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十万个分身 楚飞鸟

第二百七十六章 心乱

    杨柳青青,湖水悠悠。

    三月的春风还带着几分凉意,湖岸边的草木已经是一片青碧,满是生机。

    岸边长堤上,已经有不少踏青的游客。

    阳光灿烂,春日正好,憋闷了一冬天的人想出来透透气。

    男子们大都骑马,女人们就坐着马车。也只有这些有钱人才有心思踏青春游,没钱穷人饭都吃不饱,可没空跑湖边乱转。

    也有一些胆大的女子,侧坐在驴背上,就是脸上都要带着轻纱帽,既是为御寒,也是不想让陌生男人随意看到自己的脸。

    玉璃更大胆,她和好友水无榷并肩而行,脸上带着青色纱帽,遮住头脸。但两位身材窈窕美女款步而行,还是吸引了来往游客众多目光。

    尤其个一些青年男子,看到这两位女子都是双眼放光。哪怕有面纱挡着,只看个粗略五官轮廓,也能看出这两位都是大美女。

    穿着的裙装也都富贵雅丽,身上各玉佩璎珞等饰物无不精美。身后还跟着几位神色严肃挎刀大汉。一看就保镖之流。

    毫无疑问,这两位美女非富即贵。

    这座金阳城虽有数十万人口,这等美女却是极其罕见。一下冒出两个这样美女,这群年轻人自然是躁动。

    已经有人四处去打听这两位的来历,想要寻到门路,看看能不能上门说个媒。

    更有男子在那高谈阔论,点评时事,希望引起佳人关注。

    也有的吟诵诗句,展示才华。

    有些清冷的春风,似乎都一下多了几分热意。

    玉璃有些好笑对好友水无榷说:“这些男人到是有趣。”

    “俗不可耐。”

    水无榷淡淡评价了一句,她话说的不好听,本身却并无褒贬,只是直说己见。

    玉璃也不以为意,水无榷修的剑仙之道,和他们神道路子大不一样,对凡人的看法自然也完全不同。

    神道在人、在天,仙道在己。

    神道第一要紧是要有足够凡人提供香火愿力,这才能奠定根基。其次,要有天庭认可,获得敕封,才能名正言顺,获得天道庇护。

    仙道修炼是却逆天成仙,讲的是与天争锋,求一线超脱之机。

    仙道不在意众生,甚至不在意天地,仙道只求自己长生逍遥。

    所以,仙道修炼的根本在自己。当然,仙道修炼同样需要法侣财地,但这些并不是修仙的核心。

    玉璃虽然不修仙道,却出身大家,对修者非常了解。

    当然,她这位好友的性情也是清冷淡漠,一心修道,对其他都并不在意。

    红尘凡世,对她而言只是炼剑炼道的熔炉。

    玉璃也就是喜欢她这种高冷简单的性子,才会和她结交成好友。

    其他人想和她交朋友,都是存心不良。没趣的很。

    她笑着说:“人多总是热闹。若没有了凡人,这世上又该是何等寂寞无聊。”

    “那到也是。若没淤泥,又怎么能开出莲花。”

    水无榷并不否认凡人存在的意义,这和她不喜欢凡人是两回事,两者也并无矛盾。

    “呵呵呵……”

    玉璃轻笑起来,“姐姐这个比喻到是有趣。”

    她正笑着,一抬头就看到前面柳树下一个负剑而立的月白身影,不由微微一顿。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只能看到对方侧脸。就是这小半边侧脸,已经俊逸绝伦,让她不好意思再直视。

    但她还是忍不住打量对方,这等风流蕴藉的人物,实在是太过罕见。

    相比之下,水无榷虽是一身仙骨,却过于高冷,少了几分那种隽永蕴藉的洒然超逸。

    春风拂过,男子月白衣袂轻扬,还有他手间雪丝拂尘,也随之摇曳柳枝轻轻拂动。

    这男人明明一动不动,却似乎随时都会御风而去。

    玉璃以前一直不明白风流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作为一个美好的词来形容男人或者女人。

    直到看到这名男子,她才豁然明白,这就是风流倜傥,这就是风流潇洒,这就是无尽风流……

    如此男子,都值得喝三大盏醉月浆!

