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十万个分身 楚飞鸟

第一百四十章 先发制恶

    “哈哈哈哈,幺妹说的玄玄乎乎的!”

    杨猛把最后一块骨头嚼碎吞掉,在衣襟上擦了擦手,不屑的道:“这是风津渡,这是马市,在这里我们就是天。谁乱来谁死。”

    “说的好。”

    姜山人还在大门口,就大声夸赞。这位姜家带头人,个头不高,人也长的黑瘦,可一双眼眸精亮亮,让人不敢直视。

    在姜山身后是姜鹤、姜统、姜瑜等姜家人。他们这一伙子人,呼呼啦啦足有三四十号。不少人还穿甲背弓,似乎上门来打架一样。

    大院子里的一群大汉们,也都警惕的看着姜家一群人。

    姜家仗着有官府背景,一直是马市十二家之首,吃相也比较难看。只是姜家实力最强,大家都在一个锅里吃饭,也只能睁一眼闭一眼。

    姜家一大队人提刀拿剑跑过来,谁知道他们是来干什么的。

    杨猛却毫不在意,他自幼得到奇遇,三十五岁那年成就传奇,是马市第一强者。姜家人只要没疯,就不敢碰他铁衣帮。

    再说,今天是马会的大日子。各地英豪齐聚,姜家就算想翻脸动手,也不会挑这个时候。

    真要是今天大乱,维持十几年的马市秩序立即就会崩溃。姜家又能占到什么便宜。

    杨猛不客气的说:“老姜,你带着这么多人是吓唬我来了?”

    姜山眯着眼笑着摇手:“不敢不敢,就是今天外人太多了,多带点人壮壮场面。”

    姜山又对身后人摆摆手,示意他们不要跟过来,他自己走到杨猛对面坐下,“兄弟,十二家中,我一直是最看重你的。这你也知道。”

    “哈哈……”

    杨猛人长的粗犷,可在江湖上打滚三十年,又能成就传奇,哪会把这种话当真。

    他瞥了眼姜山:“老姜,这么熟了,有话你直说。”

    姜山也不以为意,他好奇的问:“听说红衣今天早上去见了新客人?”

    “怎么,你们姜家预订了。那给你们。”

    杨猛对此到不在意,马市正经生意能赚钱,他就不想走邪路。人走邪路多了,心就邪了。做不了大事。

    姜山嘿嘿一笑:“兄弟仗义。那人不过是小事,不值一提。真有收获,一定有兄弟一份。”

    他顿了下收敛笑容,一脸肃然的说:“兄弟,你听到没有,东面出大事了。”

    “老姜,你想说就说,别卖关子。”

    杨猛很厌恶姜山这种人,说话吞吞吐吐神神秘秘,故意拿人胃口。无聊之极。

    换做其他人,这会他都捏着脖子,把对方屎尿一起挤出来。

    姜山被连怼了几句,哪怕脸皮很厚也有点尴尬,干笑了一声急忙转入正题:“东海来了一支大军,已经打入东海诸县,攻必克,战必胜。据说连战连捷,短短几天已经连破百城、突进千里,直指帝都!”

    “嗯?”

    东海离西北太远了,也没有直接往来。杨猛从没关心过那面的情况,还是第一次听到这个消息。

    杨猛也有些震惊,现在朝廷虽然腐朽,却带甲百万,布武四方。西北的游牧民族这几年都消停了许多。

    而且,前几天才灭了天龙院,声势大涨。江湖各大门派人人自危,生怕成为下一个目标。

    哪来的强敌,一下就连破百城?

    杨猛惊奇的问道:“这是谁家的兵马?海外蛮国?”

    “不知道,据说是兵甲精良,足有几十万之众。我朝廷大军一触既溃。”

    姜山虽然对朝廷没什么感情,可说起这个,还不免满是感叹。他以前一直觉得强大无比的朝廷,居然不堪一击。

    杨猛想了下问道:“老姜的意思是?”

    “天下要变了。”

    姜山低沉的叹了一声,转又沉声说道:“这会就要握住刀马,才有资格说话,才有资格立足。兄弟,你明白吧?”

    “我明白,但你想怎么做呢?”

    杨猛当然知道姜山的意思,也能理解朝廷崩溃将会引发的大乱。他只是不太明白姜山想干什么。

    “朝廷把消息封锁的很严密,消息暂时还没传开。不过,一些大商行也察觉到了不对,他们这次都要多买马匹备用。”

    姜山老脸露出几分狠厉之色,枯瘦的老爪子用力一握:“我们就把所有钱都扣下来。谁不听话灭了谁。到时候我们有钱有马有刀有人,不说当皇帝,当个一路反王总是可以的。”

    杨猛深深看了眼姜山,他一直觉得这老头计算太多,没什么器量。没想到真小看了他,居然还有封王称帝的野心。

    只是这野心来的也太大了。要是朝廷打败入入侵的大军,天下没乱。他们几个就尴尬了。

    一举把西北所有大商行都得罪了,就算没举反旗,也别想再西北混了。

    到时候只能一头扎进西北草原当个马匪,和游牧的野人们抢饭吃。

    看到杨猛犹豫,姜山呸了一口吐沫,“兄弟你平时勇猛,关键时刻就怂了?我姜家上下数千人,都靠着朝廷吃饭,做事都不犹豫,你家就两口人,怕个屁。”

