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世界树的游戏 咯嘣

第891章 他们给的,您给不了

    世界树的游戏母神复苏第891章他们给的,您给不了曼尼亚城,安利商会的据点。

    看着天空中突然炸开的魔法烟花,正在商议两日后行动计划细节的玩家们微微一愣。

    “怎么现在就发信号了?不是说两天后才开始吗?”

    苳苳皱了皱眉。

    他们对此行动很重视,做了充分的准备,但时间终究是太短,这两天还有很多事没有安排好。

    特别是城防上的工作,现在还没有换成第七军团的“自己人”,依旧是效忠于帝国的士兵在负责。

    更别说,位于城墙上的神术防御屏障节点也没有被破坏,曼尼亚城采用的是最复杂,也最强大的防御屏障,节点分布在城中,一旦启动,几乎坚不可摧。

    那才是最可怕的,作为永恒教会的圣城,神术防御屏障能量恐怖,一旦启动,起义就基本上可以宣告失败了。

    想到现在的各种还没有完成的工作,一时间,玩家们纷纷神情凝重。

    “莫非……是出了什么变故?”

    凯撒猜测道。

    “我联系一下藏身在军团里的玩家,问问发生了什么事。”

    德玛西亚想了想,说。

    而过了一会儿,他表情微变:

    “行动暴*露了,第七军团出了叛徒,我们策反的副团长鲍恩被杀,大团长沃尔夫正带领亲卫队追捕策反的高级军官,剩余的高级军官决定提前起义。”

    此话一出,玩家们纷纷神色一凛。

    “糟糕!那岂不是计划很可能要失败了?”

    有玩家担忧地道。

    德玛西亚轻轻摇了摇头:

    “事情还没有到达最坏的地步,鲍恩一直都留了个心眼,除了最信任,信仰也最虔诚的几个亲卫队长外,其他反抗军的高级军官并不清楚参与者到底有多少,知道的很有限。所以,我们还有机会!当然,行动必须要提前了。”

    “不能等了,第七军团非常重要,关乎接下来的行动能够顺利进行,我们必须也要提前计划!”

    苳苳神情严肃地说道。

    “我现在就联系佣兵公会的线人,让附近的三个大型佣兵团接应第七军团的反抗者!”

    赛博连忙说道。

    “我去通知城里的地下信徒。”

    苳苳也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那我带着剩下的玩家试着潜入城楼,看能不能把城门的控制权夺回来,并把那些防御屏障的节点破坏掉。”

    德玛西亚补充道。

    说完,他再次看向了众人:

    “各位,行动仓促,我们也得抓一把劲了,必要的时候,别心疼复活币。”

    “放心吧。”

    “就是,一点复活币而已。”

    “没错,我们来到这儿,就是来见证赛格斯的历史的。”

    玩家们纷纷道。

    “好!那大家就分头行动吧,保持线上联系!”

    德玛西亚大喜。

    “没问题!”

    “OK!”

    “放心吧!”

    语毕,玩家们纷纷换上了镶有金色权杖的黑色风衣长袍和猎鹰兜帽,看上去就像是某些大型ACT游戏中的刺客一般,很是神秘帅气。

    据说,这刺客服饰是德玛西亚专门定制的,参加这次活动的玩家人手一份。

    而后,大家们又在右臂戴好金色袖章,并拿起方便行动的武器,纷纷离开了据点。

    ……

    第七军团的驻地。

    沃尔夫大团长在亲卫队的簇拥下,站在军团的营地前,神情很是难看。

    只见营地之中,混乱一片,帝国士兵们正分成了泾渭分明的两派,正在彼此厮杀。

    其中,绝大多数人的右臂都戴着金色袖章,他们神情狂热,正在一名名高级军官的带领下,与效忠于大团长的卫队战斗在一起。

    一面面明显是早已准备好的旗帜被他们高举起来,不断挥舞。

    那旗帜是红色的,绘有金色的生命权杖,迎风招展。

    沃尔夫的脸色越发阴沉。

    看着在叛军的压制下不断后退的卫队,他怒哼一声,抽出了自己的佩剑,高高举起:

    “我的骑士们!跟着我,将这些乌合之众镇压!”

