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30.终于推动的剧情

    望见此幕,粘痰筋道有弹性流露惊骇:“NPC变成牧苏了!”

    “怎么想都是NPC是牧苏假扮的好吧……”喵咕咕咕无力地反驳说。

    “诶?!居然是这样吗!?”

    “所以你到底在惊讶什么……”

    与此同时,处于漩涡中心的黑色干净突然停滞。

    “你是牧苏?”

    聪明的牧苏眉头微皱,唏嘘胡茬下的嘴唇疑惑启道:“牧苏是谁?不认识。听名字应该挺英俊,是个富有正气的美男子吧。”

    黑色干净和周围玩家对视一眼,猛然站直甩下后背牧苏。

    “哎呀”

    跌倒的牧苏被蜂拥而上的玩家包围。几十秒后人群散开,原地出现一道绑在木筏上的轮廓。

    “我们抓住牧苏啦!”牧苏兴奋地其他玩家拍掌拥抱。

    “是我把木筏拖上来的!”一名玩家沾沾自喜自己的先见之明。

    望闻问切看着牧苏和其他玩家欢呼,而黑色干净被绑起来,略感疲倦地叹息:“这就是上千万玩家里选拔出的几十名玩家……”

    很快,后知后觉的玩家们在黑色干净的喊声里意识到不对劲,将绑在木筏上的存在换成牧苏。

    “救命!这些异教徒想把我献祭!”牧苏迅速进入角色

    “我们才不是你。”

    赶来的千夜神情复杂。

    “这么说我就放心多了。”牧苏松了口气,瞪起死鱼眼叫道:“那你们把我绑起来干嘛?”

    “你好像并没意识到你犯下的错误。”千夜转向走来的望闻问切,神情更复杂地道歉:“我冤枉你了……”

    谁能想到牧苏会混进决赛现场并伪装成NPC呢?这就像联邦职业战斗家联赛半决赛一名观众混进裁判组一样难以名状。

    “我的牧苏雷达不会出错。”望闻问切自傲地笑了笑。

    “不要有这种奇怪雷达……”

    “真是一场愉快的对决!”

    牧苏突然打断望闻问切和千夜的交谈,哼哧哼哧费劲将绳索下的手掌钻出,努起大拇指。

    “不好意思,这一把我赢了。”

    “不要产生奇怪的好胜心……”

    千夜无奈吐槽着来到牧苏面前,仔细打量他的装束,伸手撤掉贴在脸上的胡须,好奇地问:“胡子哪找来的?”

    “炽神腿上拔的。”

    此时此刻,莉娜等人异样瞩目中炽神沉默地挠了挠光滑的小腿。

    “腿毛?恶……”千夜嫌恶地丢掉。

    牧苏抻着脖子大喊:“给我向炽神的腿毛道歉!它们是无辜的!”

    “我才不向这种东西道歉……”千夜抗拒摇头:“给你个迟来的建议:用头发既不恶心又长。”

    牧苏抿起下嘴唇小幅度晃头,高谈阔论道:“事实上我也试着拔掉透明桥和闻香的头发做胡子但和真正胡须比它们太过纤细和……笔直。你知道,就算娘炮的胡子也不会是直的,主世界的科技水平也不允许将头发烫卷曲,它们太脆弱而纤细了。想要达到这种自然而美妙微弯曲线,只能使用腿毛和[哔]毛。而众所周知,游戏里是不允许脱裤子的。以上。”

    “这个消音毫无意义好吗。”千夜忍不住吐槽:“该说你煞费苦心还是莫名其妙……”

    牧苏忽然眼前一亮:“说起来,吐槽之神从开始就很中意你呢,要不要转职成为吐槽少女?”

    “所以说我才不要当这种奇怪的东西……”千夜很快意识到陷入牧苏的节奏只会无休止被他带着走,改而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游过来的,用木筏。”牧苏使劲往下努嘴挤下巴。

    “你的同伴呢?”

    “死掉了。”

    “怎么死的?”

    “山里的螳怪。”牧苏又朝山洞努嘴。

    “全部?”

    “全部。”

    说完牧苏觉得语气不对又询问说:“我是不是该用一种沙哑低沉的语气来说?咳……艾姆百特曼。”

    “不用……就事论事,你和你的同伴都很厉害。我以为我们才是第一批登上陆地的玩家。”千夜意味颇深的感叹。“你为什么装成NPC?”

    “因为装不了怪异。”牧苏老实回答。

    “我不是这意思……算了。”千夜摆了摆手,转身走向望闻问切:“建议你接下来离牧苏远点。”

    “为什么?”

    “因为他的性格。”千夜回忆着牧苏的风格归纳:“胜则反攻倒算,败则怀恨在心。他就是这样的人,你揭穿他的伪装,他不会放过你的。”

    “唔……”

    望闻问切记下了。

    “牧苏怎么办?放在这里吗?”玩家守望者问。

    “抬着走或是拖着走吧。”千夜环视周围说道,边继续向山洞靠近边示意玩家们聚龙过来。

    既然指导玩家熟悉主世界的NPC是牧苏假扮,先前计划只能取消,重新布置。至于牧苏透露的情报?仅供参考。

    谁也不确定牧苏说的怪物是一块绊倒他的石块还是吓到他的山洞回音。

    而损失最小的办法莫过于让一名玩家进去探索。

    “交给我。”

    jerryda在其他人的注视中向前迈出,众人即将感动时,他对着空气喷洒口水:“大家记得点击关注和喜欢,有条件的观众发些礼物,我马上就带大家进山洞探险。”

    渴望气氛的玩家的一言难尽的注视下,jerryda踏入山洞,身形被幽深洞口吞没。

    ……

    留下的几名玩家选择让牧苏体面的抬法:抬起木筏的四角,让牧苏朝着天空。

    绑缚于木筏,就像绑缚在病床的牧苏高喝:“既见牧苏,为何不拜!”

    “他说什么?”

    下面的玩家相互交流。

    “不知道,可能又是什么老掉牙的梗。”

    牧苏登时涨红了脸,争辩道:“这是新梗。”

    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最新潮的网络流行词,引得众人都哄笑起来,周围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

    山洞周围的玩家们内心沉重。他们已经收到jerryda临死前传出讯息……或者说死后传出讯息:他被怪物突然袭击。

    牧苏说的是对的,山洞里真的有怪物。

    千夜迎上被抬来的牧苏,告诉他山洞发生的事问:“你有办法吗?”

    “我有。”

    等待片刻千夜又问:“能告诉我吗?”

    “能。”

    “……?”千夜精致脸颊浮现困惑:“告诉我什么办法。”

    “好。”

    又是十几秒寂静,千夜失去耐心:“快说!”

    “办法就是”

    牧苏这时瞥了眼字数,露出喜色。

    搞定收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