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征战乐园 黑心的大白

第十六章 一个,掌握了最强力量的,蝉(下)

    “这一次,我要教你的,乃是一门名为三叠阵的阵法。”

    “但其实,这三叠阵,并非是一种传统意义上的阵法。这个技法的本质,应该说是乐园中所有阵法的总纲和纲要。”

    “正所谓一法通万法……三叠阵,便是乐园内阵法之道的唯一法。”

    眼前的大星分外闪亮。

    无穷的光。

    无穷的热。

    掌握了规则之力的明月,甚至还能察觉到天赐之石周围,那泛滥而起、无穷无尽的规则之力!

    这一刻。

    她的眼,慢慢迷离了。

    非是震惊于天赐之石的强大与伟岸。

    真正让明月沉浸的,乃是裹挟在天赐之石表面的,那层薄薄光膜般的无双阵法。

    ……

    “你叫明月?”

    “嗯。”

    “我看看,年龄23,拥有天赋阵法亲和,自己本身在新手任务中,也接触过阵法相关的东西,而且获得了阵法师这个职业。”

    “倒也符合要求。”

    满头白发的老头一边翻看着资料,一边沉吟着,仿佛是在思考着什么。

    而刚刚通过了新手任务,选择加入大秦的明月,只是如同惊慌的小兽一般绞着手,轻咬着嘴唇。

    直到对面的老者微微一笑。

    “别紧张……紧张作甚。”

    “大秦不是什么魔窟。”

    “我李全知,也不是什么吃人的恶魔……”

    “嗯,这样吧,你加入大秦的事情,我准了。”

    说完,李全知便笑着站起身来,走到了明月身边。

    温和的声音持续响起。

    “不仅如此,由于你天赋特殊,我还会给你开开小灶。最近我们大秦有一份特殊人才培养计划,你显然就是我们需要的那种特殊人才了……”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就把你的资料上报了。”

    明月简单沉吟。

    “那么,我需要付出什么?”

    “你的生命,甚至是你的一切……以此为交换,换得你在乐园中的力量,以及生命安全……这样,你还愿意么?”

    乐园,凶险莫测,处处都有生死危机。

    别看明月在新人任务中大放异彩。

    但对于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来讲,乐园这个残酷的战场,着实比现实社会还要残酷无数倍。

    她知道自己在新手任务中,到底遭遇了多少生命危险。

    故,她才对“生命安全”这四个字尤为重视。

    “你确定,大秦能够保障我的生命安全?我指的是在剧情世界之内……”

    李全知笑笑:“我确定。”

    “那么,我加入。”

    ……

    时至今日,明月还思考不出,自己当时所做的选择,到底是对是错。

    大秦庇护了她是真。

    给了她力量是真。

    对她有所求,也是真……

    随着大星缓慢逼近,奥妙的阵法波动陡然从明月身边传出。

    那波动环绕在明月周身,快速组合成了三重模样不同,但玄奥异常的阵法――就像是在明月体表覆盖上了三层薄薄的纱衣。

    于这一瞬间。

    明月的纱衣,似是与天赐之石外层的无双大阵产生了化学反应。

    诡异的压力油然而生。

    不仅仅产生于明月体内,更出自天赐之石表面上的大阵。

    就连都得死和全得死,都禁不住退后了一步,两人对视一眼,片刻,还是全得死低叹一声。

    “好像啊……”

    都得死也猛地点头。

    “的确像。这个明月,跟龙月至少有八分相似。”

    “但是……”

    “这个也不奇怪吧?”

    说着说着,都得死嘴角便已经挑起了冷笑。

    “毕竟,都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流水线化生产出来的产品……能不像么?”

    ……

    “龙月,乐园古往今来的第一阵法大师。”

    “我,王维,李全知,霸王等人都知道,龙月乃是上一代的四尊者之一,也是上一代抗魔联盟的领袖。”

    “但……哎,传奇,其实就是某些流言蜚语夸大之后的衍生产物。”

    “龙月真那么伟大,那么不凡么?”

