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老胡同 隐为者

428、春雷起,赴华亭

    (谢谢盟主徐江龙五万币打赏)

    中原茶馆,秋月雅室。

    楚牧峰赶到后,见到了早已在此的烟缸。

    因为自己下午就要离开金陵城前往华亭,所以在简短寒暄过后,楚牧峰便直接问道:“赵哥,您有什么东西要给我?”

    “瞧瞧,这是什么!”

    说着,烟缸就从角落处拎过来一个箱子,打开后转了过来。

    “这……是狙击枪!”

    看到箱子里面物品,楚牧峰瞳孔不由一缩,面露惊喜之色。

    没错,一把充满金属质感狙击枪就这样安静地躺在箱子中。

    尽管被分离成几段,但楚牧峰还是能感觉到这柄狙击枪带来的那种肃杀气息。

    “没错,就是狙击枪,你之前不是说想要一把类似毛瑟Kar  98K的狙击枪吗?所以我们以它为模型,选用最好的材料进行仿制,整个兵工厂只有一把。”

    “来,我给你说说,这把狙击枪带有四倍的光学瞄准镜,枪身和子弹都是特制的,能够保证你在四百米内准确杀伤目标。”

    四百米的狙击距离!

    楚牧峰心中顿时兴奋起来,虽然说这样的距离和后世那些牛逼狙击枪是没有办法相比的,但在这个年代,四百米已经超出很多人的意料,能做很多事了。

    “赵哥,这枪叫做什么?”

    “春雷!”

    烟缸指着枪身上的两个繁体字,骄傲地说道:“这是特意为你打造的!”

    春雷是烟缸打造的第一把最满意的狙击枪。

    为什么会叫做春雷呢?

    因为这把枪造出来的时候,刚好是立春打雷,万物复苏之际,所以就取了个应景的名字:春雷。

    “这个手提箱和枪是配套,方便携带,里面配件也是组装,需要用的时候也不会显得累赘。”

    “另外是配置的子弹,因为时间有限,只准备了一百发,后续还会继续提供,你暂时要省着点用啊。”烟缸拍了拍箱子说道。

    一百发子弹省着点用?

    大哥,你这是狙击枪,一百发子弹就意味着至少能杀七八十人,你以为是个人就值得我动用春雷吗?

    “赵哥,这把枪没有登记吧?”楚牧峰抚摸着线条流畅的枪身问道。

    “没有没有!”

    烟缸笑着说道:“我办事你还不放心吗?怎么可能查到?就连子弹都是特制的,所以你就放心用吧。”

    “那就多谢赵哥!”

    楚牧峰抬起头,满脸感激道。

    这真是瞌睡送了个枕头,有了这把狙击枪,自己这趟华亭之行,可以用的手段也多了,底气也更足了。

    和烟缸告别后,楚牧峰忽然冒出一个想法来。

    自己可以知道不少后世枪支的信息,要是整理出来交给烟缸的话,是不是能提前制造出来。

    哪怕造不出一模一样的,起码也能在一定程度上提高兵工厂的制造理念和水平,要是能的话,那对整个华夏而言都是雪中送炭的好事。

    这事回头倒是可以考虑考虑。

    离开茶馆,楚牧峰先回了趟家,叫上紫无双,让她跟着一起去华亭。

    在山城已经见识过这丫头的身手,所以带在身边,绝对是个好帮手。

    然后回到警备厅,安排华容即刻就将罗兵强带走,关押在秘密监狱中。

    除了华容外,所有知情人员都一律就地隔离起来。

    “没有我的发话,不准人接近,知道了吗!”

    “是!”

    对于楚牧峰的命令,华容自然是不折不扣,坚决执行。

    临走前,楚牧峰还从罗兵强身上拿走一件贴身物件,可是能派上用场的。

    ……

    华亭,公共租界岛国区。

    其实在当下,在华亭是没有所谓的日租界,有的只是华亭公共租界,华亭法租界和华亭公共租界岛国区。

    之所以会有日租界的说法,无非是因为在虹桥那里居住着很多岛国人,再加上岛国的横行霸道和肆无忌惮,才造成这种局面。

    这事就连米国和英国的工部局董事会都没办法干涉,最后只能是在工部局给岛国预留了董事席位,在巡捕房更是专门设立了日捕股。

    因为这样,岛国借助这个优势不断在华亭兴风作浪,还增派了陆战队,建立起军事机构,将虹口地区划入日军防区。

    日租界,霓虹酒店。

    在三楼的房间中,坐着一个脸色焦虑的中年男人。

    他穿着笔挺的中山装,戴着一副黑框眼镜,脸色低沉,神情阴鸷,整个人像是一只隐藏在黑暗中的恶狼。

    他就是罗列风。

    要知道在津门站的时候,罗列风可是有着血狼的外号,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善良之辈?

