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十万个分身 楚飞鸟

第一百九十一章 威势(四更求订阅)

    噼里啪啦的鞭炮炸响,随风飘散的蓝烟,也把火药味一起传递出去。

    遍地的残破红色炮衣,到处贴着红色联,漂亮的红色节灯,还有各种庆祝节的节饰品,让长街上充满了过年的气氛。

    袁虎提着剑匣和皮箱,漫步在长街上。现在正是大三十的晚上,再有几个小时,就要过年了。

    夜色浓黑,但到处都是通明灯火。夜空中不是有烟火冲天闪耀。

    长街上有许多小孩在玩闹,他们穿着喜庆新装,手里拿着小灯笼,不时点几个鞭炮烟花,嘻嘻哈哈极是闹。

    裴玄以前就住在这条长街上,这是天京一个老街区,建筑上也保留了许多过去年代的特色。这里也承载了裴玄的童年、少年。

    袁虎对此到没什么感慨,他虽然有裴玄的记忆,那对他来说也不过是背景资料。

    只是这副闹的过年场景,也引发了他对新年的种种记忆。

    越剑馆的新年,比这里更闹。尤其是三十晚上十二点,要放十万响的鞭炮。

    那声势可谓浩大,放完鞭炮后,整条街都弥漫着浓浓烟雾和火药味。

    剑馆的大门口,破碎红色炮衣铺了满满一地。

    秦颖最喜欢拉着他满地找没点燃的鞭炮,秦月就笑吟吟站在一边看着。

    这个时候的秦风,也脸上也会带着笑容坐在大厅正中,等着他们磕头拜年。

    秦颖对磕头这个环节很是抗拒,一直称之为封建遗毒。但看着厚厚的红包,每次都是她跪的最快。

    拿到红包的秦颖,还要和他、秦月撒,软磨硬泡也要骗个几十块钱花花。

    到了初一,他们仨就在大街上横逛,想吃棉花糖吃棉花糖,想吃糖葫芦吃糖葫芦,想买气球买气球,威风极了。

    袁虎骨子里是个大人,可每到这个时候,还是特别喜欢那种气氛。

    他上辈子是个孤儿,这辈子还是个孤儿。秦风让他有了家。这一点很重要。甚至比本源神晶更重要。

    袁虎现在想起那一切,都还是那么温馨欢喜。

    只可惜,这一切不会再有。

    不论他如何有钱,如何强大,却再得不到那时候的快乐……

    适逢佳节,袁虎也不满是感慨,很想现在就回越剑馆,和秦月秦颖一起守岁过年。

    袁虎还是按捺住了这个冲动,所谓节,也只是平平常常一天。不需要想太多。

    他可能是被邪神污染了精神,才变得如此多愁善感。

    袁虎循着裴玄的记忆,回到了自己的家。

    这是一座四合院,虽然不大,又位于天京老城区,却也值个两三千万。

    可见,裴家这等大家族底蕴之深。随便留一处房产,就是普通人奋斗一辈子都比不上的。

    大门早就换上了智能锁,袁虎刷了下指纹,大门就自动打开。

    进了院子,发现院子居然还算干净,然后他就看到了院子角落停着一个扫地机器人。

    扫地机器人发现有人进入,眼睛上红光闪耀,确认了袁虎份,红光才熄灭。

    这样的扫地机器人,也有报警功能。虽然没什么大用,却至少能看个家。

    遇到普通小偷,也能把对方吓个半死。

    袁虎直接进了正房,一开门里面就冒出一股气。

    天京冬天酷冷,房子大都是集体供暖。当然,取暖费用也相当可观。尤其是他这座院子,有两个厢房,一年取暖费就要几万块。

    正房也很简单,客厅空荡)荡),就是墙上挂着裴玄父母的合照。

    卧室也没什么东西,书房里到是摆着一些书。主要都是裴家家谱之类的东西。

    袁虎转了一圈,到是和裴玄记忆中完全契合。这家里冷清又简单,就是个住人的地方。

    这里足有大半年没住人了,房间里满是尘灰。房间温度又高,特别干燥。

    这个大过年的时候,有钱也雇不到人。

    袁虎挽起袖子,接了一盆水,找了个毛巾,里外忙乎了一个小时,把房间清理了一遍。

    包括单什么的,都换了新的。旧的东西该扔就扔。

    收拾完事,打开投影大光屏,播放新年晚会。

    袁虎到不是想看,就图个气氛。

    只恨没有现成的东西,不然他都可以包个饺子,放挂鞭炮,自己过个新年。

    袁虎躺卧在客厅沙发上,懒洋洋喝着可乐,冰箱里只有这东西还没过期。

    巨大投影光屏上,一群漂亮女孩正卖力扭动腰肢,踩着欢快节奏起舞。

    袁虎觉得这就够了,喜庆闹。一个晚会,难道要展现全人类文明进步成果?