    “不见得吧……”

    几日之前,秦域。

    某一密室内。

    嬴枭与明月对坐,此刻的嬴枭平静开口,却是对龙月,发表着评断。

    嬴枭语气中,颇有些指点江山,粪土当年万户侯的味道。

    但明月却知道。

    嬴枭的论点,其实是有事实依据的。

    此时。

    正是明月成就规则之力后的时间节点。

    于传承圣所内所发生的一切,让她由衷对嬴枭的说法表示赞同。

    嬴枭继续道。

    “上一代的天骄,其实就一个。”

    “魔……”

    “只有他,才是麻烦,才是改变格局、甚至改变一切之人。”

    “而龙月,大帝,修罗王,练成师之流,说到底,不就是被天赐之石人工捏出来的强者么?”

    “就跟你一样。”

    这话听着有些刺耳。

    但事实也的确如此。

    传承圣所创造出了四尊者。

    而此时此刻,传承圣所再开。

    又创造出了第二代的四尊者。

    天赐之石用事实表明,龙月这种级别的家伙,乃是可以人造的――虽然耗费甚大,但也不是什么了不得的水平。

    “龙月赖以成名的技法,就是三叠阵。”

    “这东西,现在你也会了……所以,该完成咱们之前的条款了。”

    “什么条款?”

    “就是,你刚加入大秦时,答应下来的那个条款。”

    “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情。”

    说到这里,嬴枭站起身来。

    “你既然掌握了三叠阵和规则之力,自然也能看破当前布置在域外战场的这个大阵的本质……”

    “这个大阵,乃是由龙月和天赐之石合力布置下的,龙月为主导……毕竟天赐之石没什么自主行动能力嘛。”

    “但当时的龙月却是不知道……她以为三叠阵乃是独属于她的机缘,却不知身在乐园,她就是天赐之石肚子里的小蛔虫,又哪有什么秘密可言?”

    “但凡大阵,必有阵眼。凡人只当这个大阵的阵眼,乃是天赐之石――毕竟,真的没有比天赐之石更好的阵眼了……”

    “但你我却都知道,这个大阵,是没有阵眼的。”

    “它只有触发开关。”

    “三叠阵,便是这个开关。”

    “通过三叠阵,可以扭转这个大阵的形态乃至功能……这也是我将你拉入大秦特殊人才培养计划的关键。你是阵法天才,你能完美的继承三叠阵的传承。”

    说完,嬴枭微笑道。

    “然后,你就能用三叠阵,控制这个大阵……甚至是改变这个大阵。”

    “去吧。”

    “去哪儿?”

    “去起源之地,看看天赐之石……然后,?会告诉你,你该怎么修改这个大阵,接下来又该做些什么。”

    ……

    “砰”的一声。

    宛如一枚焖屁。

    明月的身体,霎那间化成了肉泥,她却是干净利索的爆掉了自己的肉身!

    而后,血液飘飞着,缓慢融入了体外的三叠阵之中。

    正值此刻。

    天赐之石已然抵近。

    天赐之石外的阵法,与三叠阵的反应更剧烈了一分。

    能看到,包裹着明月血肉的三叠阵,如光一般射向了天赐之石,两者相融之后,三叠阵便这般,彻底隐没在了天赐之石的光辉之下。

    此时,都得死和全得死两人已经跑远。

    他们眼看着天赐之石渐渐接近了深渊祭坛,体型逐步缩小,最后的最后,化作一枚拳头大小的光源,漂浮在深渊祭坛的上空。

    天赐之石。

    抵达了下一个通道的通道口!

    “哈哈哈哈!”

    狂笑声,霎那间响彻了整个深渊。

    魔在狂笑!

    他就是要狂笑!

    对于魔来讲,一切的一切,其实并没有那么复杂。

    什么大阵、什么三叠阵,这些他都不知道。

    他唯一知道的。

    只有一点。

    天赐之石,已经遵循着牵引,来到了自己的家门口!

    这意味着,成功,已经近在咫尺。

    “开门!迎客!”

