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超时空评测 三行的书

第二百零二章 这种恐惧,深入骨髓(下)

    “吱嘎。”

    推开防盗门,陈宇带着陈三珂回到家中。

    “嗯?”

    一踏入家门,陈宇抽了抽鼻子,皱眉皱起:“怎么闻到了烤肉的味道?”

    “蝈蝈!零食给我!”陈三珂根本不在意家中有什么味道,接过陈宇手中的大口袋就嘻嘻哈哈跑开了。

    “好沉啊。”她径直返回主卧,捧着食袋晃晃悠悠放入自己的小床,揉了揉腰,随后拿出两包夹心饼干,就急匆匆跑出卧室,左看右看。

    “老三,你要干什么?”

    “我…我要藏起来。不能让姐姐们知道。”

    “哦。”陈宇恍然。

    “汪~”哈士奇恍然。

    在客厅内转了几圈后,陈三珂将饼干藏进沙发电视柜底下,接着跑回主卧,又拿出四袋波力海苔,在陈宇和哈士奇认真的注视下,藏进花坛后侧。

    然后,是三包薯片、两袋牛肉干、五瓶酸奶、一袋旺旺小小酥、一大袋旺仔小馒头……

    陈宇和哈士奇,一个站、一个蹲,就这样愣愣看着。

    “全部藏完啦!”陈三珂幸福的欢呼:“这回就不能丢了呢。”

    陈宇:“是啊。”

    哈士奇:“汪。”

    “汪你妹,跟我走。”陈宇伸手揪住哈士奇的耳朵,拽着它来到卫生间:“今天你没有在家作乱?”

    “noooo。”哈士奇狗脸严肃的摇头。

    “算你听话,我说话也算数,这根烟给你了。”陈宇掏出一根红塔山夹在狗耳朵上,转身离去。

    “tui~”

    哈士奇“不屑”的撇起狗嘴,一晃脑袋,就将耳朵上的红塔山甩进马桶,随后探出爪子深入洗手柜下方,掏出一包中华,淡定的叼出一根……

    回到卧室,陈宇面对妹妹的那副轻松面容消失,一屁股躺在床上,叹了口气。

    “陈…陈先生,您回来啦?”

    “嗯。”

    “哦。”小桃红双手飞快的在键盘上敲动,偷偷瞄着陈宇。

    陈宇察觉到目光,扭头:“这么看我干什么?”

    “没…没什么。”小桃红连忙转移视线。

    “嗯?”陈宇狐疑,坐起身,上下打量:“你……是不是惹祸了?”

    “没有!”小桃红猛摇头:“怎么可能!我是您最听话的爱情机器人啊!不可能给您惹祸的。”

    “总感觉你有些不对劲……”

    “完全没有!”小桃红信誓旦旦。

    陈宇盯了小桃红一会,便不再细想,重新躺回床上。

    此时,他有更重要的事情要思考。

    小桃红悄悄松了口气,敲了几分钟键盘后,小心翼翼道:“陈…陈先生。”

    “怎么?”

    “有件事情想要和您说。”

    “卧槽!”陈宇瞪眼:“我特么就知道你惹麻烦了!”

    “没有没有!”小桃红连连摆手:“就…就是我设计的一款软件运行出现了问题,赔…赔了金主一笔钱。”

    “赔钱了啊?赔了多少?”

    “一…一万华夏币。对不起……”

    “就这事啊。”闻言,陈宇不在意的挥手:“你也不是故意的,无所谓,下次精心点,在赚回来。”

    “嗯!”小桃红感动:“陈先生,您真好。”

    “好好写代码,别打扰我了,我现在有点烦躁。”

    “嗯!我会努力的!”

