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老胡同 隐为者

397、该杀就杀,绝不手软

    呵呵,还真把自己当个大国手了!

    你当他们是棋子,你何尝不是个棋子呢?

    楚牧峰嗤笑一声,扬手指了指北方说道“你知道北平城的蛛组吗?”

    “知道。”

    “我会盯上桥本世宗其实就是因为这个蛛组,因为蛛组在金陵城中曾经越狱过,那时候他们的组长织田武平就是逃到高达商会。”

    “你说,要是桥本世宗是个本分的商人,他能和一个岛国特高课所属的间谍小组有牵连吗?”

    听到这番话语,桥本隆泰是恍然大悟,对桥本世宗更是充满怨念。

    你这个蠢货或许觉得收留织田武平是没事的,但你怎么就不想想,这里可是华夏的首府金陵。

    在这里力行社的人想要找到几个逃犯很难吗?不仅织田武平逃不掉,你也会被盯上。

    该死的!你这是将桥本家族的基业整个毁掉!

    “原来如此,楚牧峰,你果然很聪明,仅凭一个织田武平就找到桥本世宗的根脚,你天生就是做特工这行的!”桥本隆泰带着几分叹服道。

    “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那么现在轮到我了。”

    楚牧峰没有继续追问名单的事,而是话锋一转问道“你对金陵城的岛国特高课间谍小组知道多少?听说过夏组吗?”

    “夏组?”

    桥本隆泰嘴角一抽,就是这么一个细微动作,被楚牧峰敏锐的捕捉到。

    “看来你是知道这个夏组?”

    “是!”

    桥本隆泰没有藏着掖着的意思,很直接地说道“我的确知道这个间谍小组,只是没想到你连这个也知道,楚牧峰,你到底知道多少岛国间谍的秘密。”

    楚牧峰微微一笑,翘起二郎腿,掏出烟盒道“要不要来一根?”

    “好!”

    楚牧峰点燃根烟塞进桥本隆泰嘴中,跟着问道“说吧,你对夏组知道多少?”

    “这个……”桥本隆泰似乎有些迟疑。

    “别想撒谎,后果你是知道的。”楚牧峰微微一笑。

    他的笑容,在桥本隆泰眼里是那么冷酷,那么残忍。

    桥本隆泰深吸口气,缓缓说道“我知道夏组是岛国特高课安插在金陵城的一个间谍小组,存在的时间不短。”

    “根据我在国内搜集到的情报,最少也得有五年时间了!而这五年,夏组成员早就已经深深的扎根在你们金陵城的每个行业中,扮演着不同的角色。”

    “夏组组长代号螳螂,具体是谁我不清楚,除了螳螂外,每个间谍都有代号。我只知道他们夏组的一个人。”

    “他在你们金陵城的掩护身份是个西餐厅的厨师,西餐厅叫做红玫瑰餐厅,他的中文名叫杨千钧,至于说到岛国名字的话……”

    桥本隆泰略微回想了下说道“应该是叫做铃木下河。”

    楚牧峰表面虽然依然平静,但心里已经充满惊讶。

    这个夏组还真是无孔不入啊!

    他刚开始以为桥本隆泰会说出高野秀树和渡边川雄这对搭档,没想到不是他们,而是另有收获。

    凭这个楚牧峰就能挖掘出来更多有价值的情报,没准还能顺着杨千钧这条线,将夏组组长给揪出来。

    “还有呢?”楚牧峰不动声色继续问道。

    “还有?”

    桥本隆泰摇摇头道“没有了,我对夏组的情报只知道这些,而就算是这个,也是机缘巧合下才知道的。”

    “楚牧峰,你可以去好好调查杨千钧,他绝对是一颗很有价值的棋子。”

    “你难道对螳螂一无所知?”楚牧峰跟着问道。

    “我真的不知道。”

    桥本隆泰坦然说道“我能知道夏组都是够巧合的,何况是螳螂?”

    “我只知道螳螂是个在金陵城隐藏的很深的人,其余资料一概不知。”

    是真话吗?