    接下来的步骤,其实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快递都到家了。

    主人还在家里。

    还扯什么有的没的了?

    而有关于开门这个步骤……

    只能说有手就行……

    深渊那是魔的神国。

    深渊祭坛那是魔仿造天祭坛造出来的。

    两个都是他的东西,门把手都已经自动延伸到魔的手边了。

    于是。

    他就这么捏住一转。

    门扉至此开启!

    而第二个意外,就此到来。

    ……

    深渊之外。

    新的画卷,已经出现在了画师的手上。

    这幅画上。

    黑色的线条点缀着红色的斑点。

    似是少儿涂鸦一般,根本没有任何逻辑可言。

    但拿着这幅画的画师。

    却将其视如珍宝。

    他慎重的摊开画卷。

    规则之力微微涌动,冲入了画卷之内。甚至吸引了身边魔物的视线……但画师的地位毕竟特殊,此刻哪怕画师有所动作,也无人胆敢上前问询。

    他就这么光明正大,甚至旁若无人的操作着什么……

    直到。

    嗡的一声。

    整个深渊蓦地一颤。

    下一秒。

    深渊祭坛陡然闪光,天赐之石便这般消失无踪。

    然而……

    天赐之石却并未出现在深渊里。

    不,应该说,天赐之石并未出现在传统意义上的深渊里,而是出现在了另一个地方。

    一个……

    名为深渊祭坛内层空间的地方。

    这也是画师与魔,最为熟悉的地方!

    此刻,内层空间满天繁星,每一颗星星内部,都孕育着一头可怖的魔物。

    曾经的画师,便在此地待了无数年。

    熟悉的繁星,熟悉的浮陆,浮陆上那熟悉的祭坛。

    于祭坛左近,画师无数次的聆听了“魔”的神谕,无数次的在祭坛旁边写写画画,不知道搞了些什么……

    但这个,其实并非是真正的第二个意外。

    因为,魔对于天赐之石出现在此地,乃是有所准备……或者说,他就是想让天赐之石,出现在这儿!

    魔,谋夺天赐之石已经太久太久了。

    久到他对于这整个计划,计划中的每个环节,都在大脑内演练了无数遍。

    他不想让这件事情出现一星半点的意外。

    故而。

    他对一切步骤,都有了一个万全的安排和布置。

    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便是为此而生的。

    平常时候,这地方相当于是魔的兵营,大量的高级魔物都寄居在这里,搭配上无尽深渊中的深渊意志,魔随时可以催化出一大堆规则之力魔物。

    但在非常规时候,这地方就有一个另外的作用了。

    起源之地听过没?

    大家都听过。

    天赐之石平时就寄居在起源之地中。

    天赐之石为什么缩在起源之地里?

    因为那里的环境特殊。

    具体有什么特殊之处,王维不知道,但魔隐约知道。

    他摸不清内里的逻辑,但也知道,起源之地乃是一个容纳天赐之石的好地方――毕竟,正常的地方,承载不了天赐之石这种宝物。

    为了完善牵引天赐之石的计划。

    魔的准备之一,便是建设了另一个,与起源之地相似的场景――也就是深渊祭坛的内层空间。

    这个内层空间,本质上还是魔的神国,只是规则与无尽深渊不太一样。

    具体的逻辑无需赘述。

    总而言之。

    魔打开了门,将天赐之石,引入了家中,并将事先安排给天赐之石的椅子,放在了天赐之石的屁股下方,天赐之石一屁股坐了下来,正好坐在了魔想让?坐的位置。

    一切都在按计划行事。

    魔的狂笑声更刺耳了一分。

    他甚至能感觉到,自己建造的深渊祭坛内层空间,有一种满满的充盈之感,这种感觉,甚至让魔觉得,自己的力量再攀新高,体内的神国规则之力翻倍翻倍再翻倍的往上攀升。

    他有些迷醉了。

    自然也看不到另外几件事情。

    比如说……

    画师手中,那副描绘着深渊祭坛内层空间图景的画作,慢慢随风消散。

    再比如说……

    天赐之石外表,某个刚刚死去的意志,再次复苏。

    画师,与明月。

    经由画师的画作产生了联系。

    更催生出了第二个意外。

    也是一个足矣摁死魔的意外!