    “你是想封王称帝,甘冒奇险。”

    杨猛慢悠悠的说:“我就是混吃等死的闲人,要冒着杀头的风险干大事,我当然要考虑清楚。”

    姜山心里有点着急,平日杨猛粗糙勇猛,没想到关键时刻却心思细密,不乱下决定。

    杨猛不同意,其他十家只怕也没几家愿意的。

    马市内部十二家联盟都搞不定,还说什么大事。

    杨猛一看姜山那样子,更没兴趣了。这老头有心思却没城府,有狠劲却没能耐,做个屁大事啊。

    他说:“老姜啊、别急,让我好好想想。”

    姜山看杨猛推脱,就知道事情要完蛋。他不敢再藏着,低头凑到杨猛耳边低声说:“兄弟,这种大事当然是麟王殿下挑头……”

    杨猛恍然大悟,他刚才还奇怪,一肚子阴私计算的姜山好大的魄力。原来是陈钧想要造反!

    陈钧是当今皇帝的亲侄子,他爹死的早,他就继承了麟王名号。这人一向野心勃勃,私自蓄养死士,还勾结江湖豪客,搞秘密组织。

    在西北一代,这位麟王名声可是非常臭。杨猛知道姜家背后有大靠山,没想到是搭着麟王这条线。

    这样,一切就都说的通了。

    姜山又说:“殿下今天中午就会到,和他一起到的还有三万大军。”

    杨猛看着洋洋得意的姜山,真想一拳锤爆对方脑袋。

    这个蠢货,真以为造反就能封侯入相?就凭麟王那残暴声名,也不可能成功。

    再说,朝廷都斗不过的异族,麟王更是白给。

    可看姜山这架势,今天不同意就没办法善了。

    陈钧都亲自带着大军来了。是打定主意要吞掉马市,把钱和马都留下。

    这么野蛮粗暴的手段,也的确是陈钧的风格。

    现在要不同意,姜山不敢说什么,可等陈钧一到肯定会翻脸。他到是不怕,可红衣和这几百个兄弟,就都危险了。

    听说陈钧身边的有个老师叫王自然,是传奇强者,精通法术。以陈钧的王爷头衔,在江湖上招揽一两个传奇强者也会太难。

    对方强横的很,他斗不过啊。

    杨猛想到这里露出笑容:“老姜果然是老姜,真辣。以后还请老姜多关照,在麟王殿下那也给咱说两句好话。”

    “以后大家就是一家人,好说好说。”

    姜山看到杨猛服软了,心里大悦,老脸也笑满是灿烂,他看眼杨红衣又说:“红衣这么漂亮,要是麟王殿下喜欢,以后兄弟你就是皇亲国戚了,哈哈哈哈……”

    “哈哈……”

    杨猛陪着干笑两声摆手说:“不敢高攀不敢高攀。”

    姜山看杨猛对这个不感兴趣,识趣的扯开话题:“麟王此来,也是为了铁鹰部的紫月花。紫月花是铁鹰的最疼爱的女儿,麟王请回去做个王妃,就和铁鹰部结亲了……”

    不等姜山说完,杨猛就拉下脸了:“你疯了,强掳了铁鹰闺女就能结亲家?铁鹰绝不能容忍这样的屈辱。”

    “事在人为。”

    姜山到不以为意,“总要试试,不行再把人送回去。”

    姜山只是通知一声杨猛,让他帮着盯紧了紫月花,至于突然冒出来千金豪客,那都是小事。

    大军一到,所有人不但要交出钱财,人也要跟着大军一起走。

    想要回家,不拿一大笔赎金就不要提。

    等姜山走后,杨猛吐了一大口吐沫,用舌头连操了姜家上下十八代。

    杨红衣有些担心的走过来说道:“他们这的疯了吧?”

    她刚才就站在一边,听的清清楚楚。对于姜山、陈钧等人作为,她完全无法理解。

    “陈钧一直再等机会,现在机会来了,他就迫不及待了。”

    杨猛叹气:“不怕他有野心,不怕他手段残暴,真正可怕的是陈钧的无能。”

    杨猛压低声音对杨红衣说:“我们先凑合着,找机会就跑路吧。陈钧这人绝对成不了事。”

    其实他对陈钧不算熟悉,可只看陈钧这次做事手段,就知道这人既狂妄又凶狠,做事不留任何余地。

    这样人就算当山贼,都活不了太久。更别说参加天下争霸了。

    “你去和紫月花碰个头,和她通个消息。留个人情。”

    杨猛说:“以后真要没地方去了,就只能去草原混饭了。有这个人情也能好混点……”

    杨猛停了下说:“渡口对岸一定都被封锁了,紫月花真想跑,就去把那匹万里火抢到手。这马神异,能横渡江口,只要越过包围圈,再没人追的上。”

