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老胡同 隐为者

394、街头狙击

    “完了!”

    刘金律在昏迷前忍不住喊道。

    他可以不怕楚牧峰的刑罚,因为他知道楚牧峰不敢真的整死他,但现在却感到怕了。

    因为他知道,这群人出手这样果断,显然是不准备讲道理的。

    面对一群根本不讲道理的人,又能怎么样?就算被杀了也没地方伸冤。

    “带走!”

    很快,兄弟两个就被悄悄带走,从头到尾根本没有谁察觉到这事。

    即便刘家是有人在这里,也早就被控制住了,根本没机会求助。

    ……

    仅仅在一夜过后,刘氏集团就处于一种分崩离析的状态。

    刘本善做梦都没想到,刘家的崩塌会来到这么快,快到他根本就来不及去解决那些麻烦,一切就全都轰然倒塌。

    供货的无情背弃!

    销售的避而不见!

    追债的疯狂逼债!

    最可恨的是,以前那些对刘家卑躬屈膝的人,现在像是一条条疯狗般扑上来撕咬,恨不得要将刘家的骨头都给吞噬干净。

    刘家所有的人脉关系都选择了冷眼旁观,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刘家说话。

    那些人就像是一下变成哑巴似的,对刘家唯恐避之不及。

    别说恳求帮忙,就算是见上一面,说两句话都成了奢望。

    书房中!

    砰砰!

    刘本善将收藏的那些价值不菲的花瓶挨个摔了个粉碎,神情悲愤地喊道:“混蛋,都是一群混蛋,都是一群忘恩负义的东西!”

    “不行,要赶紧想办法,刘家不是我一个人的刘家,是咱们大伙的刘家,要是说这艘船沉了的话,你们也都别想有好日子过。老二呢?赶紧把他叫回来,好好商量商量。”

    “老爷,刚刚收到的消息,二爷被警备厅督察处的人带回去审问了,他已经被免职了!”

    “什么?”

    刘本善一下呆愣当场。

    “还有件事……”下人有点吞吞吐吐。

    “快说!什么事!”

    “医院那边传来消息,说刘金律刘金科两位少爷忽然不见了!”

    “噗!”

    原本就怒火攻心的刘本善,在听到这个消息的瞬间,感觉心口剧痛,猛地张嘴吐出来一口老血来。

    身边的下人赶紧走上前来,搀扶住他的同时急声问候。

    “老爷,您没事吧?”

    “找,给我找到他们兄弟两人!”

    “继续和那些合作公司联系,答应他们的条件,务必要他们回心转意!”

    “给我联系你们能联系的所有人,不管他们开出多高的价格,只要能帮助咱们渡过难关,给他钱!要多少给多少!”

    ……

    随着刘本善情急之下下达的一连串命令,刘家上上下下都开始动起来。

    他们也都清楚现在的境况有多糟糕,不想要刘家这艘船沉船的话,就赶紧出谋划策想办法吧。

    刘家老宅门外。

    陈思睿此刻正坐在一座茶摊里悠然自得地喝茶。

    他在过来的时候已经知晓刘家的情况,现在亲眼看着刘家人一个个心急火燎,像疯了般冲出来,嘴角的笑意变得越发痛快。

    “刘家啊刘家,你们也有今天,当初威胁逼迫我的时候不是挺牛气的吗?现在变成这样,真是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大笑三声,陈思睿站起身走向身后的胡同。

    “刘家覆灭是迟早的事,既然楚爷做了他要做的,下面轮到我了!振华社,我一定会让你崛起!”

    ……

    午后。

    特殊情报科。

    楚牧峰坐在办公室中听取着东方槐和西门竹的汇报。

    两人汇报的内容非常详实具体,说明他们是的的确确用心在办事。

    “金石成最近这两天倒是挺安稳的,没有什么异常举动,每天就是在图书馆中待着,而且苏科长那边也说,没有发现任何电波迹象。”

    “高野秀树倒是有点动静,这两天每天都是出门,我这边已经记录下他经过的所有路线,去过的所有地方,”西门竹沉声说道。

    “是的,图书馆这边没有发出任何电报。”苏月柔就是负责电讯处的,对这个情况自然是敢确定,只要金石成敢发,她就肯定会截获。

    “桥本隆泰那边也是没有什么大动作,就好像是一下变得沉寂起来,科长,您说咱们要不要直接行动呢?”东方槐低声问道。

    “不急!”

    楚牧峰敲打着桌上文件,悠然说道:“我还是之前的那句话,严密监控,不要有任何掉以轻心,也不要轻举妄动!”

