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24.激烈的追逐战

    杰瑞加速把香肠塞进嘴里,大口咀嚼,朝向牧苏喷出:“噗!”

    碎肉糊满猫脸,牧苏胡乱抓摸时杰瑞跃下猫手,逃向老鼠洞。

    窸窸窣窣

    牧苏扭头甩掉脸上碎末,朝着杰瑞追去。

    另一边的杰瑞发现客厅的老鼠洞被堵起,于是跑到玄关。玄关的老鼠洞也被赌上,而身后的牧苏正在逼近,慌忙跃进房门上的猫门,费劲地踢蹬双腿,将被帘子夹住的下半身挣出。

    钻出猫门的杰瑞没有立刻离开,而是顺手从外面关上了猫门。

    与此同时,冲向房门的牧苏低伏下身躯,与猫门齐平,速度越来越快,猫身拉得狭长

    嘭!!!

    牧苏的脑袋重重撞上房门,紧随其后的下半身随之撞过来,啪地一声将牧苏弹起,坐回地上。

    牧苏眨了眨眼,他的腰肢折叠在一起,成为了手风琴的形状。

    不认输的牧苏站起来,利用身体的折叠优势,上半身高高弹起。

    牧苏就像手风琴般,折叠的身躯拉伸,抓住门把打开房门。

    道路边,正倚靠消防栓看热闹的杰瑞吓得原地绷起,向远处逃窜。

    以一种无法理解的方式恢复原状的牧苏紧随其后,和杰瑞一前一后追随着迅速远离房屋。

    连同那欢快、紧凑的交响乐。

    一颗猫头出现在窗台前。

    另一颗稍小的猫头费劲地出现在窗台前。

    “效果意外的好啊……”君莫笑忍不住呢喃道。

    “他是怎么做到的……”吃力爬上窗台的闻香也在感慨,不过是另一件事。她并伸出两只猫爪做出拉手风琴的姿势。

    君莫笑没理会和自己不再同个频道的闻香,低声祈祷:“我希望落日之前牧苏和杰瑞都回不来。”

    “玩的开心哦。”闻香朝着一大一小远去的背影挥手。

    ……

    演奏声跟随着人群中快速穿行的追逐。

    街道上行走的双腿连忙躲避,无数惊呼声从高处传来

    “呀!”

    一双白皙手臂压下被气流掀起的淡黄碎花裙。

    正在追逐杰瑞的牧苏突然刹车,返回到裙下抬头张望。

    前面奔跑的感觉到牧苏停下,不满地走到牧苏脚边,抬手拍了拍他的腿。

    沉浸美景中的牧苏惊醒,低头看了看等待他的杰瑞,不甘地伸出舌头呲溜舔了一口,继续追逐转身跑开的杰瑞。

    欢快的交响乐重新响起。

    追逐的猫鼠跑过一间首饰店,跑过一间牛奶店,跑过一片建筑工地,途径一辆带囚笼的货车

    【危险动物处理公司】

    上面用镂空花体英文写着,一只浅灰色的斗牛犬郁郁寡欢地趴在笼子里。

    它们奔跑的速度越来越快,化为残影的背景中,自由女神,埃菲尔铁塔,柏林墙,红场,长城,一闪而逝。

    最后闪过一座自由女神像,前方的杰瑞双腿蹬地急刹车,转向跑进路边一栋高楼。

    跑过头的牧苏连忙回到高楼门外,也跟着杰瑞冲了进去。

    电梯间专属的舒缓音乐中,杰瑞仰起头,正等着电梯下来。

    9…………7……7……7……

    牧苏站到杰瑞身边,低头看了眼手腕上并不存在的手表,不耐烦地叉起腰等待电梯到来。

    叮

    姗姗来迟的电梯终于抵达大厅,敞开的电梯门后空无一人。

    杰瑞冲进电梯,牧苏紧随其后,举起杰瑞帮它按了最高一层的按钮,电梯门缓缓闭合的最后一幕是牧苏放下杰瑞。

    一猫一鼠在电梯里等待电梯上升。

    叮

    一声脆响,牧苏精神一振。

    电梯门打开的一瞬,杰瑞顺着门缝钻出。牧苏的猫瞳陡然变得锐利,紧随其后冲出。

    从顶楼开始,它们在大楼内部一层层追逐,引起尖叫惊呼无数。牧苏步伐坚定,踏过荆棘勇往直前。

    一间健身房坐落于大楼第十层。

    转身间,杰瑞冲入健身房,跃上一台正在空转的跑步机,急速奔驰。

    追在后面的牧苏不甘示弱,跳上旁边的跑步机狂奔。

    精力满满的杰瑞和牧苏只跑了几十秒,便开始大汗淋漓,速度越来越慢。吐舌头的杰瑞被从跑步机上甩了下来,软趴趴地难以站起。

    同样吐着舌头的牧苏跳下跑步机,深出猫爪握住脱力的杰瑞。还不等他露出得意的笑容,杰瑞轻轻推开无力的猫爪,犹如老人般缓慢地走向消防通道,就连背景音乐也犹如被拉长放缓,变得低沉。

    牧苏用同样的动作跟随着,迟缓地一层一层回到大厅,离开大楼原路返回。

    ……

    斯派克安静地趴在囚笼里。

    尽管外面就是阳光明媚的街道,但它没有丝毫兴趣欣赏美景。

    一行英文字母被斜照的阳光投映在它面前。

    【危险动物处理公司】

    上面这么写着。

    突然,斯派克耷拉的耳朵微微竖起,听到车外传来的响动。

    它抬起头往铁笼外张望一眼,一只陌生的猫正在追逐一只眼熟的老鼠。

    随意看了眼,它的脑袋重新耷拉下,胸腔颤动,似乎叹了口气。

    它今生或许不会再有喜悲。

    缓慢地、严重变调地、低沉地交响乐声却始终在外面回荡着。几分钟后,斯派克重新抬头往外张望。

    气喘吁吁快要融化在地上的猫和老鼠只比之前移动了不到一米的距离。

    斯派克终于站起,狗爪抓住铁栏,对外面的杰瑞说道:“小老鼠,如果你肯救我出去,我会保护你。”

    杰瑞闻言,连忙窜上火车,从外面打开关着斯塔克的笼子。

    “噢这自由的香气。”

    斯塔克迈出笼子,深深呼吸一口,低头拍了拍杰瑞的脑袋:“小兄弟,我会帮你解决麻烦的。”

    一旁的牧苏呆滞地仰头看着高大壮硕的斗牛犬斯派克,心有不甘,突然注意到“危险动物处理公司”的车里还有一只黄色小鸟被关在鸟笼里,眼前一亮,拿过鸟笼将鸟放出来,指了指对面的斯派克。

    感激的小鸟对它郑重点头,怒目看向斯派克,如一道黄色电流,倏然窜向斯派克然后冲进它正巧张开的嘴巴里。

    尖锐的小提琴划过声响起。牧苏惊得原地跳起,心脏从嘴巴里飞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