    应该是真的,要不然桥本隆泰连这个都不用说出来。

    况且桥本家族又不是岛国特高课的间谍机构,如此重要的机密情报怎么会随随便便泄露给他呢。

    “月柔,你先记下杨千钧的情况。”

    “是!”苏月柔恭声应道。

    “桥本隆泰,那咱们继续吧!”

    审讯室中,楚牧峰就这样和桥本隆泰过招,你来我往间,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情报。

    至于桥本隆泰,只要能活着,一切都能说。

    就这样差不多两个小时后,楚牧峰才结束了审问,该听到的情报都已经听到,剩下的策反名单桥本隆泰是吞吞吐吐。

    用他的话说,总得留点和你讨价还价的本钱吧。

    楚牧峰看到桥本隆泰这么配合,也就没有继续动刑审问。

    “准备茶水晚饭给他!”

    “是!”

    看着楚牧峰的背影从眼前消失,桥本隆泰紧绷着的神经总算放松下来,心里暗暗咒骂。

    “楚牧峰啊楚牧峰,你以为我给你的就是全部名单吗?那几个真正的核心人物,我是不会这样轻易说出来。”

    “你这个混蛋,将我这么多年的心血都给毁了,等着吧,等到我们帝国军队发动进攻,你们一个都别想活!”

    ……

    会议室。

    今晚特殊情报科处于忙碌之中,全部都要留着待命。

    毕竟只要得到一个消息,就会有命令下达,就要有人去执行抓捕任务。

    东方槐,西门竹和苏月柔都已经顺利完成任务回来了。

    “科长,名单上的人已经全都抓回来。”东方槐按捺不住心中的激动,语气振奋地说道。

    一下子抓了这么多被策反的汉奸,这可是妥妥的大功一件。

    “没有搞得兴师动众吧?”楚牧峰翻看着面前的资料。

    “没有!”

    东方槐直接回道“我们动手的时候都很小心,所有人都是在悄无声息中抓过来的,他们根本都没有机会回家。”

    “科长,这些人的身份都不简单啊,都是各个行业中的翘楚,就说那个李华容吧,她的华容绸缎可是金陵城一等一的绸缎庄,不过她是个寡妇!”

    “寡妇?”

    楚牧峰凑巧看到李华容的资料,拿起来翻看着,果不其然。

    李华容嫁人后的当年,丈夫就意外身亡,留下她打理着整个家业。

    她也的确很能干,将绸缎庄经营的是风生水起,红红火火。

    如今在金陵城先要买上等绸缎做旗袍,华容绸缎是首选。

    “那又如何?”

    苏月柔听到这个后,眉角露出一抹嘲讽冷笑“李华容的风评并不好,坊间都说她是个交际花,是靠着长袖善舞和陪人上床,才能将绸缎庄保住并且发展起来的。”

    “这样一个不知廉耻的女人,而且还投靠了岛国人,值得同情吗?”

    “你们审讯过她吗?”

    楚牧峰手指敲击着这些资料,不紧不慢地说道“他们既然都是被策反的,肯定已经为岛国人做了一些事。”

    “我要知道他们传递出去的情报都有哪些,还要搞清楚他们为什么会被策反,以及他们是否知道其他人的消息。”

    “是,我们这就抓紧时间审问。”东方槐三人全都站起身说道。

    “我去见见这个李华容,能在关键时刻帮着桥本隆泰逃走的人,身份应该不简单,应该知道更多情报。”

    虽然桥本隆泰说出了不少李华容的事,但在楚牧峰心中还是不够,他想要知道更多有价值的信息。

    ……

    审讯室中。

    李华容在椅子上是坐立不安,神情充满惊恐和慌张,仿佛一只待宰的母鸡。

    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她眼里就浮现了绝望之色,能活下去都将是种奢望,谈何自由?

    但这一切原本都是能避免,就因为今晚帮着桥本隆泰逃走才会发生。

    这个该死的桥本隆泰,你要是听从我的安排,又怎么会落到这步田地?

    你想死去死好了,为什么非要拖着我一起呢,你这个畜生,混账东西!

    “人呢,有没有人啊,来个管事的,我有话要说。”

    咬着嘴唇,李华容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事,突然大声叫嚷道。

    “吱嘎!”

