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狂心理师 弦森

第七百五十章 引力

    阳光落在沐春肩膀,落在他的键盘和显示器上,也落在宋伟信的眼眸中。

    眼眶臃肿,眼瞳周围如蜘蛛长腿般的红血丝透着烦扰夜间的男女情爱里渗出的伤痛和纠缠。

    谁能不爱这世间女子,谁能不追逐梦中的情感。

    站上六楼天台打算结束生命虽说是一时冲动,也正因为眼前这位病人有着较为强大的力量和充沛体能。

    毕竟年轻就是力量和不顾一切的代名词,也难怪他驱车一千多公里只为追寻梦中灯火阑珊处的女人。

    他希望那个女人也在等候他,两人的感情未触即发,一触便不可收拾,是打翻的火盆,星光四溅,沧海桑田,只为你眼中只能看到我,心中只能念着我,衣带渐宽终不悔,愿得一人心,白首不分离。

    终究是爱得急切,爱得不顾世俗,爱这种东西本质上就是与死亡紧密相连的。

    飞蛾扑火般的情感,你问飞蛾你可曾想过这一扑意味着什么?飞蛾哪顾得上,情已生,心相印,对方就是在世的佛,众生中独一无二。

    缘起缘灭不为人左右,人力在汹涌的爱情面前孱弱无力,不过是落在罗裙纱帐上的一颗尘埃,耳鬓厮磨的一丝热风,欢愉袅袅中眼角跳跃的一滴欢喜泪珠。

    燃的正烈的火,烧的正烫的心,忽然间阴雨而至,天空变了颜色,大地摇摇欲坠,这世界成了二郎神那六亲不认的可憎面容。

    有人要退缩了,有人要背叛这段山盟海誓。

    天涯尚在眼前,转瞬遥不可及。

    人间失格,天堂直坠地狱。

    谁能受得了,谁能轻易熬得过去。

    即使躲过了自毁的噩梦,活着的每一天,睁眼的每一分秒,都是地狱般的空洞、绝望和痛苦。

    字词难以表达爱的浓烈,字词也同样难以表达悲的深渊。

    虽说时间自然治愈一切悲痛,然而人毕竟是活于当下的生命,每一口呼吸都是痛的,这样的时光,暗无天日。

    “我真的很难过,但是真的是个好人。”

    “你选择回到绕海就是一个很好的决定。”沐春温和地说。

    宋伟信感激地看向沐春,尴尬地点了点头。

    “现在想想也很害怕吧,不知道这一路是怎么开车回来的。”

    “没错!你说的太对了,我真的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来的,就好像你看,一个西瓜切成了两半,我的灵魂在哭啊,我想死啊,我的身体在踩油门,打方向盘,这一路高速公路,我觉得我真的是梦游一般回来的。”

    “已经逃过很多次死亡的劫难了。”

    宋伟信连连点头,好像在描述他人的遭遇一般,“你看啊,医生肯定也开车吧,有没有那种开了好长一段路,但是自己好像睡着了一样,等突然回过神来却发现自己已经开出好远,然而对于之前这段路是怎么过来的,完全没有记忆,就跟断片一样。”

    “有,大部分开车的人都有过这样的经历。”沐春点头。

    “我全程都是这样的,当中怎么在加油站加油的,没有记忆,然后一路上还发生过什么事也没有记忆,车内音响一直开着,我是怕自己睡着,但是根本不会睡着,你知道吗?从那个女人说不能爱我以后,我一晚上都没有睡着过,我简直就成了猫头鹰。”

    “嗯,这段时间是比较艰难。”

    “但我想我是个好人不是吗?今早我还在想,一定因为我是个好人,昨天才能在楼顶上遇到你,不过你是不是好人我就不知道了,至少你是个坑钱的主。”

    沐春微微一笑,“钱还是要的。”

    “真的是故意的?”

    “嗯?”

    宋伟信灿然道:“就是那种所谓医生的治疗方法。”

    “哦,反复确认你的危机水平,如果你很看重钱,一定程度上说明你一了百了的念头已经少了一些。另一方面,还是为了让你回到现实中来,有些时候,现实是可以拯救我们的,因为有引力。”

    “引力?”宋伟信不明白了。

    “就是大地本身的力量。”沐春一边说着,一边在白纸上画了一个圆球和几条简单的线条。

    “这是什么东西?”

    “地球,我们将它称为现实生活好了,人为什么会站在地球上而不会飘起来呢?”

    “因为地球有引力啊,牛顿的苹果不就说明了嘛。”

    “现实也具有这样的引力作用,能够将一个脱离轨道的人渐渐拉回来,然后安稳地生活下去。”

    “我已经不能安稳生活了,虽然我不想死了,但是我的生活还是不可能好起来了,我觉得行尸走肉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不是行尸走肉,是心痛,心里面乱七八糟,是杂乱无章。”

    沐春的话说的很清楚,宋伟信却没有听到半个字,他反反复复说着自己的痛苦,一手按压在胸口,一手支撑在膝盖上,说话的速度越来越快,重复的句子也越来越多。

    嘴唇渐渐变得苍白,因为说话过快,溢出的口水在两边嘴角积成两个水潭,一个名为羞耻,一个名为没有头绪。

    这是失恋后的两种潜在状态,痛苦是一种表面情感,同时带来一些躯体症状,例如失眠、例如烦躁、还有怒气冲冲、甚至有人恶心呕吐、有人腹泻、少数还会出现木僵反应和呼吸困难。

    然而潜藏在痛苦之下的是关于一段感情结束之后,留下的一些现实问题。

    失恋者往往被巨大的痛苦感吞没,无法冷静下来理清头绪,以至于消极沉沦,以至于伤害自己身体,任由灵魂枯竭。

    他们反反复复说着“难受”,反反复复描述一种近似“死亡”的毁灭感,无法发现潜在的现实问题。

    发现现实问题,并且正视他们,是走出失恋的一扇小窗。

    宋伟信的小窗已经开启,他不自知,他渴望帮助,他重复表示难受,沐春看到了,明白了,接下来重要的是如何让送伟信的注意力从痛苦走稍稍走出来,稍稍离开情绪的惯性过山车,重新审视痛苦背后究竟还藏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