    ……

    “轰隆!”

    深渊祭坛内层空间。

    魔只感觉天赐之石猛地一颤。

    下一秒。

    伴随着天赐之石外表的光芒熄灭,无双大阵的阵纹彻底展现在了魔的面前!

    魔突然不笑了。

    看着那复杂的阵纹,以及那阵纹上隐约泛起的鲜活的意志,魔心中咯噔一下,登时泛起了不好的预感。

    他的预感半点儿都没错。

    因为就在下一秒。

    这个由龙月和天赐之石联手布下的大阵,彻底崭露出了其狰狞的一面!

    无数光,陡然从大阵中发酵而出,飞速蔓延向四面八方。

    这光蔓延的方向很有讲究……

    它们,竟是直接扎在了深渊祭坛内层空间的薄弱之处,一击而破后,竟然蔓延着,冲入了无尽深渊之内!

    这个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迅猛到无法用任何言语来表达。

    如果说,无尽深渊整体上,是一个大球,各层深渊是组成这个大球的小球,小球之间由不可见的线条来连接,那么这些光,便是直接扎在了这些线条之上!

    一个不落的那种!

    就像是演练了无数遍。

    这光的行动模式,明显是对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乃至无尽深渊的空间节点熟的不能再熟了!

    这个……

    显然是不奇怪的……

    魔奇怪。

    但他没深究。

    因为,他已经没有深究的能力了。

    在大阵的第一形态下,这个大阵的主要作用乃是封印神国规则之力。

    而现在,哪怕大阵转化成了第二形态,第一形态的某些特质,也被保留了下来――比如说,封印神国规则之力!

    魔,不想被封印神国规则之力。

    但现在他把这个大阵,连同天赐之石一起吞进了神国之中,封不封印这事儿,就已经不取决于魔的意志了。

    天赐之石就是一颗糖。

    而明月与无双大阵,就是剧毒的糖衣――这个糖衣还是隐形的、肉眼看不见的。

    这造成的后果乃是灾难性的。

    魔在一瞬间,便感觉到了身体僵硬到无以复加,神国规则之力被封的感觉显然不会好受了……

    但这还仅仅只是个开始!

    随着神国规则之力被封印,魔前方,那颗圆滚滚的土球当中,一只大手突兀破封而出!

    却是魔,已经没有了再继续束缚圣子的能力了。

    魔不得不后退了两步,他刚想说些什么,却见破封而出的圣子只是一笑。

    他抬头,看了眼横亘在天空中的那两万头规则之力魔物,微微耸肩,竟是身影虚化,不知消失于何出。

    魔这才恍然。

    他怕个屁啊。

    神国规则之力被封。

    但他已经提前召唤出了大量的规则之力魔物。

    有这些手下在,他还是无敌的!

    你看……

    魔到现在还没发现。

    这整个计划。

    根本就不是比谁的实力强。

    而是比谁算计深。

    比谁更能忍!

    即便是到了现在。

    圣子、嬴枭、乃至天赐之石,都没想过跟魔正面对决。

    因为不需要了……

    也因为……

    太浪费了!

    ……

    “轰隆!”

    天赐之石,又是一颤……

    而这一颤之后。

    魔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宿命!

    “你在干什么!!!”

    说不出这声音中,到底有多么的绝望,多么的无奈。

    因为天赐之石这一动。

    目的,乃是刨了魔的“祖坟”,魔的力量之源――神国之力!!

    能看到,深渊祭坛内层空间当中。

    天赐之石猛地一颤。

    外表的阵纹登时闪光,在明月以及三叠阵的作用下,这个大阵的性质再次发生了变化!

    如果说原本,这个大阵的作用,乃是封印神国规则之力。

    那么现在……

    这个大阵,又多了一个作用!

