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十万个分身 楚飞鸟

第二十章 优秀

    “终于回家了。”

    秦颖装模作样扶着袁虎下了车,看着越剑馆大门上的牌匾,小脸上满是感叹。

    袁虎拍开秦颖小手,“你不是昨天回来过了。”

    “那不一样。”

    秦颖撅着小嘴厌恶的说:“武昊这家伙待在剑馆,真是烦死我了。就好像一摊狗屎摆在房间里,又臭又恶心。”

    秦颖又一脸期待的对袁虎说:“你回来就好了,快把武昊收拾掉。”

    “只有你不嫌狗屎臭,不怕踩狗屎。”

    秦颖对袁虎做了鬼脸,笑嘻嘻当先跑进剑馆。

    秦月对袁虎说:“她是真被武昊烦死了,怨念特别大。”

    袁虎对此到是很理解,武昊这人长相不错,就是骨子里轻佻浮滑。

    说起来和卫玉有点像,但卫玉敢想敢干,说起来也算有些能力。武昊就纯粹是个富家子弟,脑子里除了女人再没别的。

    这样的绣花枕头,也就骗骗无知的女孩。秦月、秦颖这样聪明人,可不会看上他。

    袁虎说:“等会我就帮小颖出气,好好教训那个蠢货。”

    “这不太好吧。”

    秦月有些犹豫,她在接人待物上一贯温婉又大方,不太习惯恶意去针对谁。哪怕对方很可恶。

    还有一个问题,是她主动找上武磊寻求帮助的。现在事情有了变化,又嫌弃武昊烦人,有点过河拆桥的意思。

    真要说起来,不免有些不厚道。

    袁虎知道秦月在担心什么,他安慰说:“这事不是你不厚道,是武磊趁火打劫啊。不用你出面,我去找他说那份合同的事。”

    秦月摇头,她做的事不需要别人替她收尾。她正要说话,蒋涛已经带着几个教练迎出来。

    几个教练都穿着武道服,显得很正式。

    为首的蒋涛脸色微红,也不知是激动还是羞愧。距离袁虎十几步的距离,就向袁虎深深鞠躬施礼。其他教练也跟着蒋涛一起鞠躬。

    秦月有点意外,没想到这群人还弄了个欢迎仪式。

    袁虎对这一套也不太在意,剑馆有事的时候都没人站出来,这时候摆个谦恭诚恳造型也没啥用。

    其他教练只是在剑馆混口饭吃,到也不能苛求。蒋涛却是剑馆大师兄,剑馆危难之际,可没一点大师兄的担当。

    不过,比起出卖剑馆的卫玉,蒋涛到也算的上是个好人吧。除了庸碌无能,心胸狭窄,目光短浅,好像也没有太大问题。

    袁虎不冷不热说:“都是师兄弟,何必这么客气。”

    蒋涛也听出袁虎的疏离,他和袁虎关系本来就不好,袁虎这么对他到也不奇怪。

    换做以前,蒋涛都懒得理会袁虎。今天却不一样。袁虎在决斗中击杀李正峰、李洪安,展现出了大师级高妙剑法。就算是秦月都远远不及。

    毫无疑问,袁虎现在就是剑馆第一高手。而且,袁虎的剑馆危难之际,力挽狂澜,也成了所有学员、教练的英雄偶像。

    再不是以前那个只会扫地的二师兄!

    蒋涛心里很清楚,想要在剑馆继续混下去,袁虎这条大腿他必须抱紧了,不管对方愿意不愿意。

    他直起腰,满脸赔笑:“阿虎,你拯救了剑馆,劳苦功高。我们只是表达一下对你的感谢……”

    其他教练都是满脸崇拜的连连点头,围着袁虎表达各种崇敬之情。

    “虎哥真是深藏不露!”

    “虎哥是低调,所谓真人不露相……”

    “虎哥真是牛逼,干掉飞龙武馆那群家伙犹如摧枯拉朽……”

    “虎哥太厉害了。”

    ……

    被一群人围着拍马屁,袁虎两辈子加起来,也是第一次。

    但他必须要说,这种感觉真的很爽。虽然这群人拍马屁的功夫很粗浅,有些马屁又太直接了。

    尤其是那个女教练,脸泛桃花,满眼春意。似乎只有他点点头,就能立即陪睡。

    不知为什么,袁虎有点心虚的瞄了眼秦月。

    秦月到是脸色如常,就是眼神好像有几分寒意。袁虎也不知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秦月到不是生气,只是觉得这些女人太放浪了,配不上阿虎。

    她摆摆手说:“都是自己人,就别搞这些了。阿虎伤势还没痊愈,让他好好休息。你们去忙你们的……”

    秦月是馆长,一向都很有威望。她一发话,众人只能散了。

    就剩下蒋涛干笑着没走,反正他是大师兄,这点面子秦月还是会给的。

    蒋涛殷勤接过秦月手里提箱,领着秦月和袁虎进了剑馆大厅。

    大厅里正有几十名学员练剑,这些大半都是初学者,虽然剑法不行,热情却很足。其中有一小半的学员都是新来的。

    袁虎在决斗中杀了李洪安,也让越剑馆名声大噪。

    普通人不懂其中利害关系,也不知道越剑馆情况不妙。他们只能看到袁虎利害,越剑牛逼。一些人就跑过来报名学习。

    所以,这两天越剑馆学员增加了不少。

    这个世界武风极盛。哪怕是业余练武,花费也不少。

    一个普通学员,一年学费也要一两万。还有其他诸如护具、药品、营养品等消耗,就算是节省着用,也要的三四万左右。

    有志当专业武者的学员,一年的学费就更高了。

    高昂的费用,也让许多人选择武馆时非常谨慎。

    秦月看到大厅里人气旺盛,心情也是大好。但她目光一转,就看到了迎面走来的武昊,脸上才浮起的笑意又迅速收敛起来。

    “秦月,你回来了。”

