

    今日负责在城内执勤的平清盛打马而来,直接翻滚马下,张口便是一个天大的坏消息。“王副都统在瓶型寨大败,死伤逾千!”

    “知道了。”坐在马扎上的赵官家居然不怒,甚至都没有抬头。“败那么惨,经过如何?”

    “好让官家知道,按照军报所言,乃是耶律马五早有准备,应该是很早就自河北那边分兵到了彼处,先诈败弃寨,诱我军深入,王副都统杀敌心切,前后脱节,不料金军提前设伏于寨外瓶口处,隐忍不发,待王副都统主力先过,再弃马步战,左右齐出,烧了我军后勤车队,杀我后卫近千人……”地上的平清盛越说越小心,中间打量了一下赵官家面色,才继续言道。“王副都统在前方察觉不对,赶紧弃了诈败金军,回头转回瓶型寨……结果金军不敢再战,直接逃逸……可没了辎重,王副都统也不敢再进,只能稍驻瓶型寨,上书请罪。”

    “我军主力被诱过瓶型寨,后卫被金军在瓶口杀绝,辎重尽失,结果王胜掉头回来,金军却又一哄而散。”赵玖终于从邸报中抬头,却是环顾周围随侍从的近臣、班直,最后落到了杨沂中身上。“朕怎么听了有些古怪呢?正甫,你是代州人,瓶型寨你最熟,你觉得是怎么一回事?”

    杨沂中的军事经验何其丰富,当然晓得其中情状,再加上今日周围也无要害人物,所以他也不做遮掩,直接拱手回应:

    “臣冒昧……应该是金军本身就在撤退之中,所以战备仓促,又或者兵力也少,总之战力极弱……仓促埋伏之后,一击成功,就已经是全力施为了,这才不敢纠缠,直接逃散。否则,但凡还有一战之力,金军只要锁住瓶型寨,失了辎重的王副都统怕是要被活活憋死在蒲阴陉中。”

    “是这个道理。”赵玖缓缓点头,若有所思。

    而可能是因为代州人的身份摆在这里,杨沂中稍微一顿,终究没有忍住,以至于多说了几句:“官家,若臣所料不差,耶律马五便是有心,也未必能把手伸那么长、那么快……这一战,更像是代州守军仓促逃窜之下,被逼急了,一招回马枪罢了。而王副都统之所以说是耶律马五所为,一来是因为耶律马五到底是万户、是经历了南阳、尧山的名将,败在此人手上不至于太丢脸;二来,却是因为代州是另一位王副都统(王德)打下的,而另一位王副都统(王德)之前报捷,却说自己在州城全歼守军……若是强行纠缠起此事,恐怕又要闹到官家身前来评理了。”

    “你说的都对。”赵玖喟然以对。“一招回马枪,却杀伤近千……两个王副都统,一个轻敌冒进,一个报捷夸大……他们莫非以为朕会不晓得这些事情吗?”

    “侥幸之心人皆有之。”杨沂中无奈以对,半是解释,半是劝解。“何况如王德报捷时,区区残兵逃散,常理度之,本该直接溃散,后来便是有溃兵组织起来,也不耽误他十余日内荡平忻州、代州、宁化军三郡,威逼雁门关的整体功绩;又如王胜败绩请罪,损失、战败过程皆不敢遮掩,只是在敌军归属上做了个文眼,求个脸面和通顺……官家知道又如何?难道要为这种小节超格处罚?再说了,官家不是明旨暂让吴都统执掌御前军机文字,凡事与几位节度商量着来吗?总要顾忌几位节度的脸面的。”

    赵玖看了对方一眼,并不做声。

    杨沂中恍然大悟,也立即不再言语……这官家意思很显然,那些话正是他要说的。

    另一边,平清盛在地上等了一会,眼看赵官家不言语,杨沂中只是摆手示意,倒也醒悟,便干脆回去汇报了。

    但是,平清盛转身欲走,迎面却又遇到了另一位隶属于赤心队的同僚军官,却赫然是西蒙古王子脱里迎面而来,午后春光之下,其人脸色黑的简直像锅底,平清盛茫然不解,但也不好多问,只是一点头,便匆匆打马过去了。

    而脱里来到柳树前,俯首下拜,一如平清盛那般,告知了赵官家数条吴玠代为处置,然后刚刚收到归档到内侍省的讯息。

    “大同府金军主动后撤,雁门关告破……然后你爹作为先锋从北路进军,先是劫掠了金河山下的德州,又想劫掠大同府,不成想劫到一半,御营后军副都统郭浩和王德一起顺着桑干河带军到了,双方为此事闹了起来……是这意思吗?”赵玖在马扎上捏着邸报思索了一阵子,看着脱里,面色如常。

    “是。”脱里脸色更黑了……吴玠让他来传讯,俨然是存心不良。

    “这是好事。”赵玖嗤笑以对。“说到底,大同的金军撤了,北面安定了,蒲阴陉军都陉尽在我手……这些小节又算什么?”