    玉璃不好意思看,却又看的那么认真专注,以至于都有些忘形。

    水无榷没笑话好友,她也在看着那男子。她关注不是对方完美如同天人的外貌风姿,而是在看对方背上双剑,和那人幽深又高妙的剑意。

    这人背上双剑赫然是一对灵剑,等阶不低。而且和这人神意相连,居然是他的本命剑器。

    水无榷出身水月剑派,修炼的水月剑最重精微灵妙变化。

    她对剑意也最为敏感。一眼就看出男子也是金丹境界的剑道修者,修为并不比她逊色。

    看对方年纪,也就十六七的样子。虽说修者年龄很难从外表判断,但这少年神秀气清,有少年独有勃发生机,年纪绝对不大。

    金阳湖居然有这等剑道天才?

    水无榷很意外,金阳湖是很大,却只有她们一家水月剑派,再无其他修者门派。

    这等修为的剑道天才,不会无缘无故出现别家门派的地盘。

    要是来参加五月五日龙王宴的,却来的太早了。现在不过是三月。

    难道是来参加天元剑会的?

    那这位可是个强敌了!

    水无榷虽然自信,此时也不禁生出几分警惕。

    天元剑会每六十年召开一次,时间都是甲子年三月初三。通过考验的人,可以进入天元剑库选择一种奖励。

    这也是万年前天元剑仙立下的规矩,主要是是为了支持鼓励剑道天才。

    天元剑仙飞升天界之时,留下了他的佩剑天元剑。

    这柄天元剑也生出灵识智慧,他忠实履行了天元剑仙留下的规矩,每百年举行一次剑会,对那些剑道天才进行奖励支持。

    今年的天元剑会就在金阳湖举行,这也是龙王和天元剑讨的一个人情。为的召集各地的修炼天才。

    龙王虽然大派请柬,影响力到底有限。而且,很多少年才俊未必想当他这个女婿。

    天元剑会,对修者却很有吸引力。能吸引来更多的天才英杰。

    水无榷不禁感叹,龙王这一招还真有效,这不就来了一个少年天才剑修!

    她对这少年也很好奇,如此俊杰又是来自何方?

    水无榷拍了拍玉璃:“别看了。”

    玉璃恍然惊醒,她小脸一下就红成一片,羞的低下头。看男人都看呆了,这也太丢人了!

    水无榷说:“这人风姿气度不同一般,也不知什么来历?”

    这话说到玉璃心里了,她忍不住点头说:“是啊,也不知是什么来路?”

    玉璃正想着要不要叫人去问一下,就看到水无榷已经迈步走过去,她远远稽首问礼:“道友,打扰了。”

    那男子闻声转过身,看了下水无榷才稽首回礼:“道友有何指教?”

    水无榷是干脆直接的性子,她说:“我是水月剑派水无榷,不知道友如何称呼?”

    “贫道原无忌。”

    男子微微一笑,笑容温柔又明净,看的旁边的玉璃一阵目眩。

    她从没想过,有男人能笑的如此好看,十里春风、悠悠碧波、灿烂春日,都不及这人一笑。

    就是水无榷都不由垂下眼神,不敢直视对方笑容。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心底荡漾起一丝丝涟漪。

    她很怀疑这少年修炼了什么魅惑之类妖术,但对方眸清神净,内外明澈恍若琉璃,完全感应不到一点异常。

    她有些疑惑:“世上真有天生就这么好看俊秀男子?简直如同妖法,让人难以抵御!真是可怕……

    此人乱我剑心,也许该一剑杀了才行!

    (抱歉,新地图有点涩,这两天可能要技术性调整一下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