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狂心理师 弦森

第七百五十四章 只是聊聊

    说起来,张月月自己也好奇,她的皮肤不好吗?从小到大也没怎么注意过皮肤保养的事情,再说了,他不是一直夸她美嘛,那种发自肺腑的夸赞,用十分专业和准确的语言描述她的容貌。

    出水芙蓉?不,这太俗气了,他们的感情也不是这样俗气的,他们的感情是

    张月月不想思考那么多,她决定用无名指来打开QQ图标,正在要触碰到企鹅时,好友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月月,你有没有去看医生啊?”

    张月月无辜又无奈地看着路边的杂草,无聊地伸腿踢了一脚,黑色圆头小皮鞋上立刻出现一道浅灰色的伤痕。

    她有些不耐烦,“啊呀,我这不是正准备去嘛。”

    “月月啊,这次一定要去医院啊,不能再临时说有事就不去了。”

    “好了好了,你怎么和人家老妈一样烦人啊。”

    张月月没好气的伸手摸了摸鞋头,因为摩擦花坛边的绿色栏杆而印出难看的灰色印记的地方,稍稍抹一下根本不能改变什么。

    这令原本就有些烦躁的张月月更烦躁了。

    “我本来就是烦人的年纪了呀,我都43岁了,不是和你一样嘛!”

    “什么嘛,人家还很小,你懂什么。”说到年纪,张月月又露出那种带着兴奋和喜悦的表情,嘴角向上扬起,露出两排些微泛黄的牙齿,上牙部分有几颗因为龋齿的缘故泛出深褐色和深灰色金属的质感,张月月没觉得这有什么问题,她眼中的自己也挺漂亮的。

    何况他说她漂亮的,倾国倾城不如一亲芳泽!

    天啊,这是多么令人心动的描述啊,这肯定是自己的容貌在他眼中是最一见倾心的吧。

    所以会说出那样的话来,要是能够见到你该多好啊,能在夕阳下牵手散步,坐在河边共饮红酒,月光皎洁,真想给你披上婚纱在月光下娶你回家。

    “一定要去医院知道吗?”电话里的人又一次叮嘱。

    “好了好了,知道了,知道了。”

    张月月的心情还是不错,想到有更重要的事情在等候着她,阴霾一扫而过,心中只剩下阳光。

    少女春意盎然的笑容浮现在早已算不上年轻的脸上,潜藏在皱纹深处。

    她要去医院,是的,她会去医院,但在这之前,有一件更重要的事在等待她,一个待开的礼物盒,装载着幸福。

    属于她和他的,没有人可以打扰的幸福。

    阴霾飘过头顶,满心欢喜的女人闻不到一丝空气中阴雨的气味。

    时近中午,阳光照在落过雨的建筑之上,闪耀着斑驳的光,很快新建成的综合大楼将接待更多病人,这里即将成为生老病死汇聚之地,沐春端着咖啡站在窗台,一年过去了,大楼建造的速度十分惊人,或许年底就将对病人开放。

    蝉鸣声在初夏时分已开始显露恼人清净的蓬勃野心,窗户紧闭,仍能闻得蝉鸣隐约阵阵,不知是怎样的巨人手持刷子在树丛中挥洒自如地画上夏日的背景音。

    随着蝉声咶噪,门诊室内多了一位病人。

    “你好,我是沐春,请坐。”

    “我,其实,我只是来聊聊,医生不用太在意。”张月月的目光在门诊室内游荡,沐春欣然坐下,张月月不说话,他便不再开口。

    一般来说,医生需要和病人说的话可以分为两种。

    第一种:使病人镇静下来的话。

    第二种:激发病人的话。

    不论是哪一种,目的都是调谐病人的情感和他的生命现实,发现可能存在的问题并且让对方愿意于医生讨论解决方法。

    和其他门诊不同,身心科的病人很难对自身遇到的问题进行准确描述,还要排除诈病和做作性障碍等,对临床工作者和病人之间的真诚合作有更高的要求,只有这样才能解释主诉症状的本质和病因,然而这些都不容易,病人当下的状态未必是纵向病程的真实反应,这给鉴别诊断又带来很多难题。

    更有很多病人,病非出于主动意愿来到门诊室,这类病人的情况就会更复杂一些。

    比如敲门后自己就走进来的张月月。

    沐春看了一眼显示器,病人的名字和年龄了然于心。

    看了一眼木质座椅,张月月决定姑且还是站着,原本对她而言来医院一次只是因为朋友好心建议,嗯看起来是好心吧,事实上完全没有必要,被人之所以人为她需要来医院还不是因为她们根本不了解事情的本质是什么。

    当然,也是不可能让这些人了解的,因为这是秘密,是两个人之间的秘密。

    虽然刚才那条消息并非来自那个人,这并没有影响张月月的心情,那种每时每刻都期待着的心情。

    安静的过去了两分钟,沐春看着显示器右上角的时间从11:08变成11:10,五楼的走廊十分安静,房间里只有来自窗外的虫鸣和女人略带条约的呼吸声。

    是一个心里藏着喜悦的女人啊。沐春在心里思忖。

    四十三岁的年纪,保养足够好的女人看起来也就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年轻十岁并非遥不可及的童话故事,只是张月月的年纪看起来比四十三岁更衰老一些,也许是没有化妆的缘故,憔悴的肤色和难以掩饰的兴高采烈的神情渲染出一种交叉蒙太奇式的强化感,强化出一副不真实的喜悦,令人悚然。

    并不合身的暗红色套裙,胯部被囚禁在短且窄的裙子中,被人掐住喉咙般的曲线,强打精神,勉强横跳与安全和丑态之间,只为主人想要如此。

    不年轻也不老的年纪,发福的身体,抖落出脂肪的无力,斑点爬满四肢,从来没有防晒习惯的人,到了四十岁,天生丽质也对抗不了伤人于无形的紫外线。

    这是一个因为不在意而自然老去的身体,却带着少女那般天真的欢愉神情。

    “这里真的是医院啊。”张月月开始说话,搭在随身携带的小包上的手微微颤动,“医院还有钢琴,跑步机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