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狂心理师 弦森

第一百一十七章 得罪人了吗

    张文文用力扒饭,狼吞虎咽,好像医院没有付给他足矣吃饱饭的薪水一般。

    沐春看在眼里,自然知道这小子心里藏了事。

    他就不是个心里藏的住事情的人。

    晚饭后,沐春让张文文负责收拾碗筷,自己则坐在楚教授对面,随口聊起大学时候的往事。

    这时,他发现他以为清楚的记忆实际上并不确定,它们就像是玻璃缸里的金鱼,明明就在那里,大的金鱼、小的金鱼、黑色的、红色的、金色的。

    每一条鱼他都看得清清楚楚,每一条鱼移动的轨迹他也看的清清楚楚,但是当他伸出手,想要抓住其中一条是那条鱼。去从他手中轻而易举的溜走了。

    沐春绝不是一个会轻易放弃的人,所以他又伸出手,放入冰凉的鱼缸中看到一条正从左边游向右边的黑色鲸鱼。他看着了鱼的游动方向,随后试图抓住他黑色金鱼嘲笑般,又从他的指缝间游走了。

    这种情况属于记忆缺失吧,一年来他以为他已经渐渐将它拼凑完整,可是现在看来,并非如此乐观。

    是他想的太简单了。

    离开楚教授家,寒风扑面,左手边的建筑已有百年历史,双车道马路对面,穿过地下铁通道,就是今年刚翻修一新的商场。

    时光交错在夜晚的路灯下。

    一盏路灯忽明忽暗,发出嘶嘶嘶的声音。

    沐春看着它发呆,觉得自己的大脑也和这盏忽明忽暗的路灯一样。

    我曾经病过。

    我的记忆出现了一些问题。

    那些问题虽不至于影响生活。

    滋

    “沐春,小心点。”

    张文文宽大的手掌此刻紧紧拽着沐春左侧手臂,他像一只保护自己孩子的棕熊一般将沐春拉到墙边。

    回过神来的沐春朝右边身后望去,一辆助动车倒在他身后,距离不到半个手臂。

    “现在电瓶车有些不讲道理。”

    打翻的蓝色“饿不饿”保温箱翻到在地,塑料饭盒里流出深褐色液体,看起来像是

    “啊,可乐都打翻了,薯条呢。”沐春说。

    “亏你还有胆子开玩笑。”张文文生气道。

    “我为什么不能开玩笑,难道你觉得这车是故意撞我的?”

    沐春故作镇静地拍了拍张文文的肩膀,“不过,还是要谢谢你,要不然可能真的撞到我了,这一撞估计死是死不了的,上班可能就够呛了,这么一来没有工资……和要我命也差不了多少。”

    眼看沐春又开始一如既往的哭穷,张文文紧张的心情也稍稍放松下来。

    “走,去喝一杯压压惊。”

    “你明天没手术?”

    “我明天上午要去大学,准备课程?”

    沐春点点头,“看来是讲师的工作要步入正轨了。”

    “得了吧,沐春,不要和我说些无关紧要的事,你是真的没有觉察还是故意装傻。”

    “觉察什么?”

    “人啊,这辆电瓶车到在这里对不对?”

    “对啊。”

    张文文气急败坏地指着电瓶车,此时经过的路人也用怪异的眼光看着这两个在路边争吵的男人。

    要说沐春和张文文两人在路边站着不动,那可真的有些刺眼。

    张文文混血儿一般颜值自然不在话下,再加上身边的沐春,经过的女生心里都在打转。

    这是中村春菊老师的漫画走到现实了?

    我的天,那不是《天下第一初恋》的现实版嘛。

    也太帅了吧!

    难怪路人没有注意到翻到在地的电瓶车,车轮还没有停止转动,开这辆电动车的人却早已不知去向。

    “我刚才只顾着拉住你,没注意是什么样的人。”张文文说。

    “沐春,张文文。”正在此时,前方地铁出口处走来一个人,正是背着包回家的沐笑。

    “发生什么事了?”沐笑的视线从沐春到张文文,又从张文文到沐春。

    “你们两个,谁受伤了。”

    “他!”两人互指对方。

    “别闹了,沐春,是不是你受伤了。”

    沐笑急于查看沐春到底哪里被撞到,张文文见状不仅仰面感叹,“就完全没有人关心我,我也想要一个笑学姐这样的。”

    “你住口,到底怎么回事?”

    “你也看到了,车在,人跑了。”

    张文文摊摊手,一脸无辜。

    “先去我家里坐一会,看看有没有受伤吧。”

    “不用了。”沐春摇头,温和道“笑笑不要担心,巧合,巧合而已。”

    “就算要查也不容易,而且沐春都说了是巧合,毕竟他是个精神科医生,不至于被病人这样追杀吧。”

    “你才被病人追杀。”张文文这话一说,原本就惊魂未定的沐笑更紧张了。

    “怎么样,我们是三个人一起去喝一杯,还是你们要去两人世界?”

    “一起去喝一杯吧,压压惊没什么不好,你明天没有手术吧。”沐笑关心道。

    “你们俩怎么连关心人的话都说的一模一样。”

    第二天,知南附属医学中心,张文文来到沐笑诊室。

    “昨晚的事沐春在我不方便说。”

    “你是说电瓶车的事?”

    张文文竖了竖大拇指,“正是啊,昨天那件事我想了一晚上还是觉得不对劲,分明就是冲着沐春来的,而且对方穿着厚厚的外貌工作服,是男是女都分不清,还戴着遮掉整个脸的帽子,又是晚上,根本看不清楚是什么人。但就因为这样,才更可疑了。”

    “沐春认为很多外卖工作人员总是太抢时间,驾驶习惯比较差,突然撞上人行道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这么说也无可厚非,也许是我们太过担心了。”

    沐笑说完,低头继续整理病案。

    张文文不罢休道“没那么简单,他一直很有脑子,怎么在自己生命安全问题上这么没脑子呢。”

    “你是不是太敏感了。”

    张文文对这件事的态度有些出乎沐笑意料,在沐笑看来张文文一直都是比较粗枝大叶的,除了在手术台上,其他时候,这人可没这么敏感。

    所以他对昨天电瓶车事件的怀疑反而让沐笑跟着不安起来。

    “我想问,沐春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我又不是不清楚你们这行,虽然看起来没什么危险,但是病人的情况不好说啊,坏人也不把犯罪写在脸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