    杨红衣点点头,她牵过一匹骏马一跃而上,扬鞭驱马远去。

    袁虎站在院门口,正饶有兴趣的四处打量。

    客栈位于长街尾端,从他这里看过去,整条长街都非常热闹。各种摊贩,都开始营业。

    卖吃食的,卖水果点心的,卖针头线脑的,卖布匹衣物的,整条长街乱糟糟卖什么都有,凑在一起极为热闹。

    长街上人也多,大都是拿刀佩剑的江湖豪客。一个个眼神不善。

    袁虎一路走过来,其实都是很落后的小城镇。像这般热闹场景也第一次见。

    而且,这里江湖人还多。一眼扫过去,到有点几分武侠电影的画面感。

    只不过,江湖残酷,没有电影那么浪漫。大多数人都是蓬头垢面,就是衣衫齐整的都没几个。

    这也很正常,江湖人居无定所,风餐露宿,哪有可能一天到晚穿的干干净净。古代卫生条件又不好,一个个头发还长,男人一个月都不洗一次头。还想干净?

    男人身上没一身黑汗泥,没有乱爬的大虱子,那就算干净了。

    袁虎周身源力自然运转,贴着体表寸许形成一件无形罩袍。周身上下点尘不沾,甚至连气味他都可以选择性过滤。

    只凭着这份干净,袁虎就像烂泥中白莲,只凭明净就胜过所有人等。

    任何人看到袁虎,都不禁多看两眼。袁虎要换一身道袍,再来个白须白发,肯定早就被人当做神仙跪拜。

    袁虎等藏龙出来,两人在街上闲逛了一会,找了家看起来还算干净的小吃摊,要了两碗宽面。

    这种面汤的放了许多胡椒辣椒,麻辣粘稠,配着劲道宽面,味道到是不错。

    袁虎才吃完,就看到杨红衣和一个紫衣女子并肩骑马走过来。在两人身后还跟着大批护卫。

    长街上来往的行人,都被这一队人强行挤到两边。大家都是聪明人,也没人敢乱说话。

    紫衣女子脸上带着兜帽,脸上还蒙着轻纱。看她衣服样式,也有些怪异,应该是草原过来。

    袁虎虽然看不清紫衣女人的脸,却能大概推测出她年纪,应该还不到二十岁。而且长的不会难看。

    不过,这女人源力修为很不错,比起杨红衣来都高上一筹。距离传奇也只差一步。

    这个世界源力浓厚,有天赋的人很容易成长起来。而且,战斗还激烈。更能激发人的潜力。

    现实世界武风虽盛,终究是太过和平安逸。人的潜力很难激发出来。

    袁虎作为年轻男人,理所当然的很关注美女,尤其是年轻美女。如果他不喜欢关注美女,那才很可怕。

    两个女人也都感应到袁虎的目光,两人一起侧头看了眼袁虎。

    杨红衣眼神中都是警惕,她现在觉得袁虎很可能是麟王派来的强者。

    紫衣女人眼中则满是好奇,她还没见过这么干净的男人。甚至比最爱美的女人还干净。

    她出身铁鹰部,最崇拜勇武剽悍男子。对中原男人都很看不上。尤其是那些公子文人之类,弱不禁风,还不如个女人,都是废物。

    可袁虎给她的感觉却大不一样,干净却不软弱,反而有着难以形容的纯粹强大。

    “这是谁?”紫衣女人向杨红衣问道。

    “很可能是麟王的高手,你一定要小心……”

    杨红衣怕紫月花不懂事,冒然和袁虎接触,那很容易就被袁虎劫持。

    紫月花虽然很好奇,却不是那种不懂事的小女孩。她点点头不再去看袁虎。

    两个美女带着一群随从越走越远,杨红衣还在不断低声给紫月花介绍麟王的可怕,以及对方准备的各种阴谋。

    大街上如此嘈杂,杨红衣又以源力控制声音,说话的时候还掩着嘴,也不怕别人听到。

    杨红衣怎么也没想到,坐在小吃摊上的袁虎都听的清清楚楚。

    “麟王陈钧?带着几万大军要来扫平马市?要抢劫所有人和财物?”

    袁虎一听这还了得,这还有王法天理么!

    作为正义卫士,侠义的化身,他怎么能允许如此邪恶的枭雄存在,怎么能允许如此恶毒的阴谋实施!

    鲁大师说的好:先发制恶!

    袁虎一拂袖,起身离开小吃摊。那姿态飘逸洒然,恍若仙人。

    小吃摊老板大吃一惊,急忙起身高喝:“客人别走,饭钱还没给呢。”

    藏龙轻轻拍拍桌子,扔了块碎银子,“饭钱我给。”

    老板迟疑着拿过碎银,用牙咬了咬,又不放心拿出剪刀剪开,看到成色十足,这才满脸笑容端上一大碗热汤,豪气的说:“汤随便喝,不收钱。”

    这会的袁虎,却已经到了麟王的行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