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十万个分身 楚飞鸟

第二百四十六章 月色

    唐慎说是这么说,酒还是给袁虎倒满了。

    如玉般的白瓷酒盏[.booktxt.xyz],倒满了金色酒液。

    这酒极其淳厚,就好像一团融化的黄金,酒水都高出酒杯一块,还一点不洒。

    淳厚的酒香,化作一缕雾气直接向上飘。就好像极品燃香。

    袁虎只是闻了一口,就已经略微有些醺醉之意。

    他也有点惊奇,以他现在的修为,就算喝十斤强麻醉药剂,也不会有这种反应。

    “不是我吹,找遍帝国,别人家也没有这灵参酒。”

    唐慎得意的说:“这是我在九维空间那砍了万年参王一条腿,才有了这泡酒的灵参。”

    “万年参王?”袁虎有点好奇,人参这东西还真能活一万年啊。

    “你不懂,那世界灵气浓郁之极。什么花花草草活的时间长一点,就能变成妖怪。”

    唐慎认真的说:“那世界真是强大的没有道理可讲。随便哪个山沟里,都可能冒出一个强大怪物。”

    他叹气说:“当初我初成宗师,志得意满。在九维空间连吃了几次亏,才知道爷爷说的真他么对,人就一条命,不能嘚瑟。”

    “来,喝酒,庆祝你平安归来,还拿到了那个东西,我替帝国替所有人类,谢谢你。”

    唐慎双手举杯,很郑重的给袁虎敬酒。

    袁虎也举杯相应。

    帝国的古礼,可不会碰杯。这是西方来的玩意。

    现代人节奏变快了,需要更夸张的动作表达感情。干杯才成为时尚。

    两人都是一口喝光杯中酒,唐慎圆脸一下就红了。

    就是袁虎,脸上的浮出了一丝酒意。

    唐慎没吹牛,这酒劲真是淳厚之极。换做普通人,一口下去命就直接没了。

    如此淳厚的灵气,其实就是压缩的高浓度源力。就算是传奇强者,都未必经受得起。

    唐慎看到袁虎脸色几乎没变,不由大为佩服,果然炼体宗师就是牛逼。这么淳厚之极的酒力都受得住。

    “来,再喝。”

    唐慎又给袁虎斟满酒杯,“今天我舍命陪君子。”

    他这句话有点夸张,这酒要不了命,却免不了大醉一场。

    “这一杯我替三皇宗敬你,替皇帝敬你,替所有夏人敬你。”

    唐慎郑重的说:“你所在的功绩,必将被记录,成为人类文明史上最重要的转折。我虽然没有出力,做为旁观者,见证者,记录者,也是与有荣焉!”

    袁虎觉得唐慎喝的有点醉了,说的话越来越大。不过,态度上到是很诚恳的,并非戏谑之语。

    怎么说呢,被一位大宗师当面这么夸奖赞美,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

    袁虎对身后事并不在乎,滔滔时光长河中,个人就像一粒沙子,不知就沉淀到什么地方。再不会有人在意,再不会有人记起。

    就像星辉帝国,曾经称霸星河,现在不也烟消云散,又有几个人知晓。

    他说:“我们做好当下的事,就足够了。”

    袁虎一口饮尽灵参酒,淳厚酒意瞬间流变全身,他觉得整个人都通透了一些。

    对面的唐慎更是不济,圆脸红的快要滴血了。总是藏着狡猾的老眼都染上了一层明显醉意。

    “真是好酒……”

    唐慎又给袁虎到了一杯,然后给自己满上,“今天不醉不归。”

    他话音未落,唐乐就走进餐厅了,远远她就说:“爷爷,你不等我就喝上了。”

    转过屏风,唐乐就看到满脸通红还带着几分傻笑的唐慎,然后就看到端坐对面的袁虎。

    笔挺黑色军装,大大黑色墨镜,英俊无俦的完美侧颜,正是失踪了几个月的裴玄!

    唐乐当时就呆住了,她一直觉得裴玄没死,可几个月都没任何动静,这让她心里也非常不安。

    午夜梦醒,唐乐也会想,她是不是真的爱上了裴玄?

    唐乐自己也想不清楚这个问题,只是她总会想起那天晚上裴玄说过的话:因空见色,由色生情。

    她记得她的回答:“我等你。”

    这应该是一个约定,就像是互相浅浅喜欢的男女,约定的后续。

    大家并没有实质关系,也对未来很不确定,心里却充满了期待。

    后来,再回国的飞机上,裴玄只说了句“一点小麻烦”,人就悄无声息的走了。

    他走的那么轻松,就好像去准备去踩死一只小虫子。

    可是,裴玄没回来。

    从那以后,消失的裴玄,在唐乐心里形象却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深刻。

    唐乐不知道这是什么样原因?

