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恐怖灵异 -> 熟睡之后 吾即正道

89.恐怖如斯

    余光里裁判林盛顿正在走来。

    林巩站起,唇角泛着冷意俯视林紫檀:“接下来轮到林感了。”

    “林巩胜!”

    林盛顿宣布比赛结果,目送林巩离开,神色复杂地对林紫檀道:“你年纪尚幼,不是他的对手很正常。”

    “谢谢您……”

    林紫檀撑起虚弱娇躯,捂着手臂疲惫地走下舞台。

    “感哥, 对不起,我输了……”

    “没关系。”

    牧苏悄然朝柔弱的林紫檀伸出手掌……

    “紫檀,你的身体怎么样?”严厉而不失温和地声音突然身后传来。

    牧苏缩回罪恶之手。

    “爹,我没事。”林紫檀拂开黏在额前的发丝。

    严父形象的林酷注定不能直白关心女儿,他语气不善对牧苏说:“还愣着干嘛,帮你妹妹缓解筋肉。”

    林酷离开,牧苏和林紫檀贴肩坐下, 边伸手边振振有词:“运动完肌肉需要拉伸, 不然会变硬邦邦……”

    扛着摄像机的摄像师忽然闯入视角,将牧苏和林紫檀纳入镜头。

    “我小时候偷偷溜进过你的房间为你舒筋活血吗?”

    林紫檀茫然摇头:“我不记得了……”

    牧苏再次缩回手掌,怨念凝视着摄像师。

    下一场比舞开始,摄像机依依不舍移开。

    随比舞决出胜负,初赛结束,短暂休息后开始复赛。

    “复赛第一场,林酷对舞林林。”

    一些愕然视线中,舞台上,裁判林盛顿揭晓第一场双方。

    哭丧着脸的林林踏上舞台。

    “林……感哥,我说我不知道我哥会这么做你信吗……”

    牧苏的回应是望向林盛顿。

    林盛顿暗自摇头,宣布道:“比赛开始!”

    牧苏手扶胸口,向外推开:“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林林听在耳里,看在眼里,只觉苦涩,抵御歌声侵袭, 艰难跳起社会摇, 但他只有炼体四重, 如何是林感这歌手的对手,很快陷入歌声节奏,动作变得晦涩扭曲。

    即使不懂舞学之人也可看出,林林显露败象。

    林林不甘就这么失败。再一次出错后他强抬双臂,手腕相抵,摆出花手架势,但因紧张让手腕分开,花手失败。

    林林终于绝望,向牧苏祈求:“林感……感哥……停下吧……求你了……我受不了了……!”

    “谢谢你,感谢有你,世界更美丽~”牧苏置若未闻,神情冷漠地于胸前比出爱心。

    “我认输!裁判我认输!”林林崩溃地向裁判喊道。

    而在林盛顿将欲插手时,牧苏停下歌舞。

    “林感,胜。”

    作为胜者,牧苏注意早已不再舞台。

    望向选手席面带冷意的林巩,他的手掌轻轻在脖间划过。

    牧苏已经觉得热血起来了。

    ……

    “有趣……真有趣……看来你林家没想象中融洽啊。”望着此景,柴家家主揶揄道。

    “小孩子间打闹是常有的事,适当竞争才能诞生进步。”林天柱原封不动讽刺回去:“伱柴家不会其乐融融吧?”

    柴家家主冷哼一声,言语上吃了暗亏, 不再言语。

    林感与林巩的纷争倒使得林家族比增添期待,连记者也开始解说,但关注仅限林感与林巩。

    终于,让观众们昏昏欲睡的复赛结束。林巩不出所料轻松晋级,他们将在半决赛相聚。

    如无意外,随后的第一场将是……

    林盛顿再次站上舞台,平静宣布:“半决赛第一场,林感对舞林巩。”

    许多原本阖起目光重新聚集场上,摄像机也是摆到最佳摄影角度。

    牧苏踏上舞台,与林巩相对。

    按照反派话多定律,这时林巩该开口说话:“你林感既然敢在长老面前说话不算,就别怪我揭露你的小人行径了……”

    牧苏由此明白缘由:自己在宗祠说了一句我教你啊让林巩铭记在心,但跳过让这段剧情没能发生,林巩独守空房,因爱生恨……

    没理你的是林感,关我正……义凛然的牧苏什么事!等等……因爱生恨?

    牧苏仔细打量林巩,虽略显冷漠,但更显俊美。某种阴影如附骨之疽,令他不寒而栗。

    “我会打败你,让你知道即使歌手大圆满,也终究只是小道。”

    此言,使得观众席一些观礼客人皱眉,觉得此言过于气盛,但也有许多客人赞成,认为林感只顾唱歌,失了根本。

    “你们莫要忘了,那林家小辈还自创了舞步。”

    天鹅宗分宗长老乌兰听着门下弟子的低语,摇头说道。

    弟子言喏,不忿有之,恍然有之,钦佩有之。

    “我会打死你。”

    牧苏听到林紫檀脆声加油,坚定地说。

    “比赛开始!”

    “听我说谢谢你,因为有你,温暖了四季~”

    话音落下,牧苏放声歌唱,林巩甩头晃手,一时间难分伯仲。

    观众席响起惊疑,舞台前记者揭晓答案:“不可思议!林巩竟然闭上了眼睛……他在通过感悟屏蔽林感的歌声!他想和林感进行持久战吗?但社会摇只是一品舞技,不可能比得上,除非……”

    “社会摇花手!”

    林巩睁开眼眸,举起双臂,手掌呈莲,开始转动。

    一转……三转……五转……六转!七转!

    舞馆响起阵阵叫好。

    七转……已入大成!

    倒是牧苏被猛地嚷招式名吓得唱不出来:“……谢谢你,感谢有你,把幸福传递~”

    林巩在七转停顿,随即再次转起花手。

    “现在压力来到林感这边,这首歌不可敌七转花手,难道这位年轻歌手要输了吗?”

    牧苏心中冷哼,换上第二首歌:“感恩的心,感谢有你,伴我一生,让我有勇气做我自己~”

    观众席寂静无声,他们震惊望着舞台上的林感。

    “闻所未闻!又是一首歌曲!无缝衔接!是他临时创作吗!若是的话,此子恐怖如斯!”

    林巩面色苍白,登时“噔噔”踉跄后退,竟是从舞台跌下,摔了个狗吃屎,眼见舞心破碎

    “停下!”

    暴喝声响起,一道人影冲至牧苏面前,颤动肥肉挑起肚皮舞。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得众人大惊,待看得那出手之人时,台下的林酷顿时怒喝道。

    “林粑,你也停下!”

    林酷闪掠而上,出现林感身前,摆动身躯,跳起迪斯科与林粑对抗。

    牧苏逐渐停下,试图理解这幅场面,但他失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