    气氛是有了那么点,袁虎却觉得有点无聊,他甚至想念起了那些斩杀的邪神。

    这些丑陋邪恶的家伙,其实也不错,至少能变成很多积分……

    袁虎神思漫游之际,就听到了有人敲大门。一面敲一面还哭着叫:“玄哥哥、玄哥哥……”

    袁虎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一个胖嘟嘟女孩:裴菱,裴玄同父异母亲妹妹。

    裴菱到是经常和裴玄联系,两人关系很好。

    只是这大过年的,裴菱哭着找上门,绝不是好事。

    袁虎站起来,大步走出去打开大门。

    正在敲门的裴菱,红着大眼睛看着袁虎,呆了一下才猛的抱住袁虎哇哇大哭:“玄哥哥,你可回来了,呜呜呜呜呜、裴彤受伤住院了、呜呜呜,我们也从家里被赶出来了、呜呜呜……”

    说起这些委屈,裴菱是实在忍不住,哭的稀里哗啦,眼泪鼻涕齐流。

    袁虎抱着裴菱,轻轻拍着她的背。以裴玄冷峻格,对上亲妹妹,也不会说什么温柔的话。虽然他心里总是一片温柔。

    “别哭,进屋里慢慢说……”

    袁虎带着裴菱进了房间,又给她倒了杯水。

    水,总是能治疗一切伤痛。

    裴菱坐在那抽泣了一会,到是慢慢冷静下来,一股脑把事和袁虎说了。

    两天前裴家突然有人拿着文件找上门,说房子所有权归裴家,她们两个无权居住。

    当场就不由分说,把裴菱和裴彤赶出来。

    裴菱和裴彤当然不服气,这房子是她们父亲个人产业,在遗嘱中就指定给她们姐妹。别人凭什么抢走。

    两人正商量着打官司拿回房子,就遇到一群流氓调戏裴彤。

    裴彤脾气很大,当即争吵起来。结果,对方就动手打断了裴彤双腿。

    “裴彤膝盖骨粉碎,以后再也站不起来了,呜呜呜……”

    说到伤心处,冷静下来的裴菱再次失控大哭。

    对于她这个年纪的女孩来说,房子丢了就算了,亲姐姐却要落得终残疾,如此惨痛的结果是她无法承受的。

    偏偏两人没什么存款,住院要大笔费用,两人都拿不出来。

    医院一再催促裴菱交钱,再拿不出钱来,裴彤就要被赶出来了。

    这两天裴菱都快崩溃了,她求遍了好朋友,也没借到多少钱。以她的交际面,其实认识的大多都是裴家人。

    没有一个裴家人借钱,只有几个裴菱的大学同学,尽力给裴菱凑了几千块。

    裴菱实在没办法,想起了裴玄。只是裴玄的通讯号码始终处于失联状态。裴菱只能每天跑过来敲门。

    裴玄住在朝东区,距离元丰区足有二十多公里。裴菱每天跑过来个来回就需要三个多小时。

    幸好,今天袁虎回来了。否则,裴菱真的要垮掉。

    袁虎听裴菱说完事经过,也有点愤怒。

    裴家这群人有点太过分了,有手段对两个小女孩用。再怎么说,这都是姓裴的。

    不过,想到裴玄老爸都是他们自己人弄死的。对付两个小女孩,也不算什么。

    对方早不动手,晚不动手,偏挑这个时机发难。摆明了针对他啊。

    袁虎心思一转,就明白了对方的想法。

    这等手段还真是险卑鄙。

    袁虎安慰裴菱说:“别怕,我和你先去看裴彤。”

    “玄哥哥,你有钱么?”

    裴菱小声的说:“姐姐住院费需要二十万押金……”

    她也知道裴玄的况,才犯了大事刚出来,只怕也没什么钱。

    “钱还是有的。”

    袁虎提着剑匣,想了下又从皮箱里取了一块秘银放入剑匣。

    裴菱一脸莫名其妙,也不知袁虎提这长长匣子干什么。

    袁虎带着裴菱出了胡同,直接拦了一辆出租。

    这时候路上几乎没人,大道上空荡)荡)的随便开。不到半个小时,裴菱和就到了元丰第三医院。

    下车的时候,袁虎没戴智能手表,只能让裴菱付了一百多块的车费。这让裴菱特别心疼。

    一百多块,对于她现在来说,就是笔大数目。

    更让裴菱不安的是,玄哥哥连智能手表都没有,哪来的钱?