    其实这次叛逃他也是很无奈,说完全是被美色诱惑的原因吗?也不其然。

    美色只是一个诱因,真正原因是他在津门站的时候,做了很多以权谋私,中饱私囊,贪赃枉法的事。

    要是说那些事被曝光,以着戴隐以军法治理的原则,罗列风绝对要被拖出去打了靶。

    恰好这时候有了铃子的勾引,罗列风权衡利弊之后,就把心一横,直接当了叛徒。

    其实楚牧峰的猜测是对的,罗列风会叛逃也是因为他心虚。

    他突然被调回总部,压根就不想着是会被重用,而是想着会被调查惩戒,因此才会仓促逃走。

    在逃走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敢让罗兵强跟着一起,为的就是怕暴露目的。

    所以才会在来到日租界后,才通知罗兵强让他立即过来。

    可没想到的是,他儿子也是个管不住下面的主,犯了事被抓了!

    “你说的是真的吗?”罗列风有些沮丧地问道。

    “当然!”

    坐在对面的是一个颇有姿色的女人,她穿着宽大的和服,媚眼如丝。

    只是看向罗列风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不经意的厌恶,不过这种厌恶却被很好的遮掩住。

    “我们的消息渠道是不用去怀疑,令公子真的在半个小时前,因为犯下杀人罪被抓了。”

    “不是我说,令公子真是够狂妄的,怎么就敢那样肆无忌惮的去别人新婚之夜闹事,将人家新郎杀死呢?”福田铃子略带调侃说道。

    “你给我闭嘴!”

    原本就心烦意乱的罗列风,被这样讽刺调侃,心中的怒火蹭的就冒出来,盯视着福田铃子恶狠狠地吼道。

    “要不是你的话,我会落到这步田地?不是你的话,我儿子就算是杀了人我也能摆平!”

    “都是因为你,你还敢在这里说风凉话!你是不是认为吃定我了,认为我就要听你的话?”

    “福田铃子,你信不信,只要我向你们特高课提条件,他们会毫不犹豫的换掉你!”

    “你……”

    福田铃子被这样的话刺激到,但还是很快将心中怒火压制住,摆出一副委屈的表情走上前来,给罗列风按摩着肩膀的同时,轻声细语地说道。

    “好了您就不要生气了,我也不是说想要那样做的,我也是着急嘛,谁让他也是我的儿子呢,对吧?”

    狗屁你儿子?

    罗列风心底不屑的咒骂,但也没有去多说的意思。

    他也不想要把事闹得太僵硬,毕竟还要靠福田铃子去和岛国谈条件。

    “你说现在怎么办?”福田铃子低声问道。

    罗列风站起身来,点燃一根香烟抽着,在烟雾缭绕中,他整个人像是一只被黑暗笼罩的饿狼。

    “你说我要是让你们特高课给我将小强救出来,你们会救吗?”

    “这事我做不了主的!”福田铃子摇摇头说道。

    “那就去找个能做主的过来。”

    罗列风将烟头扔下,咬牙切齿地说道:“我只有小强这么一个儿子,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

    “他不能出事,他要是出事的话,我的一切都将没有意义。所以我希望你们特高课那边能够想办法将他救出来,只要能救出来,我会给出你们想要的名单。”

    “你确定?”福田铃子眼神微亮。

    “确定,去联系吧!”罗列风重重点了点头说道。

    “好!”

    福田铃子转身就走出房间,留下罗列风自己低声自语,“楚牧峰,是你抓了我儿子吗?你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能如此厉害?”

    ……

    公共租界,日占区。

    福田铃子正在面见井上杀,两人是直属关系,她所做的事都要得到井上杀的批准才能进行。

    “纳里,你是说罗列风想要让咱们去将罗兵强营救出来,只要能救出来,他就愿意交出一份特工名单来?”井上杀眉角挑起沉声问道。

    “哈依!”

    福田铃子点点头,附声说道:“他就是这么说的,我虽然说能影响他的一些建议,但在这事上我恐怕是没任何办法。”

    “按照华夏人的传统思维,罗兵强是他的独生子,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后代延续,要是说罗兵强死掉的话,罗列风是真的无欲无求了。”

    “营救罗兵强,值当吗?”

    井上杀微眯着双眼,手指敲击着膝盖,不紧不慢的说道:“一个罗兵强太渺小,小到我都不屑一顾的地步。”

    “要是说营救他,肯定得付出代价,值得吗?”

    “值得!”

    必须得值得。

    福田铃子在这事上是没有任何迟疑的,只有这事值得,她所做的一切才会变的有意义有价值。

    要不然她的所作所为不是瞎折腾吗?一点功劳都捞不到,最后还得白白的充当罗列风的胯下玩物,图什么?