    它不仅仅继续封印神国规则之力。

    它甚至还开始……汲取神国规则之力了!

    众所周知。

    乐园乃是天赐之石创造的。

    规则之力乃是乐园的根本力。

    换个角度讲,天赐之石就是乐园内规则之力的祖宗,?对这些规则之力,有一种天生的掌控能力。

    再换个角度讲。

    还是矿工、矿场的那个说法。

    天赐之石的目的,乃是补全自身。

    ?建设乐园这个矿场的目的,就为了养殖大源,然后通过规则之力补全自己。

    天赐之石对规则之力的控制无人能及。

    而神国规则之力体系。

    仿造的乃是乐园。

    或者再换个说法。

    魔和王维的神国,就是暂时还未成型、或者是已经成型,但强度没有乐园那么高的小号的乐园。

    当然,这不意味着乐园可以对王维和魔的神国予取予求。

    毕竟。

    哪怕是自己的亲儿子,你都做不到完美的掌控亲儿子的人生。

    这也是魔谋求天赐之石的先决条件。

    但在乐园,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阵法,便是天赐之石在这一局中的关键之处。

    无双大阵的第二形态,便是为此而生的――它强化了天赐之石对大源的吸引力,甚至进一步将这份吸引力,升级成了足够掠夺神国规则之力的程度。

    说白了就是大乐园侵吞小乐园,性质与大神国侵吞小神国差不多。

    但实操起来,前者的限制比后者多很多。

    甚至于。

    只有大阵还不够。

    还需要另外一个关键的引子――祭坛……

    深渊祭坛。

    天祭坛。

    以及……

    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中,那个画师常年聆听魔的教诲的……降临祭坛……

    无尽深渊中。

    无数的物质,被转化成了规则之力,原有的规则之力,不需要转化,便自动漂荡而起。顺着小球与小球的联系,被输送到了深渊祭坛内层空间中,通过降临祭坛涌出,然后再被天赐之石吞光吃净。

    甚至于,被封印了神国规则之力的魔,就像是没了爪牙的老虎,只能眼看着自己的力量被天赐之石所吞吃,就连半点反应都做不出来!

    王维还有军团降临。

    魔,没有军团降临,被封印了神国规则之力后,他甚至都打不开通往深渊祭坛内层空间的通道!

    “他完了,就这么简单……”

    “王维也完了,同样这么简单。”

    “王维,哎,真的遗憾,也是真的抱歉。这一次对于他而言,真的只是附带伤害……他倒霉的成就了神国规则之力,倒霉的得到了天祭坛,倒霉的将天祭坛放进了神国里,还倒霉的取不出来……最后大阵一启动,天赐之石,吸的可不仅仅只是魔的神国,还有王维的神国啊……”

    此时。

    某地。

    嬴枭,文满,周武一前两后立于虚空。

    耳边响起的,乃是魔隐约的咆哮声。

    嬴枭神色平静,手一摊,无奈道。

    “还记得你们在燃烧的世界碰到的场景么?”

    “天赐之石的诉求,与陨石相同,他只想回家罢了……但回家,需要积蓄能量。本来吧,如果乐园持续存在个万把年的,这个矿场养出来的能量,大概也就够了。谁知道魔突然站了出来,想要跟天赐之石玩儿个釜底抽薪的把戏……”

    “但危险,也是机遇。”

    “魔看到了天赐之石的力量,天赐之石也看到了神国规则之力的潜力,或者说,开分矿的可能。”

    “两者得行事手段不同,但结果都是相同的,搞大源嘛。神国规则之力产出的大源,甚至还要更快一些。”

    “魔想要天赐之石……天赐之石就不想要魔的神国了?”

    “其实我也说不清这一局,到底是谁馋谁的身子……但我站在天赐之石这一边,这个是肯定的了。”

    “魔野心太大,而且没有容人之量。他必须得死,但其他人不用死的,真的,真不用。”

    “本来这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

    “只有王维。”

    “他倒霉嘛……走错了路,这能怪谁呢?”

    请记住本书域名:。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