    惴惴不安的裴菱,又不敢多问,只能领着袁虎去了病房。

    裴彤和裴菱没钱,只能住普通病房。病房里有八张,七个都是男人,就裴菱一个女的。

    这七个男人都是骨折,伤的都不重,几个人还凑在一起打扑克。

    还有个吊着胳膊的男人,正围在裴彤前说话。

    这男人一脸油腻,眼神色迷迷的,说话的总露出猥琐笑容。怎么看怎么恶心。

    裴菱一脸厌恶的对袁虎说:“玄哥哥,这人特别恶心,天天黏上了我姐,说话还下流。烦死了。”

    裴菱快步跑过去拉着闭着眼裴彤,“姐,玄哥哥来了。”

    裴彤睁开眼睛看着走过来的裴玄,神色复杂。她心里很清楚,这次无妄之灾都是因为裴玄。

    但这件事,却又怪不到裴玄头上。只是她怎么想都觉得憋屈,这口郁闷之气却是无处可吐。

    围在裴彤边那男人看到袁虎过来了,也是一脸惊讶。

    袁虎穿着黑色军装,带着上校军衔。容貌英俊无俦,姿拔如枪。幽深眼眸中又有着俯视一切的沉静。

    这等风姿气度的男子,就是在影视动画作品中也没见过。

    男子呆了下,才一脸赔笑要说话,袁虎扫了他,低声说了一个字:“滚。”

    这一个字就无匹神剑,直斩那男子心灵。

    男子吓的肝胆俱裂,脚下一个踉跄就像外狂奔跑出去。

    他跑了没两步,腿一软人就趴在地上,裤子立即就湿透了一大片。

    几个打牌的男人看到不对,都很惊讶,“你干什么这就尿了!”

    “你他么的有点出息啊?”

    “搞几把什么啊,这还能待人么……”

    一群男人骂骂咧咧,那男子却吓的四肢发软,说什么都站不起来。

    终于有人发现不对,转头向着裴玄看过来。

    “你、”

    那人才想喝问,被袁虎眼神一扫,到嘴边话再说不出来,脸也瞬间白的像纸一样。

    出于巨大无比的恐惧,那人不敢再待,转就走。

    其他人看出不对,也纷纷从病房跑出去。

    地上那位挣扎这,也跟爬出去,在地上留下了一道长长水痕。

    不到一分钟,病房里就清静了。

    裴菱张着小嘴,裴玄这等威势也是她从没见过的。

    裴彤淡淡的说:“你还真变得厉害了,不怪他们坐不住了。”

    住院两天,裴彤已经接受了自己的命运。这时候只是做客观评价,到没有讥讽的意思。

    “先给你换个病房,再看怎么给你治伤。”

    袁虎说:“放心,不论如何我都能治好你。”

    袁虎并没有发誓保证,但他的话语里,就是有着不容置疑的强大力量。

    裴彤很意外的看着袁虎,以前的裴玄虽然冷峻,却没有这样强势和自信。

    病人们去找人哭诉,很快护士就到了。

    这个护士一脸不悦的说:“你们不花钱住院就算了,还闹事?”

    袁虎对裴菱说:“你先去交钱。”

    裴菱一脸为难,她哪有钱啊。

    袁虎拿过裴菱智能手表拨了号码,光屏上弹出了高树,他看到袁虎略有些意外。

    “兄弟,你回来了?”

    “我有点事需要钱,先借我一百万。”袁虎没客气,直接开口借钱。

    “好,我多给你转一些。”高树很痛快,当即答应了。

    “还有一件事,有人打伤了我妹妹裴彤,我要知道他们的资料。”袁虎又说。

    高树微微一惊,转即意识到这是裴家的内斗。他毫不犹豫说:“我立即查,很快就能有消息。”

    “大过年的,麻烦你了。”

    “自家兄弟,不用客气。”

    袁虎和高树客气了一句,关闭了通讯。

    过了不到三十秒,裴菱就接到提示,该机联系号码到账五百万。

    裴菱很意外,五百万不算夸张。但一句话就要来五百万,这就有点夸张了。因为对方问都没问,直接转账。似乎生怕转晚了。

    接着,光屏再次弹出来,露出了高树的脸。

    在高树头像下面,又有一排人的拟真图像。

    裴菱看了一眼,就指着其中红毛对袁虎大叫说:“就是他,就是他们打伤裴彤的。”

    高树对袁虎说:“查到了,是个叫灰狗帮做的。”

    “我不想再看见他们。”袁虎说。

    “明白,他们过不了这个新年了。”

    高树更痛快,这等渣滓,随便杀多少都无所谓。对他来说,底层的人都不算人。

    通讯关闭,裴菱表异常古怪看着袁虎。这个玄哥哥,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

    一句话就能要来几百万,一句话就能决定一群人生死。

    更让她惊讶的是,整个过程裴玄表现出的冷静,甚至带着一种淡漠。好像这些事无关紧要,不值一提。

    玄哥哥,真的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