    “罗列风是力行社的老牌特务,更是津门站的副站长,为了能够将他策反,我是付出了很大代价的。”

    “我没想到的只是他会这么快暴露,力行社那边的反应速度会这么迅速,一下就将罗兵强逮住。”

    “但我觉得罗列风是绝对有价值的,第一他掌握的情报很重要,第二他的身份很敏感,只要把他拿出来用,相信对力行社其余特务也是一种威慑和利诱。”福田铃子恭敬地说道。

    “你不是说罗兵强是被警备厅的人抓了吗?怎么又变成力行社的了?”井上杀不悦的问道,这两个部门可是有本质区别的。

    “的确是警备厅的警员抓到的,但我觉得这里面应该是有力行社的影子在,我是这么认为的。”福田铃子说道。

    “是吗?”

    井上杀没有多说别的,而是沉默着说道:“这事我想想再说,但你回去先给罗列风说,我这边会即刻安排人动手营救的,他得先付出点利息!”

    “让他不要忘记,如今能保住他性命的人只有咱们岛国,他出去是死路一条!”

    “哈依。”福田铃子恭敬弯腰。

    ……

    华亭火车站。

    当楚牧峰赶到这里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他是秘密到来的,所以说就连华亭站都没有人安排谁接站。

    甚至现在他都没有给东方槐和西门竹说出这次过来的目的。

    当然紫无双的身份是介绍过的,就说是自己的表妹。

    紫无双对这个身份没有丝毫异议。

    她现在是和苏月柔谈笑风生,两个人就像是多年不见的闺蜜似的相谈甚欢。有苏月柔陪着,楚牧峰正好落得轻松自在。

    “老板,咱们去哪儿?”下了车,东方槐很自然地问道。

    只要出来一律改称呼。

    “闸口的霞飞路上应该有酒店,咱们过去随便找一家吧。”楚牧峰随意说道。

    “是!”

    这要是白天的话,楚牧峰还能欣赏下当下十里洋行的风采。

    可惜现在是深夜,路上行人是寥寥无几,唯有一些舞厅的霓虹闪烁。

    霞飞路上一家叫做青山居的酒店。

    楚牧峰他们入住这里,五个人要了三个房间,看到他们谈吐不凡,财大气粗的模样,酒店方面也不敢怠慢,很是客气地伺候着。

    “我刚才过来的路上,看到你们这里有家叫做瑞祥的五金电器,请问下,那里能买到进口的大电器吗?比如说电冰箱!”楚牧峰走向楼上的时候,随口冲服务生问道。

    “不能不能!”

    服务生听到这个连忙说道:“那里就是一家小五金店,哪里能卖得起那种高级货色。先生侬要是想买的话,只能去那些大商城转转。”

    “这样啊,那就算了!”

    进了房间,楚牧峰丢给对方一张五元的法币当小费,服务生是连连道谢,乐呵呵地离开。

    五分钟后。

    除了紫无双外,其余三个人都来到楚牧峰的房间中。

    看到他们有些疑惑的神情,楚牧峰便将这次的任务简明扼要地说了一遍。

    三个人顿时露出恍然之色。

    “这个罗列风简直就是该死,身为力行社高层,居然为了区区岛国女人,就要背叛党国,背叛局座?”东方槐眼中杀意凛然。

    “科长,您是通过罗兵强的案子发现这事的吧?”西门竹眯缝着双眼说道。

    “不错!”

    对于这几个属下,楚牧峰是没有想要回避的意思。

    大家都是同僚不说,最重要的,楚牧峰想要让这三人不折不扣,死心塌地地为自己做事。

    那么有些事就不能藏着掖着。

    “现在的问题是罗列风藏身在公共租界的日占区,根据咱们得到的情报,他是住在一家叫做霓虹的酒店里面。”

    “他身边一直都有那个岛国女人铃子跟随,另外还有四个保镖贴身跟着,所以想要直接下手的话,有点困难。”

    “这个事咱们既然要做,就要做得干脆利落,而且还要隐秘低调,不能被人知道是咱们动的手,否则会给华亭这边带来压力。”

    楚牧峰言简意赅地叙述道。

    “嗯,科长您说得不错,华亭这边的岛国军队毕竟是占据着优势,咱们如果贸然动手,引起喧哗的话肯定会有麻烦的。但这个任务必须要完成,那么只能是两条路走。”东方槐沉吟片刻说道。

    “哪两条?”西门竹问道。

    “要么他出来,要么咱们进去。”东方槐扬手比划道。

    “摸进去吗?”

    西门竹想了想,摇摇头说道:“这个有点困难,就像是科长所说的那样,罗列风身边有四个保镖贴身跟随,这里又是日占区。”

    “倘若说咱们不能够一枪毙命的话,会招惹来岛国警员的,要是那样,再想杀他就难了。”

    “那就想办法让他出来!”

