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老胡同 隐为者

657、新的对手

    华亭市,特高课总部。

    作为华夏的经济中心,加上特殊的地理位置,华庭绝对是兵家必争之地,是绝对不能随便放弃的地方。

    所以说在加藤剑郎被杀后,这里很快就被委任了新的特高课。

    虽然说人员素质和之前的相比略显不足,但最起码框架是建立起来了。

    新任课长叫做武田正雄。

    他是从岛国总部空降下来的,是属于有着非常强势背景的人。

    在总部的时候,就曾经以酷吏著称。

    人命对他来说就是儿戏,岛国人都能随意斩杀,何况这里是华夏的华亭,他需要有所顾虑吗?

    根本不需要。

    一切都为了任务!

    只要是能完成任务,那么死多少人都是值得的。

    “你是说从北平城过来的人叫梁月明?”

    武田正雄手里把玩着一支崭新的勃朗宁手枪问道。

    “哈伊!”

    站在眼前禀告工作的是他的助手,也是他的心腹,是他从特高课总部那边调过来的,两人配合起来会十分顺利。

    他叫做九条东岛。

    和武田正雄的生性残忍相比,九条东岛属于那种做事非常冷静镇定的人,他能在武田正雄暴怒失控的时候控制住局势。

    “梁月明是北平城政府的主官,这次过来是为咱们提供人才。这件事也是经过军部首肯,是要拿北平城当做培养基地。”

    “他这次总共送过来三十个人,会全部安排在政府,情报和军事部门工作。这些人都是经过严格的政治考核的,应该没有问题!”

    九条东岛恭声说道。

    “呦西,这样的话倒是不错。”

    武田正雄点点头,放下手枪后,淡然说道:“你安排下,我要去见见他。毕竟他和松井兵的关系也不错,而松井君是我的好友。”

    “哈依。”

    “还有!”

    武田正雄扬起手指,眼神陡然冷漠寒彻,“给我抓紧时间,将特高课在华亭市的总部挖出来,我要将这帮该死的家伙连根拔起!”

    “哈依。”

    ……

    入夜。

    华亭市一座戏楼。

    前面的戏台上正在唱戏,戏是很精彩的《空城计》。

    前面坐着一些听戏的人,而真正有身份有背景的,自然都是坐在雅间中听戏。

    这里就坐着梁月明。

    在他身边坐着的竟然是楚牧峰。

    “你也真够大胆的,竟然敢约我在这种地方见面,你难道就不怕被人发现吗?”

    梁月明自从坐进这里就感觉浑身痒痒不自在的很,生怕出现问题,被谁发现踪迹。

    “放心吧,你想多了。”

    楚牧峰云淡风轻的喝着茶,看着前面的大戏,漫不经心的说道。

    “越是最危险的地方,有时候往往是最安全的,再说我既然敢把地点定在这里,你觉得这座戏楼四周还能出事?”

    这是真话。

    以着楚牧峰现在的身份,他要是说出来,是肯定有军统局的人负责戒备和盯梢。

    就像是现在,在这个戏楼内外都有军统华亭站的特工,甚至就连外面街道上都分布着。

    他们是不知道楚牧峰为什么会来戏楼听戏,但却知道这是命令。

    他们的命令就是负责戒备。

    “说说正经事吧,你这次过来的任务就是送人吗?”楚牧峰问道。

    “对,我这次过来就是送人,这事之前给你说过的,你给我的名单,我把人都加进去了。”

    “这次他们分别会被安排在华亭的各个部门中,我敢说都是要害部门,都是能在关键时候顶事的位置。”

    见楚牧峰都不怕,梁月明的心情也慢慢放松。

    “那样的话很好!”

    楚牧峰慢慢的翘起来唇角,不着痕迹地说道:“梁月明,我给你的名单,你要确保他们的安全,坚决不能外泄,也就是说这事除了你之外,绝对不能再有别人知道。”

    “我懂,我会严守秘密,一个字都不会说!”

    梁月明连忙保证。

    “你也不用胡思乱想别的,对了,顺便告诉你一件事,瓷都死了!”

    楚牧峰淡淡说道。

    “什么?”

    梁月明顿时满脸惊愕。

    他已经好久没有和瓷都联系过,原以为瓷都是蛰伏起来,没想到从楚牧峰嘴里说出来的竟然是这样一个消息。

    瓷都死了!

    “他怎么死的?”

    他忍不住跟着问道。

    “被我杀死的,亲手杀死的!”

    楚牧峰语音略重地说道。

    “我之前和你说过,我是要抓捕瓷都的,因为你说的蜿蜒草的线索,我回到金陵城后就找到了她。”

    “现在瓷都死了,你的事情就没有谁知道,除了我之外,再没谁能怀疑你。”

    “你那现在虽然说是北平伪政府的主官,但只要有我在,你就是军统局的内线。”

    “梁月明,说的简单点,你这也算是给自己留条活路,是吧?”