    “是,科长!”

    三人齐声应道。

    “放心吧,这件事应该快有动静了,你们做好随时收网的准备。”楚牧峰继续补充道。

    “是!”

    谈完这事后,东方槐神色迟疑了下,还是忍不住问道:“科长,刘家的事我们已经听说了,您说要不要咱们动动他们刘家?”

    “不必了,你们的任务就是密切监视目标任务,至于说到其余事我自有安排。一个刘家还用不着你们出面收拾!”楚牧峰摆摆手拒绝。

    “是!”

    ……

    夜幕降临,月光皎洁。

    金陵城城郊一处破旧的砖瓦厂内。

    厂房外面有着几道身影在潜伏着,他们鹰隼般的双眼借助月光,不断扫视着四周,处于戒备之中。

    只要是有人过来,任何方向都能示警拦截。

    在空荡荡的工厂里面,刘金律和刘金科两兄弟此刻已经醒来。

    他们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脸色惨白如纸。

    “宋少爷,我错了,求求您大人有大量,放我一马吧,求求您!”

    刘金科挣扎着从地面上坐起来,看清楚面前站得人后,噗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丝毫不顾及所谓的自尊,就这样咚咚咚磕起头来。

    “哦,错了吗,哪里错了?”宋时归冷冷笑道。

    “我……”

    刘金科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说什么。

    他是真不清楚燕清舞和宋时归的关系,要是说知道的话,他昨晚哪敢那样肆无忌惮地去调戏,再给他几个胆子都不敢动和宋家有关系的女人。

    事发后他就被关押在警备厅,今天被释放后,也没人跟他说起燕清舞和宋家的事。

    实际上即便是现在,也没谁知道宋家对刘家宣战,而宣战的源头便是燕清舞。

    “你瞧瞧你,做人一点都不厚道,明明不知道是因为什么错了,就这样一股脑的先磕头认错,你不觉得这样做很丢人吗?”

    宋时归摇了摇头,不屑地调侃道。

    “宋少爷,我……”刘金科嘴里跟含着个鸭蛋似的,欲说无语,只好扭头看向旁边。

    “宋时归,你把我们抓来,到底想怎么样?”

    刘金律明显就是要光棍得多,这种情况难道说还用多想吗?宋时归摆明是要对付他们的,磕头求饶有个屁用。

    “我要你们死!”宋时归抬起手臂,手里便多出一把手枪来。

    刘金科吓得一屁股就瘫坐在地。

    “宋时归,我们兄弟似乎没有得罪过你吧,为什么要杀我们?”刘金律充满愤然地瞪视过来。

    “为什么,不好意思,我不想说,你去问阎王爷吧!”

    宋时归连半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

    砰砰!

    两声枪响过后,刘金律和刘金科的眉心处便冒出两个血洞,汩汩往外流血,直接瘫倒在地上。

    刘金律这个疯子打死都不会想到,自己会死得这么窝囊,这么莫名其妙!

    “将这里收拾好!”

    “是,少爷!”

    宋时归转身离开厂房。

    黑色夜幕中,偶尔传来阵阵鬼哭狼般的野狗嚎声。

    ……

    刘本忠被免职,锒铛入狱。

    刘金律和刘金科悄然人间蒸发。

    刘氏集团倒闭破产。

    原本势大的刘家在短短的一天内就彻底被瓦解。

    很多人都不知道这到底是因为什么,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势力动手,但却都清楚动手的人肯定不简单,要不然也不能说能做到这样全方位的打击。

    面对一个千疮百窟的刘家,之前那些不敢对刘家有想法的家族势力,都忍不住蠢蠢欲动了,他们像是豺狼般,纷纷扑上前来狠狠撕咬。

    刘家不得不就此黯淡离场,举族迁往南洋,

    ……

    中央警官学校,政治处。

    “牧峰,看来你小子在警备厅那边混得不错,要不然也不可能是你第一个来挑选人,说说吧,你是怎么做通汪世桢的工作的?”

    政治处主任杨首隶看着有段日子没见的楚牧峰,充满欣慰地笑问道。

    “主任,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

    楚牧峰嘿嘿一笑,自信回道:“我就是那块金子,是您亲自挑选出来的,难道说您还不自信吗?”

    “你这个臭小子!”