    审讯室的门被推开了,从外面走进来一道身影。

    看清楚来人面容后,李华容脸上多了几分惧色,怎么会是他!

    他不就是动手抓捕桥本隆泰,一点都不懂怜香惜玉,将我也抓住的人吗!

    “嚷嚷什么,你想要见管事的,那和我谈吧!”关上门,楚牧峰随意拉过来一张椅子,做下来淡然说道。

    审讯室中只有两人。

    李华容眨了眨双眼,目光注视着楚牧峰,有点我见犹怜般地娇柔说道“这位官爷,我能知道你的尊姓大名吗?”

    “楚牧峰。”楚牧峰直接说道。

    有时候,他的名字就是一种无形的威慑。

    果然。

    在听到眼前这人就是楚牧峰后,李华容脸色顿时一僵。

    她听闻的都是楚牧峰是个神探,是个间谍杀手,对待汉奸间谍毫不留情。

    而她,恰恰扮演的就是间谍角色。

    所以她能不心虚吗?

    “楚处长,久仰大名,没想到能和您在这里见面。”李华容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说话的同时,慢慢伸出双腿。

    她是被捆绑着身体,但脚却是能行动的。

    长裙下面是一双短靴,露出裙鞋之间露出雪白的肌肤,脚踝尤为迷人。

    在灯光的照耀中,白皙到能清楚的看到一根根血管。

    这要是放在某些有特殊癖好人的眼里,光是这对如羊脂白玉般的双足就够把玩好久,当然现在的玉足脚踝处是有点发红肿胀的。

    “楚处长,我不过只是一个柔弱女子,您能不能给我先松绑,有什么话我们再慢慢说,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你!”

    李华容这话说得是格外娇柔,原本穿着的貂皮大衣已经被剥了,此刻只穿着一件纯黑色毛衣。

    就是这样的黑色毛衣,将李华容那丰盈的傲人身材凸显无疑。

    她稍稍扭动着身体,就是一片惊涛骇浪。

    这分明就是香艳至极的诱惑。

    假如说苏月柔在这里的话,看到这幕肯定会骂一声贱人。

    见此情形,楚牧峰嘴角泛起一抹冷笑,带着几分讥诮道“行了,李华容,收起你这套风月场的拙劣把戏吧!”

    “你不是什么乱世佳人,我也不是好色之徒,你要是再敢这样做的话,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呃……我知道我知道!”李华容赶紧将双脚缩了回来,不敢再乱动。

    她能感受到,对方绝对不是说说那么简单,他是真的会辣手摧花。

    “资料上说你是靠着交际花的身份才能将华容绸缎庄做大做强,之前我是有所怀疑,现在看来真是无风不起浪。”

    “李华容,你莫非就靠着出卖自己,投靠了岛国人,才能获得成功吗?那你和青楼女子有什么区别?”楚牧峰言辞如刀。

    李华容当场色变。

    谁能没有自尊?

    但面对着楚牧峰的冰冷嘲讽眼光,她就算是有心反驳,却也感觉词穷。

    如何反驳?

    你是不是被策反了?

    你是不是出卖过国家利益?

    是!

    只要这些都是事实,那还有什么资格什么反驳?

    羞愤难当的李华容咬着双唇,愤愤说道“您说的对,我就是个交际花,但我没有做过你想的那些事,最起码的自珍自爱我还是懂的。”

    “楚处长,您想要问我别的我可以回答,但请您不要再说出刚才的话来。否则我将。”李华容收敛起来刚才的娇媚风情肃声说道。

    “想要尊重是吧?行,我可以给你!”

    楚牧峰眼神平和,语气淡然“你想要的一切我都可以给你,但前提条件是你能给我想要的答案。”

    “你要什么答案?”李华容抿了抿嘴道。

    “你是怎么被桥本隆泰策反的?今晚的事又是怎么回事?你向他传递过什么情报?都要原原本本交代清楚!”

    “我……”李华容有些迟疑。

    “怎么,不想说?还是说你觉得自己能躲过去?桥本隆泰都已经招供,你觉得绞尽脑汁地狡辩还有意义吗?”楚牧峰指了指旁边说道。

    什么?

