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十万个分身 楚飞鸟

第一百九十三章 该来的总会来

    (感谢路一摇筒子万赏~)

    大年初一,是全家团圆吃饭的日子。

    裴家有头有脸的人,都会齐聚裴家老宅,一起吃中饭。

    这个时候,裴家的一些重要朋友也都会来拜年,一起参加午宴。

    也是给大家一个见面聊天联络感情的机会。所以,裴家的重要人物今天都会齐聚老宅。

    裴家这么大的家族,有头有脸的人物就有几十号,加上他们的家属,差不多就有几百人了。

    裴家又是老式家族,讲究是一个繁荣昌盛气象。

    午宴的时候,一定是所有人齐聚一堂,一起吃饭。

    裴家为此专门建了一座气派大厅,足以容纳下一千人同时用餐。

    为了凸显人多热闹的气象,大厅还摆着巨大屏风,多余空间分割开。

    裴家上下齐聚一堂,酒桌上交杯换盏,气氛极其热闹。几乎所有人都在说话,甚至有些嘈杂。

    坐在主桌主位上的裴母,享受的看着众人用餐的热闹场景。对她来说,这种嘈杂正是大家族的繁荣气象。

    裴母不是一家之主,但她地位最高,理所应当坐在主位。

    家主裴松,坐在裴母下首。裴母另一侧,则是她大女儿裴婧。

    裴婧还不到四十岁,样子和裴母极其酷似,只是更年轻貌美。但她面相比裴母更刻薄,上挑的眉梢也更显得狠厉。

    事实上,这位裴婧可比她哥裴松狠辣多了,手段也更阴险。

    裴松做正事还行,要说玩什么手段,就全靠他老妈和这个妹妹。

    裴婧也的确很有能力,现在牢牢坐稳了裴家二把手的位置。虽然有很多人都不服气,可真正敢表达不满的都被她处理掉了。

    这个时候,裴婧陪在老妈身边,也是志得意满。她对自己的位置很满意。

    虽然裴松软弱无能,可裴松是男人,是嫡系长子,家主的地位不可动摇。

    裴婧虽然野心勃勃,也没有取而代之的想法。

    真要裴松出了意外,家主这个位置也绝对轮不到她。换了个家主,肯定会把她清理掉。

    还是裴松当家主最好,对她算得上言听计从。

    裴家今年发展的势头也不错,总体还在向上走。

    只是,裴玄成了传奇强者,却成了裴婧和裴母两人心里的一层阴影。

    传奇强者哪怕无权无势,却有强横武力。对方真要不顾一切硬来,就非常危险了。

    两个月前,王家老二王铭父子加上裴峻,就是被传奇强者所杀。直到现在,王家也没找到仇人踪影。

    这件性质极端恶劣的凶杀案,也震动了整个天京权贵阶层。

    权贵们和传奇强者都相处的很好。就算有冲突,也都是个人的冲突。像这样灭门的案件,几十年来还是第一次。

    王家的案子一出,也给所有权贵敲响了警钟。

    传奇强者就是这么危险,只要有胆子有心机,就能灭人满门。

    众多权贵也重新认识了传奇强者的可怕。对于传奇强者,也多了几分由衷的尊敬。

    以前大家都知道不能招惹传奇强者,但也只是出于对力量的基本尊重。很少有人能意识到,传奇强者的破坏力到底有多大。

    也正是裴峻的死,让裴母、裴婧都意识到了裴玄这件事的严重性。

    裴家虽然在军方没了根基,可打听消息还不难。

    听说裴玄被军方赦免,她们就觉得不妙了。前几天她们又听说裴玄立了军功,很快就要回来了。

    这一下,裴母和裴婧都坐不住了。

    打断裴彤双腿的人,就是裴婧找来的。

    裴婧今天早上就收到了消息,灰狗帮的人都消失了。

    灰狗帮就是放在那的一个预警器。有人动了灰狗帮,手段又如此狠辣,那就只能是裴玄了。

    一个传奇强者,想杀一群普通帮派混子,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裴婧脸上笑的开心,心里却很警惕。