    杨首隶指了指对方,拿起桌面上的档案递过去,“这里是这次所有毕业生的资料,我已经帮你筛选出来其中的优等生。”

    “他们都是一心想去警备厅,正好你可以带走,你要是说没事的话,稍等会就去小礼堂见见他们。”

    “谢谢主任。”楚牧峰自然是要道谢。

    “他们可都是咱们警校培养出来的精英,你可要好好的重视,这些人要是说培养的好,将来都是能独挡一面的人才哦。”杨首隶特别提醒道。

    “是,我明白!”

    “那你就抓紧去吧。”

    “主任,那我先走了!”

    楚牧峰起身就离开,等来到小礼堂的时候,发现外面站着等待的竟然是总队长陈宣崇,便赶紧走上前去。

    “陈队长好。”

    “牧峰,刚从杨主任那里出来吧。”陈宣崇笑吟吟地问道。

    “是,我刚才去那边进行交接,这事不是主任负责的嘛。”楚牧峰实话实说。

    “不错,我也按照他的吩咐,把人全都带到小礼堂中。我在这里等着,是想要给你说声谢谢。”

    “牧峰,要不是你的话,青梅那有可能就要吃大亏了,谢谢你的出手相助!”陈宣崇收敛起来那种随意神情,双手抱拳说道。

    “陈队长,您要是这样的话就太见外了。青梅也是我的朋友,我是把她当妹妹看待的,那事我不在现场没办法,在场难道还能说视若无睹吗?”

    “再说青梅也是咱们力行社的家属,他刘家敢动她就是自寻死路。”

    楚牧峰最后这话说的杀气腾腾。

    “对,你说的没错!”

    陈宣崇想到那事就感到有些后怕,冲着楚牧峰说道:“幸好有你在,不然后悔也来不及,不过现在刘家也付出惨重代价了,活该!”

    “青梅还好吧?”

    “那丫头心大,好着呢。”

    “那就好,队长,咱们进去吧?”

    “行,进去进去,先办正事!”

    小礼堂中。

    这里坐着四十多名警校学员,他们从毕业的那刻起,就已经拥有了警员的身份,等待安排工作岗位。

    他们也都清楚今天过来的是谁,想到自己能被楚牧峰这个传奇人物选中,所有人的心情都是沸腾激动的。

    哗哗!

    随着楚牧峰露面,掌声顿时如雷般的响起,每个人的眼中都充满了激动,齐唰唰地从座位上站起。

    “大伙都坐下说话吧!”

    楚牧峰看到这幕后,微微一笑,双手往下微压,示意众人落座后,这才笑容亲切地说道。

    “各位毕业生,我想你们都清楚咱们今天为什么见面,没错,我就是过来挑选人的,而你们就是我选中的,是要去金陵警备厅,要编入我所掌管的刑侦处一科和六科的队伍中。”

    “严格说起来的话,我也算是你们的师兄了,你们都是我的师弟,有着这层关系在,今后你们到了刑侦处,如果遇到麻烦,随时都可以去找我。”

    “想跟大伙说的话有很多,但我就不在这里多说什么,毕竟你们到警备厅后,咱们随时都能够沟通交流嘛。”

    “现在我代表金陵警备厅宣布命令!”

    所有警员全都毕恭毕敬地站了起来,昂首挺胸,目不斜视。

    “即日起,你们都成为金陵警备厅刑侦处的在职警员了,我代表刑侦处欢迎你们!”

    “哗哗!”

    掌声再起响起。

    ……

    小礼堂外的教务处主任办公室中。

    顾十方脸色难堪地看向窗外,望着小礼堂的方向,沉默不语。

    “你说这个楚牧峰怎么就这么能折腾?原本想着他那么年轻,去警备厅后,肯定会被那些老油条们搞得没了脾气。”

    “可现在看来,他到那边后,竟然比咱们想的要过的好的多,他竟然在那边能这么悠闲自在,还颇受重视,被委任过来第一个挑选人!”训导处主任张道池阴沉着脸说道。

    “谁说不是呢?”

    顾十方深吸一口气,缓缓说道:“我之前也没想过楚牧峰这么能折腾,到警备厅竟然会如此如鱼得水。”

    “这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不过现在看来咱们是没有办法再影响和干涉他。你知道吗?刚刚被毁掉的刘家,据说背后就有他在出力。”

    “真的假的?”张道池脸色顿时巨变。

    “千真万确。”

    顾十方叹息一声,无可奈何地说道:“所以说咱们也就不要再像是以前那样想着对付他了,就这样吧,就当做咱们没有见过楚牧峰这人。”

    “只能如此!”