    桥本隆泰都招供了?

    听到这话的李华容,面露几分诧异之色,不过想想也就释然了,然后深深叹了一声“我说!”

    对于她来说,从桥本隆泰被发现的那刻起,就已经是无路可逃。

    不想要承受皮肉之苦,遭到百般蹂躏,那只能乖乖招供。

    “其实我之所以帮桥本隆泰,是因为我的亲弟弟,当年我送他出国留学,谁想在国外竟然沾染上了毒瘾,还欠下巨额债务。”

    “这件事是桥本隆泰帮着解决的,而代价就是我要帮他搜集各种情报……”

    “今晚是桥本隆泰逼迫我做的,否则按照我们当初的约定,我只要搜集情报就成,可他非要我带着他出城,所以才有了后来的事。”

    “至于我传递过的情报……”

    说到这里,李华容有些停顿,似乎有些犹豫。

    看到她这样后,楚牧峰冷哼一声“等桥本隆泰说了,就没你什么事了!”

    李华容当下不再迟疑,赶紧说道“我曾经帮着桥本隆泰搜集过很多情报,比如金陵那些大户人家的信息,那些大官的住址……还告诉过他,我发现了个岛国间谍,叫杨千钧。”

    “停!”

    楚牧峰眼神陡然锐利似刀。

    “你说什么?那个杨千钧是不是在红玫瑰餐厅当厨师!”

    “是的,就是他!”李华容点点头。

    “你是怎么发现的?”

    楚牧峰想到桥本隆泰刚才竟然隐藏了这个情报的来路,眼底就多了几分不悦。

    桥本隆泰,你还是不老实啊。

    “因为我最喜欢去吃饭的地方就是红玫瑰西餐厅,一来二去就和大厨杨千钧熟悉了。”

    “我们现在是朋友的关系,我也是无意中发现他竟然是间谍的身份。这事我只告诉了桥本隆泰,其他谁都没有说起过。”李华容如实说道。

    “说得详细点!”

    楚牧峰沉声说道,凛冽的眼神像是要将李华容的心看透,“我要知道你和他交往的所有细节。”

    “你是通过什么事发现他是间谍的,发现之后你又是怎么做的?杨千钧知不知道你发现了他身份?”

    “嗯!”

    审讯室中李华容就开始一股脑地叙述起来,这些事情她是不敢藏私的,也没有必要藏私。

    毕竟整件事从头到尾对她没有任何好处,何况从楚牧峰的话语中,她也确定桥本隆泰同样说出了这个情报,那自己何必再遮掩呢。

    这里如此。

    其余审讯室中也是这样。

    每个审讯人员都在抓紧时间的审讯,对待这些被桥本隆泰策反了的卖国贼,完全没有必要以礼相待。

    直接招供就算了,那些还想百般抵赖的直接就动刑,先让他们尝尝老虎凳,烙铁的滋味再说。

    事实证明桥本隆泰没有说话,这些人没有一个冤枉的。

    ……

    深夜十二点。

    会议室中。

    楚牧峰他们正在吃着夜宵,想到刚才的连番作战,已经顺利得到这么多策反者的口供,每个人都格外振奋。

    “虽然桥本隆泰还有所隐藏,但咱们没必要硬逼,他迟早都会说出来的。你们要尽快将报告书整理好,我明天就要用!”楚牧峰咽下嘴里的小馄饨后吩咐道。

    “是!”

    “还有桥本隆泰招供出来红玫瑰西餐厅的厨师杨千钧就是夏组的成员,这事我也已经在李华容那里得到认证,这条线索是真的。”

    夏组成员,几个人相互对视,眼里充满喜色。

    “东方!”