    楚牧峰眼底闪过一抹寒光道:“咱们只要拿出来足够诱惑的诱饵,相信罗列风是不能不出来的,而现在我就有这个诱饵。”

    “科长,您说的不会是罗兵强吧?”苏月柔忍不住问道。

    “不错,就是罗兵强。”

    楚牧峰嘴角一翘道:“那家伙是罗列风的独生子,俗话说的好,虎毒不食子。我就不信罗列风真能对罗列强的生死置之不理,否则他也不会多此一举,打电话让儿子跑路了。”

    “所以只要咱们将罗兵强这个诱饵拿出来,他十有八九会上钩!”

    “可罗兵强不在咱们手中啊!”苏月柔挑眉道。

    “是啊,是没有在咱们手中,可这事罗列风也不知道啊。实话告诉你们,在过来之前我就已经将罗兵强悄悄转移,对外放出去的消息是秘密关押。”

    “可你们说要是罗列风知道这事,他能想着是秘密关押吗?十有八九会认为被我们带到华亭来找他算账,肯定会铤而走险营救的。”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

    “不错!”

    东方槐一拍掌心大声说道:“就是这么个道理,咱们就用这个被秘密关押的罗列强来做文章,钓罗列风这条大鱼。”

    “那问题是怎么通知给罗列风呢?”西门竹问道。

    “简单!”

    楚牧峰微笑着指向窗外,在这里斜对面就是那家瑞祥五金店。

    “在过来之前罗兵强曾经说过,罗列风让他来到华亭后就去瑞祥五金店等着安排。”

    “也就是说,罗列风在这里是布下后招的。咱们是没有办法进霓虹酒店,可这里却是轻而易举就能传信。”

    说着,楚牧峰就拿起纸笔,写下一个便条。

    “深夜就将这张纸条送到瑞祥五金店,约罗列风明天早晨见面。告诉他,他如果不来的话,就等着替罗兵强收尸!”楚牧峰说道。

    “可是科长,他凭什么相信咱们说的话呢?我的意思是说就算能拿出来罗兵强身上的信物,罗列风就会亲自过来吗?”

    “他要是知道咱们力行社的身份,肯定明白咱们是来清理门户的,根本不可能露面。”苏月柔摇摇脑袋担忧着说道。

    “谁说他知道我的身份?”楚牧峰淡然一笑。

    “不知道您的身份?”苏月柔三个人惊愕。

    “没错!”

    楚牧峰不紧不慢地说道:“我的身份就算是在力行社内部,够资格知道的也只有那些高层,别人都以为我是警备厅的人呢。”

    “你们呀,咱们特殊情报科原本就是独立于情报处之外的特殊部门,你们觉得咱们的资料会人尽皆知吗?”

    原来如此。

    三个人顿时恍然。

    想到这个他们就有些尴尬地对视一笑,自己想问题的确是有些太狭窄。

    原以为自己的身份在力行社内知道的人不少,那么楚牧峰也是如此。

    现在想想,就是啊,楚牧峰的身份好像一直都很低调隐秘。

    他即便是去力行社总部,也是直接找唐敬宗和戴隐,根本不可能和别人有过多接触。

    “这么说来就能讲通了,科长你的身份就是金陵警备厅刑侦处的副处长,带着罗兵强过来的理由也很简单,就是要将罗列风抓捕归案。”

    “为什么呢?因为罗兵强招供出来罗列风很多犯罪行为,而谁都知道科长在警界的形象是铁面无私。”

    “这样他防范的戒心就会降低,这事也就有几分运作的可能。”苏月柔说到这里时,有些遗憾地摇摇头。

    “其实也就是时间紧迫,要是说给咱们多几天的时间,就能够制造出来一场罗兵强被人劫走的戏码。”

    “那样咱们就可以以劫匪的身份出现,更能够让罗列风相信咱们是来索要报酬的。”

    “是啊,时不我待!这事就这样办吧,今晚东方去递纸条,西门跟着我去踩点,找个适合狙击的地方进行‘交易’。”楚牧峰拍了拍随身带来的皮箱。

    “只要罗列风敢出现,我就会让他一枪见阎王!”

    “是!”

    ……

    深夜。

    瑞祥五金店早就关门打烊了,作为这里的老板,张瑞祥在收拾好盘完账,喝了两盅小酒之后,也准备睡了。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过来敲门,听到后他顿时警觉起来。

    四长五短。

    这就是罗兵强过来的暗号。

    张瑞祥立刻起身,披上衣服去开门。

    他在这里的惟一目的就是帮着罗列风做事,他的身份也并非是力行社特工,而是罗列风早年培养的死士。

    明天继续万更走起,求大家多多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