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07.近墨者黑的悲伤故事

    “你的名字。”

    “君莫笑·丁顿。”

    史蒂夫神情古怪,上下打量牧苏:“君莫笑……你居然能杀死我一百个同伴?”

    明明他偷袭时的身手蹩脚至极,以至于史蒂夫确认了两次这位就是杀戮了他众多同伴的“冷血杀手”。

    “严格来说是一百二十一个半。”牧苏嘴角泛起冷意,抬眸注视着史蒂夫:“而你将是第一百二十二个葬身于我君莫笑·丁顿之手的人。”

    史蒂夫莫名混身冰冷,又觉得哪里不太对:“我是半个?”

    “半个?什么半个?”

    “你刚刚说一百二十一个半,又说我是一百二十二个。”

    “哦抱歉重来。”

    “严格来说是一百二十一个半。”牧苏嘴角泛起冷意,抬眸注视着史蒂夫:“而你将是第一百二十二个半葬身于我君莫笑·丁顿之手的人。”

    史蒂夫欲言又止。

    这个男人给他的印象难以言喻,难以名状。

    史蒂夫首先要承认的就是,在星际时代选择做海盗的大多是精神不正常的家伙。

    尤其是死不罢休海盗团。

    海盗们或者身体健壮,智力超群,但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精神问题。

    比如某个认知出现问题,认为自己是一个蘑菇的海盗。

    比如某个精神分裂患者拥有三十个人格,每天都会和自己打起来的海盗。

    比如某个有被害妄想症,神秘兮兮告诉同伴人类被铁幕封锁整个银河系都对人类抱以敌意的海盗。

    身为一个心智正常,没有疾病,直肠检测为优秀的正常人,史蒂夫艰难地在海盗团中生存,并努力使自己不被他们同化。

    但现在,这个打上门的家伙比他所有同伴都更加不可理喻。

    不过无论如何

    史蒂夫深深吸了口气,通讯器里老大已经确认过自己没有抓错人,所以……接下来把这个奇怪的家伙带到老大那里,就和他没关系了。

    不……以防万一……

    嘀

    “史蒂夫呼叫队长,我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你们在C2通道和我交接入侵者,我要立刻去厕所。”

    “哈哈哈哈哈哈你个蠢货,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办到的,既然这样这份功劳就归我们了,对了,需要厕纸吗哈哈哈哈”

    一片嘲笑声从通讯器传出。

    史蒂夫呼出口气,稍感心安。

    至于功劳被夺走……呵,老大早知道人是自己抓得了。

    他低头看向入侵者。

    “很聪明的选择,但你以为自己能跑的掉吗?”牧苏泛起冷笑,他在寻找贤者模式的感觉,感觉自己快有那味儿了:“知道星空中最美丽的是什么吗?是飞船爆炸的火光。”

    史蒂夫一锤手掌,意识到自己忽略了什么:“你提醒到我了。”

    不管怎样,眼前的入侵者曾在几分钟内杀死了上百名同伴,任何对他的马虎大意都可能招来杀身之祸,所以……

    咔嚓

    史蒂夫将枪上膛,瞄准牧苏的手臂:“把你的手脚打断,你再厉害也无法反抗了。”

    牧苏嘴角浮现一抹嘲弄:“如果你自信能打中我,就来吧。”

    这家伙……

    史蒂夫眯起双眼,短暂停顿,倏然扣动扳机。更新最快 手机端::

    嘭!

    落后的火药武器开口,子弹伴随硝烟喷涌而出。与此同时,牧苏身形猛地向前扑去!

    噗

    一声闷响。

    嘭

    一声倒地。

    原本射向手臂的子弹钻入牧苏的脑袋,失去生命的躯体倒在地上。

    汩汩汩汩

    混合着血液的脑浆从额头流淌而出。

    “……”  

    史蒂夫呆若木鸡,不敢置信地看着手中的枪。

    老大可是要求不要让入侵者死掉,自己闯祸了……?

    史蒂夫还在怔然中,突然之间,倒在地上本该死去的入侵者原地弹起,伸手夺过猝不及防的史蒂夫的手枪,快速后退拉开距离。

    史蒂夫眼中闪过懊恼,因为先前失神,因为距离被拉远,他注视着不远处捧着枪哼哼冷笑,身体抖动的牧苏:“原来这就是你的依仗吗……”

    他无法理解牧苏是怎么做到的:“虽然不知道你用了什么科技不过……我早就提防所有可能发生的事。”

    史蒂夫扬起唇角,伸手指了指牧苏手中的枪:“你猜里面有没有子弹。”

    双手抱胸抖动得瑟的牧苏停顿,狐疑打量史蒂夫一眼,快速卸下弹夹又迅速塞回去抬头紧盯着史蒂夫。

    史蒂夫摊开手掌,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刚才的匆忙一瞥让牧苏看到,弹夹里的确没有子弹。

    不远之外的史蒂夫浮现笑容:““只是为了防止发生意外没想到被我猜对了,毕竟你这个家伙可是杀了我……”

    微微停顿,史蒂夫说道:“一百二十一个半同伴。”

    “现在是一百二十二个半了。”牧苏缓缓摸向口袋里的弹夹:“我预判了你的预判,所以早在口袋里准备了……诶我弹夹呢?”

    牧苏在空空如也的口袋里胡乱摩挲。

    “你是说这个?”

    史蒂夫晃了晃手里的弹夹,牧苏愕然望来时说道:“把你绑起来时发现的,我没理由还会让它在你身上。”

    牧苏一个大惊从早到晚失色:“这一切都在你的预料之中吗!”

    “只是以防万一。”史蒂夫回答,忽然微微偏头望向通道深处拐角浮现的几道身影,露出微笑:“我的同伴们来了,你还要继续反抗吗?”

    牧苏凝视史蒂夫良久,唇边浮现一抹冷意,高高举起枪,而后松开,傲然开口:“我投降。”

    随着队长赶来,史蒂夫后退到远处,仿佛一切与他不相干般默默注视着他们制约起牧苏。

    “谢了史蒂夫,如果需要厕纸和我说。”队长语气带着一丝嘲弄,和手下带着牧苏离开。

    史蒂夫面色平静,目送他们远去的背影。

    被绑住双手的牧苏凑到队长身边,嘀咕声传来:“这个家伙是不是有精神问题啊……被害妄想症或者精神疾病什么的。”

    “他就是个怪人,孤僻自私是个阴谋论,觉得所有人都要害他……”

    队长回答声随风传来。

    史蒂夫怔然,良久,他缓缓低下头,看着自己的手掌。

    自恃为正常人的我原来早已经……

    他的脸庞满面泪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