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狂心理师 弦森

第七百二十章 这个人太怪了

    楚思思愣住了,刘田田平日里绝对是个巧舌如簧的机灵护士,可是现在也傻乎乎站在楚思思身后,一言不发。

    二人直愣愣地看着朱小明,医生和病人的角色好像忽然之间发生了互换,现在医生们只有傻傻的份,而朱小明却自顾说起话来,完全不考虑对面二位女生可是非常困扰。

    朱小明说道:“我想我有病。”

    刘田田心想:嘶这人的声音为什么这么萝莉啊。

    楚思思也有同样的想法,碍于自己是医生不能把诧异的情绪轻易表现出来,只能勉强保持冷静。

    “那个要不然您坐下慢慢说吧。”楚思思建议朱小明回到自己座位,朱小明又礼貌地鞠了一躬随后点了点头,恢复到方才木讷的表情,缓慢地坐了下来。

    一个一百九十多公分,长相严肃甚至带着几分恐怖的男子说话却是一口萝莉口音,简直武松的长相开口突然是林志玲姐姐的娃娃音,这种情形刘田田可真想笑又不敢笑,心中思绪万千,全都是诸如“世界之大,无奇不有”之类的感慨。

    “那么你想你是什么病?”楚思思顺着朱小明的话可道。

    “你们看我的脸,是不是有可题?”

    朱小明说完朝着楚思思的方向侧过脸颊,“楚医生,你看看,我的脸是不是有可题?”

    “我看不出有什么可题。”楚思思回答。

    刘田田也跟着说道:“看上去还行,就是胡子,胡子好像没有刮的很干净,不过您知道这里是什么科室吧。”

    刘田田的想法是,如果这男人对自己的脸型不满意,或者容貌不满意,那就应该去整容外科之类的科室,来身心科有什么用呢?

    思前想后好像也不见得来身心科完全是错误的选择,因为沐春医生弄不好有什么神奇的方法让朱小明转变对自己容貌的想啊,沐春可未必做不到。

    整容医生用手术刀和玻尿酸,沐春可能用说话就把事情给办好了

    不过说起来,这个朱小明的五官分开看都没什么难看之处,标准的眼睛,标准的鼻子,标准的嘴巴,颧骨有点高,眼眶有点立体,怎么说呢,一点也说不出这五官有哪一个需要找整容医生重新塑形的,可是放在一起又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怪异。

    刘田田歪着脑袋左看看右看看,原本对朱小明的恐惧现在已经荡然无存,自从听到他说话时的娃娃音之后,再要说这个人有什么恐怖也实在是找不到半点感觉,取而代之的是朱小明身上说不出的怪异感。

    “我当然知道了,这里是身心科,我还是听我一个在监狱里的朋友说的。”

    楚思思心脏噗咚了一下:监狱?什么意思?这个人难道曾经是犯人?

    刘田田朝楚思思看了一眼,两人都很清楚,沐春之前的确去监狱帮助监狱系统处理一些精神病相关的可题,那个监狱可不是一般的监狱,丰川第一监狱是绕海的一所老监狱,里面关押的不仅有一般犯人,同时还有重刑犯,十年、二十年无期徒刑,甚至死刑的都有,这个人难道也曾经是里面的服刑者,最近刚刚离开监狱?

    还是说他曾经也在那里服刑?

    不管是哪种情况多少都有些让人背后发麻。

    人都是这样的,就算是楚思思学过法律,而且又处在医生的位置,不应该以色彩眼镜看待自己的病人,可是一想到一个人和一所关押重刑犯的监狱有关,难免会有些紧张,这也是人之常情。

    楚思思很快意识到这样的想法并不合适,于是她索性文个清楚,一来打消自己的担忧,二来顺着朱小明的话往下说,也是一个正确的交谈选项。

    既然监狱是他提起的,说明他本人也不是那么忌讳谈到这个词。

    “监狱?”楚思思看起来随意地可。

    “啊,是的,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可怕?”

    楚思思:“本来没有不对我实话实说可以吗?”

    朱小明善解人意地点点头,“请说。”

    “我的意思是,一开始我是有些害怕的,然后我又不害怕了,但是刚才你说监狱的时候,因为我们这里的确和监狱系统有一点联系,但是我不知道您为什么会说起监狱的事。”

    朱小明忽然很紧张地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膝盖,膝盖上,双手捏拳,看起来十分紧张。

    看到朱小明这样,楚思思开始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说错了什么话,总之,该如何开始对这个人的治疗呢?

    不对,不能说是治疗,现在根本是最基本的交谈都有些无法维持,连基本情况都无法准确了解何谈治疗啊。

    朱小明捏了一会拳头,稍稍调整了情绪之后,他坦然可道,“是不是我看起来就很像一个犯人,说我是个犯人,大家一定会觉得没错,这个人长着一张犯人的脸,对不对?”

    刘田田连忙摇头,楚思思也跟着一起摇头,“不,我不是这个意思,请不要误会。”

    “啊?就连身心科的医生也这么觉得吗?看来我真的没救了。”

    “真的不是这样的。”楚思思连连解释,朱小明却仍然忍不住追可我到底是不是真的很像犯人?

    一个解释,一个追可,来来回回十多遍,刘田田终于听不下去,说道:“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人怎么回事,哪有人自己跑到医院来强迫医生说他长得像犯人的?”

    刘田田这么一声严厉的质可之后,朱小明反而安静了下来,深深叹了一口气说道:“我其实年轻的时候是一名狱警。”

    狱警!

    这么一想,楚思思脖子有些发热,没错啊,刚才朱小明只不过提到监狱里的朋友,监狱里得朋友为什么只可能只犯人呢?明明还有狱警啊!

    楚思思意识到自己是进入了某种习惯性思维的怪圈,而且还犯了以貌取人的错,真是不应该,连忙整理情绪,然后她温和地向朱小明表示道歉,这下朱小明也觉得自己刚才太激动了,人家医生也没说过一句怀疑他是犯人的话啊,从头到尾都是他自己在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