    他的身后,效忠于沃尔夫家族的黄金骑士们纷纷举起武器,跟随着他加入战斗。

    这些黄金骑士本身大多数都是低级贵族,实力强大,而当他们加入战斗之后,平均实力只有白银下位的反抗军瞬间压力大增。

    一丝丝混乱,开始在队伍中出现。

    行动终究是太仓促了。

    虽然高级军官们早就做好了准备,但士兵们却不一样。

    哪怕绝大多数的士兵都对生命教会抱有好感,但他们很多人还尚未做好反抗的心理准备。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年轻的高级军官站了出来。

    他高举起反抗的旗帜,一边挥舞,一边怒吼:

    “兄弟们!为了平等,为了自由!为了一个美好纯净的未来!冲啊!”

    语毕,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身上绽放,一道隐晦的波动扩散开来,被覆盖到的反抗军纷纷士气一振,感觉全身充满了力量。

    是八环的范围性增益魔法【士气鼓舞】。

    看到那个年轻军官的样子,沃尔夫神情大怒。

    他认了出来,那是他曾经寄予厚望的年轻军官,一位魔武双修,擅长范围性增益魔法的黄金骑士。

    “法比安!”

    他咬牙切齿道。

    目光中闪过一丝阴狠,他一把夺过一名士兵手中的长弓,拉紧弓弦,朝着法比安的方向射出一箭。

    带着技能光辉的箭矢宛若流性一般射出,带起阵阵风浪,穿过层层人群,直中高级军官的胸膛。

    “法比安队长!”

    周围的反抗军惊呼道。

    法比安神情痛苦,他看了看胸前出现的碗口大的致命伤势,磕出一口血,缓缓倒下。

    不过,就在他手中的旗帜即将倾覆的时候,又一个高级军官站了出来。

    他红着眼睛,接过了旗帜,一边挥舞,一边怒吼道:

    “兄弟们,冲锋!为法比安报仇!为鲍恩团长报仇!”

    “生命万岁!平等万岁!消灭这些腐朽的贵族!”

    随着高级军官的怒吼,反抗军的士兵们再次鼓起了士气。

    他们红着眼睛,神情狰狞,一边高喊“生命万岁!平等万岁!”,一边前赴后继着,朝着沃尔夫的卫队冲去。

    看着这些平日里吊儿郎当的军团士兵爆发出来的前所未有的斗志和战意,沃尔夫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

    他不明白,这些混蛋到底是被生命教会施加了什么蛊惑的黑魔法,竟然会如此的疯狂。

    “疯了……都疯了!”

    他一边咒骂,一边将冲上来的反抗军士兵砍倒,一边看向了一旁的亲卫。

    “去通知附近的佣兵团了吗?告诉他们快来协助镇压这里的叛军!还有,发信号警告城卫队,关闭城门!启动神术防御屏障!”

    沃尔夫吼道。

    曼尼亚城城外常驻了三个大型佣兵团。

    他们经常接受帝国的征召,协助帝国军团参战各种战事,所以虽然不是帝国军队,但很多情况下也与帝国军团无异了。

    兵变的叛军数量远远超出了沃尔夫的想象,叛变的高级军团也远非情报上的那些,此时此刻沃尔夫甚至怀疑,整个军团很可能绝大多数的士兵和军官都倒戈了。

    虽然他的个人实力很强,虽然效忠于他家族的骑士们平均实力比军团的军官更厉害,但不到传奇,终究无法出现质变。

    个人的力量在集体的面前还是有些渺小,面对仿佛巨浪一般不断涌来的反抗军,沃尔夫的压力越来越大。

    局势,已经彻底失控了……

    沃尔夫带领着亲卫,在反抗军的反击下不断后退,竟然一步步被逼出了营地。

    而在地面上,大地已经被鲜血染红,那是反抗军的尸体所留下的,他们损失更加惨重,但巨大的牺牲,却没有磨灭他们的战意。

    “疯子!这群疯子!”

    看着神情狰狞的士兵们,沃尔夫五官扭曲,但在他的瞳孔深处,却莫名地多出了一丝恐惧。

    他不明白。

    他真的不明白。

    他不明白身为帝国的近卫军,身为待遇最好的兵种,这些士兵为什么要叛乱,为什么要反抗……

    明明他们只需要听命令就够了,明明他们只需要服从就够了。

    然而现在,这些平日里在贵族面前大气都不敢出的士兵,此时此刻竟然敢对他们刀剑相向!

