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疯狂心理师 弦森

第七百七十五章 账要算清楚啊

    刘田田端详着手机上的图片,接着魂不守舍地将手机递给楚思思,喃喃道:“思思你好好看看,是不是有些渗人?”

    图片中的人只有显示半个身体,是一张从旁边拍摄的半身照,人的位置看起来是在阳台上,或者说是一个伸向建筑之外的小露台, 面积看起来很小,仅能容下一两个人站立,大部分人家会在装修的时候将这种小阳台做封闭处理,这样不仅能增加房屋整体使用面积,还能减少不必要的危险。

    半圆弧形的围栏上覆盖着明显的红色铁锈,风吹雨打多年的痕迹愈发让人觉得不安,女人长发朝后吹起露出娇柔的脖颈, 皮肤白皙,本就看起来弱不禁风的瘦高体型, 加上阴暗的天气,远处梧桐树顶的天空有一种风雨正来的灰暗。

    “有一种摇摇欲坠的感觉。”楚思思揉了揉额头。

    “是吧,我也有这种感觉,好像风一吹她就会”,刘田田没有继续往下说,她想说的是,这张图有一种很不安的感觉,好像这个女人随时就会掉下去。

    她又看了一眼图里的树,和远处的楼层对比,这些书树有五六层楼高,而女人站的阳台位置比这些树还要高。

    “老师,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图很奇怪?”楚思思走到沐春身边,将手机放在桌面上,沐春看了一眼,发出“啧”的声音,似笑非笑的将双手枕在脑后,继续保持舒展的姿势。

    “我倒是觉得应该问问我们的春医生为什么他的手机上能看到这张图。”

    刘田田坏笑着, 一脸八卦还不够多的表情。

    “因为一些人可以看, 其目的是很强的。”

    “哈哈,什么目的?”刘田田问。

    “想要传达某种信息,比如某种暗示,这种信息未必只传达给一個人,只是看谁会注意到。”

    刘田田恍然,“沐医生是说,现代版林徽因?群发钓鱼?”

    “其实也不算,这属于自言自语但是愿者上钩,姜太公。”楚思思也开始明白沐春和刘田田的意思,很快跟上了节奏。

    三人又看了一眼这条出现在沐春手机里的动态,此时,古灵精怪的刘田田问道,“沐医生也是鱼?”

    楚思思:“阿这。”

    “思思不想知道沐医生是怎么添加这位Jessie护士的吗?”

    “嗯,老师肯定是因为工作原因吧?”

    楚思思对自己这个回答很有信心,没想到沐春立刻否认,说会和这位Jessie相识是因为她曾在走廊上叫住自己并且咨询了一些身体方面的问题。

    “身体方面的问题?”刘田田憋着笑,不怀好意地拍了拍沐春的肩膀。

    不假思索地触碰沐春的身体, 楚思思看着有些怪异,但又莞尔一笑, 刘田田做出这样的动作看起来似乎很自然,她一直都是和人挺自来熟的。

    沐春有洁癖一般拍了拍肩膀好像那里沾了灰尘需要尽快清理干净,刘田田不以为意,借着沐春的动作说道:“沐医生一直以来都是不喜欢和医院的人打交道的,何况有身体方面的问题也不应该问身心科医生啊。”

    “你这么一说还真是啊。”沐春感慨道,“就是上周五的时候,我经过中医门诊那边,正好是无休快结束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女生的声音,喊道沐医生。”

    “诶?她竟然知道你的名字?”刘田田托着下巴若有所思。

    “这就很奇怪了,没理由新来的护士会知道老师的名字啊。”

    “看吧,楚医生都这么说了,要说新来的护士认识外科主任,内科主任这还说的过去,再或者她认识妇科主任也能理解,可不论怎么说就不可能会认识身心科主任才对啊。”

    “说的也是。”沐春笑着也不反驳,“我也很奇怪怎么有人会叫我,我以为是病人,所以停了下来,转身一看没有病人我就回头继续走路了,这时候就听到楼道上响起了脚步声,在我身后有人追了上来,我也没理,继续往前走。”

    “嗯,然后她是不是直接把你这只小绵羊抓住了?”刘田田张开手指,摆出爪子的样子,沐春冷笑一声,“是啊,一个护士追了上来说有问题想要请教,就让我加了微信喽。”

    “就这么简单?”刘田田不相信沐春的话,楚思思将她拉到身边,低声道:“肯定就是这样啊,老师没必要撒谎。”

    “可是沐医生怎么会轻易让别人加自己的微信呢?”刘田田笑得愈发邪魅,“难道说她真的很好看?”

    “不是好看,是很有女人味。”

    听沐春如此坦然,两个女生顿时不知道如何接话,按照沐春的个性不应该会和新来的护士多说话才对,可是这一次人家提出加微信好友沐春竟然就答应了,这种事发生在医院的任何一个男医生身上都很正常,可是在沐春身上就有那么一点点不正常。

    “就因为是女人味?到底有什么女人味呢?从贾院长到沐医生都对这个护士如此特别?”

    “好了田田,你还是快下楼去吧,现在不是进修身心科课程的时间,护士长又该找你了。”楚思思试图把刘田田带出门诊室,刘田田只得转移话题,重新将重点放在这张图片上,“那老师觉得这张图有没有很奇怪?”

    “有啊,不正常的气息,不仅是这张图,你们说的这个女护士就给我一种不太正常的感觉,但是又说不上来,而且据我所知,不仅仅是我,也许她用相同的方式已经加过医院里很多男医生的微信,至于背后的原因有很多种,我暂时也不知道是哪一种。”

    “真的是很多男医生吗?”楚思思仍旧感到不可思议。

    “至少外科的沈子封是其中之一,我们的贾院长也是其中之一,而且不仅是男医生,事实上女医生她也加了很多人,刘护士不是也有她的微信吗?”

    “我是因为工作关系,我们都在护士群里,而且春季中医门诊生意很好,我们需要协调的工作也不少。”

    “但是你们看到的朋友圈内容和另一些医生看到的是不相同的,这就有些不太正常了?”楚思思总结道。

    “倒也不完全是,只不过我现在更想知道的是,如果同医院的护士来我这边看病是不是也该挂号付诊费啊?”沐春盘算着,这笔帐可不能算得不清不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