    脱里只觉得头皮发麻。

    他一个西蒙古王子,跟赵官家也有三四年了,早就不是当年草原上只知道骑马、喝酒与找女人的野汉子了……如果说之前王德、王胜二人那事叫小节,大约还是行的,可眼下就是重大且严肃的军政问题了。

    尤其是他素来知道这位官家,决不能忍这种事情的。

    至于说大同府得失,说句不好听,便是再蠢的人也会在太原城破后意识到,太行山以西尽数落入宋军掌握注定只是早晚问题,而不是什么军事问题。

    “脱里……”赵玖沉默片刻,依然还捏着邸报,却只是单手垂到一侧了,然后探身向前,去唤对方。

    “臣在。”脱里赶紧应声,同时低下头去。

    “抬起头来。”赵官家略显不耐。

    脱里没有半点犹豫,复又抬头迎上了赵官家的目光。

    “朕心里其实气急了。”赵玖平静以对。“但是朕知道,你们蒙古人南下本就带着劫掠发财的心思来的……而且马上还有大战,西蒙古的骑兵朕是有大用的……所以朕不能此时发脾气。而脱里你久随朕身侧,偏偏又知道朕的忌讳……强说不气,反而让你疑惧……是不是?”

    脱里张口欲言,却无话可说,反而在春寒料峭中额头微微发汗……似乎是之前跑的太急了一般。

    “这样好了。”赵玖坐直身子,面无表情,循循善诱。“你带着朕的旨意,和梅学士、仁舍人(仁保忠)一起去北面调解,去了就不要回来了,只是军中协助你爹,同时要安抚好你爹,让他好生参战……战后,你爹跟朕去东京享福,你来做西蒙古的王……还是朕给你亲手加冕!等你去了西蒙古,还能像你爹这般不懂事吗?”

    脱里怔怔听完,愣了一愣,然后陡然叩首在地,并指天发誓:“臣若有此行,西蒙古臣不敢言,克烈部世世代代当为皇宋前驱!”

    “无妨。”赵玖重新端起邸报。“朕不要什么世世代代,也管不了世世代代,朕活着,你活着不出岔子,就不枉君臣一场了……回去禀报给吴节度、邵押班、范学士,战后加冕的事情只说给他们三人听。”

    脱里复又重重叩首,这才踉跄而去。

    而脱里一走,杨沂中便不免犹疑出声:“官家……脱里可信吗?”

    “其一,脱里随朕三年,稍开文华,又亲眼见大宋之广大,知御营之虚实,未必比忽儿札胡思可信,却比他晓事。”赵玖不慌不忙依然在柳下做答。“其二,蒙古人规矩混杂,有时候是长弟继位,有时候是长子继位,也有时候是幼子守家继位,脱里虽是忽儿札胡思长子,却从来不是克烈部与西蒙古的继承人……这个王位,离开朕,不敢说十之八九,十之七八是得不到的。其三,就算是父子舔犊情深,朕让他爹来东京享福,难道有差了?最后……眼下还有更好的法子吗?杀了他,还是囚了他?还是直接先覆灭了西蒙古的援军?大战之前,不能做风险太大的事情,且忍最后一忍。”

    杨沂中不再多言,心中却稍有不安……而且,他很快便意识到,自己的不安不是因为脱里这个处置方案,甚至脱里的处置方案稍有风险,也无足轻重。

    关键在于,他已经意识到,大战之前,必然会有更多的类似的事情出现,这对从此次北伐开始就承担了巨大压力的赵官家而言,未免又是一重负担。

    且不说杨沂中如何思量,赵官家如何继续柳下读报,只说另一边,就在脱里难掩心中剧烈震动与兴奋,七荤八素的回到太原城内城的府衙后,来不及说话,便被先回一步的平清盛劈手拦在了府衙大堂前。

    脱里本想呵斥,但一想到自己过几个月就是要当王爷的人了,却不好与之计较。

    “出大事了。”平清盛当然不晓得脱里的心思,只是压低声音,在走廊下好心相告。“你们西蒙古的事还没弄清楚,东蒙古就惹出天大乱子了……大同留守、金国伪王完颜讹鲁观和万户蒲查胡盏领着两个万户顺羊河(桑干河),走归化州(张家口),逃走了!合不勒汗说他晚到一步……吴节度的军略被捣毁,难得失态。”

    脱里再度怔了一怔,他当然知道之前种种,包括御营大军种种败绩,包括自家父亲惹出的破事,跟此事相比,都不值一提。

    因为此事,一则坏了吴玠最主要的谋划,使得两个万户断尾逃出了大同,而这也意味着后续金军决战多了两个万户;二则,同样不弱于此事影响的地方在于,谁也不知道合不勒是真的去晚了没截住,还是故意没截住?这个则关乎着东蒙古的一万五千骑能否信任,用在决战之上?

    可是反过来讲,若真是赶不及,而太原这里做又出什么多余事情,以至于把东蒙古逼到对面去,又算怎么一回事呢?

    所以说,这件事情,才是真正影响后续大局的天大事情。

    “知人知面不知心。”一念至此,脱里喟然感慨。“这世间最难的就是看透人心!”

    这话透彻,平清盛听得是连连颔首。

    而下一刻,脱里却又继续感慨不停,而且声音也大了起来:“哪里像我脱里-禄汗这般,天无二日,心里只有官家一个太阳?”

    平清盛目瞪口呆。

    PS:感谢小郭同学的再度上萌。

    继续献祭两本书《异世界征服手册》和《振兴蜀汉:从天水麒麟儿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