    张道池咬咬牙,只能是咽下这口气了。

    ……

    早上十点,楚牧峰在中央警官学校的程序便全都走完,四十四名毕业生将会在明天去警备厅刑侦处报到。

    之后的事就交给华容和裴东厂来负责,他们这两个科长可不是摆设,总不至于大事小事都要楚牧峰来操心吧。

    “处长,咱们这就回去吗?”跟随着出来的黄硕恭声问道。

    “嗯,先回去再说。”

    “好!”

    两人上了车,一路呼啸而归。

    刚来金陵时,黄硕对金陵城四通八达的街道还很陌生,但现在的他已经清清楚楚知道每条街道的名字。

    这是他必须掌握的基础技能,也是楚牧峰对他们的基本要求。

    “咦,前面堵起来。”

    当车开到一条街道时,黄硕皱了皱眉头道。

    “滴滴!”

    就在这时,对面好不容易开出来一辆车,看到楚牧峰的车后就一个劲儿地摁喇叭。

    楚牧峰落下车窗,看到那个车上居然是梁栋才后,笑着打开车门走下去。

    两人站在车边聊了起来。

    “怎么样,你这是选完了吗?”梁栋才努了努嘴问道。

    “对,已经选完,这是轮到你了?”楚牧峰点头道。

    “是啊,也该轮到我了。我说你不会把那些精英都给挑走了吧?给我剩下的全都是一些歪瓜裂枣啊。”梁栋才撇嘴问道。

    “去你的!”

    楚牧峰无语地瞪视一眼,“你把中央警官学校当成什么地方了?你觉得那里是一个谁都会招收的破烂学校吗?”

    “告诉你,能从里面毕业的,就没有谁是怂货,你早点过去把事办完,明天好让他们一块去刑侦处报到,我可是给你留个五个优等生。”

    “好嘞!回见。”

    “小心!”

    就在这时,站在旁边抽烟的黄硕突然惊呼一声。

    在呼喊中,他身体便飞扑过去,恰恰将楚牧峰给搂住,与此同时,一道枪声陡然响起。

    嘭!

    黄硕肩膀当场中了一枪。

    鲜血激射!

    “有刺客!趴下!”

    楚牧峰的反应也够灵敏,几乎在倒地的同时就厉声喝道,旁边还站着的梁栋才已经是被溅了一脸血,也跟着迅速蹲在车身后面。

    “看到是哪里开的枪没有?”梁栋才杀气腾腾地问道。

    “是对面楼顶。”黄硕疼得嘴唇苍白,一颗颗汗珠从额头滚滚掉落。

    “麻痹的,真是活腻歪了,在金陵城的地面上,竟然有人敢狙杀咱们。”

    从腰间掏出枪来的梁栋才说着就要站起身反击。

    这时候整条街已经乱腾起来。

    没谁能想到这里会有枪击发生,每个人都开始在大呼小叫中四处乱跑躲避。

    他们脸上布满着惊慌失措的情绪,宛如受到惊吓的小鸡般。

    “戒备!”

    梁栋才不是自己过来的,跟着的三个警员也围了过来。

    他如炬般的眼神扫视向四周,虎视眈眈地说道:“不管是谁,胆敢靠近者,一律就地击毙!”

    “是!”

    三个警员也纷纷举起枪,警戒起四周。

    谁敢说这群混乱奔跑的人群中没有刺杀者的同党,真的要是说有的话,被他们靠近射击,楚牧峰几个人当场就会被打成筛子。

    “必须赶紧离开这里,送老黄去医院。”

    感觉到黄硕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有些冰凉,尤其是肩部伤口血液是汩汩往外流,楚牧峰便毫不犹豫地拉开车门,想要将黄硕推进去。

    “砰!”

    “小心!”

    但谁想隐藏在对面楼顶的狙击手居然没有离开,依然留在原地。

    第二枪跟着射出,准确命中车窗玻璃,在无数碎玻璃的溅射中,楚牧峰真的不敢再轻举妄动。

    他怕黄硕会再中枪。

    “处长……刚才那枪是射向您的……他想杀的是您……要小心……”黄硕紧紧咬着嘴唇,哆哆嗦嗦地说道。

    “不能坐以待毙!”

    楚牧峰微微颔首,撕下衣服,简单帮黄硕包扎了下,然后就将他交给了梁栋才,沉声说道。

    “栋才,对方的目标是我,我去引开他,你赶紧带着黄硕去医院救治。”

    “处长,你不能这样做,太危险了!”黄硕顿时面露急色,一把抓住楚牧峰的手臂道。

    “老楚!”

    梁栋才也没想到楚牧峰会做出这个选择。

    虽然说刚才那枪是冲着楚牧峰来的,但谁知道对方到底准备杀几个人!