    “科长。”

    “这条线你来跟着。”

    “是!”东方槐大声应道。

    “今晚咱们将桥本隆泰抓住,断送了桥本家族在金陵城中的情报网络。虽然他不是岛国军部的间谍,但干的事差不多,所以你们算是立下了大功。”

    “明天我会去找唐处长汇报这个事,为你们请功。”楚牧峰微笑着说道。

    “科长,这都是您的功劳,我们可不敢贪墨。”东方槐立即恭声说道。

    “说的就是。”

    西门竹紧随其后地附和道“整件事的源头是从赵新阳的偷袭暗杀开始,是您拼了命才换来的硕果累累,您才是居功至伟。”

    “科长,您就不要给我们请功了,我们跟着您办案子办得痛快,您只要别赶我们走就行喽。”

    略作停顿后,西门竹扫过两人继续说道“他们两个我不清楚,最起码我是想要就这样跟着您后面抓间谍!”

    “我说西门竹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说我们不愿意跟着科长办案吗?”东方槐板着脸喝道。

    “西门竹,你皮痒了是吧?”苏月柔冷哼道。

    “嘿嘿!”西门竹咧嘴一笑。

    楚牧峰能感受到三个人是在说笑,挥挥手说道“我也希望,在大家伙的一起努力下,咱们特殊情报科能成为情报处甚至力行社中最重要的部门。”

    “有您在,一定会的!”三个人充满信心。

    ……

    第二日。

    力行社情报处处长办公室。

    楚牧峰站在唐敬宗面前,将昨天的事简单的汇报一遍后,唐敬宗是又惊又喜。

    他是真的没想到楚牧峰前面刚刚破获了一起间谍案,这才没有多久,便又抓到一批投靠了岛国的汉奸。

    虽然说都是桥本家族的棋子,但这次战果惊人。

    “干得好,不过……”

    唐敬宗扫视过面前的报告书,冲着楚牧峰沉声说道“抓间谍果然是好事,谁让这是咱们的本职工作,但你也不能这样鲁莽草率。”

    “俗话说的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可你是怎么做的?在遭遇暗杀后,非但是不想着明哲保身,反而还冲在一线。”

    “牧峰啊牧峰,你要清楚,间谍什么时候都能抓,但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才是我们力行社最大的损失!”

    “谢谢处座关心。”

    楚牧峰连忙道谢,然后腰板挺直道“处座,我是真没想到桥本隆泰竟然敢派人暗杀我,在从赵新阳的口里知道这事就是桥本隆泰主使的后,我才赶紧下令抓捕,谁想已经是迟了。”

    “幸好最后把他抓捕归案,要是这次被他逃了,再想要抓到就太难了。”

    “处座,您放心,我今后做事会引以为鉴,更加谨慎!”

    “你会引以为鉴?”

    唐敬宗嘴角抽搐了下,想要再继续教育两句,但转念一想,跟着说道“这次的案子办得漂亮,通过桥本隆泰能够抓住这么多被策反的卖国贼,这在咱们力行社都是前所未有的大功劳,我会为你请功的。”

    “处座,这些并不是全部!”

    楚牧峰摆摆手说道“桥本隆泰肯定还有没交代的,不过我不着急,只要他不想死,迟早都会说出来。”

    “等到将这些人全都一网打尽,才算是彻底绝了后患,处座,您说对待这些被策反的,应该怎么做?”

    “抄家枪决。”

    唐敬宗连丝毫迟疑的意思都没有,便断然说道“这是咱们力行社的规矩,对待间谍和卖国贼都是如此,只要能确定他们是这两种人,便是抄家枪决的死罪!”

    罪不至死吗?

    楚牧峰根本不会为他们辩解,你们或许是有这样那样的理由,但出卖国家和民族的利益却是真的。

    你们的理由再大,那也是你们的私欲,为了一己之私就背叛国家和民族,这样的叛徒有什么值得怜悯同情的地方?

    该杀就杀,绝不手软。

    “那这事我来办?”楚牧峰低声问道。

    “不用!”

    唐敬宗顿了顿,意有所指地说道“牧峰,你负责的是情报工作,这种杀人的事暂时不要碰了,免得脏了手。”

    “这样,你就负责抄家吧,行刑我另有安排,到时候你们特殊情报科直接交人就成。”

    “是!”楚牧峰恭声道,这可是个有油水的好差事。

    “夏组那边要继续关注?”唐敬宗端起茶杯喝了几口茶水问道。

    楚牧峰语点头应道“明白,桥本隆泰这边算是定了,下面我会将重心放在夏组身上。”

    “不过处座,根据我了解的情况,那个螳螂的出现好像和您之前说的情报有些出入。”

    “怎么说?”唐敬宗问道。

    “根据桥本隆泰的交代,夏组组长螳螂在金陵城潜伏了至少有四五年,可您之前说的是螳螂刚刚到金陵城不久,这明显是不符的。”

    “这个啊!”

