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狂心理师 弦森

第七百一十八章 多少妻子

    阳光倾斜,看惯了张文文嬉皮笑脸的样子,忽然他严肃起来,沐笑都觉得有一些不太适应,起身给张文文冲了一杯咖啡,笑着说道:“你这么紧张,是不是有些过头了。”

    张文文双手撑在桌面上,模样一本正经的有点过分,给沐笑送资料来的护士小丽也感觉到张文文身上不太对劲的气场,一句话也不敢多说,就连和沐笑打招呼的话都直接省了,蹑手蹑脚进到办公室,蹑手蹑脚跑出去。

    “你把人家小护士都吓傻了?本来个子就高,挡在这里跟墙一样,刚才还对人家护士目露凶光,我看不是沐春遇到什么可怕的事情,他身边可怕的事情就是你吧。”

    张文文知道沐笑故意想要扯开话题,这更说明了他的猜测没有错,沐笑肯定知道沐春的事,他们两人读书时代关系就非常亲密,沐春身上要是有什么秘密,沐笑应该比其他人更清楚。

    除非她故意隐瞒!

    张文文此前一直感觉两人之间的状态有些古怪,沐春对沐笑明明很有感情却好像故意保持距离,至于笑学姐就更奇怪了,认识学姐以来,她身边就不乏条件优秀的追求者,可她从来就没接受过任何一位,说心里只有沐春一人吧,完全说的过去,也十分合情合理,可是两人看起来却有些生疏,和他们的默契相比,这份生疏感越来越有些非同寻常。

    “我有什么可怕的,我性向正常,对男人肯定没有兴趣,虽然平时开开玩笑,沐大美人的绰号也是我起的,可是我对沐春可是一番情深义重啊。”

    沐笑:情深义重?

    看着一脸孩子般诚恳的张文文,沐笑也知道这家伙是认真的,沐春身边有张文文在真的是一件好事……但是要说电瓶车是故意撞向沐春的,沐笑就认为有些离谱。

    “这是法制社会,别说这样的事情不可能在闹市区明目张胆的发生,就算是有人想要伤害沐春也不至于如此光天化日之下就开车撞上去吧,这撞一下还能桃之夭夭不成?”

    张文文坦率地摇摇头,表示他的感觉不是这么简单,当时那位外卖员的确是……“算了,我不说了,反正笑学姐想要隐瞒什么沐春似乎也知道。”

    “知道?”

    “好像和阿冬有关,他似乎在向教授打听这个事。”

    教授现在多少还算是个病人,沐春不至于会盯着教授打听以前的事吧,不过杨冬的事情的确非常令人惋惜,要是她还在,大家也许还能有说有笑的在一起喝一杯,或者去大学门口的烧烤店吃几串烤肉。

    沐笑忽然回忆起大学时光,眼神有些恍惚,张文文捕捉到了她的犹豫,又问道:“还是隐瞒了什么吧。”

    “沐春他……”沐笑停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最近帮警察那边办了不少案子,如果遇到一些古怪的事倒也不是没可能。”

    沐笑如此一说,张文文立刻想到,对啊,他帮警察办案,弄不好有些人认为都是沐春坏了他们的好事,结果怀恨在心,伺机报复,这种情况,可能目的并非是伤害沐春,只是想要吓吓他,好比一种警告。

    “你在想什么?”看张文文不说话,沐笑猜测自己刚才的话可能起了些作用。

    张文文转念一想,沐春可能的确被一些犯人家属或朋友盯上了,要是这些人中间有潜在的精神病患者,会做出一些冲动伤人的时也并非说不通。

    越是这样想,张文文越发觉得有道理。

    “笑学姐说得不错,沐春还问了教授关于海外求学的事,精神司法鉴定方面我们这边很多体系还不完善,他大概在准备课程的时候有些问题想找人商量所以想到了以前的同学吧。我听学姐提起过,是不是阿冬之前就是学的精神司法学?”

    “的确,她去欧洲留学,学的是这个方向的专业,但是后来……”

    沐笑欲言又止,这时,正好有位病人走进门诊,张文文只好暂时告辞。

    “放心吧,他没有那么容易就被打败,就算没有帮助,他也会琢磨出来的,有时间多找他出来吃吃饭。”

    “我还是多去串门吧,好在花园桥医院也不远。”

    另一边,楚思思手上的筷子都快被她的牙齿咬处血来,她还冷冷的看着餐盒,一点吃饭的想法都没有。

    脑子里不断幻想着齐峰的所作所为,这人为什么直到最后还是那么坦然自若,甚至说出,“只要有爱,法律什么的也管不着他”这样的话来。

    明明是一个看上去对妻子体贴入微的男人,怎么竟然真的是过着多重生活的人呢?

    “喂,思思在想什么呢?鳗鱼饭啊,冷了吃起来会有腥味的,你再不吃我帮你吃啦。”刘田田催促道。

    楚思思看了一眼刘田田的饭盒,已经一粒米都不剩,自己居然发呆发了那么久?

    “我吃的,只是在想些心事。”楚思思动了几下筷子,夹起一口米饭和一块鳗鱼放入口中。

    刘田田一边喝着酸奶一边说道:“想什么呢那么入神?是不是吵到贾院长那里的病人有下文了?说起来今天我看见贾院长在和沐医生不知道聊些什么。”

    “哦哦,没事了,已经把问题都说清楚了,之前不是有个女病人去院长室吵架吗,说是有人盗用她丈夫的医疗保险卡来我们医院看病,是不是这样?”

    “就是这件事,之前有一对夫妻来我们这里看门诊,那个男的看起来对妻子非常体贴,还是他主动提议两人一起来身心科找医生聊聊,怎么样能让两人的关系缓和一些,修复一下感情。”

    刘田田评价道,“后来是不是丈夫心里有鬼gui?”

    “你怎么知道?”楚思思惊讶地问。

    “这种事情么,我也说不好,总之就是,有些人绝对不能看表面的,有些男人看起来温文尔雅,骨子里弄不好道德败坏。”

    “啊,我这次可服了沐春医生了,你知道吗?的确有男人可以同时有几个妻子,而且还对每一个都很深情的样子,在他口中,一切还都是因为爱。刚开始沐医生提醒我注意一些的时候我还不太愿意相信,现在可真是被好好上了一课。”

    楚思思说完,又吃了几口鳗鱼饭,刘田田把她的酸奶拿到自己面前,说了声,“既然如此,你罚自己少吃一个酸奶好了,记住这个教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