    他这时候冲出去,分明是给自己活命机会,一股感动暗暗涌上心头。

    “行了,别废话,就按照我说的做,别磨蹭了!”

    说罢,楚牧峰将黄硕推向梁栋才,然后微微向右边探出半个身子,随后猛然发力,冲向了左边。

    “砰!”

    随着楚牧峰冲出去,第三枪响起,只不过因为受到干扰,这次依然是没有能命中。

    楚牧峰则借机冲到了旁边一家店铺的柱子后面躲藏起来。

    “走,赶紧走!”

    梁栋才虽然说心中很愤怒,但却知道楚牧峰已经这样,自己就断然不能辜负他的嘱托,厉声大喝的同时,赶紧将黄硕送到车后座上。

    “你们两个留下帮助楚处长,一定要抓住行凶者。”

    “是!”

    三个人中要开车,另外两个则是借着汽车当做遮掩物,开始频频反击。

    在他们的反击中,楚牧峰也得到了喘息之机,借着对面商铺的玻璃窗,看到了对面楼顶隐藏着的狙击手影子。

    即便是遭到反击,那个狙击手根本没有回击的意思,依然冷静地盯视着自己这边,随时准备射出第四枪。

    要知道在刚才的那种情形下,楚牧峰完全可以选择继续躲藏,但那样的后果就是所有人都会成为靶子,而且黄硕也会因为失血过多而送命。

    所以楚牧峰宁愿拼命一搏,反正对方的目标是自己,只要自己在这儿,梁栋才才能带着黄硕离开,才能去搬救兵。

    “楚处长,您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都不要冲出去,注意隐蔽。”

    “是!”

    躲藏在柱子后面的楚牧峰,深吸一口气,慢慢将衣服脱下来,然后没有丝毫迟疑,果断抛出去。

    这是他的诱饵,他赌狙击手会不会开枪射击。

    “砰!”

    果然。

    狙击手高度紧张的情况下,见到有身影出来,立刻开出第四枪。

    就是现在。

    楚牧峰直接从柱子后面站出来,举枪瞄准对面射击。

    砰一声枪响中,子弹呼啸射出。

    暗藏狙击手做梦都没想到楚牧峰枪法如此好,脑袋下意识地望着旁边歪斜了下,总算是避过了致命一枪。

    但肩膀却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当场就被洞穿,同样也中了一枪。

    身体传来的疼痛,让狙击手一下子就将枪给丢掉,赶紧蹲下身体。

    “该死!”

    狙击手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声,然后不再迟疑,转身就跑。

    他不能继续留下,不然肯定会被逮住。

    就在同时,楚牧峰也立即冲了过去,他很确信自己那枪命中了对方。

    要是说不趁着现在追击的话,会给对方逃走的机会。

    “立即包围那栋茶楼,不许人出去!”

    “是!”

    就在这会功夫,出动的不只是两个警员,还有听到枪响后赶过来的巡逻队。

    这支巡逻队恰好就是李维民带队,在看到冲向茶楼的竟然是楚牧峰后,李维民就知道出事了,楚牧峰被袭击了。

    一股热血猛然冲上脑袋,他涨红了脸,拔出枪狂奔过去。

    “跟我上,保护处长!”李维民大声喝道。

    哗啦声响中,这支巡逻队便呼啸着冲过来。

    这座茶楼总共有三层,楚牧峰健步如飞,短短片刻功夫就冲到了楼顶,看到那柄被遗弃的狙击枪和地面的一滩鲜血后,目光敏锐地扫向四周。

    在那里!

    就在楼顶西边有着一根绳子,绳子旁边有着血迹。

    他箭步冲了过去,恰好看到先狙击手的背影从小巷的拐角处消失。

    只是对方的身影有些踉跄,与此同时地面洒落着斑斑点点的血迹。

    “人在那边,追!”

    楚牧峰站在楼顶,冲着下面的警员大声喝道。

    顿时有警员便根据楚牧峰手臂指向的方向追过去。

    毕竟地面有鲜血在,再想要悄无声息地逃走是不可能的,枪声随之响起。

    “处长,我带人去追,您留下来吧!”李维民大声说道。

    “别磨唧,赶紧追!”

    楚牧峰这时候哪里会想着留下来,眼瞅着对方已经被咬住尾巴,必须趁着现在一鼓作气的将对方拿住。

    他扫视了一圈,没有任何迟疑,微微后退几步,猛地向前冲去,然后腾空高高跃起,噗通落到了旁边的商铺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