    小桃红握起小拳头,在心中暗暗发誓:“下次,一定能赢回来……”

    ……

    在床上从上午躺倒了中午,陈宇却感觉越休息越疲惫。

    起身,下床,他再次拿起那本明闪耀时空报刊,严肃而认真的翻开第一页、第二页、第三页……

    百页翻阅完毕,陈宇拿出一个小本子,思考着在上面写下一连串产名称。

    “黄金中指。”

    “恒星系内传送门。”

    “云气象操控台。”

    “造岛工程船。”

    “全覆盖特种防护服。”

    “K型号兽态装甲。”

    “磁悬浮列车……”

    以上七种高科技产,就是他目前所有的家底。

    至于微动能篮球鞋、量子眼镜、生命之球之类的产,都没计算在内,也没什么太大价值。

    而陈宇盯着这七款产,双眼都盯出了血丝,也没找出能应付目前危机的组合。

    按理说,未来人类既然存在,还给他快递这么多产打广告,就证明人类并没有灭绝。

    但这仅限于非·平行宇宙理论的前提下。

    而在他第一次与超时空推广员交流时,便知道了时间、时空与未来是很复杂的。就连签订了合同,都说明了他只在这一“时空”具备唯一性。

    在他之外,也有其他时空。

    那么一方面是时间悖论的单一宇宙,另一方面复杂多变的多重宇宙,要如何对时空有一个准确的解释,这让陈宇感到头疼。

    里面的冲突点,就像量子力学与广义相对论那般矛盾而不可调和……

    并且就算是“线性”的单一宇宙,人类不可能被灭绝,可否遭受过重创也是不得而知。

    即使咨询那位超时空推广业务员,得到的答复也只有:“这是太阳系历史的一部分……”

    因此,对于这次地球劫难,陈宇心里没有一点底。

    “啪。”

    和上本子,陈宇站起身,走到窗边,抬头,望向灰突突的太空,默然不语。

    “陈先生,您在看什么呢?”小桃红疑惑,也顺着陈宇的目光抬头望去。

    “我在看,深空究竟有多可怕……”

    ……

    次日。

    上午八点五十分。

    全球各大官方的特殊事件团队都忙碌了起来。

    中年组长也带着队员赶到了联盟国,进入观察者基金会,与会场众人进行短暂的交流与准备。

    这只是超时空评测的一次额外直播。

    但由于一星期前的那张通告,令这场直播的紧迫性与重要性远远超过了正式评测。

    所有官方、学术界,包括对超时空评测有了解的普通人,都默默守候在屏幕前,等待着这次直播。

    或者说,等待超时空uP主的某种“宣判。”

    每个人的心情都很矛盾。

    尤其是普通民众,即新奇、又忐忑、既有异样的昂奋、又有隐晦的绝望,混合一团,形成极为复杂的情绪。

    简单概括,就是唯恐天下不乱、看热闹不嫌事大,却又怕自身受到伤害。

    类似一部分人对全球大战的纠结渴望……

    “陈先生,您确定要穿这件衣服吗?”

    卧室内,小桃红展开一套西服:“感觉您穿西服很奇怪啊。”

    “没什么奇怪的。”

    陈宇接过西装,安静穿上:“我只是觉得正式一点而已。这次的直播并不是评测。”

    “那我呢?也穿西装吗?”

    “这次直播,你就不用去了。”

    “不去了?”小桃红惊讶。

    “嗯。在家待着。”陈宇点点头,带上京剧面具,夹着报刊,推开了传送门。

    “陈…陈先生,您没关系?”

    “没关系,我很正常,别担心。”陈宇脚步微顿,伸手,指着床上的一张海报:“把那个东西拿来。”

    小桃红拿过海报,迟疑的递给陈宇。

    “……”

    陈宇接过,将海报展开,扫了眼其中的画面,推门而去:“我走了。”

    “砰。”

    传送门,被关紧了。

    小桃红站在原地,愣愣出神。

    以她这几天新学到的天知识,她认得海报画着的东西。

    那是宇宙中,最极端的恐怖存在

    黑洞……

    ……