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万界圆梦师 棉衣卫

307 入魔了

    剑圣的道心差点崩了!

    他本以为赵灵儿和阿奴事件随着她们下山,会渐渐淡化。

    没想到后面还有连招。

    站在供奉的天地牌位前,剑圣怎么也想不明白。

    明明拜月教主控制了南诏国,封印了女娲庙,按理说,应劫的应该是拜月教才对,为什么如今蜀山反而有倾覆的危险?

    酒剑仙问:“师兄,怎么办?”

    剑圣清醒过来,看着酒剑仙,顺其自然几个字终究没有说出口。

    他叹息了一声:“师弟,把你知道的关于李小白的所有事都告诉我,事无巨细。”

    “所有的?”酒剑仙看着剑圣严肃的面孔,“事情还要从余杭镇说起,那天,我去余杭镇找李逍遥,打算传他御剑诀……”

    剑圣打断了他,问:“你为什么要去找李逍遥?”

    “十年前,拜月教主陷害青儿的时候,一个会使用御剑术的蒙面青年突然出现,和我一起救走了赵灵儿,那个青年很严肃的告诫我,不要让我十年后去余杭镇教一个叫做李逍遥的人武功。”酒剑仙迟疑了片刻,“师兄,你知道我的性格,越不让我去做的事情,我偏要去做。”

    “使御剑术的青年?十年前已经有蜀山的前辈预见到蜀山的灾难了吗?”剑圣呢喃。

    酒剑仙后背渗出了一层汗珠,他以为一切灾祸是李小白造成的,没想到起因竟然是他?

    剑圣瞪了酒剑仙一眼:“后来呢?”

    “后来,我找到李逍遥,准备教他御剑术的时候,李小白和李小黑两兄弟突然出现了。我看到三张一模一样的脸,怕麻烦,本不打算教了,结果却中了李小白的因果羁绊……”酒剑仙的声音戛然而止,他想到了因果羁绊根本就是李小白先天道体的能力,脸色一瞬间变得苍白,磕磕巴巴的道,“师兄,我上当了,李小白一开始就是冲着《御剑术》来的,不行,我要去找他,废了他们的武功!”

    “站住。”剑圣冷哼了一声,“拜月教主在南诏国,你是他对手吗?继续说……”

    酒剑仙回转过来,黑着脸把后来他如何听到武林中剑圣被认爹的谣言,匆匆忙忙赶回了蜀山,又如何见到了亲生女儿阿奴,以及到了南诏国之后,科学院的种种,包括李小白用科学的方法论证御剑术,如果又把御剑术扩散开来,以及李小白的诡辩之词,一股脑的说了出来,没有任何隐瞒……

    说完后。

    蜀山派两个最杰出的人都愣住了,巧合多了那就不叫巧合了……

    “师兄,蜀山派被算计了!”酒剑仙汗淋淋的道,“拜月教主太可怕了,他不止算计了蜀山,连女娲后人都算计了。

    “不是拜月,是李小白。”剑圣摇摇头,“恐怕拜月教主也是李小白手中的一枚棋子,他身处局中而不自知。”

    “他?”酒剑仙不愿意相信,“师兄,不可能吧!李小白武功低微,连御剑诀都学不会!”

    “他是先天道体。”剑圣道,“我记得,他曾跟我说过,道的尽头是虚无,他希望看到的是一个五彩斑斓的世界。而我们蜀山的宗旨是悟道,所以,蜀山和他的目的是冲突,他想要毁掉蜀山,打造一个没有道的世界。”

    没有道的世界!

    酒剑仙试着幻想了一下,如果世界上没有道,那么青儿已经嫁给了剑圣,姜明师兄也不用进入锁妖塔,那样的世界应该挺好的吧……

    剑圣不知道酒剑仙的想法,他紧紧皱起了眉头,来回踱了几步,得出了结论:“先天道体入魔了!”

    酒剑仙吓了一跳:“入魔了?”