    裴玄既然回来了,今天是大年初一,裴家团聚的日子,他要报仇肯定会选今天啊。

    如果今天裴玄不来,到有点麻烦了。

    为了应对今天可能会出现的危险,裴松、裴婧可是费了很大力气,才请来了五位传奇强者。

    其中两位传奇强者,就坐在主桌上。

    这两位传奇强者,一位叫韩阳,是监察部副部长,位高权重,在所有中也是地位最高的。

    为了请这位到场,裴松可是奉上了重礼。更主要的是,裴家算是韩家盟友小弟,韩阳才会在这个时候坐在这个位置上。

    另一位是天京执法厅的厅长岳安福,级别不算太高,却掌管着天京治安大权。非常有能量。

    韩阳面目冷肃,不苟言笑。坐在那几乎不说话,只是偶尔礼貌的举杯,浅浅喝一口酒。

    岳安福和韩阳正相反,他身材微胖,脸上总笑眯眯的样子。穿着大红福字对襟短衫,整个人看上去喜气洋洋,特别应景。

    其他三位传奇强者,地位身份就差多了。其中有两位是裴家常年雇佣的顾问,就相当于保镖,只是职级更高。

    还有一位传奇强者,是从王家那请来的。

    传奇强者不但力量有高低,个人的身份地位也会有着巨大悬殊差距。

    能占据显赫位置的传奇强者,大多是出身不凡。

    就像韩阳,就是天京韩家的人。要没这个出身,韩阳可坐不上监察部副部长的位置。

    韩家远比裴家强盛,现在可以说是带头大哥,裴家、王家等几家都跟着韩家混。

    当小弟当然不太爽,利益方面都要做出不小让步。但关键时刻,带头大哥也能帮着平事,这才是最重要的。

    在这个世界,光有钱是没用的。在社会顶层阶级,大商人一直处在最底层。这也是社会结构决定的。

    时代在发展,商业影响力越来越大。商人们的权力诉求也随着水涨船高。

    商人和世家贵族的矛盾,也变得愈发尖锐。

    商人们许多州都拥有了极大影响力。商人和世家的矛盾,也逐渐演化为地方和中央的矛盾。

    天京是帝都,政治中心,商人都压制的根本抬不起头。

    裴家这样的世家投入商业,使用打压排挤,包括直接掠夺等手段,迅速积累大量财富。但从骨子里,他们依旧把自己看做世家。

    商业,不过是他们一种营生手段。而不是目的。

    就是如此,裴家地位也明显下降了许多。韩阳这个等级的实权高官,他们已经很难直接影响到对方。

    现在的裴家想要出头,除非是有逆天强者出现,才能拉着裴家重回到政界军界。

    “如果裴玄是自己儿子,那该多好……”

    裴婧心里感叹,要是能有这么一个传奇儿子,整个裴家都会因此更上一层。

    她很清楚,一个二十二岁的传奇强者代表着什么!也许,裴玄未来能成就宗师!

    问题是裴玄是裴元的儿子,是她们的敌人。裴玄越有潜力,她们就越害怕。

    真等裴玄成长起来,他都不需要动手,族内的人就会主动投靠过去。再拖延一段时间,他们都会被裴玄慢慢磨死。

    这样的人必须毁掉,不惜代价。

    打断裴彤双腿,就是逼着裴玄动手。

    裴玄冷峻高傲,又年轻气盛。接受调查的时候就敢直接杀人。

    受了这么大的刺激,肯定要动手。

    今天的大场面,就是为了裴玄准备的。

    当着家族所有人的面,对仇人进行打脸报复,这对于一个二十二岁的年轻人是不可抗拒的诱惑。

    裴婧以为,裴玄应该抵抗不住这样的诱惑。

    只要裴玄敢来,只要他敢动手杀人。今天就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就算裴玄能侥幸逃走,帝国也再没有他立足之地。

    世家是帝国基石,世家秩序不容破坏。

    别说一个小小的裴玄,就是皇帝想杀世家,也要有足够理由借口。

    一时兴起就拔剑杀人,法律何在?秩序何在?世家尊严何在?帝国尊严何在?

    这一招就是躲在秩序后面,让裴玄来主动破坏秩序,从而成为整个秩序的敌人。

    这样一来,裴玄就是有惊天神通,也只有名败身死的下场!

    唯一的问题是,她们要自己做饵,不免有极大的风险。

    为了铲除一个潜力无穷的强者,裴婧和裴母她们愿意冒险。

    舞台已经搭好了,就等着裴玄这位主角登场亮相。

    裴婧目光转动,猜测着裴玄出场的方式。她现在一怕裴玄不来,二怕裴玄上来就突施杀手,让其他传奇强者难以防护。

    好在她颇有城府,虽然满腹心事,嘴上还能说笑客套,不会让桌上人受到冷落。

    眼看着酒宴快结束了,裴婧和裴母都有点着急了,裴玄还真忍住了?

    就是裴松都忍不住了,目光不时扫向大门。

    一个能隐忍知进退的裴玄,就太可怕了!

    主桌上的客人也看出来了,裴家几位主事者都神思不属。

    韩阳默然不语,裴玄是裴家的麻烦,不是他的。裴玄来或不来,都不太重要。

    到是岳安福理解裴家主事人的焦虑,出言宽慰说:“该来的总会来。”

    岳安福话音未落,就有一个保镖快步凑到裴松身边说:“裴玄来了。”

    裴松不惊反喜,来了就好,来了就好啊!

    桌上众人都听到了这个消息,裴婧和裴母虽然都很镇定,却掩饰不住眼中喜色。

    韩阳神色淡定,岳安福却一脸好奇,他也是久闻这位22岁传奇大名,却还没见过本人。

    主桌上其他宾客,脸色就有点不好了。他们可不知道裴玄要来。这些人都是聪明人,一看裴母她们表情,就知道裴家早有准备。

    这是一场早就准备好的大戏啊!有宾客暗暗感叹。

    没过几分钟,大厅玻璃大门一开,裴玄提着剑匣,昂首大步走进来。

    突然闯入的裴玄,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热闹喧杂的大厅,立即就安静下来。

    都来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