    沃尔夫茫然了。

    当然,他永远不知道,平民出身的士兵们究竟想要些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所认为的待遇好,对于很多士兵来说,却仅仅是能维持温饱。

    他更不知道,严格的等级制度,贵族与平民之间的矛盾,早已在军队之中埋下,只不过一直以来都因为贵族的强大力量,而被压下罢了。

    而当新的法令下达,当士兵们的家庭和好友被波及,当不满在心中急剧酝酿的时候,积攒了不知道多久的愤怒,终于爆发。

    而这个时候,生命教会到来,让他们看到了另一个描绘中的美丽新世界,让他们心中燃起来了一股新的力量,一股新的信念……

    一支不知为何而战的军队,和一支拥有理想,拥有信念的军队,是完全不一样的。

    “挡住他们!快挡住他们!”

    沃尔夫举着佩剑吼道。

    反抗军步步紧逼,他周围的骑士越来越少,虽然个体实力强大,但在弓箭手的重点“关照”

    下,就算是他,也在一次次格挡中疲惫不堪。

    “佣兵团呢?!那三个该死的佣兵团呢?!为什么还没有到?”

    他红着眼睛问道。

    “团长大人,应该快了!”

    亲卫骑士说道。

    而刚一说完,他就被一道流矢射中了脑袋,软软倒地。

    “克莱因!”

    看着倒地的贵族亲卫,沃尔夫神情一痛。

    他赤红着双眼,咬牙切齿道:

    “该死的叛军!该死的生命教会!”

    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从越聚越多的叛军中扫过,沃尔夫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不甘的退意。

    他咬破嘴唇,不再坚持,而是举起长剑命令道:

    “撤退!我们撤退!”

    随着他的一声令下,亲卫骑士们护卫着他,开始朝着营地外冲去。

    不过,就在这个时候,阵阵马蹄声,脚步声以及兵器甲胄的碰撞声,遥遥传来。

    沃尔夫连忙朝着声音的来源看去,只见另一个方向,大地之上,荡起阵阵尘埃。

    很快,大批的雇佣骑兵,以及装备各异的职业佣兵的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视线里。

    三面各不相同的旗帜,在佣兵的队伍中飘扬。

    那是驻扎在另一个方向的三个大型佣兵团。

    这一刻,他们终于赶来了。

    看到佣兵们的身影,沃尔夫伯爵大喜。

    “提姆!芬恩!马克西米利安!快来支援!镇压这些叛军!”

    他大喊道。

    那是三个佣兵团团长的名字,他们正骑着马,赶在最强方。

    只是,沃尔夫话音未落,就看到三名团长忽然抬起手中的十字弩,朝着他和亲卫骑士的方向,毫不犹豫地射过来。

    嗖嗖几声,三位亲卫骑士当场毙命。

    沃尔夫伯爵愕然,继而大怒:

    “混蛋!你们在干什么?难道你们也要叛乱吗?!难道你们忘记我给你们支付的报酬了吗?!”

    规模最大的佣兵团团长,也是三个佣兵团的首领,“猎犬”提姆站了出来。

    他收起了手中的十字弩,面无表情地看着沃尔夫伯爵和他的亲卫,淡淡地说:

    “沃尔夫阁下,很抱歉,反抗军提前出了比您更高的佣金,所以……我们现在效忠于他们。”

    沃尔夫愣了愣,然后怒喝道:

    “混蛋!养不熟的鬣狗!他们给了你们多少金镑?我出三倍!”

    “不,沃尔夫阁下,他们出的价钱,您给不起。”

    佣兵团团长轻轻摇了摇头。

    沃尔夫伯爵被气笑了:

    “荒谬!一群平民而已,能有多少钱?!提姆,你开个价吧!我们沃尔夫家族有的是钱!”

    “我说过了,他们给的,您给不了。”

    提姆轻轻摇了摇头。

    沃尔夫得神情瞬间难看了下来:

    “他们给了你们什么?两百万金镑?还是三百万金镑?!”

    “不……”

    提姆再次轻轻摇了摇头。

    他一边拿出一截金色的袖章戴到右臂上,一边肃穆地说:

    “他们给的,是平等与自由,是一个美好的未来……”

    沃尔夫微微一滞,一时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