    也许人对失去的东西和人,反而会更在意。

    她也问过好多次唐慎,想得到一个确定的答案。可唐慎回答都很公式化,看不出任何倾向。这让唐乐很失望。

    唐乐没想到的是,裴玄就这么再次出现,毫无预兆。

    而且出现的方式如此简单,就像他离开的方式一样。

    唐乐呆呆看着袁虎,冰蓝明眸中闪耀着震惊、兴奋和欢喜,让袁虎都觉得有点甜。

    有这样的美女挂念喜欢,真是极好的事。

    袁虎对唐乐招手:“来,一起喝一杯。”

    唐慎也看着孙女嘿嘿笑:“你来的正好,陪我们喝一点。”

    唐慎虽然醉意很深了,基本理智还是有的,他只给唐乐倒了一点点,金黄色酒液勉强铺满了杯底。

    “爷爷,你倒的也太少了。”

    唐乐不知道厉害,但看着酒好像很特别,就忍不住想多要一点。

    “对你来说足够多了。”

    唐慎提醒说:“你其实舔一舔就可以。不要喝下去。”

    袁虎却举起酒杯说:“好久没见了。”

    唐乐开心的端起酒杯和袁虎轻轻碰了下,“好久没见了,再见到你真好。干!”

    唐慎脑子有点晕,正要阻止,可袁虎酒杯都递过来了,他只能举杯干掉。

    这一杯酒下去,他想说的话都忘了。脑子就猛然翻滚起来。

    迷迷糊糊中,唐慎就看到唐乐已经搂着裴玄手臂,小脸红扑扑的满是醉意,漂亮眼睛里也都是醉意。

    “我才发现你小子是居心不轨……”

    唐慎又对孙女说:“小五啊,你要矜持,别被这小子骗了。”

    “他这么英俊,不吃亏……”唐乐也有点控制不住了,说话都开始发飘。

    唐慎摇头又对袁虎说:“我们唐家人便宜可不好占,你想好了啊……”

    他说着实在有点撑不住,站起来就向外走,“我醉了,我先去了……”

    等唐慎离开,唐乐更放松了,她抱着袁虎说:“我好想你呀,你干什么去了?”

    “有点事情。”

    袁虎并没有解释太多,唐乐醉醺醺的也并不是真要问他去哪。

    浅浅的一口酒,唐乐也确实有点受不住,没有了平日矜持和计较。

    她问:“我一直想你,你想我了没有?”

    “我想了。”

    袁虎实话实话,他在基地的最后一天里,还真想唐乐、唐歌她们。

    “骗人……”唐乐撇嘴表示不信。

    袁虎一伸手就凭空拿出了把修长优雅黑鞘长剑:“不骗人,这就是证据。”

    唐乐有些不信,接过来长剑就觉得手上一沉,这柄剑足有六七十斤。

    从外表上看,到没有很特殊的地方。就是看起来非常古雅精致,特别有质感。

    她拔剑出鞘,就像一泓秋水般的剑锋,照的她眼眸都是一亮。

    然后,她就看到剑刃底端刻着两个字:玄乐。

    女人都是很感性的,唐乐本就满心欢喜兴奋,又带着醉意,看到特意为她准备的礼物,顿时无比满足。

    裴玄这么有心,这就是喜欢。

    唐乐柔声说:“我卧室也藏着一瓶女儿红,你要不要试试?”

    袁虎看着唐乐酡红的小脸,正色说:“好啊,我已经等不及要尝尝了……”

    唐乐的房间不大,布置却很精致。唐乐静卧在雕花木床上,身上盖着薄被,露出的胳膊雪白粉嫩,小脸上还带着几分满足后淡淡喜悦。

    袁虎经过了一场热身,脸上的酒意尽散,眼眸里都是金色神光闪耀,哪怕墨镜都难以全部遮住。

    今天是八月十五,此时窗外月色正好。

    袁虎背上破军双剑,飘身飞到空中。站在数百米高空上,就能看到偌大天京城到处都是灯火通明。

    静静月华笼罩在天京城上空,笼罩在灯光不及的角落,就像是给天京城披上一层薄纱。

    袁虎抬头看了圆满明月,他自语道:“这样月色下,挥洒的血都会变得很美……”

    (别问,问就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