    “多谢楚站长!”

    梁月明这下是彻底服气了,他站起身冲着许诺心服口服的弯腰鞠躬。

    之前是因为自己的家人都被楚牧峰控制着,不得不臣服。

    如今因为瓷都的死掉,他算是少去了一颗定时炸弹,又有着第二条路的伏笔在,自然是大大松了口气。

    “愿为楚站长效命!”

    “行了,坐下说话吧!”

    面对梁月明的这种态度,楚牧峰没有说客气的让他别这样做,只是很随意的摆摆手,等到他坐下来后,直接问道。

    “你应该见过特高课的新任课长了吧?他是谁?你那边有没有他的资料?最好是能有他的照片,我好能记住。”

    这是很敏感的问题。

    特高课的课长不是说谁都能够接触到的,加藤剑郎被自己废掉后,如今肯定是有新的代替,那么他是谁就变得很重要。

    毕竟今后那是要和楚牧峰打擂台的。

    “是的,我见过他了,他叫做武田正雄,我这里恰好就有他的照片,是我来华亭之前,松井兵给我的。”

    “因为松井兵说了,这个武田正雄是他的朋友,然后就给了我一张照片。”

    说着梁月明就拿出来一张照片递过去。

    楚牧峰接过来后就立即拿出相机对着拍了两张,这才将原版递回去。

    “你收起来吧!”

    “没这个必要吧,就送给你了!”

    梁月明不当回事的说道。

    “必须收着!”

    瞧见梁月明这个态度后,楚牧峰眼神微寒,语气加重的说道:“梁月明,你给我听着,你虽然说不是特工,但既然在这个位置上,就应该做事比特工更加谨慎。”

    “这张照片在你看来或许是没事的,但你就敢说这不是松井兵对你设下的圈套?”

    “等到你回北平城后,松井兵向你索要这张照片的话,你怎么办?你说你丢了?”

    “这个理由你觉得他会相信吗?而你要是拿不出来,他肯定就会怀疑你。”

    “只要被特高课的人盯上,你就相当于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

    “所以说以后像是这样的事情,你务必要谨慎再谨慎。”

    “是!”

    被楚牧峰这样一说,梁月明的心弦唰的就紧绷起来,他是真的没有想过这么多,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绕绕。

    不过别说,楚牧峰说的还真有道理。

    这张照片肯定是独一无二的,是没有办法用其余照片代替的,甚至不能拿出来其余照片。

    只要敢拿出来,松井兵问你为什么会拍摄这张照片,怎么解释?

    “你说的对,这事是我疏忽了,幸好你想的周到。”

    梁月明有些后怕,也是这时候他才明白自己和楚牧峰这种军统局的特工有很大的差距。

    “继续说说武田正雄吧!”

    楚牧峰没有逮住这个话题不放。

    “好!”

    梁月明就开始将自己看到的武田正雄说出来,他说的都是他的看法和观点,至于说到这是不是说的就是武田正雄的本来性格,他不敢肯定。

    楚牧峰静静听着。

    时间纷纷秒秒流逝。

    戏台上的戏眼瞅就要唱完。

    “该说的我都说了,我明天就要动身回北平城,等我回去后,会按照咱们之间商量好的联系方式和你联系的!”

    梁月明恭敬地说道。

    “回吧,一路平安!”

    “多谢!”

    然后梁月明就起身离开了雅间,等到他离开后楚牧峰才从另外一个口走掉,与此同时在这里负责戒备的特工们也都像是鬼魅似的慢慢消失。

    ……

    第二天,梁月明就动身离开了华亭站。

    楚牧峰开始按部就班的工作。

    他现在心情很紧张,因为算算时间,金陵保卫战就要打响。

    这场战争只要开始,根本不会说像是当初的华亭那样会坚持多久才会被攻克。也就是十来天,金陵城就将彻底易主。

    届时就是一场大灾难的开始。

    “希望金陵城的老百姓们能够赶紧撤离。”

    两天后。

    就在楚牧峰处理手头公务的时候,西门竹神情严肃的走进来,将手中的一封电报递过去,肃声说道。

    “站长,金陵方面急电,日军开始进攻金陵城了!”

    还是没有能够躲过这场战争。

    楚牧峰接过电报后就扫视了一眼,将内容收在眼底后,冲着西门竹沉声说道:“从现在起确保和金陵方面的联系不中断,那边有任何情况,都要第一时间回禀。”

    “是!”

    西门竹敬礼后转身离开。

    楚牧峰站起身,慢慢的走到窗前,推开窗户看着外面阴霾的天空,深深吐出几口浊气后,眼神陡然变得寒彻。

    “既然你们在金陵那边开战,我这边也不会让你们轻松,鬼神小组是吧,我会把你们揪出来的,让你们真正变成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