    他皱起了眉头,李小白竟然入魔了?

    李小白怎么看也不像入魔啊!

    一直以来,他以为李小白做的一切不过是贪玩胡闹而已。

    “劫难,蜀山的大劫。”剑圣喟然长叹,“姜明师兄入魔,斩尽蜀山精英,导致蜀山至今没有缓过来,先天道体入魔,若被他得逞,恐怕会断了天下道门的根基!”

    酒剑仙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心跳陡然加快:“师兄,我们该怎么办?杀了李小白吗?”

    “杀了他自然一劳永逸,可现如今,他把拜月教和女娲后人绑在了一起,杀了他牵连的因果太大了,蜀山派担不起。”剑圣摇了摇头,“最好的办法是把他关入锁妖塔,净化他的道心,炼化他的魔性,日后或可为我蜀山增添以为得道之士。至于女娲后人,慧根通透,自会明白蜀山用意的。”

    “李逍遥呢?还有他的孪生弟弟李小黑,他们两人如何处理?”酒剑仙知道锁妖塔的可怕,犹豫了片刻问,李逍遥武学悟性非凡,是他最得意的徒弟了。

    “李逍遥暂且不用理会。至于李小黑,孪生兄弟间或有心意相通,一并关入锁妖塔吧!”剑圣很快做出了决定,“师弟,事不宜迟,你召集所有蜀山弟子,所有人前去南诏伏魔。”

    ……

    南诏国。

    圣姑和南蛮娘从石公虎口中得知了李小白的真正来历,震撼不已。

    再想想李小白来到南诏国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巨大变化。

    一个忍辱负重,竭尽所能想要改变南诏国未来的有志青年跃然心上,尤其是圣姑,更是汗颜不已。

    如果南诏国还是原来的样子,酒剑仙找上门来认阿奴,圣姑未婚先孕,拜月教主岂能放过这么好的打击他们的机会?

    怕是酒剑仙也不能全身而退。

    现如今竟轻描淡写的揭过了,还不是因为李小白的功劳……

    “石长老,我错怪他了!”圣姑追悔莫及,懊恼的道,“我简直太蠢了,早知道这样,莫一兮走的时候,我说什么也要把他拦下来的,若因此给小白带去了灾祸,我就是南诏国的罪人,死都不会原谅自己的,我现在就去给小白道歉。”

    “事情已经发生,道歉又有什么用,他并不想让你们知道他的真实身份,你去找他岂不是陷老夫于不义。”石公虎喝了一声,“若真想帮他,我们替他挡下这一劫,才是正理。”

    南蛮妈妈道:“圣姑,石长老说的没错,当务之急是平息蜀山的怒火。”

    圣姑道:“我即刻下令,去民间收回散发出去的御剑术,力争把蜀山的损失降到最低,有莫一兮在其中斡旋,蜀山是名门大派,应该会放过他。”

    “覆水难收,何况是御剑术这样的顶级秘籍?”石公虎摇了摇头,“把秘籍传播出去的那一刻,小白已经得罪蜀山了!”

    圣姑急道:“那怎么办?总不能眼睁睁看着蜀山把小白抓走问罪吧!”

    “我已经想好了,由我去蜀山顶罪。”石公虎道,“李小白能为了南诏牺牲自己,我石公虎又岂能怜惜这微薄的名声。我过来告诉你们两个真相,便是希望我走后,不至于你们和小白之间生出误会。若此计不行,你们便调动南诏国所有兵力,做出誓死维护李小白的姿态,蜀山派是名门正派,总不至于屠尽南诏国。”

    次日。

    打算上蜀山顶罪,慷慨赴死以消除李小白罪过的石公虎,刚走出南诏国的都城不远,便黑着脸转了回来,他发现不用去了。

    去了也白去。

    因为拜月教徒带着一车又一车印刷好的《御剑术》,从南诏国的都城出发,奔向了四面八方。

    据他们说,是奉李教士的旨意,力求做到南诏国人手一本《御剑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