    武昊长的高大帅气,穿着一尘不染的白色武道服,笑的又满脸阳光灿烂,真有几分偶像明星的架势。

    不少女学员,都在偷偷瞄着武昊。

    秦月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武昊到是习惯了秦月的冷漠,并没有在意。他正要凑到秦月身边,目光一转却看到了袁虎,不由一呆。

    到不是他眼神不好,只是他眼中只能看到美女,也只喜欢看美女。男人什么的,他从来都不在意。

    秦月他们一群人进来,武昊眼中就只看到了秦月。直到近前,他才发现袁虎也在。

    武昊愕然的说:“你怎么出院了?你伤好了?”

    武昊说着还看了眼袁虎心口。袁虎穿着件宽松橘红T恤,胸口绣着一个威猛虎头。

    隔着衣服,武昊当然也看不到什么。但只看袁虎放松随意的站立姿态,就知道他没什么大问题。

    武昊是真有点疑惑,听说袁虎心口中剑,心脏都裂开了。这才两天的时间就没事了?

    太不科学了?

    袁虎瞥了眼武昊,有些感叹的说:“这么多年了,你还是那副花痴样子,一点没变。”

    武昊勃然变色,“小子,你说话小心点。”

    他从小就顺风顺水,没遇到过什么挫折。周围更是总跟着一群马屁精。完全听不得逆耳的话。

    袁虎的话,在他听来就太刺耳了。他也没多想,当场就变脸发怒。

    袁虎失笑:“你还真是一点不长进。现在还弄不清情况,敢在我面前大喊大叫,真以为我没脾气?”

    武昊这才醒悟过来,眼前这个袁虎可是杀了李洪安的猛人,不是他能招惹的。

    他脸色有点尴尬,想要服软又不好意思。他想了下又挺直腰杆对袁虎说:“你别得意,要不是我爸出手,你在医院就被人弄死了。”

    武昊又看了眼蒋涛等人,“包括你们,要不是我爸出面讲情,你们还能活着?”

    他又有些委屈的对秦月说:“当初不是你主动跑上门来求我,我也是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才让我爸出手帮忙。”

    “怎么?”

    “现在你过了河想拆桥,翻脸不认人了?”

    面对武昊发自灵魂的质问,秦月也有点不好意思。她也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去求武磊。

    付出了巨大代价,却根本没有解决问题。反倒惹来众多麻烦。

    武昊看到秦月没话说,又有点得意。他指着袁虎的脸说:“你啊,还是老实听话,别嘚瑟,懂么?啊啊啊……”

    他话还没说完,袁虎一伸手抓住他指过来的食指,袁虎也没用力,只是稍微扭了一下。

    武昊英俊的脸一下扭曲起来,嘴里发出连串的惨叫。

    他拳法很不错,但也就是勉强专精水平。又从不参加实战。一身的细皮嫩肉,吃不了一点痛。

    被袁虎轻轻一扭,武昊立即就受不了,眼泪都冒出来了。

    “你叫的就像个被打屁股的小女孩……”

    袁虎早知道武昊草包,可对方这副娇弱样子,还是让他惊讶。

    他摇头说:“你可真给你爹涨了脸。”

    武昊也知道自己很丢脸,可实在是太疼了,他真的忍不了。他也不敢再叫嚣了,急忙求饶:“虎哥、虎爷,你放了我吧,求求你了、啊啊好疼……”

    这个样子的武昊,让袁虎都有点不好意思欺负了。

    坏人要都是这样,搞起来都没快感。

    不过,这些坏人就是欺软怕硬。他们遇到软的能把对方欺负死,遇到硬的就跪地当孙子。说起来怂的很,现实中却异常可恨。

    袁虎从小就厌恶这种人。武昊也明显是这种货色。

    但对方没犯什么大错,他也不好做的太绝。

    “你现在就滚蛋,再不要踏进越剑馆一步。回去告诉你爹,我们不用他保护,以前约定作废。”

    袁虎放开武昊手指,摆手示意对方快滚蛋。

    武昊一脸娇弱的捂着扭伤食指,又满是怨恨瞪了眼秦月,话也没说就快步离开。

    这场闹剧结束的很快,但一直在关注武昊的女学员们,却都看的很清楚。

    英俊帅气犹如明星的武昊,被人轻轻一碰就哭的像个女孩子。这真让她们受不了。

    她们到剑馆学剑,就都是向往力量,想成为强者。

    武昊这样的怂货软包,正是她们最看不上的。

    到是看起来一脸散漫卖相不太好的袁虎,引起她们的浓厚兴趣。这个男人虽然看着不是很帅,却很阳刚,充满了雄壮男人气息。

    袁虎也发现女学员们在看他,其中不乏美女。他心中得意,不禁挑了挑长眉。

    秦月有些看不过去,拉着袁虎向里走,“别臭美了,走吧。”

    袁虎一面跟着秦月向前在,一面慢悠悠的说:“我就是这么优秀、我也很无奈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