    唐敬宗皱起眉头,沉吟片刻道“我刚刚也考虑过,螳螂近期刚到金陵城,这个情报应该不会出错,所以才会怀疑冈田太郎,毕竟他是刚到不久。”

    “但如今事实证明冈田太郎并不是那只螳螂,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地方是咱们没有想到的,你这边继续调查吧。”

    “是!”楚牧峰颔首道。

    “不管怎么说,对于这个夏组,我们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只要抓住夏组组长,一切问题就都将迎刃而解。”唐敬宗说道。

    “明白!”

    从情报处出来后,楚牧峰就开始在脑海中梳理着目前掌握的线索。

    夏组先前确定的成员有渡边川雄和高野秀树,如今再加上一个红玫瑰的厨师杨千钧,想要找到夏组组长,恐怕只能从杨千钧这里入手。

    当然还有一个监视对象也不能忽视,他就是金陵大学的图书馆管理员金石成一个暗中拥有电台,低调的近乎被忽视的小人物。

    “杨千钧,金石成。”

    楚牧峰嘴里低声念叨着这两个名字,暗暗琢磨,自己似乎应该在近期找个机会,去和他们碰下面。

    毕竟只有真正和他们接触过,才能清楚获得第一印象。

    嗯,敌明我暗,可以为之。

    ……

    力行社,局长办公室。

    唐敬宗在楚牧峰离开后就来到这里,当着戴隐的面将刚才的情况汇报了下,然后面带笑容地说道。

    “局长,您看楚牧峰这小子够机敏的吧?别人会忽视的情报他却不会,很多线索都看似不起眼,却十分重要,这次桥本隆泰的事情也不例外。”

    “您说在抓捕的时候,怎么就他能辨认出对方是个伪装者?其余人难道都是瞎子吗?”

    “怎么,你这是想要给他请功吗?”戴隐也心情大悦道。

    “是啊,您不是说过,有功则奖,有过责罚嘛。”

    唐敬宗毫不掩饰自己的赞赏之情,很干脆地说道“要是说其余人也像是他这样办案的话,我也会为他们请功的。”

    “你呀你呀!”

    戴隐抬起手指指了指唐敬宗,然后收敛起来笑容,坐直了身子说道“楚牧峰会遭遇暗杀偷袭,其实是个很危险的信号,说明敌人已经开始关注他了。”

    “你要跟他交代清楚,务必要确保自己的人身安全,还有今后做事一定要低调,越低调越好。事情做,功劳给,但不必露面,不准曝光,最好当一个隐藏在光明中的影子。”

    “是,局座,我会嘱咐他的。”唐敬宗应声道。

    “还有夏组案子让楚牧峰一定要全力以赴,咱们这里有任何相关的情报资料都转到他那里去。”

    “我有种直觉,夏组之前制定的釜底抽薪计划很有可能还会继续推动,要是那样的话,咱们金陵城警备厅的那些高层可就危险了。”

    说到这里,戴隐顿了顿,手指敲打着琢磨道“你还是去一趟内政部警政司,就这个情况提醒下他们吧!”

    “是!”

    等到唐敬宗离去后,戴隐走到窗口,看着外面这片繁华古都,眼神深邃,自言自语“浩天,希望你能继续再接再厉,给我将夏组拿下!”

    ……

    楚牧峰从力行社出来后,刚要上车,便被后面一个声音喊住。

    “牧峰,等等,”

    “咦,霖城哥,你怎么来了!”

    “来,坐我的车,老爷子要见你。”

    “好!”

    坐进车内后,叶霖城上下打量了楚牧峰两眼,颇为感慨地说道“牧峰,你小子真是够命大的,竟然能逃过了狙击手的暗杀。正所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你是有福之人!”

