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17.《咒怨》杀青

    佐伯宅邸院外,玩家们对里面的情形一无所知。而只要他们此时突然折身回去,就会看到恢复原貌的死鱼眼牧苏。

    他们彼此对视,发愁接下来该怎么办,是否要继续找凶宅。

    “继续找……”马丁咬牙道,不甘心与主角失之交臂。

    她很清楚,这部电影的主题就是那间凶宅和伽椰子。如果不能和两者扯上关联,就意味着得不到镜头。得不到镜头等同于没名气。

    兔子附和道:“我们先询问路人吧,这个老人估计不会告诉我们了。”

    玩家们交谈着离开小巷。

    询问过程并不顺利,路人对凶宅和伽椰子两个词汇忌讳莫深。他们刚开口,路人就会面色惊恐的快速离去。

    最近一次打听,下场是被一位老人手持扫帚追出三条街。

    确定凶宅位置这件事意外地艰难。

    “我们去找原著中的驱魔师如何?”叶散魂提议道。“原著里驱魔师就是主角,所以我们或许能在那里得到什么消息。”

    “我们不知道他在哪。”马丁犹豫道,思考其中可行性。

    “我们继续打听就行了……你们为什么这么看我?”闻香一脸懵然。

    他们现在最怕听到的就是打听二字。

    ……

    此时此刻的另一边,牧苏望着走廊深处的幽暗,摩挲下巴思索。

    得想个办法弄电啊,普通人家怎么能没有电。

    接了些水卸掉脸上伪装,牧苏开始到处找配电箱。一番搜寻,他在杂草丛生的后院找到。

    打开锈迹如血的箱门,闸是关闭状态,拉开就行,但是把手处没保护层。

    牧苏捡了根干树枝将闸推上去,至于为什么不用手推……因为人被杀,就会死啊!!!

    拉开电闸,既没有奇怪响动也没有迸溅火花,江信江疑的牧苏溜回客厅开灯,昏黄的白炽灯闪了闪,光源洒下,客厅多了抹温馨。

    而这股温馨没持续太久,就伴随墙上显眼的血污而散去。

    牧苏心想有空再去趟便利店,拿几个灯泡和家用电器去。

    搞定伽椰子并且拥有电力,牧苏已经可以探索其他区域了。首先是一楼。

    牧苏打开楼梯灯,探索楼梯后面的杂物间和卧室。

    杂物室堆放的工具落满灰尘,卧室更甚,床榻散架衣柜倾倒,衣物报纸家具等更是散落一地,如被洗劫过一般。

    这一幕让牧苏沉默了。他忽然想到伽椰子从小到大在这里生活,一切的悲剧都是发生在这里。孤独的童年,得不到父母之爱,爱宠和父母的相继死去,得不到的初恋,以及最后被丈夫虐待致死。伽椰子一直以来的负面情绪在她死后爆发,沾染在这间凶宅之中。

    任何踏入的人都会身缠诅咒,而后被伽椰子杀死。

    严格来说这里已经成为伽椰子的心理阴影之一了。

    牧苏想感化伽椰子,就得把这个问题解决。或许换个住处是个办法?

    他又上楼看了看,楼上问题更加严重,墙壁上溅射的暗红血污痕迹,已经不是收拾就可以解决的了。

    这里似乎曾是伽椰子的卧室。

    牧苏低下头,看到门边的几道血痕和抓痕。

    恍惚间,牧苏好像看到伽椰子爬到门口,脸上泪水与血污妆容混在一起,那一袭白裙因为长时间虐打遍布血印。在她即将爬出卧室时,一双大手攥住她的脚踝,重新将她拖回卧室。

    伽椰子只能无力的在门边留下抓痕与指甲外翻的血污痕迹。

    搬新家势在必行,且越快越好。

    至于如何说服伽椰子和俊雄……

    牧苏突然唉声叹气。自己想做的事,仅凭不足两个小时的电影根本无法表现的出来。

    要是电视剧就好了。

    “俊雄~俊雄~”牧苏手拢嘴边,四处走动寻找俊雄。

    走到阁楼木梯下,隐隐有一些响声从阁楼上传来,似乎是电脑播放的声音。

    一般来讲,阁楼就是伽椰子的闺房。自己上去是不是不太好……?不过亲都亲过了,伽椰子还能拿自己怎么样?

    下楼取来手电打开,牧苏爬上并不结实,脚踩上面吱呀晃动的木梯。

    爬上几阶,牧苏夹住手电,双手抬起推动木板。

    簌簌落灰从边缘滑落,化为一团灰尘。早有准备的牧苏闭上眼睛,动作不停将木板推开。

    阁楼幽暗无一丝光芒,仿佛从恒古就是如此。

    而在此时,一抹光线从一处缺口浮现,并且扩散。

    半分钟后灰尘差不多散去,牧苏重整开眼睛,拿回手电继续向上。

    一颗头颅从缺口处冒出,牧苏抬手照向阁楼深处,被惊动的细小浮沉在如有实质的光柱里漂浮。

    望着还算熟悉的阁楼景色,牧苏心中感慨。曾几何时就是在这里,面对伽椰子和贞子的纠缠黏人,自己毅然决然选择自我燃烧。真是令人怀念啊……

    光柱移动,牧苏看到了阁楼深处,合上屏幕的笔记本电脑,伽椰子和俊雄不在。

    俊雄到有可能到处乱跑,伽椰子……

    推测伽椰子一定在阁楼的牧苏回过头。

    一张遍布血污的面孔倏然出现在面前。

    此处应有音效。

    牧苏扬起温柔笑容,轻声说:“你在上面就好,帮我把电脑拿过来吧。俊雄这个笨蛋,把电脑落在这里也不知道跑去哪玩了。”

    从没有人用如此温柔的语气和目光对待她。

    伽椰子不再紧盯牧苏。她倒卧在阁楼上,如蛇一般抬起头,手脚并用爬向电脑。

    牧苏接过伽椰子取来的电脑,想了想说:“这里太暗了,而且很脏……如果可以的话来客厅找我吧。”

    那是种牧苏自己都起鸡皮疙瘩的温柔声线。

    看到伽椰子微不可查的颔首,如愿以偿的牧苏爬了下去。

    回到客厅,牧苏正在擦拭电脑的底部。

    一阵铃铛响起,楼梯前,一袭肮脏白裙的伽椰子站立在那儿,脚边跟着小黑猫。

    牧苏抬起头,目光看向伽椰子。

    一切都被凝固,偏暖的色调里,冻结的二人,冻结的目光,成为一个分镜。

    ……

    所有玩家眼前突然暗下。不待他们反应过来,下一刻,各自惊醒。

    闻香等人摊在沙发里,保持进入电影时的姿势,时钟显示的时间依旧是0点。

    电视机突然自动启动,亮起的荧光屏正在播放新的电影预告。

    他们杀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