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03.一男一女独处竟在小屋做这事!

    小屋里的吵闹暂时罢休。

    “我我我时间很多!”卡莲举起手参加。

    “我是资本家,只压榨工人不从事劳动生产。”牧苏抱着手臂骄傲道。

    “我也是。”餐桌后露出脑袋的莉娜说。

    透明桥作为发起者自然参加,一共八人,两条船勉强坐得下,前提是忽略牧苏说的“炽神在哪条船哪条船等于坐五个人”。

    “我得到一件奇怪的……道具。”

    继续整理道具时间,莉娜奇怪地捧起一台被铁锈包裹的破伤风保险箱,展示出属性。

    【小型保险箱】

    【道具】

    【常见的】

    【保险箱通常用来装比其本身更有价值的东西,但强盗与劫匪很难喜欢它】

    *你在锈迹斑斑的箱身发现缺失一部分内容的数字。

    “这游戏的道具越来越古怪了……”闻香吐槽说。

    透明桥接过保险箱,它比想象中还重。尽管在海里浸泡上百年让保险箱看上去像是裹了层面包糠油炸,不过它的密码锁奇迹般地还能拧动。

    观察保险箱身,她在未被铁锈覆盖的底部发现模糊的数字。

    “0764……2099……”透明桥念出上面可以辨认的数字。

    “是圆周率。”牧苏倏然开口。“几位数密码?”

    透明桥停顿了一下,差异说:“的确是圆照率,密码是三个。”

    “从第一位开始。”牧苏推了推并不存在的眼镜:“3.454990。”

    “34……什么?”边拧动密码盘边念叨的透明桥茫然回头。

    “是3.45926。”炽神更正道。

    透明桥当然知道,她只是没反应过来一口认出圆周率第七十和八十位的牧苏会说错前几位。

    但从第一位试到第十位保险箱也没被打开。

    他们只好边试着密码边交流彼此的道具。

    实用的道具并不多,其中最有用的应该是他们曾在上古邪神学院得到的替身娃娃。除了牧苏浪费掉一只,其他人还完善保存着。

    不过如何取舍是个问题主世界和副本不同,副本通常不会让玩家连续死两次,但主世界会。

    透明桥边转动密码盘边建议众人,第一次出航不要带替身娃娃。

    如果他们迷失方向或者死在路上,起码不会浪费珍贵的道具。

    除了替身娃娃,还有一些不可替代和根本用不上的道具被建议留在小屋,比如牧苏的防风油灯闻香也有一盏,不过没有永不熄灭的词缀。

    先令则是每人揣上十块钱,一个随死亡遗失不让人心疼,又能买些东西的金额。

    先令是货币,而货币总归代表价值总不能是游戏公司为玩家间准备的货币。

    牙齿因为更加稀缺,除了必要带上一颗用来传送其余全部留下。

    聊完所有能谈论的话题,玩家们发现保险箱还是没有打开。

    透明桥已经试到了第一百三十四位。

    “也许这个世界的圆周率推算错了?”

    “可能性不大。”炽神说。“圆周率是科学的基础,千年前人们能造出蒸汽轮船和保险箱,不太可能算错圆周率。”

    “那就是密码不是圆周率。”闻香嘟囔。

    “试试这个。”炽神递给透明桥一双手套。

    【窃贼手套】

    【道具】

    【稀少的】

    【形成组织的窃贼们坚信越古老的手套越能带来好运,事实的确如此。你越有把握打开一把锁,越有可能打开它】

    *它不能让你从无到有,但能让你从少到多。

    听上去有些悖论,不过注释说明了一切。

    透明桥带上窃贼手套,触碰保险箱的瞬间,一道低语忽然在她耳畔响起。

    透明桥吓了一跳,意识到那可能是密码,按照数字拧动。

    一声犹如生锈齿轮艰难晦涩转动的响声从保险箱内部响起。

    “93,圆周率的一百六十位,我们先前很接近了。”透明桥抬起头说。

    不过保险箱没应声开启,肆意生长的铁锈封死了箱身。

    闻香自觉把餐桌上的餐刀递给透明桥,后者脱下窃贼手套,用餐刀一点点刮掉锈迹。

    打开保险箱花费了十几分钟,打开保险箱又花费了十几分钟。虽然文字相同,但意义不同,还能顺便水一些字数。

    满手铁锈的透明桥丢掉厨刀,拽开保险箱们。

    保险箱里尘封数百年的东西完整呈现。

    一只二十几码的褪色儿童袜和一张涂鸦画放在保险箱里,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透明桥没理那只袜子,伸手拿出涂鸦。炽神倒是展现出他硬派的一面,抓出和他手掌相比简直袖珍的袜子,但这真的只是只普通袜子,连属性也没有。

    “画也是小孩的涂鸦……”

    透明桥展示那幅画,上面是孩童稚嫩地简笔画涂鸦。

    “我几乎想象到一个小孩子做恶作剧的一幕了。”坐在窗边的闻香托着脸颊,一脸憧憬。

    “我也想想到没过多久他就死掉的一幕了。”牧苏阴恻恻补充。

    “呀啊啊啊啊啊”闻香捂耳朵尖叫。

    其他人习以为常,透明桥还在和炽神交谈:“所以它的价值只是‘常见的’”

    “那也该有道具的价值。”樱华嘟囔说。

    透明桥无奈叹气:“价值就是保险箱本身……”

    如果磨掉保险箱底部的圆周率让注释消失,它能够胜任其本职工作但还是没什么用。

    “等版本更新,‘井’里更新了道具就拿去换吧。”

    透明桥把保险柜还给莉娜。

    “我不要了。”莉娜连忙摇头。“我要管理公司,没太多时间玩游戏。”

    “管理公司”输入耳朵,再输出为“上课学习”,玩家们表示明白。

    “那我先去睡觉了。”透明桥打着哈欠撵开占位置的闻香,躺到床上。

    “挤挤,挤挤。”闻香嘿笑着让透明桥给自己挪点地方。

    “你们不能这样!”牧苏义正言辞地站出来指道:“光天化日之下,汝等岂能不知礼义廉耻相拥在一处!”

    “呃……”

    透明桥和闻香才想起来这茬然后闻香就被可怜地赶了下去。

    “明天见。”透明桥退出游戏。

    其他玩家也陆续下线,卡莲悄悄朝牧苏眨了眨眼,溜到闻香一旁下线。

    小屋很快安静下来,只剩下牧苏和莉娜。

    莉娜轻轻拂去额前发梢。

    “陪我去外面逛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