    “霖城哥,您就别笑话我了,我能逃过一劫,全都是因为黄硕推开了我。而他现在还躺在医院里面,估计一时半会是不可能出院的。”

    楚牧峰摇头苦笑道。

    “你有个好弟兄!”

    叶霖城听到黄硕这个名字后,也不由微微颔首,佩服的说道“不是谁都能够在那时候做出那种举动。”

    “黄硕做到了,不仅成功救了你,自己还保住一条性命,难得!有情有义!”

    “是啊!”楚牧峰吐出一口浊气。

    “这就是战争,很残酷很无情,在这个年代,想要哲保身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何况你又将那么多岛国间谍都抓住,会被盯上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叶霖城叹息一声,神情凝重的说道“你一定要小心防备,我可不想你出事!我估计老爷子找你,也是想要说这事的。”

    “我明白,谢谢霖城哥关心!”

    “应该的,应该的!”

    ……

    大唐园,叶家。

    书房中只有叶鲲鹏和楚牧峰这对师徒。

    “老师,您喝茶。”

    楚牧峰端起泡好的茶杯恭敬地递过去。

    “从昨天到今天,应该是有很多人都在关心你的安慰吧?”

    叶鲲鹏接过来茶杯,喝了两口茶水润润嗓子后平静地问道。

    “是!”

    楚牧峰跟着说道“警备厅的汪厅长还有力行社的唐处长他们都问过,老师,您不会也想说我最近做事太过高调,所以说才会招来这种祸端吧?”

    “当然不会!”

    叶鲲鹏摇摇头,理所当然般地说道“你要知道,不被人妒是庸才,你是我的弟子,自然不可能是庸才。”

    “你会被暗杀,就说明敌人对你有所忌惮,想要将你扼杀在襁褓中,省的你真正成长起来后威胁到他们,做这事的应该是岛国间谍吧?”

    “对,就是岛国间谍,主使者是桥本隆泰,他是岛国桥本家族在金陵城的总负责人,过来也是因为高达商会被毁,想要继续扶植这个势力,同时负责安排针对我的行刺!”

    “桥本隆泰!”

    叶鲲鹏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但这些无所谓,既然对方敢刺杀楚牧峰,那就是死路一条,是别想活着离开金陵城。

    “抓间谍这种事我不想多说什么,你已经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你比我比你的几位师兄都要强。”

    “我想要说的是,今后做事你要讲究个章法。你如今已经不像是以前,不是那个默默无闻,不起眼的小警员了。”

    “你的身份早就发生变化,即便这里是金陵城,是帝都,你都进入很多人的视线。所以说,从今往后要多培养培养自己的班底,不能事事都亲力亲为,冲在前面了。”

    叶鲲鹏这话说出口的瞬间,楚牧峰的神情便不由发生变化。

    培养自己的班底?

    这是想要让我从现在起就举旗,招兵买马的意思吗?

    “老师,您的意思是?”楚牧峰眯了眯眼问道。

    “你要拥有自保的力量!”

    叶鲲鹏放下茶杯,继续说道“你身边现在的黄硕,裴东厂,华容,李维民都是你从北平城带过来的,他们是你工作上的下属,愿意为你赴汤蹈火,这点是没错的,但你要记住,你不能只有下属,你还要有死士。”

    “死士?”楚牧峰扬起眉头。

    “对,就是死士,是那种能为了保护你而死掉的死士,是那种不惧任何危险挑战,都会无条件听你命令的死士。只有这样,你的安全才能得到保证。”

    说完这些,叶鲲鹏语重心长的说道“俗话说的好,一个篱笆三个桩一个好汉三个帮,身处乱世,更要学会如何生存。”

    老师的意思是想要让自己栽培出来几个能在关键时候挡枪子的贴身保镖。

    这事他之前真的是从来没想过,甚至就算是叶鲲鹏现在说出来,他也没有说想要去细想琢磨这事。

    但他不会反驳老师的一番好意。

    “是,老师,我会记着这个。”

    “嗯,记住,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

    推荐一本历史新书,《大唐最强火头军》,大家可以去看看!

    4848939533167869

    请记住本书域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